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1iv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起點-348 我給你去拎包閲讀-tpizx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有钱人,其他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比较利索,估计都很利索的,不然西地那非也不会卖那么贵。
威廉已经通过银监会和银行协会联系到了当地的政府,二话不说先谈投资。威廉要建一个酒店,五星酒店!
茶素政府这边都惊呆了,天啊,今年是怎么了,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掉啊。难道是这个威廉是茶素人民多年未联系的远房亲戚吗?
而负责招商引资的领导,都快笑死了,以前的时候,负责这一块的领导年年完不成任务,可没想到从去年开始,招商引资这一块成了香饽饽。
威廉的要求也不多,就要在茶素市医院对面修个五星酒店。
口气大的如同骗子一样,要不是银监会和银行协会牵线拉头,政府绝对不相信,五星级酒店!不是小饭馆说建就建的。
当初为了建立一个有点档次的就酒店,茶素政府求爷爷告奶奶便宜出售了不知道多少亩土地,才让华庆弄了一个准五星级酒店。
现在人家国际土豪来了,没有提很多的要求,没有要让政府难为的好处,这是什么,这就是赤裸裸的国际有爱主义,这就是现代的佐罗啊。
怎么办?提高迎接标准啊,茶素的老大私下里都问手下,“这老外来了,你们说我需不需要学习几句英语啊,比如什么吃好喝好了,比如什么感情深一口闷了!”
反正是在这个酷夏的日子里,大家干劲十足热火朝天的等待着三岛的威廉。
而三岛的这位和张凡联系上以后,越是打听,越是觉得这位要深交,现在算是搭上线了,要继续深入下去,这就要用点技术了。
自己如果一直用这种好似第一等级的身份去打交道有点吃不准。但是,他太了解华国了,太了解华国的西部了。
什么能变成和张凡在身份上平等一点呢?靠自己国家不行啊,现在开个小炮艇吓唬不住了,只能靠投资了。
所以,他才有了这个动作。
原本邵华是要一个人来魔都的,可是和张凡商量了一下后,就带着自己的婆婆和自己的妈妈来了魔都,至于两老头继续在农场蒸精油呢。
张凡不能等待了,离开单位的时间太长了。而且还是单位的两个能做主的人,所以必须尽快结束这次的招聘之行了。
不光张凡和欧阳着急,就连茶素政府的领导都打来电话了。也就是他们的护照什么都在政府集中管理,不然他们都觉得是不是这两人出国了。
魔都的机场,陈生一头汗的带着两个小干事拿登机牌,托运行李。
“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吴老和卢老都去开会了,也没听中央有特别的会议啊?”
欧阳没有见到吴老,心里有点遗憾。
“不知道啊,师父和师伯都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在总部开会,其他什么都没说。”
“哎,级别还是不够啊!”
老太太永远羡慕的不是你腰缠万金或者貌美如花,她羡慕的是坐在大会议室里,严肃的开着各种会议。
张凡撇了撇嘴,虽然是个小动作,但还是被欧阳看到了。
“什么表情,不积极靠拢组织,你还不以为然,你这个思想回去要好好上上党课了。”
汗都下来了。
刚说师父和师伯,这个时候,张凡的电话响了。
“幸亏啊,我怕你们现在已经起飞了。你在哪里。是不是魔都机场。”
师父的电话,而且语气好像有点急促。
“对,师父我和欧阳都在魔都呢。”欧阳耳朵竖立的如同警犬一样,张凡就多加了一句,这让老太太很是高兴。
“别去青鸟了,现在马上来首都!”
“好,我现在就去买最近时间的机票。”张凡也没问要干什么。
“不用,你现在保持电话畅通,留在原地,有工作人员来负责。”
说完老头挂了电话。
“怎么了?”欧阳问道。
“估计首都那边有特殊的病例了,师父让我过去。”
“哦,这样啊,我陪你去!这次我去给你拎包,让陈生去青鸟招生。”
欧阳一听,立马说道。
“额!”
张凡刚要说点什么。
“怎么,我给你拎包你还不愿意啊!”
“愿意,愿意,不是,怎么能让您给拎包呢,我给您拎包!”
“呵呵!”欧阳笑了笑。
以前去首都,老太太最高的层次也就友谊宾馆里开个会,而且都还是什么新知识学习会议。所以,这次一定跟着张凡去看看。
没多久,张凡的电话响起。
“请问你是茶素张凡医生吗,我是机场书记高晨,你们现在在哪个方位,我让工作人员来接你,现在有一架直飞首都的飞机马上要起飞了。”
“我们在二号大厅的三号门,我们是两个人。”
张凡赶紧说了一句。
“知道了,请保持原地待命。”说完挂了电话。
欧阳老太太原本被魔都糟糕的天气给折磨的有点萎靡了,一听电话,一下精神抖擞,两眼放光,如同马上要狩猎的老猫一样。
张凡始终不懂她的这个劲头为什么这么大呢。
“站直一点,好让别人更好的看到你,能节省一点时间是一点时间,估计这是国家的召唤,你懂不懂,站直了!”
老太太自己站的如同标兵一样,张凡心里真的再大喊:“您去招生吧,让老陈跟着我吧!”
两人笔直笔直的站在原地,别人如同看傻子一样路过的时候都会瞅一眼,但这种效果还真让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走了过来。
“请问,您是张凡医生吗?茶素张凡医生。”
“是的!”
张凡点了点头。
“好的,请您跟着我们。”
一个带着不是军队帽子,但是明显是制服性质的女性带着两个特勤走了过来。
张凡和欧阳刚要弯腰拿行李,两个特勤立马拿了起来。
“哎,这是手术器械,我自己拿!”离开西湖的时候,疗养院的师哥专门给张凡送了一套器械,原本等着老陈去托运。
“放心,我会拿稳的!”特勤二话不说,直接把器械拿了过去。
穿着平底皮鞋的女干事,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差不多都是小跑了。
“稍微快一点,飞机马上要起飞了。”
“好。”张凡和欧阳快步追了上来。
他们没想到对方连多说话的时间都不给,欧阳一边跑一边打电话。
“我和你们张院去首都了,你们去青鸟吧,到地方了我们再联系。”
“到底怎么了?”陈生都傻了。
“我们有任务,这个事情是你能打听的吗,听命令吧!”
陈生连个好都没说出来,就被欧阳挂了电话。
“陈院,院长和张院他们去哪了,是不是去机场的餐厅了。”
“就知道吃,走了,就剩我们三个人去青鸟了。”
张凡和欧阳经过了最简单的检查就进了登机台,而行李则没进来。
“我的手术器械呢?”师哥送的这一套器械特别好,而且还是骨科专用的,所以张凡挺喜欢的。
“您放心,已经给您托运了。不用担心!”
女干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欧阳鄙视的瞅了一眼张凡。原本想说说啥,好像响起这次是算给张凡拎包,就忍着没嘲讽出来。
终于上了直飞首都的飞机,机舱里面的人已经都开始叽叽喳喳的吵闹了。
“嗨,怎么回事啊,都上跑道了,又折返回来,爷们赶时间呢,到底什么情况啊。”
一个看起来是首都爷们的汉子站着问空姐。
“不好意思,暂时空管了。请大家稍安勿躁。”空姐客气的解释这,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要起飞的飞机又转弯回来了。
“阿拉都遇上了好几次这样的事情了,哎,你们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们一点啊!”
一个看起来事魔都中年妇女,一脖子的鸽子蛋大的珍珠,满手的镶嵌钻石戒指,缺非要计较这三瓜两枣,看起来很是有点搞笑。
望着脖子上挂着珍珠项链,富态的如同沙僧的富婆,空姐微笑着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时候,就在大家叽叽喳喳的时候,张凡和欧阳登上了飞机。
机长亲自在门口等待着他们。
“辛苦了!”看着张凡他们一头的大汗,机长轻轻的说了一句。
“应该的!”欧阳格外郑重的说道。
两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眼神里都看出对方的不凡来,估计以前这个机长也是当兵的。
而张凡就感觉不出来。
张凡他们被安排在了头等舱,这次本来是满员的,机长亲自出面和两位头等舱的客人协商过后,让出了两个位置。
“你们在这里多休息休息,估计首都那边催的着急,接机的人已经在首都机场待命了。”
张凡一听,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是?”张凡转头看了看欧阳。欧阳轻轻拍了拍张凡胳膊,“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现在你的任务就是休息。”
飞机呼啸而起飞往北方。
邵华带着两个妈妈也从茶素起飞,飞翔魔都了。
飞机上的客人们窃窃私语。
“这两个是首都人吧?”
“肯定是,不然怎么能让飞机等待呢,而且你看到了没,机长亲自接待的。”
“妈的,他们肯定没买票!没票还做头等舱。”
有好奇的,也有不好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