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二十章 可愛的老頭兒分享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这个判断,倒是让大家松了一口气功。那阿修罗王修为之高,绝对还在这地藏之上,便是这天罚的本体相比,想来也不差分毫,如今在这世界的天罚,不过是其一部分身,若那阿修罗王真要是在这球上留下了什么禁制,怕是凭着这几个人的修为,绝对是破除不开的。
“这东西,主人可能收得。”感受着那紫青球体上散发出来的道力,暗夜王不由向独孤篪皱眉问道。
以他的大神通,自然能够感受到那事物上散发出来的时空道力极不一般,时空,本就是诸道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而支持这地狱世界的时空道力,却又是那时空之道中最为玄密高阶的一种,绝对有着让人的法力不可附着的功效,任你神通再强,怕是要将其收取起来,也困难至极。
这就好比那明月与卓非一般,这二人都是极致时空之体,虽然如今二人的修为不过凝神之境,可纵然是那天罚与地藏二人出手,想要伤及其身也是办不到的,因为他们有本事让别人的法力,根本就碰不到自己。
“明月与小非一定有办法的。”独孤篪笑了笑,笃定地道。
“他们?”独孤篪这一句话,自然让那天罚诸人怀疑不已,不由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明月二人,这也须怪不得他们,这明月与小卓非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些。
“哼”同时轻哼一声,那两个小家伙同时扬起了可爱的下巴,这自是对于诸人那种不信任的反击。
这二人也不说话,各自提起那只不曾握在一起的小手,于空中各自划出一个复杂的图纹出来,那两个图纹以二人的法力凝结,随着二人的动作逐渐凝实,最后化作两半天穹样的光阵。
光阵成形,便在二人一声轻叱声中,缓缓向那紫青球上覆去。
那球本就不大,不过一个类似于西瓜大小的事物,所以这两半光阵,将其包裹起来也不费难,在那两半光阵将那‘西瓜’裹于其中之后,这两半光阵之间,那符纹脉线便缓缓驳接为一,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光罩。
拍了拍手,明月二人又是一声轻哼,骄傲的一扬下巴。
“这,这就完啦?”看到二人示威似的神色,那暗夜王有些不信地问道。
“那还要如何?”明月对于别人的质疑极为不忿,皱了皱鼻反问一句。
“这核心已然被明月他们封印,此时收取这地狱世界,再不会受到它的阻挠了。”独孤篪自是能够感受到这地狱之中的变化,也自淡淡地笑了笑道。
“不过哥哥,这小球里面,那个什么阿修罗王的,似乎留下了什么讯息,怕是只有你和小灭哥哥能够提取了。”小明月皱眉提醒一句。
“好,知道了,这事不忙,等将这地狱之地收回乾坤再说吧。”笑着说完话,只见独孤篪将手一挥,那身前便出现了一眼碗口大小的黑洞,这洞口之中,似乎有着其大无比的吸扯之力,乍一出现,这地狱之中的一切,便如百川归流一般,不断缩小着,扭曲着,向那黑洞之中隐没而去。
其实,这一切的景象,只不过是那时空之力作用之下的一种错觉,其实,这地狱之中的一切,都不曾有任何走样变形,不过是两处时空驳合与转移时,折射出来的混乱光影罢了。
等到这眼前的一切回复到正常之时,此时的众人,已然身处乾坤世界之中了。同一时间,那地藏等人,已然感受到了这乾坤大道的威压之力。
好在在这乾坤世界之中,独孤篪有着绝对的掌控之力,在他的意念控制之下,才不叫天威洗礼横落下来,不然纵是这地藏等人修为如何逆天,怕也是抗拒不住。
不过那夜叉们,倒是不曾感受到这种威压。如今的独孤篪,想要让那进入乾坤世界的神级强者修为不减,还须遵从认师这个仪式,不过这一次,夜叉不受这乾坤天地之威,倒是提供给了他另一种方法,认仆。
想不到,认仆,也能让其不受乾坤世界的道力威压制。当然,对于那地藏于天罚二人,独孤篪还是采用的认师的方法。
至于这收到乾坤世界之中的地狱如何处置,最后结合大家的意见,还是将其收入到乾坤炼狱之中,与其融合,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而那地狱核心,自然是先要置入八宝功德池中,看一看能不能使得它修复到完全形态。当然,那地狱与炼狱融合之后,新形成的炼狱世界,其中的规则制度如何建立,自然由那狱主和那仍然决意于地狱之中修行的地藏去商量了。
五老峰上,此时,独孤篪正盘膝枯坐,双目紧闭,而其神魂却正处于一片血海尸山世界之中。而在这血海尸山世界之中,那血海滔击,红浪排天的海面之上,一身轻衣的独孤篪面前,正卓然站立着一位长相威猛的老者。
这位老者,一血色深衣,其须发如戟,衣带上插着一柄连鞘长剑,鞘中长剑不住轻鸣,似是随时便要脱鞘而出,杀人饮血一般。
煞气,好浓重的煞气。虽然只是神魂处于幻象之中,可那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无边煞气,还是叫人懔然生悸。
“这是老夫留下的一段神识幻相。”那老人淡淡地看了独孤篪一眼,缓缓地开口言道。“既然见到老夫,你当也知道老夫修罗身份。”
“是,小子见过阿修罗王。”虽然身处幻象境中,独孤篪还是对着老人深深一礼。
“好,修罗一生,专主杀伐之道,老夫既然被称为阿修罗王,自然要在这尸山血海之中探道悟本。呵呵,你可是觉得老夫有些残忍嗜杀了?”说着话,那阿修罗王双目如剑,直瞪向独孤篪,一双瞳孔也瞬时变成血色一片。
“大道千万,有主生,有主死,各人修持不同,小子心中并未有腹诽之意。”独孤篪定定地看了对方一眼,神色不变地道。
“哈哈哈哈,并无腹诽之意?想那神界之中,便是诸教之主,都对老夫这血煞之道极为鄙弃,常以乱魔视之,嘿嘿,他们不耻与我这邪魔外道为伍,难道老夫便能看得上他们不成,一群腐木而已。
呵呵,你这小子,观你气机,所修当是那诸家杂揉,既然修那诸家之功,想来你那思虑之中,对那诸家腐见,亦是深为赞同的吧,老夫最是见不得那口是心非之人。小子,你还是爽快地承认了吧。”
那老者一边说着话,一边作出一番择人欲噬的姿态来。似乎那独孤篪一旦回答不合了他的心意,便要对他如何的样子。
他这一番作为,倒叫独孤篪觉得忒也好笑,心道:‘这只不过是您老人家一缕分魂支持起来的幻境罢了,难不成还有灭杀敌人的威力不成。’
“你莫道老夫不过一点分魂,也莫以为这幻境便耐何不得你。你小子既然能够来到这里,见到老夫,便足以证明师从高人,那么想来,你那师傅也必然对你说过,这世间有着一物能焚万物。”似是知道这独孤篪不会将其威胁放在心中,那老人又自道。
“前辈说的可是业火?”听了那老人威胁的话语,独孤篪不由一怔,又自感到极为好笑。
若说别人,听了业火之名,怕是真的要忌惮几分,可是他,虽然还作不到得心应手的操控业火,不过其一身,自躯体到灵魂,可都是曾经经过业火煅炼过的,绝对不会再受那业火之伤,所以,这老人的威胁对他来说,还真象是一个笑话,那就象是威胁一条鱼,要将其溺毙是一个道理。
看到独孤篪猜出了其用来威胁他的便是那业火,而且那小子,既然猜到了业火,那面容却还是淡定至极,这阿修罗王自己倒是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不由疑惑地道。
“你小子,莫不是你那师傅不曾告诉过你这业火的厉害,或者你是不信这业火的威力?小子,我可是告诉你,这业火号称无物不焚,那名头可是半点不假,若是那修为比之老夫强上一些的,能够凭其术法暂时防住,寻机脱身,不过你,哼哼,一个凝神境的小子。告诉你,若是老夫愿意,旦凭在此留下的一点手段,只要一个念头,便能叫你灰飞烟灭,莫要以为老夫只是吓唬你的。”
俏皮王妃冷漠帝 沫梓汐
“前辈错会意了,小子那里敢怀疑那业火的厉害,也不敢怀疑你老人家的本事。只是小子是之前所说句句是实,并非虚言相欺。”独孤篪无奈地苦笑一声道。
他实在不曾想到,这位老人,还真象一个老小孩一般,思维方式竟然是如此的可爱。
“哦,呵,看你年纪还不及弱冠,也有此等见识?”那阿修罗王不信地看了独孤篪一眼,又自一想,恍然大悟地道。
“哦,对了,这应该是你那师傅教导你的吧。嗯,看你那功法修为,道,儒,佛,魔共融一家,敢于如此行事者,那见识必然是不错的,对了,对了,你既承你师尊衣钵,这一番话语,自然是从你师尊那里听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