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ljk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章 往虛遁空行展示-9ff16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东庭府洲,瑞光城外一处玄府的石砌哨所之中,崔岳站在哨台顶端看着南方的敞原,少顷,他背后有三道光芒亮起。
他转过身来,看着站在面前的三位浑章修士。
这三人都有着玄合境,也就是第四章书的修为,这等修为放在一洲之地上也算得上是少见了,要知如今自本土来支援东庭府洲的玄合境修道人,也不过只有四位而已。
此刻有一名修士出声问道:“崔玄正急着唤我们来做什么?”
崔岳一扬手,就有三道光芒飞出,道:“诸位接着。”
三人把光芒接入手中,才发现这是一枚玉符,那先前说话之人抬头问道:“崔玄正,敢问这是何物?”
崔岳道:“东庭这里不同别处,曾先后有数位浑章修士堕入大混沌中,成了混沌怪物,这是张玄首赐下的符信,诸位需得携带在身,可以避免此事。”
话音方落,有一人冷嗤一声,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不信任我们……”只是说到这里,他忽然语声一顿,却是他看见,崔岳也是从袖中拿了一枚一模一样的玉符。
崔岳道:“我与诸位一般,亦是浑章修士,但我同样也是持有此符,因为我很清楚,浑章修持之中,各种碍难只需要向大混沌求取,那便能轻松迈过,谁也不保证自己定然能够把持得住,可下来便是万劫不复。
而此符就是一个关键时刻的绊索,至少可以让我们能在某一刻清醒认识到这一点。”
三人听他这么一说,各自思索一下,都是默默将玉符收好。
崔岳看向方才说话的那一位修士,道:“适才方道友说到信任,说句见外之言,我与诸位也只见过几回面,何谈信任?试问诸位,可会平白无故信任才见过几面之人?”
三人都不言语,这话虽好不听,但却很坦承。
崔岳接着说道:“不瞒几位,崔某这里有一事,准备带诸位去做,若是能够成功,那么我等之间,才可谈些信任。”
那方姓修士问道:“不知要我们做何事?”
崔岳也不隐瞒,道:“诸位可曾听说复神会?”
另一名修士开口道:“尹某听说过,当是一群意图复活上个纪历异神的组织,只是具体来历不明。”
崔岳看他一眼,道:“尹道友说得不错。复神会虽然在各上洲皆有,但是活动最为频繁之地,便是在这东庭了。
前番天工部大匠路上遭袭之事,各位应当也有耳闻,此事背后就有那复神会的影子,所以我这次请得玄首同意,对此辈进行一次搜剿,若得立功……”他说到这里,语声顿了一顿,“诸位或可入玄首之眼。”
三人听到这句话,眼神都是不约而同一亮。
他们这次到东庭来,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如今东庭镇守乃是张御。
虽除了上层之外、中下层得修士很少知晓训天道章是张御一手立造的,他本人也从不宣扬这个,但是谁都知晓,鉴诚之印乃是他所立。
而诸多浑章修士看来,这也无疑说明,这位玄尊对他们没有什么偏见,要不然不会刻意留下这么一个章印。
故是他们到里,一方面是不愿意再在荒原之上晃荡,二来也是存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念头,希望能得到张御的一点点指点。
那尹姓道人道:“既然如此,尹某愿意出力。”
另外两名浑章修士也是不甘落后,皆是表示愿意接过此事。
崔岳见他们都是应下,也是精神振起,道:“好,下来我们便谈一谈关于此事的细节。”
虚空之中,一座漂浮转动的幽城之内,金郅行端坐于玉台上,身外的灰雾之气泊泊冒出,满布殿室之内,看不清具体的面貌身影。
此刻似是忽然飘过一阵微风,自殿外飞来一道虚影,直接投入到他身上,他眼一下睁开,赤红色的眼眸闪了一闪,而后摊开手掌一看,见那里已是多了一枚牌符。
化身所知悉的一切,也是随着归回本体被同时带了回来。
他暗忖道:“上宸天动手当已是不远,看来现在开始我便要开始准备了,需要确保此事万无一失。”
这半年以来,他不惜功行,动用了极多精力反复观望,终是内他找到了一处只能容一人通过的隐蔽裂隙。
但是他并没有将此报上去的打算。
因为他知道,就算这一次他凭着目印找到了裂隙,显定道人也至多表面上夸赞他,也给不了什么好处,内里却反而会因为认清这残缺目印的价值,下来会对他盯得更紧。
换言之,他做得越好,就越是不好。
可要是什么东西都没找出来,那结果一样不妙,显定道人一定会让他把目印交出来,给其他人运用,譬如那同为浑章修士的甘柏。
显定道人会泄露他所在之地的消息并非是他胡乱推断,而是真有可能发生的。
那与其等着被收拾,那他还不如先一步撤离。
他的计划本来定得是不错,可是突如其然的一件事却是一下将他的盘算打乱了。
才是两天过去,就有弟子来报,道:“玄尊,显定上尊有书信至。”
金郅行将书信拿来看过,不觉神情微凛。
显定这一回来书,言称有些话要与他谈一谈,请他过去一叙,而他若是不方便,那么其亲来一回也是可以的,并在后面附言,望他尽快回复,莫要让他久等。
看完书信之后,他心中有些发虚,因为他不确定,显定道人这一次来寻他,是真的有什么事,还是察觉到了什么?
他知道显定道人常会突出奇招,做一些往往令人猝不及防的事,比如这一次说请他去,若他不至就自己来云云,可根据他对显定道人的了解,其人说不定此刻已经在来他幽城的路上了。
而此人到时什么都不要做,只要找个借口在他幽城里住上一段时日,就可让他再无法与上宸天进行交通,事先定好的计议也就无从谈起了。
显定道人这一招非常厉害,不管他是不是有异心,只要堵死了他可能反逆的道路,那么就能让他接下来继续老老实实待在幽城。
而且他也不可能和显定翻脸,那样就给了对方光明正大对付自己的借口了。
他思来想去之后,发现若是真如自己所推断的那样,那么现在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现在便离开这里,提前去往内层。
只是那一处裂隙一旦穿渡,那就一定是会被天夏发现的。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是想借用上宸天的门路进入内层,然后看能否寻到另一个残印,若能找到,等目印之能再有提升,他就有在内层存身下去的本事了。
而要是事机不成,那么他就借助那处裂隙从内层退了出去,换言之,这处裂隙原来是被他当做退路用的。
但现在看来是不成了。
他也是极有决断之人,觉得情势不对后,立刻付诸行动,稍作收拾了一下,意念一动,化了一具化身在原地,自己则是化一道灰雾,从幽城之中遁了出去,很快消失在了虚空之中,而这过程中没有惊动任何一人,甚至连他门下弟子也不知道。
而就在他离开不过半天之后,一驾法器飞舟远远飞来,并有一道符印自里飞了出来,越过禁制,直入幽城之中。
负责值守的弟子立刻分辨出了来人身份,赶忙向幽城深处通传,同时有几名修士不等上面命令传下,便即上前打开了禁制,将飞舟接引进来。
飞舟在泊台之上停稳了下来,随着一道灵光洒开,显定道人自里走了出来,那下令打开禁制的修士疾步上来,对他恭敬一礼,道:“上尊。”
虽然幽城各据一方,但每一个幽城之中都有显定派来的弟子和修士,这一方面补充各幽城的人力不足,一方面自就是负责监察的,当然,若是显定不曾亲自到来,那么他们在玄尊面前也就是一个摆设。
显定道人问道:“金玄尊何在?怎不见他来迎?”
那修士道:“金玄尊这些时日一直在闭关,许是还不知道外面之事,已然是派人去通传了。”
显定道人道:“好,那我便在此等着他。”
只是等了许久之后,却还是不见金郅行出来迎接,那修士道:“上尊,可需属下去再是问一声?”
显定道人淡然道:“不必了,既然他不愿来,那便我去见他吧。”
他脚下腾起一团祥云,就往幽城深处飞渡而去,不一会儿就到了主殿门口,守在这里的是金郅行的两个弟子,见他到来,忙是低头一揖,道:“上尊。”
显定道人看也没有去看他们一眼,袍袖飘摆之间,径直往大殿之内飞入进去,那两个弟子也根本不敢阻拦。
他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内殿之中,见金郅行化身此刻正坐在上方,见他进来,其人笑了一笑,站起打一个稽首,道:“原来是显定上尊来了。有礼了。”
显定道人看他一眼,道:“金玄尊,你正身何在?”
金郅行却是微笑不言。
显定道人顿时明了,他道:“金道友,你倒是颇有决断。”
金郅行笑道:“没有办法,上尊书信一至,我便知晓,若不想交出那残印,那也唯有先一步离开了。”
显定道人道:“那想是金玄尊认为,那目印之价值,远高过今时今日之地位了?”
金郅行叹道:“若可不离开,若愿离去呢?可我辈在幽城,求得就是一个无拘无束,上尊逼迫甚急,又怎让金某诚心留在此地呢?”
显定道人面无表情道:“那便祝金玄尊你一路好走了。”他语声落下,便一挥袖,上面金郅行的化身就轰然爆散成了一团灵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