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kx1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明鹿鼎記 txt-【1072 毛帥的難言之隱】分享-nilvz

明鹿鼎記
小說推薦明鹿鼎記
“好的,金凤,爹答应你!”赵克虎不假思索道,说的很沉重。
赵克虎自然不希望这件事再被提起,非常恨毛文龙上回又出来横插一杠子。
但赵克虎见到毛文龙的时候,又没有现在这么大的仇恨,这就是赵克虎这种男人的可悲的地方,对外人狠不起来,只是最恨林小玉。
“娘,你答应我吗?以后能不能别再这样寻死觅活的了?”赵金凤问林小玉。
林小玉看了眼赵克虎,赵克虎叹口气,转开脸。
林小玉叹口气,对赵金凤道:“金凤,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娘在你面前也没脸见人了。不过娘答应你,会让你好好的出嫁的,不过,你出嫁之后,娘便在这小院子终老了,从此以后谁也不见。”
“娘,你可以随我到韦宝身边去,到了他身边,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赵金凤道。
林小玉听女儿似乎不痛恨自己,心情稍微舒服了一点点,摇头道:“那不可能的,哪里有出嫁带着娘的,这事不说了。”
赵克虎见没什么事了,痛苦的起身,脚下像是灌了铅一样往院子外面走去。
赵克虎开了院门,看了看外面,除了小翠,宝军的护卫都站的远远的,不像能听到刚才他和林小玉说的话。
“老爷。”小翠怯怯的叫了赵克虎一声。
赵克虎问道:“小翠,你刚才听见什么了吗?”
“没有没有,刚才老爷说怕人听见,我自己又怎么敢偷听,我就听见里面有点大声说要死给你看,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听见。”小翠急忙辩解道。
赵克虎点点头,还是很放心小翠的,小翠是自幼便买了放在赵金凤身边,随赵金凤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即便听见了什么,也绝对不会到处乱说。
“没有听见就好,我走了。”赵克虎继续灌了铅的脚步往外走。
小翠看赵克虎这样,非常焦心,返回大院。
此时,赵金凤和林小玉也不知道该如何互相面对,两个人背对着背,都没有话说。
小翠只能先劝赵金凤回屋休息,将两个人分开,再劝主母回屋休息。
小翠刚才自然都听见了,没想到主母还有这样的一段,她也在暗暗猜测赵金凤到底是赵克虎的女儿,还是毛文龙的女儿。
天地会统计署并没有将小翠发展成特工,因为小翠基本上都和赵金凤在一起,很少分开。
统计署的人也怕打扰了赵金凤,会惹得总裁不高兴。
但赵金凤显然是与总裁关系不一般的人,属于绝对需要监控的人物。
所以,赵金凤家住的隔壁,都是天地会统计署的特工,方便暗中监视保护。
韦宝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这才了解当年具体是什么情况。
这让韦宝暗暗好笑,没有想到赵金凤的身世还有点传奇效果。
韦宝这边知道了赵金凤家的事,没过一天,毛文龙便到了。
本来韦宝以为赵克虎会找自己说毛文龙的事情,没想到却并没有。
韦宝估计,可能赵克虎想瞒着自己这件事,毕竟,这件事一方面不光彩,另一方面,估计赵克虎怕自己知道毛文龙和赵金凤有关之后,会以为赵金凤是毛文龙的女儿。
毕竟在实力上,赵克虎没法和毛文龙相提并论。
赵克虎以前是韦宝老家的一个里长,现在是天地会的一个商号的管事,是辽西这边的商号负责人之一,虽然也有社会地位,但还是没法与毛文龙这种封疆大吏比的。
毛文龙前来,是受到了韦宝的邀请。
毛文龙并不知道韦宝找自己来的真实目的,还以为韦宝只是让自己参加他和赵金凤的喜宴呢。
这让毛文龙挺开心的,以为韦宝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是赵金凤生父的事情了?
其实韦宝是要让毛文龙从背后施压,对建奴用兵,迫使建奴接受自己开出的赔偿两千八百万两纹银,然后双方议和的条件。
虽然在正面,韦宝已经联络了察哈尔和科尔沁右翼的人过来谈一起对付建奴的事情,但正面的作用还是赶不上背面,如果毛文龙发兵,建奴将两面受敌。
韦宝在第一时间接待了毛文龙。
“恭喜韦公爷啊,为了恭贺你和金凤成亲,之前你们天地会租借辽南金州一带的租借费还剩下一百万两,我不要了,另外我再带来了十万两黄金,二百万两纹银!合计就是十万两黄金,三百万两白银,都是成色上乘的黄金和白银。”毛文龙一见到韦宝,便直爽的直接报
出了礼单。
韦宝闻言,非常感动,知道毛文龙有钱,但十万两黄金,还是成色上乘的黄金,价值是要超过三百万两白银的啊,再加上三百万两白银,人家毛文龙等于一下子拿出了六百万两白银,别说是没有曝光的,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就是别人达官贵人家的独养女儿,也
没有这么重的陪嫁的啊。
当初韦宝娶英国公张维贤的女儿,娶吴襄的女儿,他们两家合起来,也不足毛文龙出的三分之一,两家都是出了百万两纹银左右,而张美圆和吴雪霞都是家里的唯一的女孩子,都是掌上明珠啊。
“毛将军,这礼太重了吧!?而且,这么重的礼,能被人知道吗?怕有人会质疑你为什么有这么多金银吧?而且我要是收了这么重的礼,我自己恐怕也不好对外解释。”韦宝道。
“这有什么关系,都是我自己的银子,又不是偷来的,不是抢来的,他们知道我老家有多少银子?我毛家在杭州府钱塘县也是大户。”毛文龙笑道:“而且,我这是当爹的嫁闺女,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谁爱说就说去,我不怕人家说我,反正我毛文龙就这么一个闺女。

韦宝一汗,暗忖你这是不打算瞒着了?直接对我说赵金凤是你的闺女?
既然毛文龙这么说了,韦宝也没有办法装聋作哑,奇道:“毛将军,你说金凤是你的女儿?那赵掌柜呢?”
“赵克虎是养父,韦公爷,我还是叫你小宝吧?我以长辈的身份,这么叫你可以吧?”毛文龙觉得叫公爷太别扭。
韦宝笑道:“可以,你喜欢怎么叫都可以。”
“小宝啊,这本来是丢人的事情,但你马上要和金凤成亲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不会为了这点事瞧不起金凤的,是不是?”毛文龙道。
韦宝虽然知道毛文龙大概要说什么事情,却假装不知道,奇道:“我怎么会瞧不起金凤呢?什么事情,毛将军你只管说。”
虽然毛文龙叫韦宝小宝,但韦宝却依然叫对方毛将军,显然并不轻易认可毛文龙。
这让毛文龙有些不开心,暗忖老子都给了十万两黄金,三百万两白银的重礼,大明哪一件能办到?就是皇帝嫁女儿,也顶多拿出几万两银子罢了,你小子倒好,老子出了血本了,换不回来你改口叫一声爹吗?
但毛文龙也没有发作,板着脸道:“你要相信了我是金凤的亲爹,你就得改口叫我叫爹了,我知道你还不信。金凤实际上是我和金凤的娘通兼生下来的。”
韦宝听对方说的直接,听的脸都红了,没想到毛文龙会用通兼这种词汇,看来大明是真的开放。
“这,那赵克虎知道吗?金凤知道吗?”韦宝问道。
“赵克虎肯定知道,就是他自己把老婆送给我睡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毛文龙道:“金凤知不知道我就不清楚了,如果赵克虎和林小玉没有告诉金凤的话,她就不知道,这种事,我没法亲自对她说。但我这趟过来,就是要认回金凤的。”
“你认回金凤?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不但会对你的官声有很大影响,多半你的官也没法做了,另外,对金凤的名声也会有很大影响。还有,你知道吗?我如今手握重兵,权力很大,朝廷还不知道我已经完全控制了朝鲜,若是再知道你是赵金凤的亲爹,朝廷和陛下会
不会防着我们?我娶了英国公和吴襄的女儿,本来就已经引来许多非议,现在要是再娶了你毛帅的女儿,不得了啊。”韦宝说出了心里话,韦宝是既想得好处,又不想背黑锅。
毛文龙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听韦宝从毛将军改称毛帅,显然已经对自己尊重了不少,舒服了一些,“小宝,只要你相信我是金凤的亲爹,我就算不公开礼金,还是会把这十万两黄金和三百万两白银送给你当陪嫁的。我不图名声,你和金凤知道就可以了。”
“那好办,锣对锣,鼓对鼓,找金凤的娘告诉金凤,你们父女私下相认,如果你为了金凤好,为了自己好,相信能接受吧?”韦宝问道。
毛文龙想了想道:“能,只要你和金凤能认我这个爹,这事可以不说出去,说出去的确对大家都不好。”
韦宝见毛文龙这么爽快,很高兴,“这事我帮你联系了,你不用着急,等下我就偷偷去找一趟金凤家。”
因为男女成亲之前不方便见面,怕人说实话,韦宝才说偷偷的去一趟。
“我也一起去吧?”毛文龙心急的问道。
“这件事,如果是真的话,我觉得问题不大,真的假不了嘛,我觉得金凤的娘也会告诉女儿实情。”韦宝道:“你非要急于这几天吗?你想怎么样?在我金凤成亲之前,亲耳听金凤叫你一声爹?”
毛文龙点头道:“对,就这样就可以,只要你和金凤能叫我爹,别的我都不求了。”
听毛文龙这么说,韦宝决定先不说让毛文龙派兵攻打后金背后的事情了。
因为如果直接说的话,毛文龙肯定会狮子大开口。
韦宝知道,毛文龙本来全靠垄断朝鲜到大明的海贸发家致富,现在从山东开始,整个渤海湾都在自己的水师掌控之下,这一块,已经让毛文龙的水师沦为废柴。
虽然自己给了毛文龙两个朝鲜的道作为补偿,但朝鲜最北边的两个道是最穷的,混不到多少钱,毛文龙看自己发展的这么快,自然是不乐意的。
派兵攻打建奴,以毛文龙军队的战斗力,十个能换建奴一个都是可以接受的战斗消耗了。
毛文龙能拉出去打仗的,有战斗力的顶多三五万人,虽然号称是二三十万大军,其实大多数是老百姓,家丁式的兵丁,当不得正规边军的战斗力。
因为毛文龙的兵力和辽东的兵力相当,战斗力也相当,所以两边长期谁也瞧不起谁。
以祖大寿和吴襄为代表人物的辽东辽西世家将门认为毛文龙在大明之外,每年拿的军饷和粮食比他们还多,而他们是正面阻挡建奴入侵的,所以很不甘心。
而毛文龙也很不甘心,觉得自己远离大明,什么都得靠自己,多艰苦啊,加上自己是外地人,长期在敌后抗战,还得看脸色,被轻视,所以也很不甘心。
这些都造成了辽东边军和东江军不可调和的矛盾。
所以,在太平了一小段时间之后,毛文龙手下人已经蠢蠢欲动,好几次挑衅宝军。
如果不是宝军太强大,东江军害怕宝军的话,恐怕双方早就发生军事冲突了。
而且韦宝很清楚,毛文龙虽然号称几万兵马,但这些人马都是以家族式的方式管理,毛文龙加上侄子,加上一大堆干儿子干孙子这种方式,可这种土匪式的方式,怎么管几万大军?还有二三十万跟着东江军混生活的老百姓。
所以,就算是说动了毛文龙,毛文龙也没有办法像辽东边军那么听话,那么好掌控。
“行,我来想办法吧,应该问题不大。”韦宝道。
“你别不当回事,这事恐怕不容易,金凤她娘不见得肯让我认金凤。”毛文龙道。
韦宝奇道:“你自己刚才不是说你们是通兼吗?她怎么能不让金凤认你?真的假不了。”
韦宝说完,先红了脸,刚才听毛文龙说他就很别扭,自己说出来也感觉别扭。
韦宝总的来说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有道德节操的人。
虽然韦宝很喜欢西李这样的,也很喜欢赵金凤的娘这样的,甚至对客巴巴都动过微型想法,但韦宝尚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没有想过真的怎么样。
毛文龙为难了半天,才道:“是通兼不假,她也挺愿意的,否则我们那段时间不会弄那么多次。你说,一个女人若是不喜欢你,能和你睡十几次吗?”
韦宝暗忖,这还真不好说,鬼知道是不是你技术好,把人家女人搞的舒服了。
毕竟那事和感情,不说完全能分开,到底是两件事嘛。
韦宝没有说话。
毛文龙也没有管韦宝的想法,“后面我找人联络过林小玉,还想见一面,但林小玉对我很绝情,既不和我见面,也告诉我绝对不能见金凤。如果林小玉不肯认账,金凤绝不能相信我是她爹。”
韦宝哦了一声,暗忖,就这样?
那你怎么好意思说是和林小玉通兼?
韦宝若不是因为牵扯大很大的利益,真的不想去管赵克虎、毛文龙和林小玉这点破事。
但现在韦宝是向着毛文龙的,很想帮毛文龙做成这件事,这对于自己有很多好处。
“毛帅,大概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你安心等消息吧,我相信我能有办法的。”韦宝道。
毛文龙看着韦宝:“小宝,只要你能帮爹办成这件事,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无二话,我到了这个年纪,也不可能再动什么传宗接代的想法了,就算还有这个想法,找个女人容易,再等一个孩子长大,我已经多大年纪了,所以,以后能不能享天伦之乐,全靠你了,全靠金凤了,等你们生了孩子,能喊我一声外老,我此生无憾。”
韦宝听毛文龙说的动情,能体会毛文龙的心意,但韦宝却暗忖,你还是想一想,等崇祯上台之后,估计袁崇焕这个牛皮大王还是有机会上台的,到时候,你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袁崇焕的明枪暗箭都是问题。
站在韦宝的角度,如果毛文龙成了自己的岳父,自己说什么也得拼一拼救下毛文龙。
可如果历史真的是无法逆转的,自己也就没办法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毛帅,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力!”韦宝笑道。
毛文龙点了点头,在韦宝的肩膀上拍了拍:“爹是真的高兴啊,你本事大,才不到一年的功夫,你就成了陛下跟前最大的红人了,还能让陛下亲自来给你主婚。要不是陛下亲自给你主婚,本来我心里还有气呢,你为什么不先娶我们金凤,你不是最先认识金凤的吗?你先娶英国公的女儿,我都没话说,比较英国公府在大明实力太强,但我毛文龙的女儿,哪一点不如他吴襄的女儿?”
“这话说起来话就长了。我是被皇帝下旨,不得不先娶英国公府的女儿,然后我就想,吴雪霞在身边,干脆一起娶了得了。反正做不了第一,金凤是第二还是第三,都关系不大了。”韦宝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