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80o熱門玄幻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 ptt-418章 你告訴我他的故事分享-v6v58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Taki桑,一切的一切正如你所说Sakura对自己的意味是什么那样。
只要喜欢的人在自己的身旁,所有的一切都会远离。
但是,为何收到你的回信之后,我的心情会变得如此甜蜜呢?
每当阅读着泷一从樱花国寄来的书信,金智秀便会有种,切身实际的听到他的声音伴随着这些文字,盘旋在耳边的触动。
很难想像一个樱花国人韩文字书写的那样公正漂亮,正如他那些与自己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说话的语气不快不慢,音量始终保持在很平稳的节奏。
或许,学播音专业的学生想要做到这种程度都需要练习很久吧?
所以阅读着他寄来的信的时候,金智秀总是难以掩饰脸上的羞红,脑海里会因为这些文字的组成而拼写出真实的画面。
从宛如世外桃源的三山木村到超级繁华的大都会首尔,已经间隔数千公里的距离,却心中还是念念不忘那个身影。
父亲的判断是对的,自己已经坠入爱河了。
而且还是充满命运属性的恋爱之中,虽然目前为止,还仅仅是单恋。
长长的汽笛声回荡在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九月天空,宣告着此艘渡轮即将出航。
济州岛,每隔一段时间父母便会带着她来到这里度假。
因手握着YG的股份,所以即使请假三两天出行老师也是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换句话来说,他们不敢对可以决定他们命运的理事的女儿翘课耽误练习这件事有任何的不满才对。
虽然是形似财阀一样的生活,可为何每每想到那栋充满旧昭和时代风格的温泉屋,金智秀总会生出一种“被下人们簇拥伺候前前后后,方方面面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财阀生活”的想法。
与此同时,巨大的船身拨开海水,开始向前推动。
那种已经不是第一次体会到的沉重的震动感,从她的脚下穿到全身的每个角落里。
与父母一同购买的船票上,座位是位于一等舱里,最接近甲板。
围绕着济州岛的四周进行航行,出发的时候是早晨,要在晚上之前返回到目的地的港口。
仁川,像过去那样金智秀问过泷一“除了首尔和济州岛,对于韩国的城市你还知道哪些?”
就是很平常讨论的话题,本是没有抱着太多希望、
就好像自己针对樱花国的城市也仅仅只能说出几个那么简单。
于是,在自己期待的注视下,他缓缓开口“嗯~~仁川,大田,光州,釜山,蔚山这些吧,还有全州。”
“哎?你知道的比我想象的要多呢?是因为去过那些地方吗?”
“不不不,虽然知道的很多,但是我这一辈子,准备的来说是过去十九年的人生里,最远只是抵达了本国的最南端种子岛那里,还没有跨越过国境线,驻足在其他国家的土地上。”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金智秀仍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憧憬。
每到假期的时候,他会在本子上写出很多想要和Sakura一起去的地方。
关于早上几点出发,购买多少价位的车票,在哪些城市,车站,景点停留,期间做些什么…
最后将什么样的地方作为下榻点,何时回归都计划的清清楚楚。
不过提及到这些事情,往往会被他失落的笑声所填充。
“那些东西,最后都没有去做,与Sakura很多次的约会,最终都是随着她突然到来的行程而不得不中断。
所以到后来我干脆就不会那样做详细的计划了,除非她真的会拉着我的手去车站起程。”
所以说,究竟是怎样的遗憾与失望,会让他用那样的口吻与表情将内心的想法阐述出来。
想来想去,最终都归功在了“一定是Sakura放鸽子的次数太多了”这样的原因上。
那样的话,这段感情就没有挽回的必要了,金智秀坚定的认为着。
她有着强过那个女生的理智,与其说是对待爱情上的理智,不如说是在艺人梦想与那个人之间,她会果断的选择后者。
不会因为突然到来的行程就一次次的让最爱的人,那颗等待的心被自己亲自去摧毁,再一片片的被拾取起来拼凑。
“我说,你知道那种一点一点,从期望开始因为外界的因素,慢慢的演变成失望的那种落差感吗?”
突然,本田仁美的声音以声波线的形式在空白的脑海中闪现,不断的上下起伏着。
“因为一直以来Taki桑与Sakura的约会,都是以单方面的被告知‘私密马赛,公司那边来电话了,我…’这样的话,而仓促结束。
这样的事情Taki桑在过去与Sakura交往的六年里,几乎每一次约会的时候都要上演。
即使那样,他仍会强迫自己去理解,去做出大度的样子。
Sakura对他的歉意,也仅仅会在那个时候展现的异常强烈,之后就再也没了….”
这段话在当时,本田仁美是以非常无奈的表情,向着她去吐露出来,也有几丝的恨意。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希望被彻底击碎,只能一个人在对方离去之后,蹲下来抱着自己,那全是伤口的身躯已经到了无法拯救的程度,当你知道那种感觉是怎样的时候,你就可以理解Taki桑的心因不断的碎掉又拼凑,变成了怎样崎岖的程度。”
之所以本田仁美会对她说这样的话,起初是因为在她的手机里看到了Sakura在那个人生日当天上传的一段文字,熟知内情的人知道这是意有所指,并非感性来了。
于是,金智秀直接问出了“为什么觉得,你们好像都对于Taki桑和Sakura分手这件事,保持着相同的态度。”
“嗯?你所说的相同的态度,是值得是什么?”
有很多的时候,会因为对方的韩语太好了,让金智秀忘记了对方是个樱花国人。
连这些疑惑和赞叹的念头都没有,就迅速的接着对方的话回应“似乎…都觉得分手是很正确的事情,Sakura成为了被大家责怪的一方。
然后不希望Taki桑去和她复合,是真的觉得不值得,还是仅仅是你们觉得这会成为你们为自己而努力追求他的机遇?”
她有着相同的想法,也不介意自己多出几个竞争的对手。
不过那个时候本田仁美的答案却出乎她的意料。
“都有吧。虽然听说了他和Sakura分手那件事,在最初的时候会让我心生出小小的窃喜….不过…”
几乎是用已经颤抖起来的身躯在表达着自己的愤怒,第一次她在那张圆润可爱的脸上看到了与那个年纪所不相符的表情。
“你说我怎么能高兴的起来,他认为是一生挚爱,把那个人当成是活下去的目标努力前行的存在抛弃了他,所以他才会那么伤心难过,以至于瘦了这么多…”
一边是描述着自己的感受,本田仁美不禁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我是喜欢他,喜欢的要疯掉了,但是我更无法忍受他的眼里没有了平时的光,像死去一样,所以…我自始至终都无法原谅Sakura…绝对!”
然而,那一次与本田仁美的交谈,金智秀一直到回国之后都未曾对第二个人说起过。
虽然在后来的line软件上,与本田仁美仍会就此前的话题,展开多余的讨论。
比如围绕着Sakura与他的过去。
即使她与泷一相识仅有一年,但在那一年里本田仁美展现出了自己侦探的一面,通过各种方法打听到了金智秀所缺失的对于他的了解的空白面。
于是两人成为了字面意义上很好的朋友,而非情敌。
此刻,将手机正面向下放在眼前的栏杆上,金智秀迎风抬起头。
而雨,早已停下。
有个人,在不停的告诉着自己关于他的故事。
但是迄今为止,我究竟能做些什么呢?金智秀陷入了恍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