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2b超棒的玄幻小說 風起雙神 線上看-397 來遲否讀書-8klkz

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前面的话题过于沉重,刘月夕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成功,他突然想到若是麟麟邪无法离开罪业之都,那斑鸠又该如何,先前他说过应为不可说的原因,他是要离开罪都的,便询问他下一步的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去投靠无名咯,现在也只有他能够庇护我罪业之都,成龙之路,还是要谢谢你的全套龙石。”斑鸠说的应该是古龙顶,不过更多的细节他还是不愿意说,看来像他这样配天境的强者,也有不能独自面对的事情。
斑鸠将酒瓶一饮而尽,“站起来,你已经摸到沧溟境的门径,这很难得,但是你对韧性的理解几乎是一片空白,我有个提高韧性的法子,愿不愿意学。”
这太好了,刘月夕一直像想搞明白所谓暗能调用中的韧性怎么练,虽说原理简单就是不要让自己的暗能场被影响混乱,但是知易行难,暗能的调用已经是很玄乎的事情,这玩样操作极难,将二种不同属性的暗能场同胚简直难如登天,更别说如何去影响一个暗能场,让它稳定,这怎么做?根本无从谈起,就如你用泡泡糖吹了一个泡泡却还要保持它。
“来,你用风雷二种剑技攻击我,不允许用你的那把致曲,它的符文阵自带‘自锐’的效果,会把事情变的太过复杂,估计以你的感知能力就看不明白了。”斑鸠站在那里,让刘月夕随意攻击。
“这把不是吸魂鬼专用的小夜刃吗?致曲?”
“怎么,你不知道,这剑难道不是亚楠导师给你的吗?”
“不是的,是从一名想要刺杀老师的吸魂鬼手里抢来的。”
“哈哈,有点意思,那你可能碰到的不是吸魂鬼,这是隆道尔的传国武器之一,不可能给肮脏的吸魂鬼部队使用的,我记得应该是某个家族掌控的,叫什么来着,记不起来了,反正这是好东西,可要收好了哦,不过你也惹上了隆道尔的某个大家族,若是去隆道尔还是不要讲这把刀拿出来为妙,免得惹麻烦。”
原来还有这么一桩事情,刘月夕大感意外,收起小夜刃,空手发动攻击。
“随意攻击,仔细观察我周身暗能场的变化。”斑鸠站在原地,刘月夕先打了一道风刃过去,有色眼镜之下,斑鸠的头发散发出红色调的波,而他的手从虚无中吸入二股蓝色的波,这波纹不停变化,就像二个不停转动的纺锤体,太厉害了,这是内在外在二种属性暗能的融合,他是怎么做到,而且周围没有一丝其他颜色的其他属性暗能,这很不可思议,不过仔细回想,当时麦克唐纳大主教的暗能场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只不过没有这一次看得这么清晰“大人,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周围一丝其他属性的暗能都没有,难道被你吸收了?”
斑鸠摇摇头,“仔细的看,我尽量让暗能场稳定,继续攻击,别去想这些,你不能直接从果看到因,”
刘月夕照着斑鸠的意思,风雷二种属性的暗能不停的招呼上去,但是斑鸠的那二个暗能纺锤体就像接收器一样,什么攻击打进去都会很快消失不见。怎么做到的,刘月夕百思不得其解,不管怎么加快攻击频率都没有用。
突然,斑鸠出手了,他周身的那二个暗能纺锤体越变越大,直到把刘月夕都包覆在其中,“你和麦克唐纳战斗的时候,遇到的是不是这样的情况。”就在斑鸠说话之间,刘月夕突然感觉软趴趴的,再也无法打出任何暗能属性攻击。
“是的,就是感觉自己完全无法凝聚力量,就和现在一样,不过要更强烈。”刘月夕如实回答。
“那是肯定的,若是你没有办法像我这样随时随地的操控内外二种属性暗能,那你被对手捕捉到暗能震动频率只是时间问题,韧性吧,说简单也简单,就是解决同伦问题的副产品,我们发现只要同时控制内外二种属性暗能,就可以让它们相互影响,来间接的形成一个可操控的暗能场,这个新的力场就是所谓的韧性,它不仅可以大副提高自身调用暗能的效率,还可以扰乱敌人,到了沧溟这个阶段,你所遇到的所有敌人都会使用这样的招式,练习,不断的练习,改掉你只使用一种属性暗能的战斗习惯,从现在起只要一进入战斗状态,就同时调用内外二种属性暗能,慢慢习惯这种战斗方式。”
说的简单,刘月夕估摸了一下,要是一战斗就将崩解之力和雷属暗能融合在一起,那他的攻击时间以后恐怕就要以秒来计算了,“大人,这样的话我的攻击时间会大大缩短,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斑鸠努努嘴,摸摸下巴,“嗯,是个问题,我早先也遇到过,解决办法很简单,多带小弟少打架,能动嘴的不动口,你要记住,你现在是高手,大人物不能随便出手,如果确实要出手,难道一二招还不够吗?你看我出手吗?想要做高手,就先要有高手的风范,知道吗?学着点,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有道理,刘月夕居然真信了,斑鸠半开玩笑的说辞他居然没听出来,事实是后来的故事里,他的出手次数确实越来越少,斑鸠半开玩笑的戏言从某种程度上反倒成全了刘月夕,二人一直聊到天明,直到狮子团的寄来的一封信,部队已经到圣壁之国了。。。。。
圣壁不死灵庙底层,李煜依旧躲在老王陵寝前,除了时常破口骂骂不守信用的刘月夕,其他的生活还是照旧,毕竟呆在这个地方已经十年了,只是多多走了,刘月夕也走了,李煜孤零零一个人显得很孤单,不过好在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躺在长满狼剑草的小池塘边,啃着兽肉,喝着小酒,王盆早就准备好,但是该死的刘月夕当时说的很牛逼,三天就把不息业火搞回来,结果一个多月过去了还是不回来,不知道在搞点什么,骗了李煜这么多王室贵藏,不会真跑到哪去逍遥自在了吧,他作为异界之人,想要离开月亮神域,通过圣壁的时空维管是唯一的办法,不至于吧,李煜越想越拿捏不定,时间于他而言已经不多,十年之期,这个地方早晚是要被发现的,就算晏殊。。。唉,洛斯里克的那些个混蛋也绝对不会放过他,若真的事不可为,或许只能自己对面对十年之约,烦,全是烦心的事,李煜拼命晃动脑袋,一口饮下酒坛中的陈年佳酿,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什么人,出来。”李煜跳起来,林子里传来沙沙沙的响动,不止一个人,李煜当机立断,将自己先前躺的那把躺椅朝着林子的方向一甩,椅子底下漏出一个铁疙瘩的机关,他一脚猛的踩下去,砰砰砰砰砰,连环爆炸,浓烈的白烟将整个小池塘区彻底吞没,先前埋伏着的杀手被呛的全都现了形,好久好久浓烟才散去,“咳咳咳,大人,李煜跑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们要不要追!”
“追一个金枝技练到极致的李煜,别开玩笑了,他曾经靠逃跑的办法整整牵制了一整团的骑士,结果那个骑士团团灭了,不想被李煜各个击破,就不要去追他,不过也无需担心,自有人能够治他,搜查一下废王陵寝,看看有没有电梯的线索,还有仔细给我搜查里面的每一个角落。”来围捕李煜的正是亚楠先前的弟子叛徒威廉,他看看池潭边的狼剑草,若有所思。
另一边,李煜已经坐电梯离开叠层防御空间,没想到女王这么快就动手了,该怎么办才好,走在墙街的小巷里,他怕周围的人认出他,干脆将头彻底蒙起来,不过这样似乎更显得怪异,路过之人都用惊诧的眼神看着他,李煜只好将斗篷撤下,其实已经没人认的出他,是啊,已经十年了,物是人非,还有谁认得他这个前圣壁之歌大战团团长,径直朝着墙街的大门口走去,恰好那位高大的猎魔队长就在门口值勤,李煜低下头,墙街并没有管制,可以随意出入,门口把守的士兵主要是预防变异狼人的而设立,所以李煜决定就这样混出城,他收敛自己所有的气息,混在出城的队伍里,准备出去,刚走到门口,猎魔队长突然说了一句,“这个点了,都出城干嘛,就不怕活尸狼人吗?”
李煜一惊,还以为猎魔队长发现了他,结果没有,他顺利的出了门,离得老远才换了条道走,去哪里好呢,磔罚森林?抑或者是法兰要塞?他想了一会儿,朝着森林的方向前进,可是走到半路,李煜后悔了,停在小道上的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一会儿没有机关暗器,而且来围捕他的也不是别人,是晏殊,他的挚友也是克星,现任王国左手,“李煜,没想到你真的躲在陵寝足足十年,以你的性格,真是难为你了。”
李煜摊开手,不停的打量着周围的伏兵,“哪里哪里,好久不见啊,晏大人,哦不,应该叫女王左手,我听说女王一直空着右手的位置,看来现在的圣壁是你大权独揽咯,你如愿了,老王若是活着,知道你在监国,想必也会欣慰吧。”
李煜这话酸酸的,是拿老王在揭晏殊的疮疤,当年背叛老王者,现在全都位高权重。
“不要做无谓的逃跑,我设了四层围捕,你跑不了的,怎么样,十年期已到,可有准备好和我在比试一场,若是还没有信心的话,那就交出王盆,和我一起去见女王陛下,向她请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