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ptt-第一百四十章 營救細毛閲讀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一堆话虽然是说给我听的,但眼睛却是盯着背对我的张局说的。
张局终于开口了:“那就麻烦了!”说完,和指导员握了握手,站了起来,对着幸儿说道:“咱们走吧!”
幸儿淡淡地说道:“你先走吧!我等这边事完了,我再走!”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然后用刀子一般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还没等我开口说谢谢,就走了出去。
指导员看着张局出去后,一下子微笑的面容就消失了,而是平淡地说道:“我安排你去见见毛溪吧!劝一下她,有个好的认罪态度,道个歉,赔点钱,好早点办手续出去!”
我嗯了一声,连连点头道:“一定,一定!”
然后我又问道:“那她需不需要强制戒毒呢?”
指导员哦了一声,问道:“你希望她强制戒毒吗?”
我被问傻了,我是希望呢,还是不希望呢?
指导员看了看我,说道:“强制戒毒是针对吸毒成瘾的人,采取的一种行政处罚!就她目前的情况看,她应该是刚刚吸食不久,量也不大,可以的话还是要她自己戒掉的好!”
我连连感谢道:“我知道了,太谢谢领导了!”
见到细毛的时候,没有我想象中的,隔着透明玻璃,拿着电话,一里一外的探视,细毛就坐在我对面,只是双手戴着手铐,她看起来很憔悴,已经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当年那个清秀美丽动人的样子,黑黑的眼圈,塌陷的颧骨,还时不时地用手不断地擦拭着自己的鼻子。
我还没开口,细毛已经很不耐烦地说道:“怎么还不把我弄出去啊?你不会这点钱都不肯花吧?”
我愤怒地说道:“你当看守所是我家开的啊?你现在是聚众吸毒,还伤人!你这都够判个10年,八年的了!”
细毛不屑地说道:“你吓唬谁啊?我当时自己都不清醒,自己干了什么?就算是伤人,我也是无意识的!再说了,我就是吸点软性的,也不算是什么毒品!国外很多地方,这软性毒品都是合法的!”
我冷笑道:“既然是合法的,你为什么还会被抓啊?我告诉你,细毛!现在有个机会能放你出去,只好你态度良好,和被你伤的人道个歉,我再赔点钱,这事就过去了!但如果你还是这个态度,我就不敢保证了!到时候,你要是真被判了,我可就无能为力了!”
细毛冷哼了一声道:“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被关了啊!这样,你就省事了!”
我肺都要被她气炸了:“我要是图省事,我都懒得过来见你,我就说不认识你,谁会知道啊?别老摆出一副我上辈子欠你似的!”
细毛狠狠地说道:“你不欠我的吗?你就算不欠我,你也是欠飞飞的!”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我冷笑了一声道:“是吗?你是在拿飞飞要挟我?”
细毛无耻地说道:“是又怎么样?你现在家庭事业什么都有了,要是让人知道,你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猜猜你会怎么样啊?”
我讥笑道:“不会怎么样!你觉得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我靠装出来的正人君子形象,才换来的吗?我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的眼光!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至少你现在还得求我,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要挟我可没用!”
细毛怒不可遏地大力拍着桌子吼道:“我需要求你!你做梦!我告诉你,陈飞,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你不把我弄出去,我就一定会搞得你身败名裂!”
身后的狱警大声地喝道:“你干什么,给我坐下!不然,我马上结束你的探访!”
细毛不敢造次,只好乖乖地坐了下来,低声地和我说道:“你先把我弄出去,我保证什么事都不说!”
我哎了一声,低声说道:“你先整理下自己的情绪,你吸毒在前,打人在后,这肯定都是你的错!到时让你去道歉,你就好好道歉,态度诚恳点!”
细毛点了点头问道:“是不是我道歉了,我就能出去啊?”
我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出去后,你赶快把毒瘾给我戒了!不然,我就送你去戒毒所!到时候,不死你都得脱一层皮!”说完,看都没看她走了出去。
看守所外,幸儿倚在一辆福特SUV前,看我出来,迎了过来问道:“都交代好了?”
我嗯一声道:“交代清楚了!麻烦你了!”
幸儿摇了摇头道:“麻烦是肯定麻烦了!我就搞不懂了,你事业不是做的挺好的吗?怎么现在搞成这样啊?我认识你那会儿,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我淡淡地笑了笑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啊?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吧?刚开始我还真觉得有点羞于见人,可现在想通了,我那时也没做啥错事啊!我都上班了,男欢女爱的不算过分吧?虽然那时,没奔着结婚去的,可也算是正常谈恋爱吧!再无耻地说句,你说就是咱们两个那时,要是一个不小心……”
幸儿哼了一声,制止了我道:“闭嘴!那你找也找个好点的吧?怎么还找个吸毒的人啊?”
我点了支烟说道:“那时候,她也没这嗜好啊!哎,和你解释这些干什么啊?总之啊,这事了结了,我也懒得管她了!”
幸儿好奇地问道:“你真有个7岁的儿子了?”
我摇着头道:“没有,没有!不是我的!哎,我很难和你解释!谢谢了,改天请你吃饭!刚刚那个男的是?”
幸儿笑了笑道:“我众多追求者之一!”
我切了一声道:“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他是干什么的?看样子很神气啊!”
幸儿嗯了一声道:“他啊!市局的!具体什么职务,我也不知道!反正天天都是鼻孔朝上的看人!”
我嗯了一声道:“是有点!那你厉害啊,这样的人都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估计他在你众多追求者中,都不算是什么出色的吧?你不是说自己已经是家庭妇女了吗?怎么还在外面沾花惹草啊?”
幸儿笑道:“你还真厉害,说着说着,又说到我这儿了,我可没像你似的!我单身狗一个,我想怎么折腾都行!我说我是家庭妇女是因为,我的年纪已经到了家庭妇女的阶段,不代表我就是家庭妇女!”
我再次认真地看了看幸儿,一身碎花白色个子小短裙,上身一件米色风衣,胸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笑道:“要是家庭妇女都是你这样的,那得多少人争做新时代家庭妇女啊!”
幸儿捂着嘴笑道:“你啊,就是这张嘴可以迷死个人!不说了,我得走了!有事,再给我打电话吧!”
我嗯了一声道:“我酒家装修完了,有时间,带着你的花花草草去那儿吃饭!免费,随便吃!不对啊!得狠狠宰你的那些花花草草一顿,再怎么说,我也是他们的前辈啊!”
幸儿打了我一下,笑道:“缺德不?有机会我真去啊!记得把我的后辈带过来,我也见识见识,这得多大本事能降伏得了,你这只混世魔王!”
我和阿廖本想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下,可这附近小酒店倒是有不少,只是进去后一看,根本就没法住。
什么样的艰苦环境,我都经历过,刚刚做销售那会儿,也没少吃苦的,只是这酒店里,环境差都不说了,就没有两个人一间房的房间,连走廊过道上都是人。而且到处都是帮人打官司的骗子,要不就是哭天抹泪的犯人家属。
我们有车,本不需要在附近住的,可又怕看守所那边随时放人,想来想去的,还是让赵德柱找了一家民宿,一个单独的小院,一对老夫妻住在里面,家里的房子空着,孩子都不在家,看到我们三个大老爷们,还不是很想租给我们。
好在赵德柱长得憨厚老实,解释了半天,装可怜说,我们的老父亲被人冤枉了,我们兄弟三个从东北老远的过来。
老人家耳根子软,又十分的善良,一听我们都是孝顺的人,就答应了我们,晚上还叫我们过去吃饭。
老人家没做很多菜,洗了很多青菜,炸了一碗鸡蛋酱,还烙了很多饼。
我坐下后问道:“大爷,大妈,你们胆子也挺大的啊?你说我们三个老爷们,你们也敢让我们住下啊?”
大爷很淡定地说道:“我们都活这么大岁数了,啥也见过啊,好人坏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小伙儿,听你口音不像东北的啊?”
我急忙学着我妈说道:“来广东时间长了,说话味道都变了!”
大妈撇着嘴说道:“说话味儿还能变啊?你们不是刚刚来广东的吗?”
赵德柱瞪了我一眼,解释道:“大妈,我们两个来的时间短,他和我爸来的时间长,这不他也没办法了,我们两个才过来的!”
大妈嗯了一声道:“小伙儿,听口音你们老家在沈阳啊?”
问号背后
赵德柱点着头道:“是啊,大妈你们是哪儿的啊?”
大妈答道:“我们是葫芦岛的。来这边儿小十年了!吃饭,吃饭!吃的习惯不?”
我拿起一根大葱,蘸了点鸡蛋酱,直接咬了下去,冲鼻的味道直冲脑子。嘴里却说着:“好久没吃生菜了,很难吃到这么好的大葱了,广东的大葱也没这么辣啊!大妈,您这儿大葱是哪儿买的啊?”
大妈自豪地说道:“我自己种的!怎么样?甜不?”
我捏着鼻子又咬了一口道:“甜!”
大爷又和我聊了一会儿,一时高兴,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女儿红出来,一定要和我们喝两杯,这一喝酒,话就说开了,我们呢,都是会说话的人,一直顺着大爷大妈的话,往下说。
大爷霸道地说道:“都得给我喝好啊,谁也不准藏着量啊!好多年,没找到这么多人喝酒了!广东这地方的人,天天喝那个什么米酒,一股子尿骚味,我是不爱喝,还是咱们家的老白干,女儿红好喝啊!”
我嗯了一声道:“是啊!大爷要是喜欢喝烈酒,哪天我给你弄定烧刀子过来!我有个朋友是开酿酒厂的,做的都是纯粮食酒,酒头都70多度,辣喉咙,但真的是好喝啊!”
大爷来了兴致,急忙说道:“那可是说好了啊!你大爷我可是等着的啊!”
聊天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这对老夫妻还是退休老干部,70年代就开始参加工作了,退休后在家里待不住,才跟着儿子来到广东,可儿子把他们二老安顿好后,就一个人去了香港工作,一般只有周末才回来,搞得他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还是很想家,不愿意待在广东深圳的,觉得这里怎么都不如家里好。
我笑着说道:“大爷,大妈,你们啊,就偷着乐吧!你儿子有本事啊,你知道现在在深圳能有这么一块地,有这样一个小院,还能种地,是多么不容易啊!等拆迁的时候,怎么也能拿到1,2千万啊!”
天下的父母都一样,一听夸奖他们儿子了,立马高兴起来道:“钱不钱的,我们不在意,最重要的是儿女出息!我儿子是真不错,清华大学毕业,还没工作一年,就被外国一家上市公司看中了,直接就给调到香港去了,听说过段时间,还可能去美国呢!”
大妈叹了一口气道:“有出息是有出息,可你说跑那么远去干什么啊?他要是去了外国,就剩我们两个老人了,到时我们就回家种地去!”
我笑着说道:“您二老怎么还生在福中不知福呢?你儿子出去了,你们就可以跟着一起出去了,多好啊,去看看外国的世界!”
大爷撇着嘴说道:“我可不去!外国再好,能有咱们国家好啊!我可是看着咱们国家,从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成为了今天的超级大国的!你看看深圳多少老外来咱们这儿打工,我有一次去了我儿子的公司,好多老外都得听我儿子的!厉害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