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296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旅明 起點-第568節 落腳事宜-uyc3s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
琼州这鬼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口耳相传的“天涯海角”,是历朝历代犯官流配所在,瘴疠横生之处。
这种边疆地带的官场,想也知道,能来上班的都是些什么人:除了一些没有后台被吏部踢过来填坑的倒霉鬼之外,剩下的大多都是“低职高配”,举人当同知,秀才做县丞的情况屡见不鲜。
即便是这样,琼州地区的官坑,也从没有齐装满员过,经常会出现佐贰官“今年下半年临时主持全县工作”的情况。
盖因那些举人进士也是有脾气的,很多人前脚发现被坑,后脚就炒了吏部鱿鱼……回家做老爷玩丫鬟不香吗?谁耐烦去瘴疠之地送死谁去,爷不伺候!
于是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越没有人去上任,官员缺口越大,去上任的官员就越没有调回内地的希望。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越发不敢去上任……
出现在边地的这种拉跨局面,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属于王朝日常。不要说大明,往上追溯到唐宋两汉,情况一模一样。
但凡有个官员被调职称的好处迷了眼,然后被忽悠去了两广琼州关陇这些边地,那么这位支援边疆建设的老哥,就有很大可能在边地无限迁转,终身不得入关一步。
至于说后世……一样一样的!
援藏援疆这些词后世人大抵都听过。事实上无论怎么包装,其内核和古人没有区别,都是中枢想方设法派遣官员前往边疆地区稳定社会发展建设。
其手段,几百年下来也没有什么大区别,最大的动力依旧是级别工资这些很现实的东西。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很多人到了那边就只能扎根,和古代官儿一样,想回来没那么容易。
好在后世生产力发达,有高铁飞机能解决差旅探亲这些问题,医疗水平也是天壤之别,算是比古人舒服多了。
………………………………………….
沙正明邵强组合,今天在琼州府衙里,遇到的就是这样一群官儿。
这里面有不少是郁郁不得志的流官,普遍没有后台的破落户。剩下的大多都是些官职低微的歪瓜裂枣,席面上甚至还有世代做吏员的小人物——这些人祖上大多是发配来的官员,回不去内陆,又是知识分子,几代人传下来,也就变成土著了。
然而就是这些人,掌控着整个琼州府的实际运作。
宴会气氛很和谐。大家没有拘束,内地官场上那些尊卑上下在琼州这里也不大吃得开,所以邵强邵参议和这些人谈得很欢。
有句至理名言叫做“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这句话对于偏远地区的官儿们尤其合适。
来自邵参议这边的提议,只要回报合格,大部分都被官儿们很快接受,这让邵强省了不少口舌。要知道在往日,邵强可是在BBS上看到不少穿越众抱怨大明那些道学官儿难打交道的帖子。
最终,以孙府台为首的琼州官僚集团和邵强达成了一揽子开发协议:口头的。这种事肯定不能见墨落据。
…………………………………………..
宴会结束后,各自散去。
沙正明身为军事主官,肯定是不能留在琼州府城过夜的。所以他宴后匆匆在琼州城内转了一圈,大致看了看琼州城的防御体系后,赶在晚上关门前出了城。
邵强就没有那么赶了,他在琼州城要办的事还多呢。
一夜过后,邵强先是领着随从在城内城外开始号房子。未来穿越势力要在琼州开办各种粮行商行杂货批发商行,自然需要很多的房子和仓库。
而按照商务部门以往总结出来的经验,邵强这一次豪不客气地在城外关厢和城内各自划了一条街出来。
随行的琼州府吏员和衙役当即出场,开始和这两条街上的商户“协商”。
协商的结果很顺利,毕竟这是黑暗的旧社会。当如狼似虎的官差拿着银子上门“协商”时,聪明点的商户都晓得该怎么做。毕竟从数目上来说,补偿款是不少的。所以商户们纷纷承诺即日搬迁……开玩笑,万一惹得官府不高兴,各种“征用”“和买”的大招使出来,那才真真是天降横祸了。
于是接下来几天里,邵强便扎根琼州城,在商业和情报两方面开始布局——他的随从里自然有情报局的人。琼州站虽说是丙等小站,但是情报局也要布局的。
七日后。
伴随着海面上朝阳升起,约定中的船队到达了神应港外。
七天前,广州方面在接到南下舰队二人组的电报后,当即连夜开始组织货源和人手。拜新区发达的货运、仓储和人力资源所赐,广州方面只用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将来自台湾的粮食和工业品塞满了货仓,向琼州发出了由十艘500吨级货船组成的船队。
货船队是由六艘台江级护卫舰陪同而来的。而这六艘高速巡逻舰再加上已经到达的几艘,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白沙基地用来打击周边零散海盗,布置琼州海峡巡逻网的骨干力量。
500吨级大船队的到来令琼州府万人空巷。就像一整排西装大汉一样,民众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整齐划一,干净整洁,线条流畅的大吨位船队。
接下来,源源不断,仿佛永远也搬不空的粮食,被蚁线一般的力工从大船上卸下,从早到晚永不停息。
粮食很快就装满了邵强预备好的仓库。于是琼州府城内新开的永和连锁粮店内,开始平价售卖起了稻米和土豆。
而琼州府的官员们在确认完粮仓和粮店出售的米粮质量后,确认了盟友有兑现承诺的能力,顿时信心大增,开始挽起袖子下乡,四下给邵参议搜罗民工去了。
伴随着船队而来的,还有很多初级工业品。
琼州这地方富贵人家少,总体消费能力低,所以这次货船上的高端奢侈品数量不多。而像棉布毛巾,缝衣针,搪瓷脸盆这类普通日用品占了大部分。
当然了,本着穿越众一贯吸收民力稳定地方的原则,船队的货仓里肯定还有几套半手工纺织机械的。琼州这地方的土布乃至木棉布既然很有名,黄道婆的故事也流传四方,那么肯定是有纺织业基础。
有基础的地方,穿越众必定会过来办点小制造企业,他们的魔爪是不会放过勤劳能干的琼州妇女的。
最后随船而来的,是邵强最为重视的“管理层人员。”
所谓的管理层人员,其中50名先期到达的,是“全国监狱系统”下辖的管理人员,俗称狱警。
这些人会负责已经在建设中的劳改营运作——随着高速巡逻舰的到来,劳改营的建设必须要提上日程,这方面穿越众有很丰富的经验。
其余的几十名管理人员,则是穿越众这几年内积攒下来的低层干部。这些人背着漂亮的牛皮公文包,在小本上写着歪歪扭扭的简体字,是穿越众施政的骨干。邵强会利用这些人掌控布置在琼州的所有产业,实施长期的渗透行动。
………………………………………….
当一切都安顿下来后,已经是南下舰队入驻白沙新港的半个月后了。
这天,一直在忙碌落脚事宜的邵强,终于从繁忙的安置工作中腾出手来,离开了琼州府城。
导致他离开府城的原因,是因为他要检查“劳工营”的建设。
劳工营这种用来给“不服人士”强制劳动的场所,按照穿越势力的内部规则,在琼州目前就是归邵强负责的,所以他一等脱出手,就得去看看。
白沙劳工营的位置很明确,就在白沙军港对面,双方之间只隔着一条土路。
出了琼州城后,没走多远,邵强一行人就开始登上了坑坑洼洼的土路。好在邵老爷此刻坐的是抬竿,倒是没有崴脚的可能。
远远看到劳工营工地,很快就有穿着牛仔裤,留着短发的狱警队长前来迎接。于是邵老爷下了滑竿,在队长陪同下,沿着劳工营转了一圈。
目前劳工营的工程进度,可以说在邵强的预料之内。原本满是野草乱石的荒芜海滩,现在已经被大批本地征召的民工给清理干净了。
经受过初步平整的土地上,竖起了几座临时木屋。而劳工营当前的工程重点,则是外围一大圈修建围墙的地方。这里现在也已经被民工们挖出了壕沟,以及持枪岗哨使用的木制瞭望台。
现在就等经过处理的木桩运到后,再结合从广东运来的铁丝网,到时候一座后世人熟悉的,经常在美剧中见到的铁网监狱,就会初具规模了。
差不多巡视一圈后,对工程进度还算满意的邵强,拍了拍队长肩膀,勉励地说道:“海军已经准备好了,这几天就要出海巡逻。所以你们还是要抓紧,免得到时候人来了没地方住。”
高大强壮的狱警队长满脸堆笑:“琼州这些民伕干活还是卖力的,谁让咱们待遇高。”
“还请长官放心,按照现在的进度,三日内,大通铺就能盖起来。”
“嗯,很好。”邵强点点头:“琼州这地方虽说气候炎热,但是最近这几年也会有降温的时候,所以还是要准备好住房。”
视察完工地后,看看时间还早,邵老爷拄着腰四下看了看,突然间雅兴大发,于是他伸臂指了指远方蓝天白云沙滩处的一片红树林:“带上桌椅家伙,老爷我要去放松放松,吃点烤海鲜!”
“遵命!”
于是乎,一大波人马簇拥着坐在滑竿上的老爷,扛着座椅铁板烧烤炉,开始往海边的红树林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