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ymb精彩絕倫的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討論-第047章 切磋切磋閲讀-8zd0b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青莲乡地阶斩妖师李太白,考题《不动如山》应答无误。”
“青莲乡地阶斩妖师李太白,考题《力拔山河》应答无误”
北楼城墙上,傅千荷语气中满是不甘与困惑道。
不甘,自然是不甘心让李白就这么通过这几道题的考测,因为这四道题是洛阳真武司唯一能插手的几道题。
而困惑,则是源自于李白的修为。
她原以为,只要限制住了李白的术法攻击手段,就能够让他束手无法,但没想到他一身横练功夫居然已经强悍到胜过楼兰国巨力士龙奎的地步。
“现在只能靠刀圣您了。”
想到这里她不经意地转头看了眼坐在明皇身旁的刀圣。
作为同一条线上的蚂蚱,在见识过方才李白的实力之后,她相信刀圣比自己更加清楚,如果这李白出现在天师会上,会对自己这一方造成的冲击。
不过刀圣此时依旧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神色没有任何一变,似乎压根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相比起明皇这一侧看台之上的矜持,东西两侧看台上的民众便没有那么多顾虑,再因为李白此次战胜的是外邦高手,一个个不约而同地站立起身,开始为李白欢呼喝彩。
楼兰巨力士龙奎败得如此之快,其实在场众人谁都没有想到,即便是青玄贺知章,他们心中最好的预期也不过只是达成平手。
“均哥儿。”
摩诘这时忽然起身。
“诘哥儿,你这是?”
张均一脸困惑地站起身来。
“我回去了。”
摩诘淡淡道。
“这就回去?”
张均很是不解。
“接下来或许能看到刀神跟剑圣亲自出手,这时候回去岂不是错过了?”
他接着道。
“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再看下去有害无益。”
摩诘摇了摇头。
“接下来,我不会继续停在藏剑渊第十三层了,我会继续往下。”
他接着道。
听他这么一说,张均心头一惊,然后神色但这几分慌乱道:
“摩诘,你可千万别做傻事!”
“我没有傻,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自以为是地停在十三层,才是我做过的最傻最愚蠢的一件事。”
摩诘一面走下看台,一面头也不回毅然决然地道。
“看来这李太白已经成了摩诘的心魔,继续让他在这里看下去,的确有害无益,但藏剑渊十三层以下的区域,那可是只有剑神才踏足过的区域……”
张均内心复杂地看着摩诘的背影。
他自然不想摩诘如此涉险,但现实情况确实告诉他,如果不涉险,摩诘可能永远都追赶不上李白的脚步。
“既然这是他的选择,作为朋友,也只能在背后支持了。”
随着摩诘身形从看台上消失,张均忽然长叹了一口气。
“青莲乡斩妖师李太白,已通过洛阳真武司及长安真武司全部考验,最后三体还请剑神、刀圣前辈跟陛下亲自赐题。”
这时,长安真武司贺馆主贺知章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而随着他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明皇的位置。
面对一众人投来的视线,明皇只是爽朗地“呵呵”一笑,然后便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剑神:“裴老,你先来吧。”
“遵命。”
裴剑神没有多说什么,微微颔首,随即起身走向贺知章站立的位置。
“青玄兄,收了个好徒儿啊。”
不过来走过青玄尊者身旁是,他忽然停下脚步,眯眼笑看向青玄尊者。
“听说你有一名弟子,已经进到了藏剑渊第十三层?”
青玄没有回答而是笑着反问道。
“今日之后,应当不止十三层了。”
裴剑神依旧眯眼笑着。
“啧啧啧……你还真的下得去手啊。”
青玄咋舌。
“这算什么?你我当年所承受之苦,远胜今日百倍。”
裴剑神笑着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说道。
青玄尊者闻言先是一愣,继而眉头拧起,心中暗骂道:
“这老不死的,不会是准备使什么坏吧?”
……
“有劳裴老了。”
城楼中央,贺知章对裴剑神微微躬身。
“哪里,哪里,你们幸苦了才是。”
裴剑神随和地摆了摆手,随后将目光看向了校场下方的李白,接着眯眼笑道:
“坐得太久,是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听到这话,贺知章浑身打了个激灵,知觉告诉他接下来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嗖!——”
但等他抬起头来时,裴剑神的身形已然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人已经下到校场之中。
自有天师令大考以来,这是裴剑神第一次主动下到校场内,之前有几次甚至压根都没过来。
“裴老我们可是自己人,用不着这么狠吧?!”
贺知章慌了,一把上前来到城墙边,将目光向校场之中看去。
“轰!——”
随着一道气浪翻涌,裴剑神从天而降,出现在了校场之中。
这一幕看得天师李颀跟千牛卫崔珣目瞪口呆,就连一旁的傅绫罗跟阿史那也没想到裴剑神会亲自上场。
“你不是裴老头是自己人吗?”
崔珣一脸神情戏谑地看向一旁神色复杂的李颀。
“我哪知道这帮老家伙究竟在玩什么?”
李颀一脸无奈道。
“裴剑神居然下场了?!”
“他难道是准备亲自出手?”
“裴剑神以前都没出手过吗?”
“当然没有,以前剑神刀圣就是个摆设,有时候都不会到场的!”
校场四周看台之上,在看到裴剑神亲自下场之后,一时间也是喧哗声四起。
“李太白是吧?”
裴剑神自然不会理会这些议论声,他依旧是笑眯眯地看向李白。
“晚辈李太白,拜见剑神老前辈。”
李白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光从这人畜无害的笑容上看,李白很难想象眼前这个老人,就是那个传说中曾一人一剑杀的吐蕃老秃驴门不敢过江的老怪物。
他试图用神魂查探对方修为,但老头的周身跟之前女妖皇一样都缠绕着一重浓重的灰雾,完全阻止了神魂的进入。
尝试几次无果之后,他选择了放弃。
“无须多礼。”
裴剑神笑眯眯地摆了摆手。
“你先前那一剑,我看了很喜欢,所以想来亲眼瞧瞧。”
他接着语气温和地道。
“让剑神老前辈见笑了。”
李白再次拱了拱手。
相比起其他人,他对裴剑神的出现,心中更多的是惊喜跟期待。
对他来说,与大唐最强者交手,既能开阔眼界,又能极大提升功法熟练度,一举两得。
“如果我说,我想亲自与你切磋切磋,你不会介意吧?”
裴剑神笑眯眯地看向李白询问道。
他说话时,就如一个普通老头那般,佝偻着身子双手靠在背后。
而此话一出,周遭看台再次一阵哗然。
五圣神州公然剑术最强者,主动提出想跟一名年纪不满十八岁的后辈“切磋”,这在他们听来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贺知章更是有些头晕目眩,千算万算,他如何也想不到,李白的天师令大考会栽在自己人手中。
“不对,事情还没到无法回转的地步,只要太白不答应,以裴剑神的身份地位,是绝对不会再为难一位后背的!”
想到这一点之后,他心头忽然一松,只觉得事情还有转机。
“求之不得。”
他刚想着该如何暗示李白拒绝,却不想校场上传来了李白略带兴奋的声音。
“疯了疯了,这一老一少,全都疯了!”
贺知章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