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93p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612 殺破狼:貪狼之覆滅!(求訂閱)閲讀-mt099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公共关系科正式宣布:港岛国际刑警部,正联合泰国警方,双方共同执法,对一家泰国境内的国际器官工厂展开联合行动!
这顶高帽先给泰国官方戴上去,恰到好处,最后给泰国政府留下丝丝面子,让对方按照游戏规则来玩。
港岛警方和泰国警方的冲突,发布会上只字不提,好似未发生过般……
前线传来的照片、文件、一一向市民公开。
港岛媒体全部跟上,新闻、报纸大范围报道。
不到三十分钟,一则轰动一时国际舆大新闻爆发,舆论轰动。
毕竟,八十年代中期,正是西方秩序高举“民主、自由、人道”三面大旗,试图输出文明先进性的关键时刻。
完美修仙 辰溪曦
这种文明“先进性”输出有助西方世界构筑二战后新秩序,达成收割世界、颠覆政权的目的,算是西方世界的国策之一,有具非常强烈的意志。
直至给某次全球疫情戳破……
最好,他们自己把自己都给忽悠瘸了。
而眼下,西方世界的中层、底层民众,皆对器官工厂,容器订制等内容触目惊心,为血淋淋的文字震惊!
高层自然是见怪不怪。
而震惊的力量通过舆论从底层传导至高层,使得各国政府纷纷发文抨击、控诉器官工厂的不人道主义,要求泰国警方严肃清理器官工厂,顺便还卖波人情,夸赞港岛警方的执法力量。
不止是英美等国、中日韩、越缅印等国家,亦公开发文,表达支持。
里面有做顺水人情,也有坚定支持!
“嘀嘀嘀。”
“嘀嘀嘀!”
郑汉守重新戴好眼镜,抬手在身旁警察少尉手中,接过台卫星电话,拔出天线,摁下按键讲道:“老板!”
“回来吧。”电话那头,一个模样端正,身材纤细的中年男人,脸色苍白,语气平淡。
他坐在政府大楼,市长办公室,宽大的沙发中,打着私人电话。
狐蝶
“是,老板。”郑汉守语气肃穆的回答道。
接着,他收起天线,电话ꓹ 抬头朝旁边讲道:“少校,收队。”
“收队!”
警少校身穿西装ꓹ 抬起手臂,大声喊道。
华人宾馆内,枪声忽然一停ꓹ 一队队泰国军警拖着尸体,迅速撤走ꓹ 回到运兵车内。
崔杰等伤员也拉上车,送走。
这时郑汉守恰好坐进劳斯莱斯ꓹ 关上车门ꓹ 扯紧安全带…
一辆越野车停在旁边,庄世楷一手抓着方向旁,一手夹着雪茄,表情粗旷的扭头看他。
两人对视一眼,空气中浑无硝烟,只有一声不屑的轻笑:“啧!”
郑汉守眼神里闪过一抹震惊,旋即则是轻笑的释然ꓹ 驱车离开现场。
郑汉守看不见庄世楷的时候,双方尚是硝烟弥漫ꓹ 杀气很足。
当郑汉守能够看见庄sir真身时ꓹ 他已经一败涂地ꓹ 大势已去。
“叮!任务完成:杀破狼2之器官工厂。”
“查清泰国器官工厂…”
“抓捕本次器官买家、雇主洪志刚…..”
“总计奖励:1000经验。”庄世楷推门下车ꓹ 脑袋里响起系统提示声,旋即又响起新的任务提示:“叮!任务发布:杀破狼贪狼之覆灭!”
“击毙、抓捕、贪狼星郑汉守ꓹ 奖励800经验值。”
“引起泰国局势转变ꓹ 导致幕后一把手下台ꓹ 奖励2000经验值。”
庄世楷明明可以当场干掉郑汉守,但是庄sir没有这样做ꓹ 只是微笑着目送郑汉守远去。
因为干掉郑汉守没有意义了,他已经理论上死亡,接下来只等时间而已…亲手杀他?庄sir倒不怕惹一身骚,单纯是嫌弃容易弄脏手。
而在“杀破狼1”的事件当中,王宝上照七杀星,王建军照会破军星,庄世楷才乃是贪狼星……
因为每个人的命格当中都有“杀破狼”三星,而人的命格绝非一尘不变,相反会随世事局势变迁、移动。
庄世楷当年搅动港岛局势,打垮忠义信,正合贪狼之势,所以才会引动贪狼星,由贪狼星入命宫。
王宝、王建军一个奋起反抗,一个为弟复仇,对应七杀,破军,组成第一次“杀破狼”之局。
而本次“杀破狼2”当中,庄世楷千里来袭,率国际刑警,金三角,黑白齐动,引动“七杀星”入命!
郑汉守乃幕后老板代言人,持有“鸡毛当令箭”之势,狐假虎威,邪恶贪婪,又占据地势,星象上讲为“贪狼星”入命。
巧合的是,郑汉守在器官工厂的私下代号,也叫作“贪狼”。
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
陈志杰、阿猜两人则合力抗敌,冥冥中有着牵连,组成“破军星”,策应“七杀星”长虹贯日,千里杀敌,组成二次“杀破狼”之局!
且第二次“杀破狼”的星象局,带有白日星现的异象,论格局可要远超第一次!
毕竟,此时庄sir权势鼎盛,羽翼丰满,而作为对手的“贪狼星”,不止代表自身,也代表背后的利益集团。
这导致非常能打的陈志杰靠自己都无法引动“破军星”,只有跟阿猜合力,再配合国际刑警部一批伙计才行。
与其说,七杀破军是夹击“郑汉守”,倒不如说是夹击曼谷市长背后的政治利益集团!
这些都是星象学说!
勇者本生记 帝释*修罗
庄世楷眉宇间煞气褪散,杀破狼命格隐去,走进宾馆楼上,望向楼梯墙角的弹孔、血渍、弹片、乃至碎肉。
他表情郑重,暗藏着威严,来到三楼。
“庄sir!”
“庄sir!”
一名名警员正在整理现场,他们抬起头,腰间配枪,满脸污渍的向长官问候。
“幸苦了!”
“幸苦了!”
庄世楷抬手敬礼再放下手拍拍他们肩膀,一个个轻轻拍过,出言宽慰,神态非常认真。
要知道,能够在国外顶着风险,拿出生命,坚决执行任务!
这批国际刑警都是警队脊梁!
港岛警方在国际上的脸面!
猛龍過江 頑皮豬
庄世楷心中满意,走到一间房门口,十几名身上受伤,表情吃痛的探员们,正蹲坐在角落,进行建议的抱扎程序。
消毒、麻醉、取出子弹。
再缝合、上药、抱扎。
国际刑警本身可预见的行动场景中,便有孤立无援,遭遇围攻的时刻。
壹夜情涼:腹黑首席撲上癮
毕竟,国际刑警处置国际大案,风险难免很高。
因此,简易抱扎、取弹手术、急救措施等…
这都是国境刑警的标准科目。
所以,余浩南在购买武器的时候,提前便做好准备,购买相应药品,可以不依赖泰国警方救治,对国际刑警们作好战后安排。
当然,这也是国际刑警部训练有素,没有濒死重伤,当场死亡的情况,否则简单的取弹手术根本不足以应付。
只见陈志杰、阿猜都蹲在角落,抱扎伤口…
这时余浩南抬起头来,出声喊道:“庄sir!”
“嗯。”
庄世楷点头,走进房间里。
“大家注意休息,不要管我。”
他主动讲道。
伙计们露出笑意,继续坐在,低头休息。
余浩南上前问道:“都结束了?”
邪王的神秘冷妃 墨十七
庄世楷点点头:“都结束了!大家放心吧,应该很快就会恢复法治,到时大家都会取得合理结果。”
自从郑汉守退兵那一刻开始,事情便彻底进入轨道,不会再有转变的机会。
因为那代表舆论攻势显威了。
“那就好。”余浩南松出口气,别看国际刑警们打退一波军警进攻,可如果大局上没有转变,国际刑警迟早还是砧板鱼肉,迟早玩完。
一辆泰方政府牌照轿车停在楼底。
一个穿着西装,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进宾馆,径直来到房间。
“庄警官!”男人出声叫道。
总裁大人,宠入骨!
庄世楷回过头:“边个?”
男人长着一幅南亚面孔,递出张名片,躬身讲道:“曼谷商业厅长办公室,秘书长帕善。”
庄世楷上前接过帕善名片,低头看眼姓名,大概明白对方目的。
两名国际刑警守在旁边,朝庄sir点头示意。
这家伙没带武器。
“什么事?”
庄世楷用英文问道。
帕善退步抬手请道:“厅长缇查先生,想请进去看斗鸡比赛。”
庄世楷两根手指夹着名牌,抬手讲道:“带路吧。”
“是的,sir。”
帕善微笑向前带路。
庄世楷为了保证下属警员的彻底安全,愿意放下些格调,前去亲自见见商业厅长。
而当他来到楼下时,十几辆各部门轿车都停在楼底,一名名秘书仿佛闻到腥味的鱼,代表各自老板前来求见庄爷!
庄爷一时间变成曼谷政坛炽手可热的人物!
曼谷。
市长。
办公室。
“sorry,sir。”郑汉守表情郑重的弯腰退出办公室,站在木门旁,深深鞠躬,最后表达尊敬,再轻轻把木门合上。
“郑sir,郑sir。”一名名市长幕僚等在走廊,面色忐忑不安、上前向秘书长询问。
郑汉守抖抖肩膀,双手捏着西装纽扣,整理着向前走去:“不用打扰市长休息。”
“是。”幕僚们齐齐低头,束手站立。
郑汉守保留着的最后体面,啪嗒一声,回到秘书办公室里,轻轻把木门带好。
他站在办公桌前,拉开抽屉,取出里面一把银色左轮手枪,并且抓起七颗子弹,表情郑重的翻开弹舱,拾起子弹一颗颗塞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