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x6l精品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17-扯謊閲讀-2a07m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看得出来,姬贼是真的急眼了,不然的话,他不会说这些话。
众人也全都感觉到了姬贼的情绪,一个个的不敢怠慢,纷纷答应一声,找来火把,挎上弓弩铁刀,就要连夜寻找虎皮他们。
然而,大家这边才出营门,虎皮他们就打着哈欠,一个个心满意足的回来了。
双方在营门口相遇,一看到是姬贼亲自带队,虎皮吓得一机灵,扑通跪倒:“陛下!”
黑藤冲过来破口大骂,抬脚就去踹虎皮:“混蛋东西,你跑哪去了!知不知道陛下有多担心你!”
虎皮被黑藤一番话说的惭愧不已,低着头,把身上打来的鹿肉采摘来的野草果子都送上来,道:“我,我去打猎了,只是看到林间深处有果子和野菜,想到陛下身体不好,我就想着给陛下弄回来一些补补身子,对,对不起,陛下,是我错了。”
虎皮一说这话,黑藤表情倒是缓和了一些,回头看姬贼:“陛下您看?”
姬贼皱了皱眉头,不管咋说,人回来都是最好的,可该惩罚的,还是要惩罚的。
“虎皮,我立的规矩你都忘了么?”
虎皮一咯噔,忙低下头,颤巍巍回应:“没,没有陛下。”
“自己说吧,擅自离开错过回来时间,让大家为你提心吊胆,我要怎么惩罚你。”
虎皮脑袋对着沙地一连不断的猛砸:“陛下,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错了,陛下您要惩罚,我没有话说,不管是任何惩罚,虎皮都愿意扛着,只是求陛下您不要生气。”
姬贼摆了摆手,泰走了上来。
“拉下去,打二十棍子。”
泰答应着,伸手就提着虎皮去了。
黑藤有些着急,再咋说虎皮也是他的手下,虽然虎皮犯了错,但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求情。
这不是,黑藤面对姬贼,张口就要求情时,姬贼一个眼神制止住了他。
泰那边抬起棍子对着虎皮屁股来了有两下,还没继续打的时候,姬贼开口给拦住了。
“好了,泰,回来吧。虽说虎皮该打,但念在他一心为了我好,剩下的权且记下。”
泰是最听姬贼话的,姬贼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又抓起来挨打的虎皮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虎皮还不住的龇牙咧嘴,泰见了一声笑骂,憨厚表情道:“行了你别装了,刚才我都没有用力打。”
虎皮讪讪笑,被泰带回来了到了姬贼跟前。
回来了,虎皮老老实实的站在那,不断的对姬贼表示着感谢。
姬贼则瞧了他一眼,勾手冲虎皮道:“你来,我有话要问你。”
姬贼说这句话的时候,虎皮一愣,看陛下模样,怎么有一种什么事情陛下都已经知道了的样子呢?
心里虽然忐忑不安,但对于姬贼的话,虎皮不敢不听。
低着头走到跟前站住,还没等他自己先交代了,姬贼那边就压低了声音问:“虎皮,我问你,你深入林子,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虎皮下意识就想问姬贼一群洗澡的美人算么?
但他终究不是傻子,自爆的事情还是没有做出来。
“陛下,您说的奇怪的东西是指?”虎皮心里砰砰直跳,脸上装作是一副淡定问。
姬贼道:“哦,就是和咱们模样差不多的野人,怎么样,见过没有?”
虎皮立刻摇头如蹦迪一般,飞快的否决:“没有没有,陛下,怎么可能会有野人呢。”
就是姬贼很纳闷,问虎皮道:“没有就没有吧,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呃,反应大么?”
姬贼眯起来眼睛:“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就这一句话,让虎皮吓得浑身汗出如浆,连忙表忠心:“陛,陛下,我,我怎么敢骗你呢,我,我···”
姬贼挥手:“行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姬贼一说这个,虎皮方才松了一口气。
“天不早了,赶紧吃饭休息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姬贼还不忘又问一句:“真的没有发现和咱们一样的人?”
虎皮以手指天:“陛下,绝对没有。这小岛上也会有和咱们一样的人么?”
虎皮这话算是把姬贼给问住了,搞得姬贼吭哧了半天转移了话题。
放虎皮和他的人进营地准备吃晚饭,姬贼挥手叫来了狩到面前,轻声道:“你这几天看着虎皮他们。”
狩很纳闷,问姬贼为什么要这么做。
姬贼抿了抿嘴唇,轻轻回应:“我感觉虎皮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刚才我在他身上闻到了水和女人的味道。”
狩吃一惊:“陛下,这您也能闻的到?您的鼻子也太···呃···”
姬贼无语回头看狩:“你想说啥?是不是想说我的鼻子跟狗一样太灵敏了?”
狩哂笑:“陛下,这是您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姬贼闻言一阵笑骂,挥手道:“行了,别废话了,赶紧去。”
狩答应两声,快步去了。
至于姬贼,则后面站着,抿嘴无言。
咱们实话实说,姬贼并没有闻到虎皮身上那所谓女人的味道,他刚才只是瞧见了虎皮脖子根的位置,有类似于草莓的印记。
姬贼那是腰子王了,经验十足,一眼就瞧出来是怎么回事。
他这就开始怀疑起来了虎皮。
随行的军战部全都是大老爷们,这些草莓是谁给种的?除了梦中存在于小岛上的女性野人,姬贼想不出来还有谁会种这些了。
就是一点让姬贼觉得无法解释,梦中小岛上那些野人,各个都是长毛遮身,这虎皮他们要真是碰上了那些女性野人,他们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真是海上待三年,母猪变貂蝉了?
这也不能够啊,不至于压抑成这样啊。
思前想后姬贼想不通,只能是让狩暗中盯着虎皮他们。
当晚无话,各自吃完了饭回去休息,狩则是照着姬贼命令暗中盯梢虎皮他们。
一夜过去,次日狩来和姬贼报告,表示虎皮他们昨晚上回去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也没有说胡话什么的,睡得一个个的可香甜了。
这一来,让姬贼有些想不通了,心说难不成真的是自己想错了?
如果虎皮他们真的做了什么坏事的话,没道理回来之后自己人和自己人不讨论的,可事实证明,他们什么事情也没说,就算是讨论,讨论的也只是抓捕猎物这种问题,一丁点的破绽都没有。
狩很奇怪问姬贼到底是让自己监视虎皮他们什么。
姬贼没好意思和狩说,就随便打了个马虎眼给糊弄了过去。
吃过早饭,队伍又一次开始进入林中捕猎。
其实昨天猎物都已经够大家吃上几天的了,之所以还入林捕猎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来,提前储备食物,二来,顺带的再扫听一下小岛上的环境。
不过对比昨天,姬贼今天长了个心眼,喊了黑藤手下另外一个名叫庆山的都伯,让他盯着虎皮,看虎皮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行为,回来报告给自己。
庆山与虎皮不同,他为人谨慎守规矩,海上这几个月,让姬贼对这个小伙子很是欣赏,同时也比较信任他。
当然了,对比信任自然还是狩和阿观更让人信任,只是姬贼若是让他们两个跟着,难保虎皮不会发现,再想深入了解那就是妄想了,没主意,姬贼只能是把这个任务交给庆山。
其实姬贼本来自己可以跟着队伍入林子的,可惜的是,他现在败血症的情况还没有得到缓和,身体正是虚弱无力的时候,跟着队伍进林子,也只是成为拖累。
心里很有自知之明的姬贼就继续留守营地,和黑藤阿石泰一块,帮忙修补船只,把肉块做成腌肉以做为储存粮食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