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ifw9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第733章 可以幫忙推薦-7tnq1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温春景在离开回国之前去找了一次白钦钦,上次温晓光的美国之行让她印象深刻的不是从中国带过来的人,而是在纽约特意抽出时间要来见的人。
说起要回中国的原因也很直接,即不是资本正在进行的重配资产,她这段时间要飞很多地方了。
那么大一笔钱的调动其实不是件简单容易的事,过去一段时间温晓光的个人财富都是股市上的账面数字,现在的套现并非是把数字变成现金,谁也没有在自家放那么多现金的癖好,所以实质上是要将股票的形式转换成另一种。
说起来白钦钦也是无声凝滞,听了温春景讲的大概就只剩些概念了。
那表情也落在温春景的眼中。
“所以他做的这些事,都没和你说?”温春景有些摸不准白钦钦到底在温晓光心中有何种地位。
“为什么要和我说?”白钦钦反问道。
听了这句回答,温春景微笑的低头,白色的小勺搅动着咖啡荡起一圈圈微微涟漪,她轻轻敲击两下像是终止的钟声,“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我以为年轻的男孩总会在美女面前炫耀自己的成就呢。”
白钦钦则说道:“晓光应该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他不需要,媒体都帮他代劳了。那为了这件事,他会不会再来美国?”
“来美国?应该不会了吧,什么事都要他亲力亲为,那要我和苏珊干什么?”
“……喔。”
“当然,为了你,也许会再来美国也说不定。”
只是开个玩笑,说点对方爱听的事情罢了。
白钦钦笑了笑,又说:“可惜我不能帮到他什么,我的专业在商业上几乎没什么用。”
这是一处咖啡馆,两个优雅的东方女性像是一副优美的画卷,画卷里的温春景更加成熟诱人,她的双眸中更有思想的深邃。
“……那不一定。”
“不一定吗?”
“重配资产原因是出于精密的商业计算,我们认为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始终向好,那里机会更多,同时也有对冲风险的考量。然而这个风险里头,不仅包含商业风险,同时也包含政治风险。”
“我最近开始觉得晓光不应该简单的将所持有的whatsapp股份卖给facebook,尽管whatsapp不是他说了算,但他可以表达一个不同意的态度。”
他们配合的太好了,以至于整件事就是纯粹的投资获利。
温春景继续说:“这其中可能就涉及到你所学习的国际关系,如果一家中国企业在风靡美国的即时通讯软件上掌握部分话语权,会导致一些政治风险存在吗?”
白钦钦一愣,“当初卖掉,是因为担忧这个风险吗?”
“当然不是全部,但是是动因之一。”
“我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在这方面给他参考意见?”
温春景点醒了她,“你的判断怎么就能确定是两国关系未来走向呢?你的帮助是帮他结识更多的权威智库学者,或者说提前获取相关信息,做到防患于未然。”
“除非他不想涉足美国市场,否则这方面的信息获取渠道是肯定需要的。”
“真的需要吗?”
“需要的,我想如果晓光最早有更多的信息支撑决策,或许就不会简单的放置美国市场不顾,商人在抉择时因为情况实在不明朗才会去选择稳妥撤退。”
“好吧。”
……
后来白钦钦给温晓光打了个电话,就和他聊起了今日与温春景谈论的话题。
温春景觉得年初的出售过于简单了,的确是这样,单纯的从商业考虑。
但加入政治又不一样,whatsapp本就不是温晓光说了算,即便说了能有影响,要是由微拓代替facebook收购,先不说买不买得起,光是后续就很麻烦。
一个中国人掌握了美国人的社交软件,这是无法想象的。
过去的决策做都做了,温晓光没什么好后悔的,换来的又不是三块两块,而是30多亿美元。
虽然可能就买一处李嘉诚卖得商业物业,但这也是很大的一笔钱了,而且没必要拿到100%的所有权,不划算的。
那个浦东的黄金商圈世纪汇广场被他卖出了200亿人民币的天价,年租金不到7亿,全买下来占用资金不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本儿。
不过它地理位置优越,连境外的多家基金也都在等着李嘉诚改口,虽然他对外说是这出商业综合体位潜力巨大,不会出售,但真香定理虽迟会到。
温晓光近日来在美股的连番套现行为虽然低调,但还是渐渐引起了关注,他抽调资金回国的消息则让有些自媒体又找到了吹嘘他的案例。
这其实是很危险的,自媒体的用语把他的行为和爱国勾连在一起,他当然爱国,但此次行为的大部分原因都是为了规避风险,而且钱也不都是回到了国内。
2014年8月份,英超联赛的新赛季开始之前,利物浦的球迷们看到了自己的中国老板与芬威体育出了一场闹剧,这几年中国人的有钱形象在全球并不让人陌生,所以他们想要在转会期挥舞支票,但是芬威体育却精打细算。
传闻中国老板颇为欣赏德国人克洛普,所以总想拿着英镑去把他翘过来,不过始终未能如愿,让中国人很是不满。
欧洲媒体闹腾了一阵,把克洛普的年薪写的惊悚人一些,提振些销量也就算了,就是没能拿在网上搜到温晓光和克洛普的合影,宣传效果差了些。
除了足球,中国人在英国并未购买太多,一向爱好豪宅的他对伦敦城兴趣不大,因为温晓光并不打算在国外久居,买了那些仅能满足一些虚荣心而已,完了还得给老外交税。
于是通过伦敦和香江两处地方,不是资本有节奏且并不快的将投资获利逐步转回内地,
温晓光身坐北京的办公室,听的是褚秋晨给他描绘的蓝图。
“钱啊,花出去才叫钱,不花出去就是纸。”
“但是花钱不是小事,花错了我就是巨大的资源浪费。”温晓光竟然在苦恼这个。
“看你怎么考虑了,是投资回报率为第一,还是继续践行你所谓的社会责任。”
温晓光知道她在打趣自己,看了一眼她道:“都要兼顾吧。”
“那你可以让老陈把微拓基金会的规模扩大。”
“不是不可以,我会找他商量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