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34l熱門都市异能 帶着青山穿越 漆黑血海-第一百五十章 終於現身了鑒賞-wee5w

帶着青山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青山穿越
大青山。
金色大梧桐树下。
李天生盘膝而坐,庞大晦涩的道韵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
被竹院的院墙阻挡,发出微微青光,聚拢在这一里方圆的院落当中。
清澈的池水、碧绿的竹叶、金色的梧桐树干、墙边像人一样摇曳的小草……
院子里的一切都被浓郁至极的道韵笼罩,各自散发微微光芒,与浓郁的道韵交相辉映。
天音响,天花落。
整个院落异象叠起。
原本平静无波的池水霎时卷起滔天骇浪,与浓郁的道韵相融,化为一条浩瀚无比的大道长河。
墙角摇曳的小草忽然片片草叶变得坚硬无比,两端长出锋利的金色锯齿般的细密轮廓,犹如一柄柄通天巨剑,与院内无处不在的道韵融合,迸发出冲霄剑意。
斩天拔地!
草剑当头!
一剑断山河,一叶裂苍穹!
一株草、一片叶仿佛就是一部惊世剑诀,蕴含惊天剑道。
尘土飞扬而起,恍如漫天金沙,散发璀璨而盛烈的金色光亮,一粒沙仿佛蕴含一方世界,孕育一条天道。
金色梧桐树更是光芒大放,每一片金色的叶片都似乎有苍生沉浮,演绎大世,繁衍诸天,犹如一棵道树,容纳万道。
最后,无论是大道长河,还是漫天金沙世界、金色道树、剑道仙草……都汇聚到李天生身上。
随着青衣人影一动,漫天异象消失,浓郁道则如百川归海,重新返回李天生体内。
他睁开双眼,眸中有日月悬天,星河万条。
“终于突破了!”
百年时光,他一心二用,一边与无天对峙,一边用心修行,不断参悟大道,冲击松动的瓶颈,终于在今日成功突破,跨入混元散仙后期。
从此以后,凭借他如今的修为,加上无缺根基之助和手上掌控的传承,哪怕不动用青山伟力,也足以傲视混元散仙,跟无天这种混元真仙争锋,不会有性命之忧。
若是加持部分青山伟力,他足以在与无天的争锋中占据上风。
若是加持大半的青山伟力,他足以轻易将无天擒拿。
若是加持全部的青山伟力,他足以傲视混元真仙境,在与无天对上的时候,上演一场一拳教祖的戏码。
自此,他在这三界内,才算真正无忧。
哪怕是隐藏在背后的玉皇大帝和太清道祖齐出手,李天生也有十足的把握,令他们陨落。
护持大青山一脉无忧。
“百年已过,拖了这么久,早就超过无天统治三界三十三年的定数,有些人看来终于要认清现实,忍不住出手了,就是不知道会是谁先跳出来!”
竹院内,李天生起身迈步,衣袍摆动间,行至一处山巅,遥望远处天穹。
目光跨过层层云雾,落到血色弥漫的三界。
煞气和劫气经过百年的酝酿与发酵,已经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
马上大劫的高潮就要来临。
三界生灵尽在局中,谁也难以避免。
一直隐藏在幕后,默默旁观的牛鬼蛇神,会忍不住一个个跳出来。
拨动风云,将整个大劫推到最惨烈的时刻,也会有人出手算计,激化妖教与妖魔的矛盾,令双方爆发决战,两败俱伤后,再出面收拾残局,坐收渔翁之利。
“快了!”
山巅之上,李天生冷笑一声,眼中有神光流转,看了一眼隐藏在三界平凡小山丘中的菩提佛母,忍不住一笑。
“你会是第一个吗?”
这广袤三界,若是藏匿在天界,或许他一时半刻,还难以找到对方痕迹。
但凡有山之地,必为他感知。
想要找到菩提佛母的存在,不过是一念之间。
甚至,藏匿在昆仑山废墟中某一处隐秘秘境中的太清道祖都隐约被他捕捉到一丝气息。
尽管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对如今号令群山的他,还是没能逃过他的感知。
只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对于这位道门第一祖,李天生只敢在远处默默监视,跟对方保持一个恰到好处的安全距离。
但对于菩提佛母,他就不用花费太多心思,需要保持一个安全距离,谁让这位佛母……弱!
弱,就是原罪!
将目光收回,神念遍布整个北俱芦洲,无数生灵的活动被他映入眼帘。
有暗涌流动,挟裹着劫气,朝着大青山涌来。
也有生灵在北俱芦洲彻底安家落户,对他们来说,北俱芦洲现在的环境也不差,有妖教庇护,哪怕大劫愈演愈烈,也能安然无恙。
这是李天生数次出手,妖教数万年功果,在生灵心中种下的无敌信念。
………………………………………………………
西牛贺洲。
灵山。
昔日令三界生灵向往的佛门净土,如今已经成为三界生灵谈之色变的魔地。
人人恨不得退避三舍,离得越远越好。
昔日,妖魔对佛门有多畏惧,现在仙神对灵山就有多恐惧。
不!
应该说这种恐惧更加翻倍。
此刻,大雄宝殿内。
无天盘坐在黑莲之上,不怒而威,静静地听着心腹属下黑袍回禀交代的事宜。
“魔祖,如今那如来转世的乔灵儿忽然不知所踪,抛妻弃女,整个灵山都找不到对方的踪迹,恐怕是有人暗中出手,将他带走。”
“废物!”
闻言,无天眼中精光一闪,脸上寒意一闪而逝,大袖一甩,黑光闪烁,落在黑袍身上,顿时令他疼痛不已,仿佛瞬间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他的肉身与元神,身体蜷缩成一团,五官扭曲,面色狰狞。
惨叫不止。
“魔祖饶命!”
“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黑袍一定将功折罪!”
“啊!”
……
片刻后,无天挥手一收,一道乌光返回袖中,原本在地上翻滚哀嚎的黑袍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胸膛一起一伏,躺在汗水汇聚的水渍中,露出死里逃生的庆幸。
活着,真好!
当然,他也没忘记最重要的事情,颤颤巍巍地翻身,挣扎着跪在地上,一头抢地,对着无天用力一磕。
“多谢魔祖不杀之恩!”
“起来吧!”
对黑袍的识相,无天很满意,身上散发的寒意都减弱不少,等多方乖乖起身,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地站在下首后。
无天这才继续开口。
“那如来转世身已经娶了白莲花,破了纯阳身,这百年来又陆续纳了仙、妖、魔、佛、鬼等各族女子,便是容貌俊美的男鲛人、身材魁梧得男巫,本座都想办法给他弄来,令他沉迷酒色财气,吃喝瓢肚抽,五毒俱全,甚至想方设法,为他延寿,这一世身早就不堪重负,即使乔灵儿被救走,也只能重新投胎,从头再来!
二次投胎,释伽牟尼想要重新归来,修为再进,就难上加难,要与本座争锋,就更加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