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az熱門言情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討論-第一千零六章 開着坦克衝進來的相伴-99xj6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眼见这一幕,不止是金宇哲,大宇集团的与会员工,机场的工作人员,现场的媒体记者,有一个算一个无不是目瞪口呆。
用皮卡车拖住飞机,充当滑行起落架?
我的絕美校花老婆 劍雪
这也可以?
操作这一切的人脑袋是怎么长的,竟然能想出如此骚气的办法!
哦,对了,托住飞机机头的皮卡车好像不是韩国产的,而是一款中国车,能够托住飞机,这性能绝对无与伦比。
“你们看~~~是庄!”
不知道是那位记者,忽然指着已经在八号跑道上停稳并打开驾驶舱舷窗的ERJ—148C高级公务机喊了一句。
周围的人立刻看去,只见庄建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正笑容温和的冲着在场之人热情的招手。
眼见于此,最先行动的便是那些思维敏锐的媒体记者们,眼见庄建业泰然自若的朝着他们招手,这帮记者们跟疯了一样,拎着长枪短炮不要命的奔到八号跑道上,其中跑的最快的韩国KBS电视台记者,距离飞机还有十多米就举着话头大声喊:“庄先生,请问您这次迫降是自己亲自操纵的嘛?”
“主要还是我身边的机长秦毅斌先生的功劳,要知道秦毅斌先生早年就是驾驶军用运输机的,飞过包括伊尔—76在内的数个型号,具备极高的飞行技术。
当然了,我身后的赵主任,赵先生为我们提供通信和导航同样功不可没,正因为有赵主任先生在,秦机长才会更加专注的进行驾驶。
至于我……”说着庄建业微微一笑:“只是做些微不足道的协助工作,只是没想到我们的迫降方案会这么成功,万幸,我们有优秀的机长,万幸我们有一位资历颇深的导航员,万幸中国产的长城皮卡品质优秀,不过……”
庄建业说着,脸色一暗,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懑:“ERJ—148C高级公务机的性能就太让人失望了,没办法,巴西航空航天公司准备结束与我们腾飞集团的合作后ꓹ 这制造水平真的不敢恭维。
原本我的助理是希望我们乘坐由腾飞集团独立研制的TRJ—500M高级公务机的,毕竟这款飞机是我们腾飞集团放弃FCNB—2000项目后ꓹ 独立生产的自主品牌,应用了比ERJ—140系列支线客机更加成熟的技术,另其运行更加平稳ꓹ 航程也更远,安全性更高。
只可惜我这个人比较念旧ꓹ 就算巴西航空航天公司在如何闹离婚,我们之间毕竟合作一场ꓹ 所以我还是用了他们出产的高级公务机ꓹ 却不成想……竟然会发生这么严重的故障,差点要了我的命。”
说这段话时,庄建业那叫一个长吁短叹,好似真的跟配偶离婚,陷入中年危机的老年人一样,寂寥的不要不要的。
然而庄建业这番话听到各路媒体记者哪里,却如同以一击炸雷在脑壳里爆炸ꓹ 轰的一众记者脑袋嗡嗡的。
啥情况?
認真起來自己都怕 五十塊
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终止与腾飞集团的代工合作了?
詭刺 紛舞妖姬
啥时候的事儿?
他们怎么不知道?
重生公子傳說
而失去巴西支持的腾飞集团准备单飞了?
“庄先生,您刚才的话可不可以这样理解ꓹ 贵集团代工巴西ERJ系列支线客机的业务正式终止了?”
泡妞高手 穿越的土豆
此时众多记者已经来到飞机跟前ꓹ 但那位最先抵达的韩国KBS电视台记者还是占据有利位置ꓹ 也就理所应当的问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我对巴西同行的选择没有任何意义ꓹ 毕竟全球化的今天,我的巴西同行可以选择任何一家航空代工厂生产他们的支线客机ꓹ 但……”
庄建业的话可谓是情真意切ꓹ 然而一个“但”却意味着重点来了ꓹ 果然庄建业顿了一下,便缓缓说道:“如果我的巴西同行们能够稳定住质量ꓹ 提高管理水平,完善加工技术,我非常乐见ERJ系列支线客机再创辉煌,毕竟我们也是参与者,是真正把ERJ系列支线客机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现如今我们的巴西同行的做法让我十分的痛心疾首,为了利润各种简配,连我乘坐的这种高级公务机都能出现起落架液压系统失灵,无法放下的严重故障,我不敢想象那些投入到民用航空的普通支线客机会是什么景象,不说是飞行棺材吧,估计也是死神的运输器。”
此话一出,众多记者立刻哗然,再想想刚才迫降时险象环生的刺激一幕,几乎所有记者都对庄建业的话深信不疑。
邪神傳說 雲天空
没办法,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迫降的一幕可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巴西出产的ERJ—148C高级公务机真的出现故障,连抵赖都没法抵赖。
高级公务机都如此,普通的支线客机会怎样自然可想而知。
于是众多记者是气愤难当,这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不是坑人嘛,见过没良心的,就没见过巴西这么没良心的,等回去后一定要各种连载,疯狂输出,非要把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以及其旗下的ERJ系列支线客机喷成狗不可。
異案詭錄
“巴西同行终止与我们的合作理由是我们的加工成本过高。”就在众多媒体记者消化庄建业刚才那番话之时,庄建业的声音又缓缓想起:“我承认我们腾飞集团现在的成产成本高些那么一丢丢。
華娛之大世界 會飛的坦克車
这从TRJ—500支线客机的售价就能看得出来,可我们价格高却能给乘客带来安全的出行体验,巴西人价格低,但却会让人提心吊胆的熬过整个飞行过程,这是两种不同的飞行体验,怎么选看乘客的意愿了。
其他的地方不知道,韩国民众似乎更倾向于提心吊胆的刺激飞行……”
“庄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KBS电视台记者眉头一皱,有些不满的反问。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说大宇集团也准备跟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有样学样,进一步削减我们的FCNB—2000项目的代工占比,所以我很担心,未来FCNB—2000投入运营后不会不重蹈巴西人得覆辙。”
一番话直接怼得KBS记者哑口无言,继续问下去?庄建业能让你更加难堪;不问,后面记者各种蠢蠢欲动,稍微放松就会被取而代之,到是独家可就没了。
于是这位KBS记者眼珠子一转,既然庄建业惹不起就找个软柿子吧,看来看去也就赵主任慈眉善目,颇为和善,于是便岔开话题问向赵主任:“赵先生,您是第一次来汉城嘛?”
“没有,以前来过一次。”赵主任和蔼的笑着。
“哦?”记者诧异,没想到这个中国土老头还来过繁华的汉城,立刻来了兴趣,追问:“什么时候的事儿?也是坐飞机吗?”
“哎呀,那是1950年的事情了,当时没坐上飞机,但是我们却开着坦克冲进来的。”赵主任笑容愈发和蔼,KBS记者却是一脸呆滞,彻底卡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