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gln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第二百九十九章 古老者VS超凡者閲讀-jlgii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小說推薦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原本的肥沃土地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翻腾的岩浆和无数晶化的玻璃,毫无疑问,这是极度高温产生的影响,因为防火女体内最强的力量是光,但作为篝火化身的她,其力量核心却永远是热。
她的一切攻击都将呈现出高温表现,灵魂激流带高温,引燃烈火带高温,阳光之枪带高温,这不是她故意为之,而是本能反应,因为是她的生命本质决定了这一切,除非她变成别的东西,否则她的力量核心永远都是热,她本人也永远都是篝火化身。
如果说刚才死亡之翼的一击打出了个小型深渊,那现在防火女的一击就打出了个伊扎里斯外加结晶洞窟,因为混沌火焰的暴走让伊扎里斯变成了岩浆海,而白龙希斯的结晶魔法也铸造了一个全是由水晶和玻璃构成的美丽洞窟。
一连释放三个顶级法术,就算防火女也累的不轻,她散去以太双翼落回地面,从裙子里掏出一支灰色的元素瓶咬掉瓶盖,扬起脖子就一阵“吨吨吨吨……”
物品:元素灰瓶!
暗灰色玻璃瓶,
能借着篝火累积原素,喝下去便能恢复专注值。
这个灰瓶能将篝火的热转冷,是与普通元素瓶截然相反的存在。
所谓的专注值,就是洛斯里克对于魔力值的另一种称呼。
当然,现实不是游戏,所谓魔力值并没有实体,而是一种概念。它泛指生物的精神状态,而元素灰瓶里蓝色的液体是液态且被冷却过后的火焰,喝下它能大幅提高饮用者的注意力和思维能力,也算是从侧面恢复了精神状态,达到了补魔的效果。
与元素灰瓶相反的还有元素瓶,那里面装的也是液态的火焰,但没有冷却,一般人喝下去与猛毒无异,只能落的肠穿肚烂的效果。但对于传过一次火,却没有烧干净的灰烬来说却是难得的补品。
灰烬是连初火都烧不干净的大型不可燃垃圾,理所当然也不会惧怕小小的液态火焰,所以元素瓶几乎就成了他们的专属物品,喝下元素瓶,灰烬们就能恢复伤势,因为元素瓶中的液态火焰是从篝火中积累而来,被烧过的灰烬是火焰的残渣,理所当然能从火焰中恢复力量。
但因为古达古老师的孜孜不倦,这个世界前来传火的灰烬无一例外的被斩杀,以至于要让防火女出手才搞定了拖堂的古老师,虽然灰烬墓地里还埋着一些大型不可燃垃圾,但防火女已经让安德烈把他们的棺材全焊死了,保证一个也跑不出来。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政治正确。
灰烬猎王,这是欧斯罗艾斯制定的传火策略,防火女登基上位,当然不可能去延续旧王的政策,像辫子国直接把大明律改成大清律的事情是不可能出现的,防火女才没有那么不要脸,而且这样做无疑也会让某些人心存幻想,属于弱智才能干出来的事。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王更是如此。防火女是新王,自然就要有新气象,甭管劳不劳民伤不伤财,也甭管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政策都必须推陈出新。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还是政治问题,更是为了昭告天下,告诉所有人过去的已经是旧黄历了,现在我防火女才是天,所有人都必须抛弃旧思想,团结在我的新思想下!
所以,灰烬猎王这个欧斯罗艾斯制定的传火策略就被理所当然的废弃了,防火女提出了新的传火策略,就是走出去,去扩张,从被动传火,变成主动传火,从烧自家人,变成烧别家人,先不管成果如何,至少精神面貌比欧斯罗艾斯时期有了大幅提高,毕竟灰烬猎王靠的是一群“死人”,那无疑是打活人们的脸。而防火女的新策略就更加人性化,更加顾全了活人们的面子,因此也受到了热烈的追捧……反正安德烈焊棺材的时候一堆人围观,那场面真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足可见魂世界苦灰烬久矣!
当然,还有一个小原因,那就是灰烬祖传手贱。游戏中他砍死艾玛,舞娘来了;他触摸洛斯里克大门,波尔多来了;他摸地下墓地的骷髅杯,沃尼尔来了;他碰环印城中的龙蛋,这回最绝,干脆世界末日直接来了。
在防火女眼中,灰烬就是一群手贱的崽种,啥都不知道你乱摸个屁啊,你当这是手机体验店呢?反正这种不安定因素必须要第一时间解决,知道你们都是传过火的英雄,但英雄就该老老实实的躺在棺材里,死而复生?想也别想!光一个美队都差点把奥黑子的头发给愁没了,听说光退休金和抚恤金就让国会跟死了亲妈一样,我们洛斯里克才不会重蹈覆辙。
英雄我们多的是,过去有很多,将来还会更多!
喝元素灰瓶的时候,防火女趁机走了个神,然后她就把喝空的瓶子随手扔到了一边。
说实话,元素瓶对于灰烬来说是补品,对于防火女也就那样。
因为元素瓶是从篝火里提取的力量,而防火女本身就是篝火的化身,她喝元素瓶跟吃自己指甲没太大区别,现在也是亏的太厉害,才喝了个元素瓶垫垫,实际上精神作用大于实际作用,跟安慰剂差不多,这也是防火女一直以来都没喝过元素瓶的原因。
“还是不给力啊,蓝天都没见涨,这下事情可大条了。”防火女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她知道刚才的攻击能打死伊戈分身,但绝对打不死伊戈,因为伊戈是星球,防火女除非能一个阳光枪射爆星球,否则她就拿伊戈完全没办法。
阳光枪能射爆星球吗?
防火女不知道葛温能不能做到,反正她做不到。
奥丁之所以能,是因为他有祖传神力,有一根盘了几千年的神枪冈格尼尔,这是时间的沉淀,而防火女的最短板的地方恰恰就是时间。
她太年轻了,既没有到达力量的巅峰时期,更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制作什么大杀器。
而奥丁和伊戈则不同,他们一个活了数万年,一个活了数千万年,前者有代代相传的祖传神力,后者也有独一无二的星球能量,这都是防火女所没有的大额筹码。
其实这就跟梭哈一样,梭哈中谁钱多谁就是爷,而宇宙中谁活得久谁就是爷。
因为活的够久,就能有足够的时间来获取力量。就好比一个刚进游戏的新手,拿什么跟开服就存在的大佬比?人家不论是经验,装备,金钱都远超新手,新手想要胜过大佬,除非这是一款重氪的垃圾游戏。
但现实不是垃圾游戏,这里没有充值的按钮,也没有内购商城,所以防火女想要战胜伊戈,从理论上来说绝不可能,因为时间是构成宇宙的基石,越是了解时间的人,就越会明白时间不可不可撼动。
比方说复联四中的时间机器只能让超级英雄们回到过去,而不能前往未来,要不然从未来找回来一百个美队,两百个钢铁侠,三百个锤哥,还不把灭霸屎都打出来。又比方说时间宝石的所有者古一,她可以看到未来,但绝不能前往未来,她的弟子卷福更差劲,看到的未来甚至连说都不能说,只能做个手势来暗示,这都充分说明了时间的特殊性。
也有人会说灭霸不是从过去来到了未来吗?
但灭霸死了。
大部分人认为他是被复联击败的,但在防火女这种神秘侧大手子眼中,击败灭霸的是时间。
宇宙允许回到过去,但不允许染指未来。谁这么做了,谁就得死,灭霸也不例外。从他踏足未来的一刹那,甭管他有多猛,哪怕最后抢到无限手套的是他,哪怕他再次打出了响指,等待他的也注定只有失败。
用魔法的话来说,就是命运天定。
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熵增不可逆。
时间就像一把尺子,它丈量了世间万物,分开了过去未来,给出了最初的矢量,为宇宙提供了前进的方向。
所以,时间正是构成眼前这个宇宙的基石,是最最不可忤逆的存在。
放在目前的战场上,就是年幼的防火女绝对不是年长的伊戈的对手,奥丁虽然不如伊戈年纪大,但他的祖传神力乃代代相传,论存在时间绝对不比伊戈少,所以他才有了战胜伊戈的可能。
防火女有祖传神力吗?
没有。
所以她才会对星爵说“帮你们争取点时间”。
因为根本不可能打的过伊戈呀,能把他杀回泉水就很了不起了好吧!
防火女这一套连招可比罗南的战锤狠多了,不止击毁了伊戈最强的分身,还直接造出来个岩浆湖。但区区岩浆湖对整个星球来说跟个青春痘也差不多,所以就听一声怒吼,一只由纯粹星球能量构成的巨大手臂冲破地表,狠狠一拳就像防火女当头砸下。
敲!
这一拳不仅力量大,而且还在同一时间动用了星球磁场束缚防火女的行动,等她挣脱了磁场,拳头也已经近在眼前,万般无奈之下防火女只能从裙子里掏出一面黑骑士盾来防御。
武器:黑骑士盾!
在世上徘徊的黑骑士的盾。
盾面上刻有深沟槽。
是过去与混沌恶魔对峙时的盾,因此整个盾被熏黑,拥有高火属性减伤率。
黑骑士曾与高大的恶魔战斗,防火女现在也在与高大的敌人战斗,所以她想也没想的就掏出了黑骑士盾,而且黑骑士盾有100%的物理防御力,也是综合属性最好的中盾。
砰的一声,能量巨拳砸在了盾牌上。
但防火女想象中的结果并没有出现,而是拳落,盾碎!
能抵挡恶魔攻击的盾牌在伊戈的攻击下不堪一击,这就是古老者的真正力量!
一个比刚才小不了多少的蘑菇云升起,又一个岩浆湖诞生了。
伊戈并没有热之力量,之所以能一拳砸出来伊戈岩浆湖,完全就是单纯的力量,高压产生了高温,高温熔化了泥土和岩石,岩浆也就因此而生了。这不是魔法,而是自然,因为自然界的岩浆本来就是如此产生的,伊戈就是星球本身,拥有一击制造岩浆的力量根本不用怀疑。
“哇!”一口鲜血从防火女口中喷出,这还是她首次被打到吐血。那血液蕴含着可怕的高温,落入岩浆之中反而让岩浆气化,腾起阵阵烟雾。
防火女从烟雾站了起来。
她是葛温艾薇雅的女儿,是太阳公主的血亲,生之力量为她带来强悍无比的体质,伊戈的巨拳或许能杂碎黑骑士盾,但绝对砸不碎她!
“失策了。”防火女抹掉嘴角的血:“这手是能量构成的,应该选择魔防更高的盾牌才对。”
“选择什么也没用,你今天必死无疑!”伊戈从地底冒出,那是一具由纯粹星球能量构成的躯体,毫无疑问,这远比刚才的熔岩巨人要强大,但这份强大的同时也带来了隐患。因为星球能量就是伊戈存在的根本,任何消减星球能量的行为都将削弱伊戈本身。身为老色批的伊戈还是个老苟,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动用这个分身的,但面对防火女这样的超凡者,他不动用这个分身还真没法一时半会搞定,而他等待许久子嗣马上就要跑了,他可没那个太平洋时间跟防火女磨洋工。
所以他拼上了老命,这一拼命,防火女立刻就相形见绌了。
灵魂激流,引燃火焰和阳光之枪再次出手,但无一例外都被星球能量挡下了。能量与能量的碰撞容不下一点花哨,强大的就胜,弱小的就败,明明白白。
防火女的三个法术在各种装备加成之下已经足以媲美战舰主炮,但在伊戈的星球能量面前还是不够看。毕竟伊戈活了多久,它的星球能量就积攒了多久,防火女杀人夺宝才几年,如果她这就能打败了伊戈,这世间还有没有王法了。
所以面对防火女的狂轰乱炸,伊戈大手一挥,什么花里胡哨的统统滚蛋。防火女对此也无可奈何,毕竟力量差距在这摆着,她的攻击肯定能对伊戈造成伤害,但强制扣一滴血也着实没啥卵用。
她毕竟是人,不是真正的战舰,如果远在八十万公里之外的联合舰队过来,一船一炮肯定能把伊戈打成灰灰,可伊戈又不傻,他懂得反击。战舰攻击强但目标也大,拉过来肯定伤亡惨重,除非他们铁了心要堆死伊戈,否则先崩溃的肯定的是联合舰队。
罗南虽然是个战狂不假,但他不是克里皇帝,他只是个高级打工仔,小事还罢了,派一支舰队去送死这种大事肯定要请示领导。女执政官虽然是一把手,但她本来就是过来打酱油的,更加不可能上去拼命,所以让舰队过来主炮洗地根本想也别想。
说实话,这种情况防火女早就料到了,在她的计划中也没指望他们,指望的是奥丁,但奥丁老爷子突然掉链子,反而让她这个奶妈冲到了前排,这就有点欺负人了。
“俏丽奶奶,有一个算一个,古老者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防火女一边吐血一边吐槽,刚才她又一次从空中被打到了地面,再次跌入了滚烫的岩浆湖,原本蓝色的乌路金战衣都被烧成了通红。她从岩浆里露出个头,就看见伊戈正往星爵的方向跑去,顿时吓了她一个机灵。
一身白装的伊戈就够难对付了,要是再让他拿到星爵那块大电池还能有好?
阻止,必须阻止,说什么都要阻止!
防火女被打的头晕目眩一时半会也飞不起来,干脆右手一伸喊道:“吃我一招七度空间!宇宙魔方,去!”
蓝汪汪的宇宙魔方嗖的一声飞了出去,眼看就要砸中伊戈的后脑,却见伊戈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突然回身一拳,砰的一声就把宇宙魔方给打飞了出去,就见一缕蓝光划破云层,直接飞到了大气层外。
防火女都看傻了,靠蛮力打飞空间?咱俩到底是谁是主角!
但危急关头也不容她多想,宇宙魔方飞了,我还有以太粒子,来来来,再吃我一招必定打结的耳机线。防火女伸出左手,大喊一声:“以太粒子,盘他!”
猩红的以太粒子喷射而出,在空中迎风便涨,化成长长的彩带,嗖的一下就缠住了伊戈的双腿。但此时的伊戈并不是刚才的熔岩巨人,他现在是纯粹星球能量,以太粒子也是能量,众所周知,能量是无法缠住能量,能量只能吞噬能量。
先是以太粒子覆盖在伊戈身上,但很快,伊戈的星球能量就反客为主,解散了人型变成了球状,猩红的以太粒子反而被蓝色的星球能量包裹,压缩,最后变成一个小球,噗一声被“吐”到了地上。
伊戈再一次化成人型,冲着防火女轻蔑的一哼,迈开两条大长腿继续向星爵的方向跑去。
防火女一阵牙疼。
说实话,伊戈的星球能量攻击力不强,她能连续被拍飞好几次就是明证。但苦就苦在这星球能量浑然一体,完全达到了无懈可击的程度。硬要说的话,伊戈就像是没学乾坤大挪移的张无忌,星球能量就是九阳神功,虽然攻击力拉胯,但是防御高的一批,完全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的最高境界,堪称宇宙级老乌龟。
防火女是真真的攻击力不足,她年纪轻轻有没有压箱底的宝物,现实也不是游戏,BOSS会可不会老老实实的跟你打,伊戈的仇恨始终牢牢锁定在星爵身上,防火女造成了成吨的伤害也没拉回来!
“跑,快跑!死亡之翼,带着他们快点跑!”防火女大喊,毕竟打不过,那就只能跑了。
星爵等人也看到了追过来的伊戈,个个吓的脸色骤变,急匆匆的往死亡之翼背上爬。
但罗南没有动。
星爵在龙背上大叫:“天啊,兄弟,你还在发什么呆,快上来,没看到那个怪物就要来了吗?”
罗南没有动也没有回头,他只说了四个字:“我来断后。”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差点让星爵泪崩。
他还没有开口,那些克里士兵先开口了。
他们无一例外的跳下龙背,走到罗南跟前说道:“我们也留下。”
罗南冷声道:“你们是在抗命!”
士兵们双手锤击胸膛说道:“我们是在追寻荣耀!指控者阁下,请允许我们与你并肩作战!”
罗南沉默了一会,同样锤击胸膛说道:“那是我的荣幸!”
士兵们笑了,他们拿起武器,结成了防线,但下一秒,伊戈袭来,看到他们嗤笑一声,从口中喷出高温的能量,瞬间就把他们灼烧殆尽。
“伊戈!”星爵看的目眦尽裂,愤怒的大叫一声,掏出双枪就要上去拼命,但却被卡魔拉死死按住了。
“冷静点,你根本不是那个怪物的对手!”
星爵大吼道:“但那些人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
新星军团的一名士官沉声说道:“那你就更不该去,别让他们的牺牲白费!巨龙,快点起飞!”
死亡之翼一声高鸣,振翅而起,但伊戈抬起胳膊猛的向他抓去,眼见就要被抓住,一抹红色突然拦住了蓝色的巨手,众人定睛看去,正是解放了以太粒子,重新拿回飞行能力的防火女!
罗斯激动无比:“陛下!”
防火女凭一己之力挡住巨手,根本多余的力气回应,咬牙说道:“快走,我来保护你们!”
她话音刚落,就觉得巨手的力量猛然一送,暗道一声不好,就见伊戈换上另一只手,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轰隆一声,地动山摇,防火女被狠狠打落地面,伊戈得意的放声大笑,然后再次向死亡之翼抓去。
但猩红又一次挡住了他的禄山之爪,防火女口角含血,再次飞了上来,无比可靠的提供着安全。
“烦人的虫子!”
伊戈这回不再用掌,而是用拳,只一拳,防火女就直接被打出了音爆,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倒飞出去,轰隆一声落在地面,直接撞塌了一座山。
“嗷!”一声龙鸣,死亡之翼发怒了,防火女是他的王,他的主人,所谓主辱臣死,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主人被攻击而无动于衷呢?
于是獠牙中开始凝聚力量,口舌中开始积攒黑暗,就见龙头一扭,黑色的光柱直接贯通天地,瞬间在伊戈胸口开了大洞,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沟壑。
但前面说了,能量是无法击溃能量的,更何况,死亡之翼的黑暗能量是被稀释到安全范围内的弱化版,就像是周芷若学的速成九阴真经,根本不是伊戈大成的九阳神功的对手。
伊戈胸口穿洞,却屁事没有,一个呼吸就恢复如常,他狞笑一声,再次伸手去抓,但毫不意外的,也再次被防火女拦下。
她的金发沾染了泥土,乌路金战衣也布满了裂痕,但滔天的战意却丝毫未见,甚至说,这所有的伤痛反而越发坚定了她的信念。
防火女一手挡住伊戈的攻击,另一只手高高举起,金色的雷电开始在天空凝聚。
伊戈大感吃惊:“你怎么还有力气?”
力气?早就没了!
现在驱动我的,是意志!
空蓝又如何,年轻又怎样,只要意志不灭,我就绝不倒下!
力量,给我凝聚!雷霆,听我号令!
因为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洛斯里克之王!
“伊戈,给我退下!”防火女大喝一声,右手猛的落下:“风暴落雷!”
漫天的雷电如雨般落下,瞬间将伊戈的身体打的四分五裂!
奇迹:风暴落雷!
古龙的同盟,无名王者的奇迹。
能唤出猛烈落雷。
过去曾是猎龙战神的他,却在余生与风暴龙成为战友。
这个奇迹正是关于他们之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