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章 新年禮物下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呼……”
阵阵寒风卷着从夜幕飘落的雪,在连绵山岭间,铁路上呼啸着。
“……都加把劲……累了就在旁边休息下,轮换着来……”
“……走了,走了,去隧道那头……”
一段段铁路上,一群群工人,军人,不断铲着,除着铁轨上影响通行的积雪,往前推进着。
其中段铁路,先前去接电话的中年人,脸上带着些笑容,小心着将手机重新放回到了里面衣裳的怀兜里,重新拿着铲子走回了一起的几人身旁。
“……老陈,没什么事情吧?”
旁边另个人转过头,望了望中年人,出声问了句。
“……没什么事儿,就是孩子半夜睡醒了,看我还没回去,想我了,让她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
中年人脸上带着笑容,哈着雾气,拿着铲子,再铲了铲子雪,应了声。
“……好了,这段雪也铲完了,我们过去隧道那边吧。”
妙手神医
旁边个那领头的人,再铲了铲子雪,来回看了看这段铁路,出声对着几人说了声,又再转过头,看向那中年人,
“……老陈,这段铁路也除完雪了……再过会儿,马上就都腊三十了……再往前面去,指不定还有多长被雪给封了,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指不定,到明晚上,恐怕……老陈,你回去吧,回去陪嫂子,孩子过年……剩下的我去帮你说。”
望了望中年人,领头的人出声说道。
“……嘿,大家都没走呢,我一个人回去了像什么话。再说,指不定过了这隧道,山那边就不怎么下雪,路就直接通了呢。”
“……陈哥,你回去吧,这大过年的,嫂子和孩子还在屋里等你回去过年呢,不像我,孤家寡人的,没媳妇没孩子的,在这儿过年都没问题,陈哥,你回去吧……”
旁边,年轻些那人笑着,对着中年人说着,
“……放你他娘的屁,你孤家寡人,别人也是啊?老严可也有老婆孩子呢,老杨不也是一大家子在屋里等着……再说你没老婆孩子,你爸妈不也在屋里等你回去过年……”
中年人没好气地说道,
“……我年轻人,不回去过年……”
那年轻些那人还想说些什么,说着说着又说不下去。
“……那都走吧,我们去隧道那边。快点走吧,铁路早恢复,别人好回家,我们也早回家……”
恶魔总裁别追我
领头的人没再劝,说了句。
周围些人便紧跟着,再急匆匆着,朝着隧道这侧,山这边或走,或跑了过来。
……
“……都快点啊,除了雪,老子还赶着回去吃早饭呢……”
“……老姜,你这做梦呢。”
“……他娘的,还允许老子做梦了?”
“……那你怎么不做梦下,赶回去吃今晚夜宵,晚饭呢。”
“……这做梦还是得现实点嘛。”
“……哈哈……”
隧道这侧,隔着还有段距离的地府灵车上,看着那隧道里有些晃动着的微弱灯火,听着随着穿过隧道寒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
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看了眼那隧道里渐亮些的灯火,廉歌转过视线,微微仰头,
透过车门,再看了眼夜幕中,依旧落着的,不小的雪。
驱使着浑身法力,廉歌看着夜幕中落下的雪花,渐抬起了手,
“……廉家第一百二十代传人,廉歌敕令!”
“雪停!”
停顿了下,廉歌手一轻挥。
再放下手。
重生之酷少宠妻
车外,夜幕下,从夜空中飘落的雪花渐小,寒风也渐微弱。
紧跟着,呼啸着的寒风化为带着些寒意的微风,飘落着的雪愈小,渐停下来。
看着雪停了的夜空,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抬起手,看着从近前往远处延伸着的铁轨上,横着的,一道道在铁道上隆起,将铁路一次次拦腰截断的厚厚积雪。
再抬起手,驱使着浑身法力,廉歌朝着远处的方向手一轻挥。
紧跟着,从近前,一直到远处隧道口前,一处处别其他地方厚些,将铁路截断的积雪,朝着两侧不断让开,让出了一条条铁路线路,直到隧道口,那掩盖住些隧道口的积雪也朝着两侧让开,挥洒在了铁道两侧,近处到远处的地面上。
收回手,廉歌沿着这铁路,再往前望了眼,
铁路上,已经没了那一座座积着,隆起的厚厚层积雪,只剩下些对火车高铁影响不大的薄薄积雪,散落在轨枕,铁轨上。
看了眼,廉歌微微笑了笑,只是这次,脸色有些发白,法力耗费地有些多。
“……天师慈悲。”
旁边,鬼差望着铁路上的变化,愈加恭敬着朝着廉歌躬身,说道。
看了眼鬼差,廉歌微微摇了摇头,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远处那愈加明亮起来的隧道口。
除雪的那些人快从隧道里走出来了。
就当是新年礼物吧。
再微微仰头,望了眼更远处,廉歌笑了笑,再收回了目光。
“走吧,劳烦了。”
随意着,重新在地府灵车上重新坐了下来,廉歌出声说了句。
“不敢由天师称劳烦。”
鬼差愈加恭敬着应了声,再退回到了司机位。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敞开着的车门重新关上,地府灵车再穿过这荒野山岭,朝着首都的方向极速穿行。
……
“……诶,这边隧道口,没多少积雪落下来……”
最先往隧道这侧走的些工人,军人走出了隧道,其中个人出声说了句,
“……这边雪好像停了。”
“……雪停了,雪停了!”
有人惊喜地喊了起来,
“……这边好像没多少积雪……快走,去前面看看,是不是路通了……”
有人喊道,有人拿着铲子,沿着铁路就朝着前面跑了过去,
“……前面,前面都没什么厚的积雪……有没有列车,来辆列车开过去看看……”
越来越多清除外隧道那侧铁路上积雪的工人,军人,走到了隧道这侧,头顶上带着头灯,手里拿着的电筒,除雪车上的灯,灯光混杂着,将铁路上照亮着。
惊喜声,话语声也混杂着。
很快,一辆检修的列车开过了这段铁路后,欢呼声在铁路两侧响了起来,
“……铁路通了,铁路通了……”
“……铁路重新畅通了,一直到前面,整条线路都恢复了……”
“……哈哈,老姜,你他娘还是不敢想啊,这别说是今晚上夜宵了,回去快点晚饭都能赶上……”
“……终于通了,玛德,冷死老子了……老子要回去过年了,老子要回去陪老婆孩子咯……”
“……哈哈哈……铁路通了,铁路恢复了……”
“……心心,爸爸等会儿就回来了……对,铁路恢复了,像心心一样的,很多人的爸爸妈妈也能回家了……”
铁路两侧,欢呼声话语声混杂着,响着。
“……各位旅客你们好……岭北方向所有铁路线路已经恢复畅通……”
很快,一处处高铁站前,似乎是知道一些旅客还在高铁站前没离开,即便已经夜已经深了,高铁站还是第一时间响起了广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