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wu8言情小說 漁人傳說-第七七六章 當場跟你落實-he1d4

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
自从庄海洋亲自驱车,到西北各地进行实地考察。车队途经的省份,其实都希望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跟其它省份相比,西北诸省对这种优质投资商更期盼。
無限氣運主宰
跟其它投资项目不同,了解庄海洋及其传世农场的人都清楚。传世旗下的投资项目,更多以农业跟旅游为主,而非那种过来投资,就有可能造成环境污染的项目。
随着国家开始加大对环境方面的治理,很多重污染企业,在一些发达省份,也渐渐变得不那么受欢迎。这种情况下,就有不少企业盯上经济欠发达的西北诸省。
问题是,对这些省份而言,很多时候也不敢轻易接纳这样的投资项目。因为他们清楚,一旦对方投资落地,确实能创造就业跟税收。可付出的代价,无疑也是巨大的。
如果说南洲的传世农场,或者冀省的沙苇岛牧场,说明不了什么问题。那么之前在东北新开的牧场跟滑雪场,却真正令各省意识到,庄海洋的项目有多抢手。
准确的说,这种能够造福一方,甚至能拉动其它旅游地的投资项目,也难怪各省会这样重视。自从东北牧场走上正轨,各省就给庄海洋发出考察邀请。
就在各方期待庄海洋,重新再选一个地方开设新牧场时,今年终于听到信。令西北诸省高兴的是,庄海洋此次决定,把投资项目落户西北,那个省则待定。
有些西北省份,得知相关情况,也试图走私下路线,看能否截个胡。结果很显然,这种路根本走不通。对庄海洋而言,涉及投资选址,唯有他能拿主意。
那怕上面的领导,在这种事情上也不好干涉太多。正当各方期待,西北那个省能得到这个项目时,正在办公室的西陇省一号长官,也听到自己私人手机响了起来。
融化冰山小姐
正好奇是谁时,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何长官也显得很高兴。当他得知,庄海洋已经抵达玉门关附近,早年荒废的油城时,他大概知道目的地选定了。
问题是,如何把这个项目真正落实下来,不能其它兄弟省份摘桃子,那就必须速战速决。从其它朋友那边了解到的情况,庄海洋做事风格极其干净利索。
跟其它人洽谈项目相比,庄海洋很少占当地政府的便宜。这也意味着,只要这个项目能落户荒废的油城,那对整个西陇省而言,都将是一大利好消息。
在庄海洋听着陈警官,讲述有关油城的往事时,首先抵达油城的,则是大批的军警。看到这些军车出现在城里,当地居民都显得有些意外,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黑暗边缘
宝贝甜妻抱一抱
结果谁也没想到,除少量军车进入居民区,其余的执勤军警,则全部进入废弃的老城区。看到这一幕,很多居民都好奇道:“出什么事了吗?”
“不太清楚!不过,看他们在路口设卡站岗,应该是有什么大领导过来吧!”
“什么大领导,值得这样兴师动众呢?”
“这谁知道呢!等着看不就知道了!”
就在这些军警抵达后,第一时间找到庄海洋知道。看到这些前来执行安保任务的军警,庄海洋也笑着道:“胡大校,有必要搞这么大的阵仗吗?”
“这是上级下达的任务,所以谨慎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也理所应当!小刘,把你们携带的武器,交给胡大校保管。有他们在,你们也可以放松一下了。胡大校,既然是为了领导的安全,我的保镖也应一视同仁。没事!”
那怕庄海洋现如今在国内影响力不小,可相比即将到来的何长官,自然还是没任何可比性。让保镖交出武器,也是显得自己的坦诚,也不想搞什么特殊化。
见庄海洋如此主动,胡大校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让人妥善保管好庄海洋保镖携带的枪支。这年头,国内有资格配枪的保镖,那还真是不多见呢!
而此时抵达废弃城区的军警,也开始对周边废弃城区展开盘查。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庄海洋跟乘机抵达的何长官,会不会去这些废弃的城区甚至厂房走。
提前检查一下,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对执行这种安保任务的军警而言,他们的职责使命,便是把一些隐患都杜绝掉。有过经验的庄海洋,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首先赶到老城区的,并非距离更近的县市两级领导,而是乘座直升机抵达的省府长官一行。令庄海洋极其意外的是,省府一下来了几位大佬。
上前跟众人握手后,庄海洋也佯装惊讶的道:“何长官,你们这样兴师动众前来,要是最后谈不拢,那往后我恐怕连西陇都不敢来了。那多不好啊!”
“那没关系!只要你想来,我们西陇欢迎都来不及呢!能不能谈,也要谈了才知道。别的不敢说,只要你愿意把项目落户西陇,需要什么,我们省府尽全力满足。”
“如此盛情,我可当不起。何长官,还有诸位,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先逛逛这废弃的老城。路上的话,我也跟诸位说说我的一些想法,到时大家再探讨一下,如何?”
至尊战神 君落花
“行啊!谁都知道,你是点金手,我们也想听听,你对这里有何看法。”
如同负责警戒军警预想的那样,这些领导到来之后,果然要跟庄海洋逛逛废弃的城区。借着这个机会,庄海洋把先前的老民警也请了过来。
笑着道:“陈警官,你也算是老油城。若不介意,给我们当个导游,如何?”
“这个?”
站在旁边的何长官,也很温和的道:“你是油城的民警?”
“是,首长!我是老城区派出所的副所长陈卫民,请首长指示。”
“指示就算了!既然庄总让你当个导游,那就领我们转转。说起来,早年我来过油城几次,也算见证了它的兴衰。只是没想到,一眨眼这里竟荒废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首长!那咱们先去那里?”
秋辞长息 雪隐尘
“如果诸位不介意,咱们先去荒废的厂区看看,如何?”
“可以!那就去城里的老厂区转转!”
在陈卫民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朝当年油城的工业区走去。做为油城,早年这里开办的工厂,很多都跟石油有关系。有些厂区,一走进去味道都极其难闻。
看到这个情况,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原本之前,我是想过来体验一下古时玉门关是何景象。只是中途看到这里有座城,还想在此借宿一晚,结果发现这城几乎全空。
从网上了解了一下,这座城因石油而兴,最终也因石油资源涸绝很衰败。可究其原因,还是早年忽视了环境,以至这里的地下水污染很严重,做工业用水都够呛。
当然,诸位领导也别担心,我说这些话并非挑刺压价什么的。事实上,我这次选择来西北投资,更多也是希望项目落地,能够真正造福一方,令更多人因此受益。”
听着庄海洋说出的话,何长官也很感慨的道:“是啊!早年油城为国家,确实做出过积极且突出的贡献。只是很多事情,也很难做到两全。
正是源于这边地下水受到污染,我们后来才决定把老城区的百姓迁移。眼下还留在老城的居民,大多都是不愿搬走,希望守着这座油城的退休工人或其家属。
省府方面,也不是不想治理地下水污染的事。可庄总应该知道,要治理这种水资源污染,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甚至最终消耗的资金,会比迁移一座城花费都高啊!”
“这个我也清楚!事实上,在治理水污染这方面,我还是有点经验的。相信诸位都听说了,我在梅里纳购买的私人岛屿,之前也因冶金造成严重的污染。
后来投入重金,终于将污染的问题改善过来。移植大量适宜生长的树木后,如今的里乌岛还是很漂亮的。而油城的地下水被污染,更多也是缘于开采跟炼化石油所致吧?”
“是的!尤其是当年采油的地区,情况相对比较严重些。相信庄总也知道,早年咱们开采石油,在防控污染这方面,也没什么经验,更没那个资金啊!”
接这话的领导,也是何长官特意带来,对油城情况比较熟悉,分管工业的直属领导。对于他的解释,庄海洋也没反驳,相反还点头表示认同。
在这些味道极其难度的工厂外转了转,看到县市两级领导都过来,庄海洋也跟主要领导握手。可更多时候,他还是跟何长官一边走一边聊,了解更多油城的情况。
等来到已经长满杂草的城区商业街时,庄海洋也很感慨的道:“看到这些建筑,对我这代人而言,还是觉得亲切。很多标语,小时候都看过。可惜城在,人却不在!”
“是啊!对西陇人而言,昔日油城是骄傲。如今的油城,却如一道伤痕般,让每个来这里的人,都觉得感慨万千。海洋,你真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吗?”
面对何长官终于问出的话,庄海洋也笑着道:“如同别人所说,这世上办法总比困难多。对我而言,那怕不投资新项目,就靠现在的产业,我每年收益应该也不低。
早前购买里乌岛时,只是希望拥有一座私人岛屿,另外提升传世品牌在国际市场的知名度跟竞争力。当时也有人觉得,我把从国内赚的钱,投资到国外去呢!”
漢尼拔掃北演義
对庄海洋突然说出这些话,何长官一行也不知如何回答。涉及到商业投资,庄海洋做为商人,自然有自己的自由。说这话的人,还不知是何心态。
就在何长官准备开口时,庄海洋却摆手道:“对流言蜚语这种东西,实际我从来不在乎。诸位应该都知道,我其实就是个渔家子弟,更喜欢跟大海打交道。
或许这也是为何,我希望拥有一座属于自己岛屿的原因。国外购买的私人岛屿,是能够让子孙后代继承的。而国内的岛屿,只有租赁权,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只是前番去帝都,拜访王老一行时,他们说的一番话,让我觉得做些实事,其实也蛮有意义。还有那些大领导,虽然没说什么,可我知道他们也希望我多在国内投资。
正是出于这些考虑,我才决定来西北这边走走看看。跟江南的烟雨矇眬相比,西北的原始粗旷跟历史底蕴,其实也别有一番特色。而这座城,才是我选择停下的原因。”
首席天价逼婚:老婆不准逃
伴随庄海洋说出这番话,何长官跟随行领导都觉得心中一喜。可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敢随意插话。说的直白点,项目没签定,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此行西去
而庄海洋也没隐瞒,很直接的道:“看到这座荒废的老城,还有那些年迈却不肯离去,依然待在老城一角的居民,我觉得他们这种坚守,何尝不是我们民族特有的韧性呢?
给何长官打电话之前,我带人在老城区走了走看了看,甚至还到城区周边看了看。直到看见一座候鸟保护区,我才知道再荒凉的地方,其实都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既然诸位领导来的这么齐,那我也不隐瞒什么。看到这座几乎废弃的老城,我想到一个塞北新城计划。但有几点,我希望诸位领导能慎重考虑。”
“海洋,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能落实的,我们当场跟你落实。”
“好!首先就是这座老城,如果我要在此兴建牧场,那么整座城区及周边的规划,必须征求我的同意。说的直白点,就是我不希望出现投资落地,却被别人摘桃子的事。”
“这个自然没问题!你在保陵跟东北那边投资的要求,我也有了解过。这方面,你完全可以放心。只要你愿意把项目落户与此,这里投资项目审批,省里会接管!”
当何长官说出这番话,陪同的县市两级领导,也觉得有些无奈。可他们清楚,真要让别人知道,庄海洋会在油城这边投资大型牧业或农场,那周边地价也将直线飙升。
甚至眼下白送别人都不要的老城区,也会瞬间成为投资人疯抢的存在。想想庄海洋两座牧场周边那疯涨的地价,其中产生的利润之高,谁能不眼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