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t9d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諸天福運笔趣-第三百七十六章 忽悠熱推-n50on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就当林冲在一干兄弟的怂恿下,重新开始追求自家娘子的时候,梁山后勤总管柴大官人却离开了梁山水泊。
“公孙道长,某家想要学施法之术,不知道长是否可以指点一二?”
刚刚从济州有名的道观出来,柴大官人很是直接问道。
身边,就只有梁山唯一的施法人员,入云龙公孙胜。
这次出行,他打着的旗号是,视察梁山周围的营商环境。
随着梁山后营的各类作坊生产效率达到一定程度,各种商品除了能够满足梁山上下所需,还有不少余额能够送到外头出售,算是属于后勤部的正当收入。
大宋的商业经济相当发达,梁山周围州县算得上富裕,正好可以通过正常的商业活动,盘活梁山手里掌握的部分商品资源,换取梁山需要的粮草物资。
为了利益最大化,在水泊周围的城镇设立商铺很有必要。
不仅只是能够盘活梁山出产商品,同时也是一个收集情报的好地方。
梁山势大,倒也不用担心地方豪强干扰,或者想要强行吞并之类的事情,单单这些商铺每月给后勤部带来的利润,便有上万贯之巨。
这还是因为后勤营壮丁数量不足,许多来钱手段没有彻底铺开的缘故,不然此时的梁山后营,绝对富得流油。
有了大把钱财,才能雇佣众多的工匠,将后营建设得花团锦绣,叫前营一干所谓好汉眼红万分。
“建设用的银钱,都是后营工坊多余物资换来的,和山寨的缴获没什么关系,这些都有账目可查!”
面对宋江的询问,柴大官人回答得理直气壮。
宋江也没办法,总不能因为后营的弟兄做得太好,就去苛责就去抢吧?
再说了,面对铁板一块的后营,就是宋江都没辙。
随着梁山实力膨胀,柴大官人惊讶发现自身所获得的气运,也是一日多过一日。
金手指福运宝塔的第二层已经填满,甚至第三层都开始出现了气运弥漫的景象。
不仅气运迅速攀升,神魂力量也跟着有了不小涨幅。
刚开始出现在水浒世界时,他能若隐若现感应到空气中,某些十分活跃的因素。
估摸着就是天地灵气!
等到梁山实力迅速提升,最近他能清晰感应到天地灵气的存在。
他也曾尝试将天地灵气,通过神魂力量引导入体,想要转化为精纯真气。
怎么说,若是能够修炼真气的话,他要在水浒世界好好品尝一回成为先天大高手的滋味。
指不定,等回到了主世界后,还有修炼高品级内功心法的可能,提前做个尝试也不错。
可惜,原本在他的感应中,相当活跃的天地灵气,被引导入体后瞬间变得死气沉沉,根本就无法转化为真气。
尝试过多次都失败后,柴大官人不得不无奈放弃。
同时也得出结论,水浒世界无法修炼真气!
不知为何,就是以食物能量转化的内力,都无法生出。
那没什么好说的,按照原先计划学法术呗……
话说,柴大官人此时乃是梁山三大巨头之一,影响力和实力稳稳超过空筒子的晁盖,位居梁山第二。
他只守着后营的一亩三分地,基本不干涉前营的破事,地位颇为超然,掌握钱粮军械谁也不敢轻易得罪。
话说,随着青州好汉加入梁山,宋江的声势越发雄壮。
如此一来,之前跟随晁盖一同上山的好汉,就有被边缘化的迹象,而且越来越明显。
原著中,晁盖后知后觉发现了,这才有了曾头市的那一箭。
仔细盘算,晁盖真没有一个心腹兄弟,这个梁山大首领当得还没之前的都保正自在。
等晁盖完蛋,三阮,刘唐,公孙胜还有白胜彻底被边缘化。
眼下情况不同,柴大官人早早就将活阎罗阮小七调入后营,成为专业打渔头领之一,其余两位阮氏头领,自然而然向后营靠拢。
至于刘唐,属于宋江比较欣赏的莽汉类型,不管以后如何总有领军上阵的机会,谁叫他武艺不错又愿意拼命呢。
白胜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泼皮,若非早早上了梁山,而且还搭上了晁盖的线,甚至就连东京汴梁城里的张三李四都不如。
倒是公孙胜十分滑头……
早早察觉晁盖被架空,立即寻机脱身。
眼下重新回归梁山序列,却是成了梁山的小透明,专职天气预报的那种。
可梁山上下谁敢小觑?
但凡遇到斗法情节,梁山上下就只有公孙胜能够依靠。
柴大官人看上的,自然是公孙胜的法术神通!
这厮明显有师承有手段,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要借用梁山熊熊升腾的气运,总之平时装小透明,不刻意关注的话都会将其忽略。
虽然心中很有些急切,柴大官人却没有轻举妄动。
先是通过一些小事拉近关系,毕竟以往从来都没打过交道,交浅言深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很显然,公孙胜对于他的好意很是受用,稍稍表现了一丝亲近之意。
柴大官人顺杆往上爬,等梁山后营的事务走上正轨,便趁机邀请公孙胜一同在梁山水泊附近的城镇巡视。
路过道观的时候,一个不落进去上了香,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白了。
所以,离开了济州某处知名道观后,柴大官人直接道:“不知道长可否传某法术?”
公孙胜并没有露出意外神色,一边朝城外走去,一边笑吟吟反问:“大官人怎么会这等想法?”
法术神通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的,需要有极强天赋。
这一点,他就算不说,相信以柴大官人的见识应该知晓。
话说,柴大官人对道门典籍的熟悉还有理解程度,都叫公孙胜大为惊讶。
单单道门的理论知识水平,他都不一定比得上柴大官人。
柴大官人微微一笑,并没有急着解释什么,而是等两人出了城,到了某处偏僻地域后,这才猛然放开了部分神魂力量,卷动头顶一丈区域的天地灵气。
清风自来,吹在脸上说不出的舒爽,好似带着丝丝甜香。
“法力,大官人竟然有法力?”
公孙胜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咳咳,也就是神魂力量吧!”
柴大官人淡然道:“柴氏还是有些底蕴的,某从小便有修炼道门观想术,神魂力量强于常人!”
公孙胜恍然,直言道:“大官人有此基础,倒是可以学习法术神通!”
“不知道长可否传授?”
柴大官人一点都不客气,直言道:“有什么条件?”
这……
公孙胜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大官人想要学习法术神通的话,某必须向师傅禀告!”
“此乃应有之理!”
柴大官人笑道:“还请公孙道长帮帮忙,以后定不叫道长失望!”
公孙胜何等存在,立刻听出柴大官人话有深意,直接看了过来。
“道长乃是辽国道门高士,特意跑来参合大宋境内的一伙盗匪!”
柴大官人笑吟吟道:“这其中,很有些古怪啊!”
“大官人有话,请直言!”
公孙胜心神一跳,一双目光顿时变得炯炯有神,沉声道:“不知道大官人又有何见教?”
“柴氏虽然衰落,甚至被大宋官家监视居住,可还是有一些底蕴的!”
柴大官人笑得莫测高深,悠然道:“梁山实力膨胀迅猛,某家通过秘法甚至感受到了自身气运的迅猛提升!”
“大官人还懂望气之术?”
公孙胜震惊了,就是他苦修这么多年,都没能摸到望气之术的门槛,看向柴大官人的眼神全是古怪。
“略懂一二!”
柴大官人继续忽悠道:“这一时期,梁山似乎乃是一处气运汇聚之地,就是某家也卷入其中!”
说到这里,轻笑道:“可观山寨一干头领,少有干净的存在,这不由让某想到了柴氏先辈记载的一桩往事,好像是仁宗年代发生在龙虎山的事情!”
公孙胜的脸色终于变了,沉吟片刻突然拱手道:“大官人不愧天潢贵胄,果然家族底蕴深厚!”
“哈哈,不过先辈遗泽,道长过誉了!”
柴大官人笑得很是畅快,悠然道:“之所以私下和道长交流,除了想向道长学习法术神通之外,也是有一些事情和道长交流交流。”
“交流什么?”
“道长看不看好梁山的未来?”
公孙胜犹豫片刻,摇头道:“不看好!”
“为何?”
“山上的头领江湖习气太重,根本就不知道规矩的重要性,最主要的是两位大头领不和!”
“还有么?”
“某觉得招安不是什么好事,朝廷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可惜啊,随着上山的官军将领越来越多,招安之事将成为主流!”
“是啊,到时候朝廷调派山寨弟兄四处平叛灭火,也不知道最后能够剩下多少弟兄?”
“估摸着,那帮子不同军略只有一股子血勇的家伙不会有好下场!”
“大官人所言甚是,某也认为会是这么个结果!”
“所以,某家有个想法,可以让道长继续安享梁山气运,却又没有多少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