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ou4精品都市言情 我老婆是大明星笔趣-第六百一十九章 食言而肥分享-0i2iw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清晨。
陈然睡到了自然醒。
因为枝枝要去参加好声音演唱会,所以他昨天回了家。
他一把拉开被子起床,用力伸了个懒腰。
“舒服。”
这种日子虽然咸鱼,可偶尔咸鱼一下也挺舒服。
成天做节目绷紧脑袋,也得放松一下,不然二十多岁的年龄头发秃了脸皮还绷不住,那不造孽吗。
已经九点过了,但是今天宋慧没去便利店,见到陈然出来,她老人家稍稍皱眉道:“枝枝是去参加好声音的演唱会了?”
“是啊,之前说要准备巡回演唱会,这才第一场呢。”
陈然一边说着,一边去刷牙。
“还巡回演唱会?”
宋慧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其实也就是几个城市,不多。”陈然含糊的说道:“妈你怎么知道的?”
“你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儿子你怎么想的,枝枝现在特殊情况,怎么还要参加演唱会?”宋慧问道。
陈然手当时就顿了一下,他都忘了这茬,忙吐出嘴里的泡沫道:“没事没事,枝枝只是唱歌,就跟咱们平时说话大声点是一样的。”
“怎么就没事了,现在才刚有了宝宝,是最脆弱的时候,连路都要少走,就得在家里,这去又唱又跳的……”后面的不吉利,宋慧没说,但是担忧全写在脸上。
異世無冕邪皇
“枝枝她只是唱歌,不跳舞。”陈然顺口说着。
真的,张繁枝虽然有练舞,可大部分时候在舞台上都不跳,说起来当初陈然还疑惑她这舞练来有什么用。
“不跳舞那也危险啊,要不就让她参加这次,下一场就别去了,太危险了,刚才云姐给我说的时候也很担心,这样下去不是事儿。”
说到这儿陈然才明白原来是云姨打了电话过来,估计知道张繁枝是去参加演唱会,劝不动了才打了电话过来诉苦。
要真是怀孕了,陈然肯定不让张繁枝去,可怀孕是假的,要怎么解释?
陈然只能说道:“枝枝又不是笨蛋,她自己肯定会注意,而且不管去哪儿都有人跟着,不会让她有事情,何况也没你说的这么脆弱,我记得以前你还经常给我说,你怀着我的时候还去上班,偶尔还做重活……”
宋慧道:“这能一样吗,我们那是做重活做习惯了,哪像你们现在一样。”
“放心吧妈,要是不妥当,我也不会让枝枝去,你得相信你儿子,我这些年也没做过什么傻事对吧?”
陈然半哄半骗的才让老妈放心,随便吃了点东西,打算出去走走。
跟家里要被盘问,正好这几天需要锻炼一下。
一路小跑,围着小湖跑了几圈,额头都见汗了,陈然这才回家。
刚冲了汗出来,就见着妹妹也在。
“今天没去公司?”
陈然擦着头发问道。
拿了新歌以后她可是家都不顾,天天在公司学习。
陈瑶说道:“去公司没什么事,在家里练歌就好。”
“最近还直播没?”
“偶尔有,但是很少。”
“你直播的时候得注意一下,最好是在公司直播,好歹是公众人物,要是说错话被人断章取义就不好了。”陈然叮嘱一番。
陈瑶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随后她问道:“哥,你们结婚后要搬出去吗?”
盛世茶都 鹰神
陈然点了点头道:“肯定要搬出去,在家里也不方便,这房子当初就是给爸妈和你住的,要是枝枝也一起就有点挤了。”
陈瑶鼻子皱了皱,哦了一声,显然情绪有点不好。
就说平时吧,陈然大部分时间都在忙,可偶尔还是回家的,毕竟这是他家,如果结婚跟希云姐有了自己家,这边就很少来了。
之前没想过,可现在一想陈瑶心情还是有那么一丢惆怅。
“怎么了?”陈然感觉妹妹心情不好。
陈瑶摇头道:“没什么,琢磨新歌呢。”
陈然狐疑的看她一眼,“真的?”
这样子可不像。
他正要说话,电话响起来了,上面写着竟然是谢坤打过来的。
陈然脑袋里一转,难不成是谢导又有新电影开拍,找自己写歌来了?
跟陈瑶示意一下,便去了卧室接电话。
陈瑶看着哥哥离开,眉头拧巴了几下,现在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理解当初张闹闹的心情了。
想到张如意,她眉头突然松开来,直接在手机上发了条消息过去,“闹闹,你说希云姐和我哥结婚以后,还会不会回家?”
那边顿了好一会儿,发过来几个省略号,而后加了一个‘刀口舔血’的表情包。
陈瑶一看,知道张如意心情被影响到了,顿时心情舒服多了。
有时候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
“谢导,这是有新电影了?”
陈然开口笑道。
要是能选出合适的歌,他不介意给谢坤的新电影。
现在不是为了钱,可能够看到更多的经典重现在这个世界,心里也舒坦不是。
谢坤说道:“别提了,最近找不到合适的剧本,这不,现在打电话给陈老师来了。”
陈然稍微惊讶,这谢坤之前的电影可是保持一年一部的速度,而且每一部的票房都不差。
就说今年吧,《分手仪式》的票房接近三十个亿。
对于这种类型片来说,可是十分夸张的。
嶽小釵 臥龍生
谢坤导演完全不缺剧本才是。
他自己找不到,自然会有大把的资本将剧本送上来找他拍。
大概是知道陈然不信,谢坤说道:“陈老师节目结束了吧?”
“结束了,刚忙完,最近在休息。”陈然照实了说。
谢坤顿时道:“那感情好,我就在临市,咱们见面聊聊?”
人家谢导邀请,陈然左右也无事,自然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陈然才反应过来。
谢坤之前好像就跟他提过,想从他这儿找个创意,人家这找不到剧本,所以直接过来找他了?
当初陈然推脱自己挺忙,可现在没得推脱了。
陈然挠了挠头,这事情整的,真给写个剧本?
可他不会啊!
远的不说,光是剧本格式他都不知道。
不管怎么样,先去跟谢导见一面再说。
……
餐厅。
陈然见到了几个月没见的谢坤。
呆王溺愛萌妃不乖
“谢导,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陈老师请坐。”
两人握了握手,虽然见面时间不多,可是神交已久,老熟人了。
谢坤看着陈然,都有点失神。
这人怎么还能越长越帅的。
大概是之前还有点青春浮华,现在变得沉淀了许多。
人一旦有了沉淀,就会变得多一些味道。
陈然本来长得好,再加些味道更是显得迷人。
你说这样的人,咋就不出道呢?
片刻后,谢坤回过神,他可不是冲着陈然这幅好皮囊过来的,而是内在。
听起来挺装的一句话对不,可确实是这样。
就光陈然这个人,他的才华和内在,比这幅好皮囊还要吸引人。
这一点不光是综艺圈,恐怕是乐坛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寒暄几句,聊了节目。
谢坤把陈然好好夸奖了一通,节目他全家都爱看,无论老少。
陈然谦虚一通,又谈及这次谢坤来临市的原因。
谢坤说道:“我这次来临市,是特意来找陈老师的。”
陈然有点惊讶,都感觉谢导这是在客套。
试探的问道:“因为剧本?”
谢坤点头。
“我看过不少剧本,都是乏善可陈,大部分是换汤不换药,提不起什么心思。”
自从票房丰收以后,谢导也承认自己眼光有点变了。
虽然骨子里面有文艺因子,可在拍了这几部片子后也回不去,但一般的商业片他也不喜欢。
首先这剧本得对味,那才能有好作品出来。
光是看那些新瓶装旧酒的东西,确实没想法,连续找了几个月都没上心的,想起了陈然,这才上门来了。
谢导解释一遍后笑道:“当初陈老师在做节目,一直不敢打扰,正巧现在有时间,特意来找陈老师聊聊天。”
陈然心想你这可不只是想聊聊天啊。
关键他不是编剧啊,怎么还特意来找他了。
陈然话里话外推脱一下,可人谢导不介意,反正就是想看看陈然的创意。
想想也是,陈然不是作家,也不是个编剧,你指望他拿一本现成的剧本不现实,可他就看上陈然的创意。
不管是穿越时空的爱恋,还是之前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这些题材都挺有意思,只要有题材,他们有的是编剧帮忙完善。
听到陈然一再说自己不专业,谢导甚至提了建议:“张希云老师的妹妹不就是编剧吗,正巧他们剧组忙完了,陈老师请她帮帮忙。”
陈然也没再拒绝,当初就说闲暇时间可以试试看,他现在就闲着。
而且这不仅是单纯帮谢坤,甚至对张如意来说也是个机会。
锁链 冰雪柔情
……
飞机上,张如意有点气呼呼的。
世家狂少 撒旦的配角
“瑶瑶这家伙,我见面了皮都要给她扒一层,哪有这么气人的?!”
这两天陈瑶不知道发什么疯,时不时说她会多个嫂嫂,不知道以后怎么跟嫂嫂相处啥的。
张如意又不是傻子,虽然马虎一点,可女孩子心思总是敏感,肯定知道这家伙故意气自己,就打算今天回来给她好看。
飞机降落,张如意啥都听不见了,用力咽了咽口水,这才感觉好一些。
在摸行李箱的时候,又差点被砸了脑袋,好在空姐帮忙这才取了下来,这让她心里更难受了几分。
要不是飞机方便,她还真是讨厌坐飞机。
等到出去的时候,她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人。
张如意心里稍微失落,明明都给陈瑶说了,这家伙都不来接人?
哇,这才离开多久啊。
九陰九陽
真就是塑料姐妹花?
张如意心里嘀嘀咕咕的,拉着行李箱往外面走,还有点小委屈。
陈瑶每次去她那边她都去接机,结果到这儿就看不见陈瑶,那委屈肯定有了。
虽然知道陈瑶当明星的肯定会比较忙,可好歹说一下对吧。
她气的胃疼,打算哪怕是见到陈瑶也不给她说话。
至少两天!
心里这念头刚转过,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
张如意正在气头上来着,满腔怒火正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有人敢在背后拍她,简直让她火冒三丈,猛地一下子转头,如果对方不认识,那她就让对方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泼妇’。
可这转过去之后,所有怒火突然消失了,眼睛瞪了一下,然后就‘哇’的一声抱着对方,喊着“瑶瑶!”
那样儿可是够委屈的。
戴着口罩的陈瑶有点手足无措,跟旁边的柳夭夭对视一眼,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这闹闹怎么突然还哭上了?!
……
车上。
张如意鼓着眼睛不跟陈瑶说话。
陈瑶用手戳了戳她,然后啪的一下手被拍开了。
醉夢仙俠傳 朔方冰河
陈瑶纳闷道:“闹闹你这是怎么了?”
“哼哼。”张如意哼哼两声。
妾道 慵懶的淑女
颇有种你自己想的意思。
陈瑶哪里知道她想什么,就感觉满头雾水,刚才在机场又哭又笑,到了车上就开始生气了,这满满怨妇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不会是这两天故意刺激她刺激的有点狠了吧?
仔细想想那也不至于吧,张如意她也不是这么脆弱的人。
陈瑶弱弱的问道:“你亲戚来了?”
情绪波动这么大,只有特殊时候才会出现吧?
但是也不对啊,张如意亲戚她记得清楚,周期二十九天,至少还有十天才是,不可能这么早。
迷迭 藤萍
张如意扭头过去,还别说,跟她姐生气的时候是有几分像。
其实她也没生气,主要是拉不下面子,你想想,之前心里才说至少两天不跟陈瑶说话,结果一见面扑人家身上哼哼唧唧,她都觉得不好意思。
不说两天,至少回家前不跟她说话,那也是正常的吧?
陈瑶瞅着她这样,干咳一声说道:“本来我还有件好事儿跟你说,但是你心情不好,那咱们改天再说好了。”
张如意心里好奇的要死,可是一直告诉自己按捺住,食言而肥,刚才食言一次了,再来一次那她不得胖成啥样。
陈瑶稍微诧异,这家伙还挺硬气,她又说道:“我昨天听我哥跟人打了电话,好像是有新创意,要写成个电影剧本什么的,本来打算找你的,可现在你心情不好,看来我得跟我哥说一声,让他另请高明好了!”
啥?姐夫的新创意,还要写成电影剧本?
张如意急了,忙说道:“胡说,谁说我心情不好了?!”
陈瑶撇嘴,还以为你就不说话了!
张如意可管不了这么多,八号当铺她在写,可新书还眼巴巴等着跟陈然讨论,现在听说陈瑶新创意,哪里还忍得住。
不就是食言而肥嘛,胖就胖了。
减肥就是痛苦一段时间罢了,要是错过一个新创意,那得是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