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x4d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第1138章 上火展示-91bvf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梦梦承认它的看法太过短浅了。
“要不还是直接将这个规则给改了得了。就算他还是不能够离开你,得尽忠尽职地当你一辈子暗卫,最起码他也可以结婚生子。或者为了避免因为结婚而带来风险,他也可以不结婚,但是通过人工孕育的方式拥有自己的孩子。那样的话,那个孩子就不会给你和君临带来困扰。”
“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按照凤山的说法,这个规则恐怕已经存在多年,一直以来都没有能够得到解决,不是之前的族长们没有改变的意愿,而是因为什么缘故一直悬而未解。”
老实说,凤殊不是很明白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凤家族长去更改一条甚至都不能够公之于众的规则。这又不是律法,连家规都算不上,怎么就能够拥有这么强大的约束力?
“我在想,会不会真的也和魂石有关?”
很显然,梦梦也和她想到了一块去。
“你也认为有这个可能性?”
“要不然没有道理之前的那些家伙都没有去掉这个奇怪的规则。”
“你跟着凤初一的时候难道还没有这个规则?”
“没有。要是有我不可能不知道。”
梦梦觉得这个规则真的太过不人道了,如果继承人钟情于他人,和别人结婚生子,那么继承人的首席暗卫就注定了孤独终生,不婚不育居然是忠诚的首要条件。
“凤山长得还挺俊俏的,老实说,要是他这种家伙不能够将基因传递下去的话,真的太没天理了。”
凤殊闻言哭笑不得,“你这个感慨好像是我在欺负他。这个可不是我的问题。”
“虽然不是你弄出来的规则,但是你却是这个规则的受益者。不管是不是你要求的,他都必须要为你守身如玉一辈子,你就不觉得他很凄凉吗?”
“不觉得。他既然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说明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不是说了,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没有人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只有到了最后一步,真正地从受训的人里头脱颖而出,确定为继承人的首席暗卫,才会被告知他是潜在的继承人对象。”
梦梦提醒她,她就是既得利益者没错。
“不要忘记了,一开始他就是作为七姐的潜在伴侣对象而接受培训的。就算要愧疚,也是七姐要对他感到愧疚,和我是没什么关系的。我只不过是被魂石给拖下水的倒霉蛋。
要是可以,你以为我愿意成为凤家下一任族长?族长可是需要为了整个家族负责任的。
我啊,从小就没有这种为了家族非得做点什么的大志向。一直以来我就想要成为像别的姐姐们一样的普普通通的凤家姑娘,长辈们要是能够正眼看我几眼,爹娘乐意和颜悦色地对待我甚至是抱一抱我,姐妹们要是能够和我天天一块玩,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管你以前是怎么过日子的,反正你现在是凤家继承人了。魂石选定你你要是剧烈反抗的话,凤家人难道还能够强迫你当少主不成?没听说过会有人拿枪指着你的脑袋逼迫你上任的。”
梦梦说归说,却也知道魂石确立继承人和长老确立继承人是两回事。前者毫无转圜余地,后者倒是可以灵活一些,随机应变。然而不管怎么样,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凤殊也没法反悔。
“我后来问过太爷爷,他说他也没办法。就算我不愿意,就算长老们都可怜我,可他们谁也不能违背魂石的意志。”
“什么狗屁意志?一块石头有什么意志?我看他们其实就是乐意得很。凤小七继承诸葛婉秋的意志是最合适的,当凤家在战场上的战神,未来的守界者。看她谈吐就知道,她虽然也有城府,可是心眼真不够,个性太过刚强了,宁折不弯,是不太适合做族长的。”
梦梦尽管很喜欢凤小七这种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刚烈性情,但它到底是在凤初一身边长大的,也亲眼见证了凤初一成为族长前后的人生历程,那可真的不是一路刚强就可以做好的事情。
凤殊尽管没有做过族长,但她多少也有一些阅历。尤其上一辈子的经历,使得她可以听到甚至观察到很多家族的兴衰。作为家族的掌舵者,学会各方制衡,刚柔并济,是非常非重要的。可以说,除非遇到突发情况,尤其是大战这样的意外事件,否则中庸之道是一条非常不错的道路。
“不管怎么说,一个家族最重要的还是自家子弟的实力要过硬,品行也要端正,凝聚力也要够强,只有自家做好了,外界再多的狂风暴雨,也没有办法动摇我们自身的根基。否则来点和风细雨,也能够将一个家族给连根拔起。打铁还需自身硬,这是最基本的道理。”
梦梦深以为然。
“这就和实力为尊一个道理。当你实力强到足以全方位碾压对方的时候,你说出去的任何话都可以是律法,你做的任何事都会是正义。实力不够的人,一旦被人掐住了七寸,那是死是活就真的不是自己说了算了。
说到这个,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说万一将来你改变了主意,还是给凤山一个孩子吧。
他能够被挑选出来成为凤小七的潜在对象,说明他的天赋品行足以和凤小七匹配,甚至更胜一筹。这样天生的强者,基因不能传递下去真的是太可惜了。凤家需要更多的新鲜血液,尤其是强者的基因,不能够得到繁衍的话,未来凤家会慢慢衰弱下去的。
孩子永远都是一个家族的根基和希望。”
凤殊真的不明白它为什么要将话题绕回来。
“刚才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我真的开了这道口子,我的婚姻就会被我自己亲手葬送了。君临和我都会因此万劫不复的,甚至于凤圣哲,他那个敏感的性子,说不准也会一生都怨恨我这个决定。那我还有什么家庭幸福可言?你又不是不知道家人对于我来说是多么宝贵的存在。”
“我不是说了万一吗?
举个例子,君临实力不够,将来进入内域战场,很有可能就会死在那里。凤家人保护你是义务,对君临可没有那种责任。他不能够依靠自己的实力立足的话,死了就死了,凤家可不需要负什么道义的责任,更不会为此感到愧疚或者痛心之类。
你们俩的相识过程,老实说,不可能说服凤珺他们同意你们这一场婚姻的。我敢说,在跨过五百岁那个节点之前,君临都别想得到凤珺一个好脸色。
他如果死了,是自己实力不够,咎由自取,怪不得谁。万一他真的就年纪轻轻死了,那么按照规则,你还是要和凤山结合的。哪怕到时候你宁死不从,可是婚可以不结,孩子你总是得给人家生一个的吧?你不能要求别人一退再退,自己却丝毫不妥协,这可是会犯众怒的。”
梦梦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凤殊却翻了一个白眼。
“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君临和我是精神力结印的关系。他要是死了,你觉得我能够好到哪里去?就算有你们的帮助,我侥幸不死,可我肯定会受到重创。谁还敢强求我再婚再育?凤山要是那种不知道好歹的人,不用我开口,恐怕大长老他们都会第一个饶不了他。”
“又不是君临死了立刻就让你和凤山结婚生孩子,当然会给你缓冲的时间。但是万一……”
“没有这个万一,梦梦。除了君临,我谁都看不上。”
凤殊直接把话给说死了。
梦梦瞪了她一眼,气得想要挠墙。
“你就不能务实一点?我不是在诅咒他,毕竟我和君临也没有仇怨,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他和凤山比起来,真的没有太多可比性。除了已经和你生了三个孩子之外,他还有什么胜算?
没有,和凤山比较起来,他根本就是毫无胜算。他离得太远了,实力太差了,脾气更不好,总爱和你闹别扭,说甩脸就甩脸,完全就不可能顺着你来。
凤山真的好太多了。和你是一个家族的,所以利益全方位一致。实力够强,要不也不可能成为继承人的首席暗卫。脾气看起来也不错,就算不好,肯定也不敢对你发火,甩脸闹别扭这种幼稚的把戏,他绝对不敢对你使出来。
更重要的是,凤山真的会成为你最好的伴侣,最忠实的左膀右臂,你永远都不需要担心他会背叛你,永远都不需要担心他会抛弃你。”
凤殊扶额。她现在又觉得梦梦是被凤山给洗脑了,明明之前有一段时间还总是替君临说好话的,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最有钱有权有名有实力的人,就一定是最好的伴侣吗?未必。只有合适的人才是最好的。君临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合适我,我也不需要担心他会背叛我,更不担心他会抛弃我。在放弃我之前,他一定是先放弃了他自己的命。我想象不到除了他之外我还能够和谁成为夫妻。”
凤殊说到这里,自己也愣了愣。
她是不是将君临说的太重要了?还是他真的已经重要到了这个地步?
非君不可吗?
“你说话越来越夸张了。在君临面前总是强调说不会把他当男人看,不可能喜欢上他,更不可能爱上他,在我们面前你却又总是维护他,说除了他你不会嫁给任何人。真是的,我都快要被你弄糊涂了。不明白的人还以为你现在就已经爱上了他呢,蠢货。”
梦梦被她气到口不择言。
说话总是这么模棱两可的话,真的很有可能分不清楚界限在哪里啊。这可是会出大问题的。
凤殊沉默了好半晌,才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强调,可能是因为刚才凤山袭击我,你又这样劝说,所以我受不了了吧。谁能够知道未来会变成怎么样呢?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可以预见未来。
我只是,嗯,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和另外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不管我会不会爱上他,毫无疑问他都会是我最信任的人。他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我敢在他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现我的全部,不需要任何隐瞒,不需要任何遮掩。
不是说我和他一起就是只有开心愉快了,其实和他相处的很多时间里我都特别恼火。不知道为什么,对他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非常多的负面情绪。尤其是看到他就会恨不得想要甩他一巴掌那种恼火,明白吗?”
“我当然不明白。君临明明就不是一个好选择,要不是有孩子,老实说,我百分之一百赞成你踹了他。他有什么好的?实力太弱,这一点就足够了。家太远,远到平时根本就无法联系,那还叫什么亲家?相互防卫什么的都做不到。脾气还差,对你总是想发火就发火。”
梦梦还真的觉得凤殊是在找-虐。
她却笑了起来。
“是。他可能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对其他女人都可以做到退避三舍,冷淡疏离,但看到我就总是心里冒着一团火,恨不得揍我一顿。”
“喂,你怎么还笑?他这样对你你怎么还很乐意?”
难道真的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它之前听凤初一说起过,有些夫妇是甜甜蜜蜜你侬我侬,有些夫妇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有些夫妇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总之不是冤家不聚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乐意啊,但有什么办法?我看到他也是这样,总是很容易就会被他给招惹出一团无名火来。明明对其他人我从来不会这么激动。就算是驴打滚,我好像都不会这么容易生气。”
凤殊想了想,有些愣怔。
现在想起来,她好像没怎么生过驴打滚的气。他脾气特别好,记忆力也从来没有生过她什么气。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总是在说说笑笑,就算不说话,气氛也总是很轻松愉快的。
但君临却总是惹她生气,她也总是惹他生气,他们碰到一起,不管说话不说话,彼此都很容易上火,恨不得立刻打上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