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xkb熱門都市异能 南明洶涌 ptt-第十二章 爭奪缺口相伴-67est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看到城墙上的清军长枪阵被打开一个缺口,白驹兴奋的大叫:“突破了,突破了!”
明军敢死队朝着枪阵的缺口猛冲过去。由于清军都是长枪兵,没有办法近战,因此明军很容易扩大的缺口。许多士兵已经然道枪阵后面对着清军后背大杀大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噼里啪啦作响,明军惨叫之声传来。旋即,前面冲入清军缺口的明军敢死队士兵便成片地倒下。
接着,映入白驹眼帘的便是穿着铁甲的清军士兵挥舞砍刀乱砍的情景,不久之后,明军敢死队便被清军从城头砍翻到城墙之下。
白驹大惊失色,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忙喊道:“不可能,不可能,清军没有火枪的!”
何天骄一脸的怒气,大声说道:“你那耳朵是两个窟窿眼出气的吗?听那声音也不是火枪啊!我看,还是炸城吧!”
原来,明军敢死队并不是被火枪打死的,反而是被重箭射杀。那箭矢也不是普通箭矢,而是箭头绑着一个小火药包的箭矢。这种箭矢被称为“小神机箭”。
小神机箭其实最好的是用机器发射,放在“火箭车”里,点然后发射,在近距离内可以造成意想不到的杀伤效果。
在明代,明军曾向藩属国朝鲜提供过一批火箭车,朝鲜人也从明军这里得到了包括图纸在内的全部技术,后有朝鲜火器著作《铳筒胜录》出现,详细记录有神机箭的尺寸外形制作方法等。
但是该书后来失传了。书失传了,可是火箭车和神机箭的外形插图资料仍然完整地保留到后代。朝鲜是一个不产硝的国家,所以朝鲜的火药需要从中国和日本进口。其实,此时产火药最好的地方应该属琉球王国,不过此时的琉球王国已经被日本深深控制。
神机箭明明产自中国,然而可笑的是,后世的南北朝鲜居然声称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发明的,甚至传到中国的。三韩民族的劣根性可见一斑。难怪要一直当属国。要么就是中国的属国,要么就是美国的属国,要么就是殖民地。不能正视自己,邪教遍地的三韩民族没有希望。最好也就是当一个有钱的神经病而已。
江西清军没有火箭车,但是却有火药。顺治收回绿营兵的火器却没有把火药收缴干净。也收缴不干净。毕竟老百姓还要过日子,谁逢年过节,婚丧嫁娶不放鞭炮?烟花爆竹本身也是火药,只不过不是颗粒火药而已。江西南昌乃是南方重镇,仓储当中还留存了一些火药这是很自然的事。
董卫国和顾维平将这些火药全部扎成小药包,将其捆绑在箭头上,射箭之前点燃引信,然后引弓不射,待敌人接近,一起听从号令放箭,小神机箭射出,杀伤力惊人。
小神机箭扎在敌人身上,很可能会因为铠甲而被挡住。再就是没有射中要害,暂时不能使人失去战斗力。
而此时,许多人都会无意识地抓住箭杆,要么折断,要么往外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小神机箭上的小药包就会爆炸。
“啪!啪!啪!”火药包一阵爆响,气势惊人。
虽然有气势,但毕竟是黑火药,而且量太小了,根本炸不死人。除非炸开脖子上的血管或者炸断人的动脉使人流血过多而死,否则只能致伤、致残。
但是,火药爆炸对人的心理的影响是巨大的。首先是带来惊吓,然后是惊恐。当众人都感到惊恐的时候,恐慌就在众人当中蔓延开来。
火药虽然炸不死人,但是却可以炸伤人。当血液、碎肉和熏黑了的皮肤呈现在众人的眼前的时候,恐慌再蔓延开来,军队士气就遭到巨大的打击。
明军敢死队被这突如其来的“小神机箭”一下子打蒙了,当敢死队士兵看到清军再次弯弓的时候,吓得纷纷后退。趁着这个空档,顾维平率领提标营精锐挥舞斩马刀和砍刀,将明军敢死队砍下城去。
“让我的人上!”何天骄大喊,“炸城,炸城!”
南明军再一次组织起敢死队,在火枪的掩护之下继续挖掘地道。四个小时后,地道终于挖到了城墙下面。由于时间仓促,挖掘地道的容量太小,所以可放置的火药不足。
但是,即便如此随着一声巨响,南昌的城墙塌陷了一个两米多长的口子。清军看到城墙塌了,便赶快派人来修补。然而,无一例外都被线膛火枪打得找不着北。如同谷个子一样要么扑倒,要么从瓦砾堆上翻滚下去。
趁着清军打怵不敢上前的空档,明军五十多人赶快冒死又在缺口处堆放了一大堆炸药。再次伴随着一声巨响,一阵浓烟升腾而起,南昌倾城裂开了一个六米多长的缺口。缺口上面散落着一大堆瓦砾。
“杀啊!”何天骄大喊一声,挥舞着砍刀领着四百多精锐士族朝着缺口冲去。明军几次受挫,全都憋着一口气要复仇,因此格外凶狠。
而清军也不懦弱,在总兵顾维平的率领之下,四百多绿营披甲兵举起事先准备好的藤牌朝着明军杀来。
就在缺口处,就在瓦砾当中,两军砰地碰撞在一起。
一时之间,杀喊声、怒骂声、惨叫声,兵器碰撞声,铠甲摩擦声交织成一片。
六米多长的缺口处,瓦砾成堆,里里外外聚集了九百多人。人和人仅仅地挨在一起,虽然全都拿着短兵器却仍然无法挥舞,两军全凭力量在争斗。就如同两只发了狠的公牛,红着眼睛拼命抵角。
顾维平率领清军拼命地往外挤明军,在他身后则是八百多民夫在加紧修筑篱笆和街垒。而明军也不示弱,在何天骄狮子大吼一样的喊叫声当中拼命地把清军往里推。
此时已经不是比拼战斗技巧的时候,而是比拼力量的时候了。很多士兵被自己人和对方用力挤住前心后背,憋得满脸通红,终于受不住脱了力倒下去。然后就被踩成了肉饼。九百多人来来回回在缺口处反复争夺。看到这种情形,白驹大叫:“妈的,用掷弹筒,往清军阵后扔手榴弹。”
“不行,距离太近了,会伤到自己人!”吕英杰大声说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人受伤。你那个东西万一打不准,掉自己人堆里怎么办?”
白驹急得大叫:“那怎么办?”
吕英杰握紧双拳,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缺口,咬紧牙关说道:“虎仔,冲过去!冲过去!冲——过——去!”
明军看到此种情形,一起擂起大鼓并大声地喊着号子:“冲!冲!冲!”
明军声音虽大,然而,被挤在缺口处的士兵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很多人费力地掏出匕首胡乱刺对方。有得人没有匕首,便用手抓对方的面部,扯耳朵,拽鼻子,抓脸,抠眼,无所不用其极。
两家就在这里顶住了!一会红色衣服的占据上风,一会青色衣服的占据优势,来来回回谁都没有办法彻底战胜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