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nig好看的都市言情 地球攻略戰 線上看-629、鑽頭是男人的浪漫這話是沒錯啦但是。。。展示-dfv1b

地球攻略戰
小說推薦地球攻略戰
“你们被袭击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或者说没被袭击才有鬼。”
沈浩跟着仇毅去找他爹还有仇家的一众长老们汇报情况,反正他也说不上话,索性就用这个时间给芈麒打念话好了,只不过和他想的有点出入——芈麒随他们被袭击的事情好像没放在心上似的。
“怎么你已经预料到了我们被袭击的事情了?那你怎么不是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沈浩反问道。
“我在你们去西南之前就提醒过了啊?三仙教和仇家的事情你忘了?真就好吃好喝好玩儿去了呗?”
沈浩额了一下,看起来他和芈麒的话说岔劈了,虽然都是一件被袭击的事儿但是他说前门楼子芈麒回了后脑勺子,“我有说我们被三仙教袭击了吗?真是的,我们是被越南人袭击了,这次给你打念话就是看看你有没有门路查查一个叫阮文英的人,那个人是袭击我们的主犯。”
沈浩已经习惯性的让芈麒查一下资料了,他现在已经不好奇芈麒从哪儿弄到这些情报的,好用就完事儿了,管那么多干什么,他芈麒就算是卖身换的情报跟他沈浩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沈浩确实挺好奇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芈麒弄不到的情报的。
芈麒那变沉默了一会儿,“你们怎么还和越南人有交集了,怎么三仙教的事情解决了?”
“没有,但是三仙教的人并不折腾,至少现在没有折腾,他们在YN的活动已经被仇家压制住了,至少表面上压制住了,作为这地方的地头蛇,仇家亲自担保无量慈悲和其他药物混合使用可能会出现致死性副作用,还是有很多的人信的。。。”
沈浩顿了顿,“佛药的事情,还有早衰的事情,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公布出来?神殿想保密,但是这样做。。。”
“不,神殿肯定有神殿的考量,按照神殿大目标是保全这个世界来看,不管考量对个体而言是好是坏我们都应该予以尊重,仇家公布出来以后神殿有什么反应?”芈麒没想太多,他这边和沈浩那边是有时差的,现在他正在享受晚饭,不想操心别的事儿只想操心今晚吃什么。
“没印象了,你没让我关注这个方面我就给忽略了,我又不是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我能管好我自己面前的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了。”沈浩捂着嘴偷偷打了个哈切,念话另一头的芈麒叹了口气,沈浩可能是个机器人,不下命令就不知道干活——也许说他是懒狗更合适。
“三仙教的事情我再自己去了解一下,话说回来,你们怎么和越南人杠上的,我印象里越南可是离你们那儿还有些距离的。啊,如果是你逛窑子的时候和越南人起了冲突,就不用告诉我了。”
沈浩翻了个白眼,自己在芈麒心中的形象就是个没事儿逛窑子的涩批吗?“当然不是,之前帮着仇家获得城市战舰的时候遭到了三个越南人的袭击,虽然我们反手把他们三个杀了,但是阮文英,也就是那三个越南人的头头这不就来报仇了吗。”
然后沈浩把前因后果都和芈麒说了一遍,后者听完想了想,“仇毅的猜测应该是没错的,我甚至都怀疑仇家可能是在高层当中出了内鬼,把阮文英的其他信息给我一份,最好带照片,然后你等下,我这就去给你找情报,一会儿联系。”
刚才沈浩让芈麒查阮文英的时候他就联系上书库大概查了一下,越南人不多,叫阮文英的又有势力的也就一个,在拿到沈浩发过来的其他资料之后芈麒立刻开始着手对他的调查——万幸,这不是个虫族血统拥有者。
阮文英这会儿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创世纪之后的天眼查盯上了呢。
很快芈麒就发现了情况,阮文英近期和仇蛇见了面,“沈浩,我大概查了一下,阮文英近期见得仇家人是仇蛇,这个人应该是仇家药房的接班人,但是我不能确定透露情报的就是他。”
“仇蛇?”沈浩一愣,这人他可太熟悉了,但是他怎么想也想不到仇蛇竟然会出卖自己的家族——毕竟药房是仇家仅次于炼蛊相关设施的重要设施,仇蛇是要接任这个地方的人,理论上他出卖家族就相当于损害自己的利益!他也太蠢了吧?
“原因还不清楚,而且我也不能确定就是他。”芈麒翻看着仇蛇和阮文英之间的联系,“仇蛇最近是不是给仇家进了一批指令还不错的药?”
“对,为此药房的负责人仇霜还夸了他一次,难得的夸了一次。”
“恩,我这里能查到的就是阮文英给他提供的药植,我也能查到他们什么时候见的面,但是见面内容我就差不到了,因此他们可能只是接触并讨论药植的买卖问题,而不是什么仇家情报的事情,毕竟阮文英的三个手下被你们杀了之后他大范围的撒网想要了解仇家的情况。”
阮文英的石猴屏蔽了那次会面的重要部分,芈麒只能查到他俩启动石猴之前的部分谈话——自己的管理员权限还是不够高,是时候找一号要个更高的权限了。
“你说他俩见面只是做买卖?放屁!这话你自己说的你自己信吗?我跟你说仇蛇给我的印象非常糟糕,我完全相信他有理由出卖自己的家族!”
当然沈浩只是有理由,但是这理由是主观的,还没有客观证据支撑。
“你别急,事实真相跑不了,一定会水落石出的,我再去查一下最近跟阮文英接触的几个情报贩子,看看他们提供了什么情报出来,说实话我也觉得仇蛇的嫌疑最大,但是咱们不能以貌取人,万一仇蛇只是看着烂,实际是好人呢?这样的人设还少吗?”
“哼,反正我现在得提防他了。”
“那你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万一真是他出卖了家族,那么他这种狠人一旦发现你对他有所察觉,肯定会先下手为强的。”芈麒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但是沈浩真的怀疑仇蛇有没有这个脑子先下手,他看上去就和个没脑子的纨绔子弟没区别。
仇毅的汇报结束了,仇囚抱着膀子看着仇毅提交的录像,虽然他很想否定仇毅的‘内鬼论’,但是很遗憾,这是目前唯一的合理解释,包括城市战舰出现的地点这些事情对外都是保密的,理论上只有仇家人才会知道,还得是和战舰有关系的人才知道。
福尔摩斯说过,当把所有的可能都排除之后,不管剩下的结果多么离谱,那都是正确答案——当然话可能有出入但是道理就是这个理儿,现在只有巧合和内鬼两个答案二选一了,“二长老,您怎么看?”
“仇囚,去查,把所有和战舰有关的人员全都查一遍。”仇蟾低沉的说道,“其他几位长老也都是这样的想法吧?”
“当然是这个想法,老子恨不得现在就知道内鬼是谁,然后他的皮拔下来!”仇家总共有七个长老,算上仇囚总共是八个人,仇霜也是长老之一,这回儿这个蜷缩起来跟个球儿一样的小老头正宣泄着和他身材不符的暴脾气。
沈浩心说要是让他知道仇蛇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沈先生,那个这次事情真是很对不住了,”仇囚转过头跟沈浩客气了两句,这次的事儿他们仇家差点让沈浩和白珞被杀,这要是落到了芈麒这人精耳朵里鬼知道会被怎么敲诈呢,“那个,你们那边对这次的事儿怎么说?”
“恩。。。我刚刚也在和芈麒通念话,”沈浩听着念话有样学样的学着芈麒说话,“他对于这次的突然事件也在关注,但是因为他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暂时没有精力照顾这边的情况,不过他也说了对于您和仇家都非常的信任,相信你们一定能处理好这次事情,另外我们的合作不会因为这次的突发状况受到影响。”
“恩,这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们的理解。”仇囚松了口气,现在仇家的情况也不妙,创世纪之前多年的稳定局势随着创世纪一口气全都瓦解,习惯了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仇家现在突然自己成了大树,就算这地方仇家经营多年,早已根深蒂固,但是树大招风不说越南人,光是三仙教就够仇囚头疼的了——他是盛世君主,干不了救亡图存的事儿。
因此维安军对于仇家而言也是很有意义的,维安军如果能明面上成为新的大树,那么仇家还能再争取一些喘息的机会,好好适应创世纪之后的变革,不然仇家很可能就会土崩瓦解。
不过沈浩倒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不让我把仇蛇的事情说出来?”
“你不觉得仇蛇和阮文英接触这种极度秘密,连仇家自己内部都不知道的事情,咱们突然给捅出来,仇家的人会觉得咱们一直在监视他们吗?再者说还是那句话,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就算捅出来,只要仇蛇一口咬定他只是去谈药植的生意,咱们也没办法一棍子打死他,反而打草惊蛇。。。这词儿真不错,很贴切,打草惊蛇就不好了,明面上的敌人总比暗地里的敌人要好得多。”
“我不懂了,反正你说的基本上都是对的。”沈浩想了想也不否定,反正他只要按照芈麒的要求去做就好了,其他的不用他多想,他只要想着怎么保护好自己,还有白珞林萱这俩人的安全就够了。
“更何况我们过多的干涉仇家的内政,会让他们觉得咱们心怀不轨,合作的基础是开诚布公而不是各怀鬼胎,我可不想让仇家提放咱们太多,因此这种惹人嫌的事情少干为妙,不过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芈麒那边沉思了一会儿——仇家是他建国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说什么也得保一下,因此阮文英既然敢动他的蛋糕,就要做好了被切掉爪子的准备,“大概就是做一个计划,引蛇出洞。。。哦哦这词儿也不错用这儿也挺好,做个计划让仇蛇自己上当,然后跳出来宣布他和阮文英是一伙儿的,然后咱们连带着他和阮文英一起干掉,当然如果他真是内鬼的话,这样吧沈浩,我想想看,先把阮文英他们的资料发你一份,你和白珞林萱自己留着就行,不用给仇家人分享,我觉得需要让你们帮仇家的时候再跟你说。”
“知道了知道了,我听你的就是了。”沈浩说道资料,再一次感慨芈麒真是手眼通天,这么快就拿到了阮文英的全详细资料,幸亏他是自己人,如果是敌人,自己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仇家这边开始审查找内奸暂时可以不说,反正就是一阵鸡飞狗跳,顺便把仇蛇吓得半死不活,另一方面,阮文英那边在收到了仇蛇发过去的消息之后,也开始行动了起来。
阮文英是越南当前最大的毒枭,创世纪之前他就在前一任毒枭手下干活,创世纪之后他干掉了自己的前任老大当了新的老大,因为创世纪之后职业者的身体素质大幅提升,毒品已经不再对人有恶性副作用了,因此他们的生意可以说是越做越大,他跟仇蛇说的万亩药植园也不是开玩笑的,毕竟他种植有毒的植物的面积更大。
数十万的越南人在他的手下干活,生产加工新型毒品并贩卖出去,为了保证自己的生意阮文英还养活着十好几万的战斗职业者,这些人几乎是当天就给阮文英拿来了一颗城市核心。
“老大,这个,咱们怎么办?”
看着问自己的手下,阮文英拿过城市核心仔细的端详着,然后缓缓将城市核心高高举过头顶,“现在咱们也有城市战舰了,呵呵,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不仅要有一艘战舰,还要有更多!然后什么华夏!什么印度!什么老挝!什么柬埔寨!打过去!开疆拓土,小的们!听到了吗!我们要为祖国和民族开疆拓土!啊哈哈哈哈!”
在芈麒的资料里,阮文英的备注一栏写着盲目爱国主义者几个字。
阮文英将城市核心按进地里,很快随着一阵抖动一艘战舰破土而出,不断自我完善的装甲混合着岩石形成装甲和内部结构,最终战舰变成了一个锥形的模样,战舰舰身分成了十几段,每一段都带有螺纹和足以搅碎岩石和钢铁的齿,并且每一段都会和临近前后两段反向旋转保证战舰内部不会因为外部旋转动量而发生旋转,整体来看,这就是一个大行钻头。
很显然,阮文英是打算让这艘战舰走进站路线,就这样的钻头撞在别的战舰上,那对于其他战舰而言就是灾难,阮文英看着巨大的钻头型战舰,“从今天起!你就叫河内号了!你讲跟着我建立无数的功勋!我们将建立一个由战舰组成的新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