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tk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起點-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各方準備相伴-oc7eg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为什么西岚的后跳斩,会比诺羽的后跳斩提前释放了出来?原因有两点。
饑荒王朝 黑衣巡法官
第一点,熟练度。
西岚的破军升龙击是专精技能,因此上位技能破军斩龙击虽然还没有到专精程度,但在西岚手中还是可收可放的。所以在见到诺羽的反应后,他便及时的用后跳中断了技能。
第二点,后跳的时间段。
不要忘记,诺羽的后跳是想要卸掉西岚破军斩龙击施加到她身上的劲力。因此,她后跳的时间必然会长上那么一小点。而西岚,就完全没有这个顾及了。
所以他施展的后跳斩,仅仅只是小跳。
就是因为这不到一秒的时间差,从而导致诺羽原本想要扭转战局的后跳斩被完全化解。进而,让自己更加贴近了失败。
快剑西岚,可不是什么沽名钓誉啊。
诺羽跟着西岚冒险的那一段时间,哪怕是面对那些旅途路上的强盗山贼,西岚也很少使用拔刀斩这一招。原因很简单,用出来的话,对方必死无疑。
唯有在遇到强者或者让西岚兴奋的强敌的时候,他才会使用这招。也就是说,唯有对方得到了西岚的认可,西岚才会使用拔刀斩。
而现在在切磋中,西岚准备使用这招,正是代表着他对诺羽的认可。在西岚的判断中,倘若自己不能趁着现在用杀招定下胜负,那么继续拖下去自己很有可能败北。
不管怎么说,诺羽也已经成为了大半年的剑圣。西岚,怎么可能真的那么轻松的压制住她?
清闲
“叮!”
木剑从腰间拔出的那一刻,仿佛瞬间遁入了虚空之中一样,仅仅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极为黯淡的黑线。这道黑线,帮助交叉的剑气击破了诺羽的后跳斩,也让诺羽手中的木剑化为了粉碎。
“唔!!!”
身体狠狠摔倒在了木制的地板上,仰面朝天,双臂传来来的震痛感让诺羽的眉毛死死的纠缠在一起。
但相比于身体上的疼痛,恐怕内心的打击更大一些吧。
曾几何时,实力超越了一直崇拜的师傅是诺羽为之骄傲,西岚也非常自豪的事情。然而,现在这唯一值得骄傲的事情,也没有了。
诺羽并没有找什么借口,说倘若是生死对战的话,自己并不会输这种话。那样,也太难看太狼狈了。输,就是输。事实就是,她的剑术被她曾经超越的人给超越了。
哪怕这个人,是她的师傅。
“呼…..”
将身体中的废气缓缓呼出,西岚心里暗暗的喊了声好险。实话来说,他自己都没有太大的自信能战胜这个徒弟。倘若不是诺羽开局太过冲动。恐怕胜者,真的不会是他。
要知道,他可是打算好好说教一番来着。但若是在这场切磋中败北的话,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
还好,赢了。
“我输了,不愧是师傅。”
从地上爬起,诺羽躬身说道:“羽甘拜下风。”
“仅仅是一次切磋而已,代表不了什么。”
西岚将诺羽脱手的木剑捡起,把两把木剑放回到了剑架之上:“好了,早饭也吃了,晨练也结束了。现在,让我们师徒俩好好聊一聊吧。”
“羽,记得你之前说过,你突破觉醒的契机,是战胜了刹影,对吧。在和刹影的一战中,你有什么感悟吗?”
“……..明确了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
“是的,只要是用剑之人,就必须要相信自己手中的剑,相信自己选择的道路。而在互相道路产生冲突的时候,战斗便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调教大唐 北也也
“胜者继续向前迈进,但败者,也不一定自此再无前进的希望。有的时候,失败会帮助你看清楚很多东西。特别是自己选择的道路中,存在的缺陷。”
“我,便是这样才终于踏破了门槛,成功觉醒。”
西岚盘膝坐在了诺羽面前,取下腰间的酒壶灌了一口:“羽,你知道我选择的道路,是什么吗?”
“自由。”
跪坐在西岚面前,诺羽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是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没有任何约束,没有任何限制的自由。然而,那种东西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吗?真正的自由,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吗?“
“或者说,在得到了那所谓的真正的自由之后….我,还能称得上是一个人吗?”
再次喝了一口酒,西岚苦笑着说道:“这么简单的问题,却困惑了这么多年,最后还要靠着别人点醒,我才明悟。”
“羽,你的性子可以说,和我是完全相反的。或许是因为我太过自由放纵,所以才让你变成了如今这种正经到有些死板的性子。”
“我的问题,是出在太没有责任心了。而你的问题,则是责任心太重,给自己的肩上附加了太多你不应该承受的担子。导致这样的原因,有你的问题,但同样也有我的问题。”
“是我这个做师傅的,失格了。”
“不是!怎么可能是师傅的问题!”诺羽听到这话,瞬间有些激动起来:“是羽太不中用,所以才让师傅您…..”
“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非常让我省心的徒弟。”
西岚摆了摆手,轻声说道:“因为你太让我省心了,所以让我不知不觉产生了一种,你并不需要我太多的照顾。然而,哪有徒弟不需要师傅的指导和照顾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还可领现金!
“给徒弟解惑,指出徒弟的错误,指引徒弟走上正确的道路的人,才叫师傅。要是徒弟数量多的话,无法一一照顾好是在所难免的。”
“但是,我就只有你一个徒弟。可是…..却没有照顾好你。”
苦笑着,再次喝了口酒,西岚伸出手轻轻摸着诺羽的脑袋:“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羽。”
“…………”
诺羽说不出话,她怕自己一旦开口,会直接哭出来。西岚是她最为尊敬的师傅,这点至始至终都不会改变。但是,你说看着西岚这么吊儿郎当的颓废模样,她心里真的没有一丝的怨言?
怎么可能。
只是她的性格导致她不会说出这些话来,只会默默的承受。
“咳,真是说了些不符合我性格的东西啊。”
西岚挠了挠脖子,有些尴尬的说道:“总而言之,我收回之前的出师决定。因为羽你距离出师,还差太远了!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还是跟着我,再好好的学习一下吧。”
“而学习的东西,就是放下。放下自己扛起来的责任,好好的去做一次自己。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
诺羽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又要,麻烦师傅了。”
“嗨~,什么麻烦不麻烦。你不麻烦我,你还要去麻烦谁啊。”
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诺羽的脑袋,随后伸了一个大懒腰,西岚打着哈欠说道:“剩下的事情,就等我睡醒再说吧。”
“这段时间,还真把我….哈~~~有些累着了。”
目送着西岚晃晃悠悠的离开道馆,诺羽同样缓缓站起身,环顾着周围的一切。
第一次拿起训练用的木剑,在西岚的指导下挥舞,训练,对练。这里,就是她剑术的源点。
也将,成为她新的出发之地。
其他的人,也在为了各自的目标而努力的。
赛丽亚躺在了创世纪号的睡眠舱中,依旧和过去的记忆战斗、融合着。诗乃一人一狙,从绝望之塔一层开始向上挑战。
欧贝斯在和马杰洛说明了情况后,独身一人踏上了旅途。准备到处看看,用自己的肉眼,用自己的双脚,去真正的了解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人们。
蕾莎琳背着巨剑,走在前往绝望之塔的道路上。米内特进入到了暗精灵王室的修行秘境当中,向各种前辈学习着更加深奥的战斗知识。
斯卡迪和梅娅两位女王,在得知了蕾莎琳和米内特报告的事情后,也秘密加紧了相互之间的联系。
她们知道,真正的难关和灾难,恐怕现在才要开始。
暗精灵们的帝国情报网已经重新发现了艾丽丝·颂运者的踪影。而且,新的预言,已经逐渐在帝国内扩散。
“红色的龙,锋利的刀。绿色的森林,漆黑的地底。光芒遮掩着黑暗,血色的诅咒即将重现。世界开始混乱,命运之轮开始转动。灾祸之际,已经到来。”
“不要惊慌、不要害怕,不要畏惧。人,可以创造灾难,同样可以战胜灾难。创造灾难者,必有灾难降临。战胜灾难者,必得到祝福。”
两则预言在暗示着什么,自然已经无需再多说。整个阿拉德大陆,因为艾丽丝的预言,已经开始缓缓充满火药味。所有人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恐怕即将发生。
一切,仿佛都在顺着赫尔德的剧本进行着演出。彻底引燃火药的导火索,她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她还需要些许时间来进行准备。
阿拉德大陆,同样也需要酝酿一下才行。
舞台正在准备,反派已经准备好了。剩下的,便是剧本中的勇者。
魔界协会广场中央,随着上次的激烈反扑之后,茅场晶彦似乎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这也让赫尔德的操作,变得更加容易。
“也是时候,该让勇者们登场了。在RPG游戏当中,勇者小队通常都是几人啊?希斯克里夫先生?”
“……..”
“你明明知道,沉默是没有意义的。”
亿万继承者:秘宠宝贝婚后爱
赫尔德轻轻摇了摇头,左手轻轻一挥,数道名单便随着动作排列在了她面前。名单上,正是刀剑神域位面中,谢铭的那些友人。
同样也是,在SAO和其他游戏中,表现得极为突出的玩家们。
“桐谷和人,游戏名:桐人。桐谷直叶,游戏名:莉法。绫野珪子,游戏名:西莉卡。筱崎里香,游戏名:莉兹贝特。壶井辽太郎,游戏名:克莱因。”
“以及…..结城亚丝娜,游戏名亚丝娜。绀野蓝子,游戏名:兰。绀野木棉季,游戏名:有纪。”
“这个队伍,应该算是相当齐全了吧……”
赫尔德细细思考着,勇者、勇者的妹妹、驯兽师、锻造师、牺牲在反派手底让勇者奋起的友人A。
以及和勇者共同进步,最后一一牺牲在勇者面前的竞争对手和好队友…….嗯,应该差不多了。虽然因为某些意外因素,导致计划有些改变,但幸好发现的早,无伤大雅。
每每想到这件事,哪怕以赫尔德的心性,都忍不住乐出来。
遮天之染指红颜
“那个叫做谢铭的男人,应该就是希斯克里夫你垂死挣扎所留下的后手吧?的确,那个男人很强。但可惜,就是运气差了一点。”
“事实证明,我的计划才是真正的命运。不过,你的挣扎的确让我欣赏到了一场不错的戏码。作为表彰,我会让你和我与卡恩大人一起,看到新生的魔界。”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人类,能够有幸看到创世的场景。应该,已经人生无憾了吧?”
“……….”
“不回答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赫尔德嘴角轻挑,再次将目光看向了这昏暗的魔界,眼里出现了些许疑惑。
按照她感应到的反馈,象征着光明的希洛克应该已经死亡了才对。因此,魔界应该会出现阳光才是啊。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无形者….无形者…..或许,希洛克并没有真正的死亡….又或者,变化并没有那么快,需要时间…..”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赫尔德都无所谓。若是希洛克没死,那无外乎是让她选定的勇者们又增添一个强大的邪恶敌人。现在她需要做的,就只有准备,然后等待。
等到阿拉德大陆的火药味酝酿完毕后,再投下使徒这么一颗惊天爆弹来彻底引爆,让整个阿拉德大陆彻底陷入到混乱和黑暗当中。
至于是哪个使徒,那还用问吗?还有什么,比疾病和死亡更加让人类感到畏惧?
相信,狄瑞吉这个生化武器,绝对是最适合引爆大陆战争的契子。
到那时候,瘟疫和战争,恐惧和混乱,将会让整个阿拉德大陆陷入到黑暗之中。而世界越是黑暗,火烛的光芒就会越发耀眼。
所以不要焦急,耐心等待就好。她已经等待了那么久,并不缺少这几年。不如说,等待的越久,她就会越发的期待。
出身于帝国的勇者们,在引导者艾丽丝的帮助下,平定战乱和灾难,让世界恢复和平。
虽然俗套,但同样也是经典。
唯愛之死神契約
尤其是最后,勇者们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毁灭世界的原因。如此大的翻转,绝对,能被称为神作。
“你说对吧,希斯克里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