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第157章 打白條(4400均定加更)展示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得知李卫东要下海,朱士聪心中还是很欢喜的。
毕竟在朱士聪的潜意识中,从国企里离职“下海”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李卫东竟然要放弃服装厂这只下金蛋的母鸡。
想想服装厂那一年八百五十万美金的出口创汇,朱士聪心中已然乐开了花,他更是巴不得李卫东早点滚蛋。
不过在表面上,朱士聪还是装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他开口说道:“小李啊,你这样的人才,下海真是太可惜了,咱们运输公司去年刚采购了几十辆新车,现在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时期,可是很需要你这种人才的!”
“哦?那我要是回到总公司的话,不知道朱书记能给我一个怎样的职位?”李卫东笑着问道。
“我就是客套客套,又不是真的想让你回来!”朱士聪心中暗道,但脸上却依旧搬出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容,接着说道:“工会那边,缺一个联络主任,这可是个重要职位啊,如果你回总公司的话,这个职位非你莫属!”
“我这人爱笑,可干不了那种活,让我去工会当联络主任,非得天天挨揍不成!”李卫东摇着头说:“我还是下海吧!回头我就把停薪留职的申请交到人事处去,还得麻烦朱书记给我批一下。”
“放心,我一定批!”朱士聪开口说道。
工会本来就是个安排闲差的衙门,工会的联络主任,手头上更是一堆杂活。
比如元旦的时候搞个联欢晚会,劳动节的时候搞个演讲比赛,国庆节时候搞个合唱大会,这些都是工会联络主任负责的。
除此之外,工会联络主任的另一大工作任务,就是治丧工作。
国企要负责职工一家子的生老病死,所以公司里的某位年老同志去世了,或者某位职工的父母去世了,这时候就需要成立一个治丧委员会,协助职工办理丧事。这当然是工会的工作范畴。
近 身 高手
当治丧委员会的会长能有啥油水!基本上是出力不讨好的活。
做得好的话,家属哭哭啼啼的谢谢你,你得一脸悲伤的回应;做的不好,家属哭哭啼啼的走你一顿,把你揍得一脸悲伤。
再丧气一些的话,当事人晚上来找你谈谈心,这比挨顿揍还要命!
所以这个工会的联络主任的职位,压根就是在恶心李卫东,李卫东当然不可能去就任这种职务。
……
李卫东走后,朱士聪坐在办公室里思考起来。
朱士聪没想到李卫东这么好说话,只是提了一下重新签订承包合同,李卫东就直接放弃了服装厂。
以朱士聪对李卫东的了解,李卫东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交出服装厂,他忍不住陷入到思考当中:
“李卫东的样子,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着急,他到底还有什么底牌?又或者准备了阴谋诡计?
超品特卫 宣小雨
重新签订承包合同,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总公司完全是依法行事,这个挑不出来毛病,而且这一次是李卫东自己不愿意签新合同的,讲道理的话,我们也不吃亏。
或者李卫东还想要仪仗市领导?可现在的服装厂,手里面又没有出口创汇任务,就算是生产停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至于那几台进口设备,李卫东也愿意卖给总公司,那么在生产设备方面,也不会被卡脖子!
这么算起来,李卫东应该没有什么花招了,或许他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而且他这一年赚的钱,也够一辈子花了!所以他想收手了。”
朱士聪各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管怎么样,先把服装厂拿回来再说,免得李卫东反悔!”朱士聪打了一个电话,杨鹏叫了办公室。
“表舅,你找我?”杨鹏开门见山的问。
“准备一下,去接收服装厂!”朱士聪吩咐道。
“又要接收服装厂?”杨鹏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随后接着说道:“表舅,上一次去接收服装厂,我可是什么都没捞着,最后灰溜溜的跑了。那服装厂最后不还是李卫东的?”
寧 心
朱士聪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杨鹏一眼,开口说道:“这次不一样,李卫东已经决定,不再承包服装厂了!”
“为什么?这服装厂一年能出口创汇八百多万美金,他李卫东少说也能从中赚但好几百万呢,我听说他前两天还买了辆进口大轿车,这么赚钱的买卖,他能轻易放弃?”杨鹏不解的问。
朱士聪得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我用国家的政策,逼迫李卫东重新签订承包合同!
国家已经有了规定,承包国企要上缴利润,我给李卫东定了九百万的利润,这等于是服装厂赚到的钱,基本都要上缴公司。
这李卫东大概是觉得无利可图,就不再承包了。这一次,我们有国家政策在手,他李卫东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抗不过国家的政策!”
“表舅,你真厉害!”杨鹏伸了个大手指,接着说道:“表舅,你让我去接收服装厂,可如果还是像上次那样,那李卫东故意下绊子阴我,该怎么办啊?别的不说,就那几台进口编织机,便可以卡咱们脖子。”
“这点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我让他把那四台进口编织机,卖给了咱们,一台三万块钱。”朱士聪开口答道。
杨鹏顿时长出一口气:“有进口编织机,那之后的生产就好办多了!”
朱士聪则接着道;“不过嘛,我总是觉得这事情太过顺利了,李卫东这小子可从不吃亏,怎么会这么痛快的把服装厂交出来呢?他肯定还有阴谋诡计,所以你接收服装厂的时候,也要小心一点,可别又被他阴了!
那几台进口设备,全都要检查好,要确保每一台设备都能正常运转,你得亲眼看着,亚麻汽车坐垫的成品做出来才行。还有羊毛汽车坐垫,你也得亲自盯着整个生产过程,确定可以做出成品!”
“我明白了,我一定照你说的办,亲眼看到成品生产出来,你就放心吧!”杨鹏开口说道。
“还有一件事!”朱士聪故意压低了声音,接着道:“买进口设备那十二万,你先别付钱!”
“不付钱的话,那李卫东不肯把设备给我啊!”杨鹏开口说道。
朱士聪隐隐一笑:“真够笨的!你就说要验证设备是否能正常运转,先把设备留下来,给他打张欠条!只有这欠条什么时候兑现,还不是在咱们说的算!”
“我明白了,打白条!”杨鹏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
朱士聪这边各种防备李卫东耍阴招,于是反复盯住杨鹏,接收服装厂的时候一定要查看清楚,千万不能再掉进李卫东的陷阱里。
朱士聪绝对料想不到,李卫东是真的想把服装厂出手,朱士聪提出收回服装厂,恰好是称了李卫东的心愿。
国营服装厂就是一个大坑,后世能够生存下来的国营服装厂,全都是吃军工单子的企业。军用以外的服装行业,都被民营企业所瓜分。李卫东当然没有必要死抱着一个服装厂当累赘。
朱士聪这种国企领导,显然还没有察觉到民营企业的冲击会关乎到企业的生死存亡,在他们眼中,国有企业怎么可能倒闭呢!
在这种情况下,杨鹏怀着激动的心情,再一次接收了服装厂。
只不过这一次,杨鹏并没有像上次那般的趾高气昂,相反的他还非常的谨慎。
仓库里面有多少物资、账上还有多少钱、设备还能不能运转、有多少职工请假,杨鹏都亲自经手,一一查验,以确定没有问题。
杨鹏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逛遍了服装厂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女厕所有多少个坑位,杨鹏都去数了一番。
随后杨鹏亲自去原来仓库,拿了亚麻细纱和羊毛的原料,跑到进口编织机前,亲眼看着编织机将颜料做成填芯辫,然后又拿着填芯辫去了生产车间,再次亲眼目睹填芯辫被编成亚麻汽车坐垫,确认质量合格后,这才作罢。
紧接着杨鹏又拿来了羊剪绒材料,看着羊剪绒被柔软,烘干,再做成羊毛汽车坐垫。
对于杨鹏这种小心谨慎的态度,李卫东是非常无奈的,这一次李卫东是真的没打算阴杨鹏,奈何杨鹏已经被坑怕了,即便李卫东说没有挖陷阱,杨鹏也断然不会相信。
李卫东只好等杨鹏做完这一切后,才去找他签订交接书。
“杨厂长,这厂子里的情况,你都已经看过了吧?生产过程,你也亲自监督过了,都没有问题。现在能签交接单了吧?”李卫东开口催促道。
杨鹏也很纳闷,怎么李卫东没有耍阴招坑自己,不过所有的设备和生产流程,都是他亲自验证过的,确实没有问题,杨鹏只好在交接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交接完成,杨厂长,以后服装厂就交给你了。希望服装厂在杨厂长的带领下,可以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李卫东说着,又拿出另一份合同,摆在了杨鹏面前。
“杨厂长,这是那四台进口编织机的购买合同,按照之前咱们说好的价格,三万一台,一共十二万。这四台编织机,你也确认过了,都没有问题,所以这份购买合同,还得你签一下。”
“好说!我马上签!”杨鹏拿起笔,在购买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按下了红手印。
李卫东拿过合同,确认了一下杨鹏的签字,随后开口问道:“杨厂长,这十二万的货款,你打算用什么方式支付啊?直接从银行汇款么?”
“哦,不用银行汇款,钱我已经带来了。”杨鹏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信封,然后从中掏出一张纸,递给了李卫东。
李卫东还以为是支票一类的东西,结果打开一看,却发现这是一张十二万人民币欠条!
一瞬之间,李卫东明白了杨鹏的意图。
“呵呵,打白条啊!这个杨鹏,没想到跟我玩这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