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z6s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奶爸大文豪討論-第一零一九章 過山車閲讀-or5aj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张重抬头看了看天上极速运转的过山车,他的胳膊已经被许雨涵掐了几次了,或许胳膊都被掐青了。
许雨涵有些恐高,但是让她跟胡慧芳他们一起去休息吧她又不愿意,不知道是要他们还是说想要突破一下自己。
“这也不算太刺激。”张重说道。
时间渐渐过去,排到张重他们的时候刚刚过了十二点,算起来他们在下面排了大概半个小时的队,不算长也不算短了。
他们快上车的时候,工作人员过来跟他们说,“帅哥美女们,请把你们的眼镜帽子摘掉放在柜子里面。手机如果可以的话也放到柜子里面,或者你们自己一定要保管好。口袋有拉链的可以放在口袋里面,如果没有的话,还是建议放在柜子里面,请你们一定放心,物品不会遗失的。”
张重只能把墨镜和帽子摘掉,放在了柜子里面。
芃芃也跟着取下自己的帽子。
……
刘小雨跟闺蜜看着面前的栅栏,暗叫运气不好,刚才这一波进去正好到她们两个结束了,她们还得再排上一会儿。
她也是第一次玩过山车,所以一直在听着工作人员的话,也一直盯着其他游客们看,想要了解一下流程,免得一会儿慌张。
正看着游客们去放置自己的物品的时候,刘晓雨忽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
她眉毛一挑差点叫出声来,但是又有些不敢确定,连忙戳了戳旁边的闺蜜,“茜茜,你看那是不是张重。”
“张重,哪个张重?”
肖茜茜今天是被刘晓雨硬拉来的,她倒不是不喜欢游乐场,只是不喜欢排队,特别是在这种大晴天的天气中排队。
这大中午的,她们已经排了半个多小时,她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就想睡觉。
听到刘晓雨喳喳呼呼的,她也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碰到什么熟人了。
刘晓雨撇嘴道,“还有哪个张重,就张重啊,大作家,时中学院的校长。”
肖茜茜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往前看过去。
这会儿张重他们正坐在车里调整安全带,留了一张侧脸给他们。
不过即便是侧脸也足够了,而且肖茜茜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坐在张重旁边的芃芃。
“真的是张重唉。”
她们两个的声音不算大,但是旁边排队的人也听到她们的话,纷纷在找张重在哪?
没过一会儿,张重在过山车上的事情就在小队伍中传开了。
“前面怎么闹哄哄的,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后面有人问到。
“不知道啊,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听到一点,好像是什么人也在这里。”
“我去问问……”
“听说是张重在玩过山车,就在这趟车上面。”
“怎么可能,张重过来玩这个?你说的张重是我认识的那个张重么?”
“如果你认识的那个张重是时中学院的校长,是江阳之光的话,那我说的就是你认识的张重。”
“我去,还真的是他啊,他竟然亲自来坐过山车么。”
“瞧你这话说的,这过山车不亲自来坐,难道还让人代替他坐?”
“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他这样的人物竟然也会到这样的地方来。”
“他也是人啊,而且他还有女儿,应该是陪他女儿过来的。”
过山车还没有启动,张重他们在调整安全带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底下有些动静,也就感觉到有些不妙。
不过这会儿他也想不了那么多了,车子已经在轨道上启动。
可能是故意的设计,车子在轨道上慢慢爬行的时候,会传来剧烈的、让人心生不安的响动。
咔——
咔——
咔——
略显刺耳的轮轨碰撞声,让人感觉车轮或者轨道随时都会断掉。
身体慢慢后仰,接近九十度的坡度,一开始就让人胆战心惊。
已经有人开始惊叫了。
张重转头看去,许雨涵张着嘴巴,刚才第一个惊叫的就是她。
其实张重自己也有点发虚,他不太喜欢把自己生命置于这种自己无法掌控的境地当中。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张重在心里为自己找的借口,他告诉自己,他这不是恐惧,而是对危险的应激反应。
不过虽然他的应激反应有点强烈,但是还是忍住没有出声。
看看同坐一班车的其他男生们,基本上也都没有叫的。
有的或许确实不怕,但是张重相信,他们中肯定有不少人心里其实都已经怕极了,不过为了尊严,他们没有叫出声来。
当然,一切说起来都为时过早,以为车子还没有开始真正的启动。
在接近九十度的坡上爬行了三十几米之后,车子到了一个高点。
人们原本是后仰着的,随着车子过坡顶,开始直起身来。
应该又是有意为之。
车子停在了高点没动。
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大概几秒钟之后,他们的旅途竟会正式开始。
张重瞥了一眼芃芃和许雨涵,许雨涵紧紧抓着胸前的安全杠,脸上写着两个大大的字:害怕。
至于芃芃,这丫头的表情——说不上害怕,看起来倒是有点认真。
小眉毛皱着,竟然还隐隐有一丝期待。
“芃芃,你哇——”
张重正要跟芃芃讲话,车子忽然直接下降。
急剧的失重感让张重心脏一跳,随后嘴巴就被灌进了风。
张重忽然发现,过山车不仅仅考验胆量,还非常考验身体素质,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车子在转向的时候,一股剧烈的力量拉扯着他的颈部,他只能把颈子绷得直直的生怕受伤。
好在整个过程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在张重感觉脖子快要被扯断的时候,车子渐渐趋于平稳。
排队半小时,游戏两分钟,这就是张重本次坐过山车的体验。
身旁的芃芃有些发懵,“这么快就结束了么?”
许雨涵说道,“不快了,有十分钟了吧。”
“哪有十分钟,我感觉只有一分钟。”芃芃说道,“我们可以继续坐,不下去么?”
张重摇了摇头,“不可以,别人也排了很久的队。”
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原点的位置,慢慢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