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xvs人氣言情小說 我是佐助討論-第962章 史塔克看書-hbrua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时钟塔内部的争权夺利,阴谋诡计可是防不胜防的,在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自然有很多人追捧了,比如说肯尼斯和索拉的联姻就是如此,但是在你落魄的时候,时钟塔内部绝对都是落井下石,而不是雪中送炭。
说实话,埃尔梅罗二世能够牢牢守住君主的名号十年,确实非常的了不起,莱妮丝这边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未必可以熬到成年接受君主的位置。
毕竟如果一个君主家族被除名了,自然需要另一个家族顶上去了,这对于那些不是十二君主的魔术师家族吸引力可是非常大的。
肯尼斯作为时钟塔的君主之一,自然是明白这种情况的。



-稍后替换-




c妈梅地亚在第五次圣杯战争,能够占据那么大的优势,不是没有道理的。
第五次圣杯战争,虽然看起来像是过家家一样,但是实际上,如果亲自参与进去,就会发现,远坂凛,人民教师他们几个御主是真的猛,四战的时候,每一个一个御主敢对从者,但是五战,御主打从者是家常便饭。
随后佐助就不管卫宫切嗣等人怎么想,让兰斯特洛把柳洞寺内的人转移走,就故技重施,依旧用妖精之球封住了整个柳洞寺。
血源之罪
腹黑谋妃
“这是什么东西。”看着空中的圣杯不停的向着下方流着血红色的液体,远坂时臣和爱丽丝菲尔,卫宫切嗣等人的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
流出这么诡异的东西,怎么看都不能是实现一切愿望的万能许愿机,幸亏此时只死了两个从者,爱丽丝菲尔也没有死,安哥拉曼纽没有机会出现。
“这就是复仇者,说起来,造成这个结果的还是第三次圣杯战争的时候,爱因兹贝伦家族为了胜利违规召唤的原因。”佐助说着就把复仇者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是自己家族的上一辈造成的结果,爱丽丝菲尔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远坂时臣那边则是一脸的郁闷。
此时妖精之球内部的柳洞寺,已经四处着火,大量的黑泥在流动,不过因为妖精之球在,并没有有黑泥出现在外面。
“天照。”佐助直接出现在妖精之球内部,一个天照,把空中的圣杯给烧毁了,至于下方的黑泥,就算不处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自动消散的。
最強仙魔 秋楓壹指
剑傲干坤
“等等圣杯毁了,从者怎么办?”索拉一脸紧张的开口问道,对于索拉来说,圣杯什么的无所谓,迪尔姆德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要看从者和你们自己了,从者如果想要离开的话,御主直接断了魔力供给就可以了,如果想要留下,只要一直有魔力供给就可以继续存在了。”
圣杯系统只是起到一个召唤的作用而已,事实上如果有足够的魔力,把从者带离开这个世界都可以。
美漫之亞魔卓裝甲 迷途陌客
“我明白了。”听到佐助的话语之后,索拉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了,对于索拉,佐助没有好感,也没有什么恶感,至于她对肯尼斯做的事情,魔术师里面又有几个正常人。
说起来索拉性格比起绝大部分魔术师来说,已经好很多了。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各位该解散了。”至于选择留下来的英灵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这点完全是小事,毕竟在场的都是英雄,不是蓝胡子那种英灵。
信仰造神 數據之心
不过他们这边是结束了,远坂时臣和言峰璃正那边却开始忙碌起来了,一晚上毁了两个冬木市著名的地方,在明天之前,必须想出一个好借口才行。
还有之前的未远川河大战海魔的事情,都是需要善后的,话说远坂凛后面破产,可能与这方面也有些关系,毕竟不可能全部由圣堂教会出钱。
钱财在这个世界是可以换来力量的,可以雇佣魔术使,买到魔术,灵地等等,迦勒底的所长圣杯战争胜利后,可是只要钱的啊。
巅峰狂少
冠寵六宮:狂後惑君心 玲瓏如玉
“你们带回伊莉雅之后,把阿瓦隆的剑鞘给我吧,当然我会解决你的身体的问题的。”作为人造人爱丽丝菲尔身体的问题很大,毕竟是小圣杯。
“好。”
虽然爱丽丝菲尔和卫宫切嗣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小圣杯,不过那需要不菲的时间,由佐助出手,会简单很多。
“兰斯特洛,你也跟过去吧。”虽然以saber一人的力量就足以打破爱因兹贝伦家的结界,不过兰斯特洛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倒不如让她跟着王。
毕竟两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亚瑟王和兰斯特洛都是不准备离开的,而且解开了心结的骑士王,那怕有第五次圣杯战争,也不是那么容易召唤出来的。
阿瓦隆剑鞘和征服王的披风一样,能够召唤的并不只是这两位,还有两位的关联着,比如说大帝王之军势里面的士兵,将军,都有可能,还有就是征服王的替身。
骑士王这边,圆桌骑士团的所有人都有可能召唤出来。
征服王的替身和真人之间差距非常大,这是为了预防诅咒的手段,这是一个有魔术的世界,杀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诅咒无疑是最有效,也最难查的。
身为王,想要杀他的人肯定很多,征服王和骑士王不同,骑士王有石中剑,阿瓦隆的剑鞘,诅咒对他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的。
同样始皇帝那边也是一样。
佐助要阿瓦隆的剑鞘,是为了留下来当圣遗物,或许那天有用了,或许这个世界的骑士王很难在召唤出来,但是其他的平行世界就不一样了。
“还真是惨啊,你说一个学院派的君主,跑到这里和一群暗杀者,愉悦者战斗,不是找死吗。”酒店内,看着躺在床上的肯尼斯,佐助轻轻摇了摇头。
在从柳洞寺那里离开之后,他就来到了这里,卫宫切嗣那边是连夜飞向了爱因兹贝伦家,为了尽快把伊莉雅救出来,切嗣等人抢了一架飞机,虽然他们不会开,但是saber会啊,那怕没有学过任何驾驶飞机的技术,但是只要坐上驾驶员的位置,那怕是最厉害的飞行员也没有办法和saber相比,这就是骑乘。
“你是来杀我的。”一代天才君主,落得如此下场,对于肯尼斯的自信心打击实在太大了。
“不,恰恰相反,我是来治好你的,怎么样需要我帮忙治疗吗。”肯尼斯的身体问题,在这个世界并不是话说没有办法解决,但是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财富,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回到时钟塔,不要说治疗了,恐怕活不过几天。
重生之锦绣庶后
在时钟塔想要肯尼斯死的人可不少。
c妈梅地亚在第五次圣杯战争,能够占据那么大的优势,不是没有道理的。
第五次圣杯战争,虽然看起来像是过家家一样,但是实际上,如果亲自参与进去,就会发现,远坂凛,人民教师他们几个御主是真的猛,四战的时候,每一个一个御主敢对从者,但是五战,御主打从者是家常便饭。
随后佐助就不管卫宫切嗣等人怎么想,让兰斯特洛把柳洞寺内的人转移走,就故技重施,依旧用妖精之球封住了整个柳洞寺。
“这是什么东西。”看着空中的圣杯不停的向着下方流着血红色的液体,远坂时臣和爱丽丝菲尔,卫宫切嗣等人的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
流出这么诡异的东西,怎么看都不能是实现一切愿望的万能许愿机,幸亏此时只死了两个从者,爱丽丝菲尔也没有死,安哥拉曼纽没有机会出现。
“这就是复仇者,说起来,造成这个结果的还是第三次圣杯战争的时候,爱因兹贝伦家族为了胜利违规召唤的原因。”佐助说着就把复仇者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是自己家族的上一辈造成的结果,爱丽丝菲尔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远坂时臣那边则是一脸的郁闷。
此时妖精之球内部的柳洞寺,已经四处着火,大量的黑泥在流动,不过因为妖精之球在,并没有有黑泥出现在外面。
“天照。”佐助直接出现在妖精之球内部,一个天照,把空中的圣杯给烧毁了,至于下方的黑泥,就算不处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自动消散的。
“等等圣杯毁了,从者怎么办?”索拉一脸紧张的开口问道,对于索拉来说,圣杯什么的无所谓,迪尔姆德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要看从者和你们自己了,从者如果想要离开的话,御主直接断了魔力供给就可以了,如果想要留下,只要一直有魔力供给就可以继续存在了。”
圣杯系统只是起到一个召唤的作用而已,事实上如果有足够的魔力,把从者带离开这个世界都可以。
“我明白了。”听到佐助的话语之后,索拉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了,对于索拉,佐助没有好感,也没有什么恶感,至于她对肯尼斯做的事情,魔术师里面又有几个正常人。
说起来索拉性格比起绝大部分魔术师来说,已经好很多了。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各位该解散了。”至于选择留下来的英灵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这点完全是小事,毕竟在场的都是英雄,不是蓝胡子那种英灵。
不过他们这边是结束了,远坂时臣和言峰璃正那边却开始忙碌起来了,一晚上毁了两个冬木市著名的地方,在明天之前,必须想出一个好借口才行。
还有之前的未远川河大战海魔的事情,都是需要善后的,话说远坂凛后面破产,可能与这方面也有些关系,毕竟不可能全部由圣堂教会出钱。
钱财在这个世界是可以换来力量的,可以雇佣魔术使,买到魔术,灵地等等,迦勒底的所长圣杯战争胜利后,可是只要钱的啊。
“你们带回伊莉雅之后,把阿瓦隆的剑鞘给我吧,当然我会解决你的身体的问题的。”作为人造人爱丽丝菲尔身体的问题很大,毕竟是小圣杯。
“好。”
虽然爱丽丝菲尔和卫宫切嗣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小圣杯,不过那需要不菲的时间,由佐助出手,会简单很多。
“兰斯特洛,你也跟过去吧。”虽然以saber一人的力量就足以打破爱因兹贝伦家的结界,不过兰斯特洛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倒不如让她跟着王。
毕竟两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亚瑟王和兰斯特洛都是不准备离开的,而且解开了心结的骑士王,那怕有第五次圣杯战争,也不是那么容易召唤出来的。
風魔
阿瓦隆剑鞘和征服王的披风一样,能够召唤的并不只是这两位,还有两位的关联着,比如说大帝王之军势里面的士兵,将军,都有可能,还有就是征服王的替身。
骑士王这边,圆桌骑士团的所有人都有可能召唤出来。
征服王的替身和真人之间差距非常大,这是为了预防诅咒的手段,这是一个有魔术的世界,杀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诅咒无疑是最有效,也最难查的。
身为王,想要杀他的人肯定很多,征服王和骑士王不同,骑士王有石中剑,阿瓦隆的剑鞘,诅咒对他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的。
同样始皇帝那边也是一样。
佐助要阿瓦隆的剑鞘,是为了留下来当圣遗物,或许那天有用了,或许这个世界的骑士王很难在召唤出来,但是其他的平行世界就不一样了。
“还真是惨啊,你说一个学院派的君主,跑到这里和一群暗杀者,愉悦者战斗,不是找死吗。”酒店内,看着躺在床上的肯尼斯,佐助轻轻摇了摇头。
在从柳洞寺那里离开之后,他就来到了这里,卫宫切嗣那边是连夜飞向了爱因兹贝伦家,为了尽快把伊莉雅救出来,切嗣等人抢了一架飞机,虽然他们不会开,但是saber会啊,那怕没有学过任何驾驶飞机的技术,但是只要坐上驾驶员的位置,那怕是最厉害的飞行员也没有办法和saber相比,这就是骑乘。
“你是来杀我的。”一代天才君主,落得如此下场,对于肯尼斯的自信心打击实在太大了。
“不,恰恰相反,我是来治好你的,怎么样需要我帮忙治疗吗。”肯尼斯的身体问题,在这个世界并不是话说没有办法解决,但是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财富,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回到时钟塔,不要说治疗了,恐怕活不过几天。
在时钟塔想要肯尼斯死的人可不少。
“不,恰恰相反,我是来治好你的,怎么样需要我帮忙治疗吗。”肯尼斯的身体问题,在这个世界并不是话说没有办法解决,但是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财富,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回到时钟塔,不要说治疗了,恐怕活不过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