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v8g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txt-第625章 攝司空閲讀-1gekq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金殿之上。
百官们都静悄悄的跪坐殿上,萧瑀不是第一个弹劾秦琅的人,甚至已经不是第一次弹劾秦琅了,可不管是萧瑀还是侯君集,又或是唐俭、郑元璹等,一个个那也都是位高权重的重臣,但还从没有人能够弹的动秦琅的。
秦三郎在皇帝心中,谁不知道那份量之重。
侯君集可是皇帝年少时的好友,在皇帝还是唐国公府嫡次子李二郎时,侯君集、许洛仁、乔轨、段雄四人就已经是皇帝的好友了,他们可是被称为莫府四旧的,这关系不是一般的铁,是李世民少年时就开始的心腹跟班,死党铁友。
当年太原起兵之初,李世民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也就这四人了。四人也基本上都一直跟在李世民身边,经历了李世民所有的战事,也只有在玄武门之变时,其余三人都被调离外放,仅让侯君集一人有机会留了下来。
而侯君集在玄武门关键时候,也没辜负李世民,他在整个事变中,承担了最隐秘最重要的一个任务,率先杀到李渊的宫殿,把李渊劫走,这是最危险也最重要的一步,李世民交给了侯君集,足见他对他的信任。
事后,李世民和侯君集等都没有宣扬过这个隐秘任务和功劳,可侯君集依然得以评为并列首功。这几年,侯君集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没打过像样的仗,却能当上宰相,掌管兵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是皇帝最信任的身边人。
就好比许洛仁等三个好友,玄武门之变时虽被调外任,可事变一结束后,许洛仁等就立即被调回京了,许洛仁还直接被授予了统领玄武门屯营兵的重任。多年来,许洛仁几人,就一直都是担任李世民心腹保镖,统带的是李世民最信任的卫队。
侯君集运气好,玄武门立了大功,所以被李世民一步步提到了兵部尚书、参预政事上来,可是他两次弹劾秦琅,都没成功,不但没弹动秦琅,上次弹劾,还被皇帝直接给留到了陇右,把参预政事衔给撸了,兵部尚书也给下了。
这种时候,萧瑀居然还敢直接弹劾秦琅,倒是让百官们佩服起来了。
但许多人都觉得,这次只怕也弹劾不动,毕竟皇帝刚才给秦琅的封赏大家也听到了,都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加兵部尚书了,更别说文武散阶都加到了顶。
正常如李靖功劳之大,如长孙无忌之心腹亲近,也都只是加到了文散阶之最的开府仪同三司,可皇帝却给秦琅授到了最高的武散阶骠骑大将军后,又给他一个开府仪同三司,这是何等宠信。
萧瑀弹劾秦琅的罪名很多,有借统兵征战之机,勾结连党。有借举荐之名,安插党羽。征讨吐谷浑,滥杀无辜。又私自瓜分财物,并趁机侵吞私占宝物,甚至还强迫凌辱吐谷浑可汗之女、名王乙弗阿豹之女,奸污之后强纳为妾。此外,还有诸如秦琅私养义子,以权谋私等等一堆罪名。
萧瑀甚至最后声色俱厉的指出,秦琅已经结了一个秦党,朝中许多人都加入了这个秦党,军中许多大将也都成为党羽······
“够了!”
李世民突然红着脸怒喝一声。
再让萧瑀说下去,估计他就要说这个秦党是太子党,甚至可能要把长孙无忌都给说进去了。
萧瑀弹劾的这些东西,李世民早就清楚,他有镇抚司、百骑司、殿中司这三大情报特务机构,岂会连这些都不知道?
事实上,没有什么能瞒的过皇帝的耳目。
但是,李世民依然很清楚,萧瑀的许多弹劾过于危言耸听了,秦琅的许多行为,虽有些越线,可并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情。
最关键的一点,李世民根本不相信秦琅有反心。
对于他来说,只要秦琅不生反逆之心,那么其它的一点小节,不算什么大事。不管是侯君集弹劾秦琅在陇右逾越严重,擅调兵马,还是私自截住州府税赋,又若是跟商人擅自借款交易,或是私分战利品等等,这些不是什么大事。
秦琅在前线筹划战事,一切为了征战方便,最后也确实打了大胜仗,那么这些小细节就用不着深究。
皇帝需要的是办事的人,而不是事事一板一眼,结果事事不成的人。
萧瑀弹劾秦琅最主要的问题是结党,可李世民也很清楚,历代朝廷都向来禁止结党营私,但党派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真正禁止的了的。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任何时候,都会有这种朋党问题,只要看到何种程度,不逾越界线,皇帝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这就好比朝堂之上,读书人肯定跟武将们尿不到一个壶去,文武天然两派。而以地域,也能分成关陇、山东、江南等等,总之这殿上群臣,按不同的分法,能分成十几个圈子,可只要他们都忠于天子,李世民就不会过于深究。
他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也有自己的秦王党。
现在秦琅虽说跟山东军功新贵们走的近些,但不能说明什么,只要他们行为没有逾界,李世民就不会深究。
萧瑀现在把这个拿出来说事,还说秦琅结秦党,暗有指太子党之意,再让他说下去,估计就要把秦琼、长孙无忌、高士廉、程咬金等都拉进去。
太子才不到十岁,能有什么太子党。
说算秦琅和长孙无忌等亲近太子,那也是李世民一手推动,是他希望看到的,他希望有这样一批忠心能干的臣子,亲近太子,培养太子。
太子是接班人,身边怎么能没有大臣保驾护航?
皇帝是制订规则的人,而规则是为皇帝服务的,李世民很透彻清楚的明白这些东西,所以当萧瑀非要拿着朝廷制度规章来弹劾秦琅时,李世民其实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只要秦琅的行为,没有触碰到皇帝的核心底线,那么以秦琅的能干,以他的功绩,李世民有那个胸怀可以宽容,因为皇帝是个自负的人,他不怕臣子的一点点越线行为,他有那个掌控力。
所以他不会过度的猜忌臣子们,也不会整天琢磨着找臣子们的茬,更不会借机,或者是载脏陷害功臣,这种事情李世民做不出来。
他很清楚自己得位不正,他需要做一位伟大的君王,既做给太上皇看,也要做给天下人看,证明他虽是得位不正,可也一样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皇帝,他要证明,他本就应当做天下。
他不会是杨广,他会做一个明君。
所以他需要更多的人帮衬,需要有能力的臣子,需要大家各司其职。
殿中安静。
萧瑀的执拗大家是清楚的,这位原本是贞观首相,可短短几年,已经三任两罢宰相了。从尚书左仆射,再到尚书右仆射,然后再到御史大夫参预朝政,两罢三拜,脾气没半点改变。
他第一次罢相,就是跟陈叔达殿上争执,最后甚至还打了起来。第二次因为霸权,跟同事们处不好关系,又因为弹劾李靖不当,被弹劾,结果又罢相。
大臣们一个个跪坐在那里,已经有人寻思着,估计萧瑀又要罢相了。
如果再罢,那萧瑀就是贞观朝三任三罢的宰相,当之无愧的第一人,秦琅秦琼长孙无忌等都不及他。
皇帝一声怒喝,结果萧瑀不但没闭嘴,反而高举笏板,继续大声的弹劾秦琅的罪行,甚至开始说皇帝处事不公,用人不当等等。
李世民越听越恼,这个事情本已经叫停,结果萧瑀却不识时务。
皇帝喊了数声停,结果萧瑀越说越起劲,叫都叫不住。
李世民起身,一脚踢翻御案,甩袖便走了。
留下满殿群臣,在那里表情各异。
第二天。
宫中传出旨意,皇帝任命萧瑀太子太傅,免去御史大夫,不再参预朝政,果然第三次罢相。
皇帝命韦挺任御史大夫,参预朝政。
随着这两道旨意下来的,还有一道旨意,是命新御史大夫韦挺,亲自赶赴陇右,全权负责调查关于萧瑀所弹劾秦琅之各项罪名。
本来大家还以为萧瑀的弹劾起到了作用,毕竟皇帝已经派人去专项调查了。
可谁知,皇帝紧接着又传出一道旨意,以秦琅摄司空,营建大明宫,与尚书右仆射高士廉、御史大夫韦挺,中书侍郎岑文本、礼部侍郎令狐德棻等刊正姓氏,编撰氏族志。
并赐绢三千匹。
旨意下达之后,人人都知道,韦挺的调查也不过是走个程序罢了。
若真要调查秦琅,这个时候肯定要收回他任兵部尚书等诏令,让秦琅在家等候调查结果,可现在不但没收回诏令,还因为重新营建大明宫,还给了一个摄司空。
用意明显。
摄,代理之意,司空,三公之一。
秦琅有个衔是太子太师,这是东宫三师之一。
三师三公,在大唐是能坐与天子论道的最尊贵的正一品官职,虽说早无实权只是荣衔,但也确实尊贵无比。
一般是不会轻授的。
裴寂曾授过司空,李世民授过太尉兼司徒,元吉授过司空。
而贞观朝,秦琼现在是太尉,长孙无忌是司徒,高士廉是司空。
至于三师,李世民尊比干为太师,这位比干可是商纣王的叔父,让这么一位远古圣人当太师,明显就是不想轻易授给臣子,因此三师的太师授给比干,太傅和太保都空置。
而司空有高士廉,皇帝却又偏授秦琅摄司空,主持营建大明宫,怎么看都显得多余没必要,秦琅之前就是负责建大明宫的,也没摄司空,不也建的好好的。
一个摄司空,暂时代理司空,却能让满朝上下都明白皇帝的心意,皇帝也确实是很了得了。
弹劾秦三郎,连罢了侯君集和萧瑀两位宰相,秦三郎屁事没有,还摄司空,这下满朝上下,无人不知秦三郎在皇帝心中的真正地位了。
无人可及!
原本还有些想借着碰瓷当红宰相秦琅,以邀名声的官员们,也都纷纷打消了那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