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xkn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巔峯召喚 愛下-第1948章:劉備弒君閲讀-8c26y

三國之巔峯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峯召喚
第1948章:刘备弑君
刘协一脸难以置信看着刘备,不敢相信他真的敢杀自己。
刘协其实有想过,他可能会死在这次政变当中,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死在刘备手上。
天下人对刘备的评价不一,有人说他忠,也有人说他奸诈,但刘协心中却是知道,刘备是发自内心的忠于大汉。
却不想这位忠于大汉的皇叔,竟会干出了弑君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刘协神色复杂的看着刘备,眼中的光芒迅速黯淡了起来。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根本却发不出声来,只是吐出了一嘴的血沫。
刘备见此,眼中则闪过一丝疑惑,他有些看不懂这个替身临时前的眼神。
就在这时,一众秦军押着孔融等人,也来到了贫民窟这边。
当看到刘协倒在血泊当中,而心脏上还插着刘备的配剑时,孔融、马日磾、杨俊等人都奔溃了。
“陛下呀,老臣无能,老臣愧对先帝啊。”
“陛下,您还那么年轻,怎么就先老臣去了呢。”
“刘玄德,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
孔融等人一边哭嚎,一边对刘备破口大骂。
言辞之激烈,情绪之冲动,已经达到了顶峰,要不是有士兵拦着,他们肯定会冲上来和刘备拼命。
见此一幕后,孔宣都不禁直皱眉头,嘟囔道:“不就是个替身死了,怎么都跟死了亲爹一样?至于嘛。”
“这不是替身,这就是陛下押。”孔融一脸奔溃的哭嚎道。
杨俊无比怨恨的瞪着刘备,咬牙切齿的骂道:“刘备,你这个奸贼,竟敢弑君,你不得好死。”
马日磾则惨然道:“刘玄德,大汉最后的希望,被你给掐灭了,你是大汉的罪人。”
见孔融等人的表情不似作假,刘备和孔宣都露出了慌张之色。
刘备颤抖的指着刘协的尸体,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孔宣却抢先问道:“这真的是陛下?”
“不然你以为呢?”孔融怒吼道。
“这……”
刘备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入纸,大脑顿时陷入宕机转态,根本接受不了自己弑君的事实。
孔宣的脸色也变的无比难看,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不,不只是他自己,还有整个儒家,都被贾诩那个老家伙给算计了。
虽说刘协是刘备杀的,和他孔宣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全程都旁观了呀,只要他在场就脱不了关系。
他自己,还有儒家,都被贾诩给拖下了水,想要不受影响的全身而退的,今后恐怕必须要对秦军唯首是瞻了。
“这个阴险的老东西。”
孔宣咬牙切齿道。
孔宣显然不甘心就这么丧失自由,他想靠封锁消息来躲过一劫,可当看到四周围观的百姓时,当即打消了这个想法。
平民窟内前来围观的百姓,见刘备杀了一个少年后,孔融等大员都对刘备破口大骂,起初百姓们还好奇死的是谁,可当听到那是当今陛下时,所有人瞬间都炸开了锅。
“喂,老张头,听到了没有,陛下死了,是刘皇叔杀的。”
“这还用听?一目了然的事嘛,只要不瞎就能看到。”
“可是刘皇叔不是陛下的叔叔嘛,干嘛呀干弑君这种事呢?”
“天知道他刘备怎么想的?咱们只需做不到刘备弑君就行了,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刘备也赖不掉。”
听到众人的议论时,孔宣意识到除非把所有目击者杀光,否则刘备弑君的消息根本就封锁不了,要不多久就会传遍洛阳,进而传遍天下。
这也让孔宣再次见识到了贾诩的恐怖。
为何刘协会死在人口密集、鱼龙混杂、消息流通极快的平民窟?
为何有人让押送孔融的队伍会正好路过平民窟?
这些到底是巧合?还是……简直细思极恐。
孔宣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贾诩这个老家伙太可怕了。
“大哥,大哥……”
关羽和张飞的声音响起,他们离开刘备后,去追那个叫小田子的太监,却没想到在半路追丢了。
那个太监对贫民窟的地形极为了解,一个转身的空档就没了踪迹,关羽和张飞也只能能够原路返回,却没想到大哥刘备已是一副识货落魄的样子,好似丢了灵魂一般。
————————
另一边,扔下刘协的小田子,在摆脱关张的追杀后,来到了一个隐秘的地下室,而曹正淳则正在此等待。
“化田参见总管。”小田子行礼道。
曹正淳捏了一个兰花指,尖声笑道:“小田子,别在这么叫了,咱家已经不是总管太监了。”
雨化田看着曹正淳,一脸尊敬的说道:“在化田的心中,义父永远都是总管太监,也唯有义父才配当这个总管太监。”
雨化田的这个马屁把曹正淳给拍乐不拢嘴。
“行了,你小子有这份心就行了,也不枉咱家花费那么大的精力把你养大。”
“义父就是化田的再生父母,化田哪怕粉身碎骨,也难报义父恩惠之万一。”
听到这话,曹正淳却露出严肃之色,沉声道:“小田子,这话你以后可别再说了,你记住了,秦王殿下才是你的再生父母。”
“化田明白了。”雨化田说道。
“行了,别跪着了,贾大人有任务让为父交给你。”
说着,曹正淳取出一张图纸,道:“这是押送孔融他们的路线,你去把杨俊救出来,在保护杨俊往王府那边去,为父已为你安排好了路线,沿途不会有人阻拦你们的。”
雨化田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精光,他已明白这个任务的用意所在,于是抱拳道:“孩儿领命。”
————————
“报……启禀大人,杨俊被人给劫走了。”
正被刘协之死搞得心烦意乱的孔宣,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大怒不已,已经被抓住的人都会被劫走,秦军的人什么时候这么废物了?
“除了杨俊之外,其他人呢?”
“叛贼只有哦一人,故只劫走了杨俊,其他犯人都还在。”
听到这话,孔宣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但随即眉头又紧皱了起来。
身处在这么一个混乱的环境当中,他已经分不清哪些是阴谋,哪些是诡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