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txt-第四百三十章 鯤之大,一鍋燉不下熱推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很快,王母又想到了距离自己上次送出蟠桃核好像才一两个月的时间吧?
这就……长出蟠桃来了?
不是应该至少都是三千年一熟吗?
什么时候这么早熟了?
李念凡则是一把将怀里的小狐狸给提了起来,放在面前,拉着它的尾巴晃了晃。
小狐狸非常无辜的看着李念凡,还眨了眨眼睛,双手摊开,做出一副啥都不知道的表情。
只不过,它的嘴巴微微的鼓着,显然是藏着东西。
“桃子虽好,但不要连桃核一起吃哦。”李念凡把手摊在小狐狸的嘴前,开口道:“赶紧吐出来,小心吃下去了,在你的肚子里长出桃树。”
能在肚子里长出桃树?
小狐狸的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接着毫不犹豫的一缩脖子,“咕咚”一声,将桃核给吞咽了下去。
接着还一副期待的模样。
嘻嘻嘻,以后我的肚子里就有吃不完的水蜜桃了,开心。
“呃……”
李念凡无奈的抚头,捞显然是捞不出来了,不过只是吃个桃核而已,问题也不大,只能将小狐狸放下。
他看向玉帝等人,见他们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笑着开口道:“小白,再弄些水蜜桃过来,还有其他的果盘也上一些。”
顿了顿他无奈道:“不好意思,这桃树目前只有一棵,桃子的数量少了些,大家将就一下,等其他桃树种出来,肯定让大家吃个够。”
众人连连摆手,真诚道:“不将就,不将就,圣君大人真是太客气了。”
什么时候,灵根仙果只能用‘将就’来形容了。
还有……吃蟠桃吃个够是个什么体验,有这种操作吗?
高人的形容词总是这么让人防不胜防。
李念凡将自己画的那副画给拿了过来,摊在众人的面前,好奇的开口问道:“对了,你们既然跟鲲鹏交手了,那鲲鹏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我这个画的像不像?”
“这个……”
玉帝等人打量着李念凡的这幅画,犯难了。
酝酿了一番,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开口道:“不瞒圣君大人,我们修为有限,跟鲲鹏交手,没能逼出其本体,而且自洪荒以来,鲲鹏很少显露本体,几乎没人见过其原形。”
不过虽然这么说,他们已然笃定,这画中画的定然就是鲲鹏无疑了,高人怎么可能画错?
自己等人没见过鲲鹏,那是孤陋寡闻,高人没见过可能吗?
而且……光从气息来看,这画中的鲲鹏可深不可测得多,鲲鹏妖师是万万不如也!
“原来是这样,倒是可惜了。”李念凡惋惜的摇了摇头。
接着,他看着画中角落上的题字,心念一动,开口道:“想起来了,我这字还没题完,小妲己,帮我磨墨。”
“好的,公子。”妲己一笑倾城,好久没有帮公子磨墨了,甚是温馨,轻车熟路。
这是……要接着题字了?
玉帝等人的心脏俱是猛地一抽,接着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他们不由得看着画上那没有题完的四个字,北冥有鱼——
后面会写什么?
总感觉好像是宣判似的,高人到底准备如何处置鲲鹏妖师?
好期待,好紧张啊!
前妻 不 復婚
李念凡拿起笔,看着画中的鲲鹏,眼眸之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不悦。
这鲲鹏害的小妲己他们如此狼狈,更是让自己的朋友们负伤,惊险万分,自己给他画的这幅画算是白瞎了。
我承认你很牛逼,但是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也就是我打不过你,不然……定然要把你炖成一锅汤给小妲己解气不可!
这一刻,风止了,云停了,众人很敏锐的察觉到李念凡的心境变化,这股浩大的气息比之天怒还要可怕,似乎一念之间,就能决定天地间任何存在的生死!
他们更是紧张得几乎要窒息了,周围的气氛,凝重得几乎要凝固。
高人显然是……不开心了!
突然李念凡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知道如何在北冥有鱼的后面填字了。
本来他是想着写完整的逍遥游的,好歹也算是一个大作,此时自然是没心情了,直接改了!
落笔,接在北冥有鱼的后面。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秘制,一个微辣!”
笔走龙蛇,大概是因为不悦,而使得笔锋有些粗重,不过……却是多出了一份杀伐之意,让所有人看着,都感觉到一阵心惊肉跳。
众人仔细的看着纸上落下的这句话,顿时嘴角一抽,微微抽了一口凉气。
这句话完全就是字面意思,一点不深奥,不带有任何的深意,可以直接用五个字来总结——我要吃鲲鹏。
随着这句话出现在画上,众人的眼中,那副画居然发生了变化。
原本明明很平静的海水却开始翻腾起来,水面开始有着气泡汩汩跳动,好似沸腾。
水汽,依旧是无穷无尽的水汽。
不过……这水汽跟刚刚完全不同,不再是温润冰凉,而是带着一阵阵的热浪,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灼热之气,一股极度的不安更是从心底涌现。
生气了,高人妥妥的是生气了!
这一刻,那海洋分明不再是海洋,而是成了一口大锅,锅中炖着之物,就是鲲鹏!
“哞——”
总裁的神秘少奶奶 风中妖娆
耳畔中熟悉的叫声再度响起,不过这次不再有威严之感,反而带着一阵阵惊慌失措以及无助的情绪。
不管是海中的大鱼还是天上的鹏鸟,因为这一句话的存在,原本所显露出的已经统统变了,有一种挣扎于逃脱之感!
似乎在发起成为汤之前最后的抗议。
“好了。”
李念凡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笑着道:“这该死的鲲鹏,枉我还特意给它画了一幅画,如此倒也算是稍稍解气。”
打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恶搞一下还是可以的。
玉帝当即接口表态道:“圣君大人放心,若是有机会,我们定然要将鲲鹏给灭了!”
“如此老牌的强者,谈何容易。”李念凡摇了摇头,“陛下的好意心领了,不用特意如此,毕竟安全第一嘛。”
“这幅字不过是随性所写,难等大雅之堂,画是废了,倒是让诸位见笑了。”
一边说着,李念凡将这幅画一团,抬手扔进了纸篓。
接下来,众人再度寒暄了几句,玉帝等人便起身告辞。
走出四合院的大门,玉帝和王母互相对视一眼,却是同时长叹了一口气,面露苦涩。
玉帝摇了摇头,羞愧道:“没能抓住鲲鹏,这次是我们的失职啊!”
敖成开口安慰道:“陛下,也不能这么说,鲲鹏的修为确实是高,高人也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高人的不悦,就是最大的怪罪!我们……没能为高人解忧啊!”
王母能理解玉帝的心情,同样语沉重道:“我们天宫受高人的恩惠太大太大,我与玉帝能够出来,还有天宫的重立,以及功德奖励,没有高人,这片天地早就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我们却连这么一点点小事都做不好。”
她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自责。
于高人来说,鲲鹏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自己等人却让一只蝼蚁惹的高人不快,这是失职,很严重的失职!
“赶紧补救吧。”玉帝的眼眸猛地一沉,开口道:“高人先是说想要看看鲲鹏的本体是什么样子,接着又题了那么一首诗,很明显是想喝鲲鹏汤了,事不宜迟,为高人排忧解难的时候到了!”
王母也是连连点头,“陛下所言甚是,北冥有鱼,应该就是鲲鹏的所在了,高人暗示得这么明显,我们若是还做不好,那真的没脸再见高人了!”
“高人帮了我们太多太多,更是给我们尝过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如今他想要吃鲲鹏汤,我就是死,也当尽力去争取!”
敖成语气坚定,顿了顿接着道:“北冥的话,应该就是在北海的方向,我东海龙族会随时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