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wne精品玄幻小說 靈器復甦 txt-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小男子漢展示-v33gm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空空没有去追辰风,也追不上辰风,因为辰风把自己和他们的联系给断掉了,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空空背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妙妙,把妙妙带回了村子。
“妙妙,你在季阿公这里好好休息,我去检查村子。”
他知道自己要像个小男子汉一样,负起责任。
辰风不在,但这个村庄还在。
九号便利店已经毁去了,长盛村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他必须保证村庄不被毁掉。
“我……我跟你……跟你一起去。”妙妙哭哭啼啼地说道。
“不用,我能处理好的。”
空空摸着妙妙的头,一脸认真地说道,“你可以在这里支援我,就像以前一样,我们分工合作,我负责行动,你负责休息。”
他们外出做任务的时候,如果有必要,总是会让妙妙留下。
因为妙妙是小妹妹,妹妹是用来宠的,不应该去犯险,空空要保护她。
文天祥默默地叹了口气。
“我和你一起去,如果他们追来,我帮你抵挡。”
文天祥把手搭在空空的肩膀上,心情有些沉重,他一直都喜欢空空这个孩子,空空虽然年纪小,用很调皮,但在原则的事情上,不会掉链子。
“谢谢怪叔叔,我再去叫魁叔叔一起帮忙。”
空空本来想去找孔清宇和乔晴儿,但他们还在修炼,正在紧要关头,他便没有去打扰。
他把承魁喊了过来。
承魁看见空空出现,才急切地问道:“你们这些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一直感应不到你们?”
“魁叔叔,你要和我一起去巡逻村庄,等路上再解释。”
空空对村庄阵法的了解得没有辰风深刻,但他清楚阵法的构造。
“好。”
承魁有些焦虑,但看空空严肃的神色,他知道大概发生一些不妙的事情了。
空空先是检查了整个长盛村的阵法,加强了一下土屋的防护。
然后才检查了一下乾坤锁里九号驿站外围的阵法,查看上面有没有幽老怪留下的印记,以防幽老怪跟到这里来。
事实证明空空的担心是对的,幽老怪确实在上面留下了印记,但在他们在离开的时候,这股印记就被老爷子的乾坤锁给清除掉。
空空觉得不太放心,他第一次像妙妙一样,把事情考虑得十分周全,不再是那个毛毛躁躁大大咧咧的顽皮小男孩。
妙妙心情很糟糕,空空需要代替妙妙去理智看待这些事情。
为了确保绝对安全,他又跑去了后山的土屋,把土屋给打开,进到村庄的另一面去。
长盛村和九号便利店不同的地方在于,长盛村有阴阳阵法,与“血护遮天”连在一起,就连九号便利店的阵法中都是土屋的“血护遮天”在保护。
而在村庄的阴面可以隔绝掉便利店的气息,这样对方应该不会靠着在便利店上残留的气息来追踪。
空空在长盛村的阴面找到了一片空地,又在空地四周设下了隔离阵法,然后才把乾坤锁里封存的便利店给搬出来,放在了空地上。
便利店就是一幢小房屋而已,并不大,重要的是里面的构造。
空空无法确定该如何安置便利店的那些幸存者,为了安全起见,没有让他们出来。
他把便利店和长盛村分隔开,即使便利店放在长盛村,也没有让两者互通。
忙活了一个晚上,等做完这一切,天已经亮了。
长盛村的村民正稀稀疏疏地起床,村里的人大多起得早,忙着下地的,准备打理果园的,来来往往,偶尔在田间小路上遇见,打了个招呼,谈论谈论庄稼的长势。
谁也不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在村子的另一面,多了一幢不属于这里的房屋。
空空回到了便利店。
易清河他们正等得焦灼,昨天下午他们分明听到了什么声音,但赶来的时候,便利店外面已经是一片昏暗,看不见到底在何处,辰风他们都不见了。
“发生什么事了?辰风呢?”易清河问道。
空空迟疑了下,说道:“他出去做一些事情了,很快就会回来。我们从那里逃出来,这里暂时安全了。”
他也不知道辰风去了哪里。
空空最担心那件事。
如果辰风哥哥,去找他们了该怎么办?
——
长盛村的日子仍然像昔日那样平和。
这里与世无争,民风淳朴。
它在历史上走过了不知多少年。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再辉煌的王朝都化作了半城烟沙。
只有长盛村仍然静静地在偏僻的山中屹立着,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乱。
空空和妙妙喜欢这个村庄,因为这里的人对他们很好,大家都把他们当作辰家小娃的私生子,经常会热情地招待他们两个小家伙。
他们在村庄的每一户人家里都蹭过饭。
如今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样,这里是唯一一个幽老怪找不到的地方。季阿公不在,老爷子不在,辰风也不在,空空要坚定地守护这里。
“小空空,好多天没看见你了,又骑着我家大黄溜达了?”田垄上有抽旱烟的庄稼汉子笑吟吟地问道。
大黄是一条很健壮的狼狗,但被空空管得服服帖帖的,他经常跳到人家背上二话不说就喊“驾”,大黄也会撒欢地载着空空在村子到处跑。
“大宗叔,我正在巡逻,征用一下你家大黄。”
空空一脸严肃地骑着大黄狗沿着村道行走。
他在挨家挨户检查着每一座房屋的血八卦,确保血八卦没有损坏。
季阿公在恢复修为后,就把每一个血八卦都给藏匿起来,确保不会被破坏。
这些血八卦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易被损毁,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还是再检查一遍比较安全。
“好好好!征用征用。小心点,别摔着了。”
大宗叔并没有把空空的话当真,只道是小孩子戏言。
空空把村庄的每一个血八卦都确认了一遍,然后才回家。
辰老爸正在院子里抱着妙妙,哄着她,可是妙妙看上去无精打采的,小眼睛通红通红。
他生气地问道:“妙妙为什么哭成这个样子?辰风人呢?他是不是骂妙妙了?妙妙到现在也不说话,我还没有见过她这样子过,他要骂妙妙,我要揍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