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96b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欺世盜國 愛下-第七百十四章 心思各異選大將鑒賞-2unf4

欺世盜國
小說推薦欺世盜國
十二月癸未,陈佑召集两府宰相、参政于都堂议事。
这一次都堂议事的主要内容是天子大婚。
皇后人选已经定下,乃是大同军节度使、云中置制使宋延渥之女。
陈佑的立场早已表明:不插手皇后人选。
因此众人到齐坐好,他直接就说只要没有特别重要的原因,人选就这么定下不变了。
也没什么好说的,宗正少卿将宋氏女和宋延渥的情况介绍一遍,找不出什么问题,就这么决定。
皇帝大婚自有一套礼仪规范,这些事依然是交给礼部、太常和宗正去负责。宗正卿宁郡王等闲不离宗正寺,就令官职最高的礼部尚书孙宣怀负责协调有司。
此事还没完,继续讨论宋延渥该如何对待。
身为国丈,是不是需要加封?是不是应该调回京城?
加封的话,勋爵散官加到哪一级?调回京的话,调任什么职位比较合适?
讨论了有一炷香时间,只确定了前两个问题:要加封,应该调回京城。
至于加到什么程度,回京干什么,交给有司讨论研究,宰相们暂且不考虑那么多。
于是,议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大同节度使继任者的选择上。
云中置制使司辖云、应、蔚、寰、朔五州禁军,同范阳置制使司一起直面契丹兵马。
这几年就数大同、卢龙两处与契丹交战最多,立功将校数量仅次于岭南,但质量,也就是级别比岭南高。
卢龙节度使、范阳置制使王江因为一次大败被削弱,宋延渥这边也得针对一下。
不知道天子选择宋延渥的女儿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但两府显然是要趁此机会把宋延渥调离云州,打散尚未彻底成型的军功利益集体。
这么一个容易立功、方便培植羽翼的位置,谁都想拿到自己人手里。
白崇文当先开口:“我这边有几个人选,说出来供诸位相公选择。”
得到陈佑的允许,他一一介绍。
开封府兵马都监、宣武节度使皇甫楠,银州刺史、银绥置制使潘美,府州刺史、振武节度使、胜州置制使折德扆,以及朔方节度使、西凉置制使石守信。
四个人,前两个都能算陈佑门下,折德扆也同陈佑关系较近,也就一个石守信与陈佑有点距离。
“不妥!”
王彦川立刻反对。
他神色淡然地看着陈佑:“皇甫楠四人,皆是地方大员,调动起来颇为复杂。宋延渥总归是要调入京中,我以为最好还是从京中挑一个合适的将领与其调换来得好。”
不等陈佑说话,魏仁浦直接开口:“宋延渥调到开封也不是不行。”
王彦川瞥了魏仁浦一眼,没有接话茬,而是问巴宁泰:“庆安兄以为如何?”
巴宁泰呵呵一笑,说出自己的看法:“松岭所言不无道理,道济之议也是事实。不过都堂议事嘛,就是要多讨论讨论,每个人都发言。”
说着,他看向简宏彦:“立贤你来说一说吧。”
一个推一个,都想把别人当成抓手。
好在简宏彦没有继续往下推,他稍一沉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认为近卫司李克榕适合去云州。”
王彦川先是皱眉,随即欣然点头:“立贤这么一说,仔细一想,李克榕的确是最适合的。”
他把李克榕好一通夸,放给外人看,指不定会以为李克榕是站在他王彦川这边的!
“让宋延渥掌握禁军?王相未免有些太过放心宋延渥了!”
白崇文毫不客气地表示反对。
王彦川冷笑一声:“怎么,官家都要立宋氏女为皇后,你竟然还信不过宋延渥?”
再说下去就是扣帽子了。
陈佑轻咳一声,打断几人的争论:“左右还有一段时间,不急着定下来,此事容后再议。”
所谓再议,不过是把矛盾掩盖下去,让大家私下联络勾兑,不至于赤裸裸地暴露出两府不和的现象。
这一次都堂议事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王彦川的言行举止,有一种刻意在针对陈佑的感觉。
“王松岭看来对平章颇为不满啊!”
首相书厅里,魏仁浦感慨出声。
陈佑点头道:“嗯,毕竟你一下子越过他成为史馆相,他有不满实属正常。”
如果按照资历来定,窦少华致仕之后,应该是王彦川升为史馆相,魏仁浦初入政事堂为集贤相。
可是这一次王彦川没动,魏仁浦直接就当了史馆相。
名分问题事关权力大小,估计这件事对王彦川的刺激不小。
魏仁浦对此心知肚明,故而不再多言,转而问道:“平章准备叫谁过去?”
“潘仲询、皇甫志坚都行。”
陈佑说着,突然问道:“边军将校调查得如何了?渤海丁骁那边怎样?”
“已经安排下去,估摸着要到年初才能有反馈。”
魏仁浦回答之后,稍稍犹豫,然后问道:“平章是准备再给丁骁一个机会?”
“嗯,你看看哪个位置合适,我去信告知丁骁。”
话说出口,他抿嘴皱眉顿了顿,然后才道:“是生是死,看他如何抉择了。”
“行。”
魏仁浦点头应下,随即又道:“那王松岭这边……”
“我会找他谈谈。”
……
“启禀陛下,臣自史馆抄录了今日都堂议事的记录。”
同明殿内,何德彦恭敬地将一份奏章递给宦官。
赵德昭从宦官手里接过奏章,没有翻开,而是问何德彦:“今日都堂都说了什么?”
议事记录十分相席,何德彦自不敢隐瞒编造,老老实实将一干重点仔细说出。
当他说到王彦川提议李克榕去云州、宋延渥接掌近卫司,赵德昭的眉头肉眼可见地皱起来。
等白崇文反对、陈佑宣布暂时搁置的消息说出来,赵德昭脸上浮现出疑惑地神色。
显然一时半会他有些搞不清楚这些人现在都是什么立场。
毕竟都是宰相,除了一些根本的利益和自身学术信仰,立场改换是常有的事。
赵德昭不清楚,但何德彦清楚!
他介绍完都堂议事的内容,见天子有些疑惑,不等天子发问,赶忙解释各人的立场和所提意见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