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rkr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惠鵬鵬-第一零三八章 好自爲之推薦-z9qo7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然而,虚无中,守墓老人的身影似虚似真,发出青蒙蒙的光华,光芒所过之处,空间在迅速恢复,不到两息时间,守墓老人便走出了虚无。
“辰老四看来你杀不死我,我还以为你也许能够给我一个惊喜,但还是让我失望了,人生真是无趣啊,居然没有人能够杀死我,唉!”守墓老人摇头感叹,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辰家四祖面沉如水,没有再出手,因为他发现自己真的不是守墓老人的对手。
“你会后悔的。”辰家四祖深深看着守墓老人,“辰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好怕啊。”守墓老人满脸揶揄之色,“我好怕你们杀不死我。”
两人遥遥对峙,都不再出手,下方,辰战无头魔躯已轰破了头颅的封印,辰家四祖也没有阻止,他知道今日辰战魔躯重组已成定局。
轰隆隆!
空间在剧烈摇动,山岳般的巨大头颅不断震颤,头颅之上的石块在迅速崩碎。
何邪逼出一缕精血,激射在头颅之上。
石化的辰战头颅,快速恢复生气,无尽的魔气滚滚而出,刹那便浩荡在整片天地间!
“吼!”
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魔啸之后,头颅瞬间和身躯合二为一,浩瀚魔气全部涌向辰战处,高大的盖世魔体真正重组完毕,通天彻地,魔威滔天!
他的双目猛地睁开,泛着森冷的煞气。
“小战……看来你不可能回头了!”虚空之上的五祖轻叹道,“当年分裂你的身体,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辰战魔躯冷冷看着他,缓缓转过头来,看向何邪,眼中的冰冷逐渐散去。
“孩儿,我的孩儿……”他口中轻唤,“我感觉到了血脉的雀跃,你是我的孩儿……”
何邪心中松了口气,他最怕辰战魔躯敌我不分,彻底迷失了本性。
如今他最后提着的心也放下了。
他目光闪动,没有说话,而是给辰战传音一番。
辰战默默聆听了一会儿,直接开口道:“孩儿,为父自然会帮你,你放心,为父能为你做得更多。”
何邪无言,沉默抱拳,深深一拜。
一股柔和的魔气,将辰南缓缓托了起来,魔性辰战双目中充满眷恋和宠溺。
但旋即,他陡然抬头,看向半空。
天空之上不知道从何时起烈阳已经消失不见,变得漆黑如墨。
无尽的黑暗中,两个足有山峦般大小的眸子,冰冷无比,闪烁着冷冽刺骨的光泽。
没有脸孔,没有头颅,唯有两点冷光!
守墓老人神情凝重注视高空中的那对神秘眸子,他缓缓升空而起,与那巨大的眸子对峙。
而这个时候四祖突然神色一闪,俯身冲下,向辰战魔躯杀来。
人还未到,已双掌齐出,打出两道毁天灭地般的金光。
辰战的双眸迸发出两道魔剑,生猛的挡住了金光,而后张开巨口一声怒吼,无尽的魔气如汪洋一般奔涌咆哮而出,眨眼间将四祖淹没了,将后者直接冲飞出去。
轰!
辰战魔躯向前一步,一拳轰出,
虚空片片崩碎,四祖的身躯如炮弹般砸落,将远处一片大地砸得四分五裂。
何邪二话不说再度飞退,这种级别的大战,他根本无法参与。
轰隆!
大地突然崩飞,神魔猿怒吼着冲出,浑身鲜血淋漓。
他远远看到何邪,伸手一卷,何邪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就到了他的巨手之中。
玄武甲散发出莹莹光辉,一股惊人力量就要爆发开来,但何邪急忙遏制住,任由神魔猿抓着他撕碎虚空一步迈入。
等再出现时,两人已到了第十七层地狱的边缘,而远方战场隆隆声仍清晰传到了这里,可见其声势有多骇人。
“辰家的法则太厉害了!”神魔猿对何邪道,“辰南,你父亲已经重组魔躯,又有老不死帮你,你的谋划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能为你做的,就这么多了。”
何邪拱手郑重道:“前辈已经帮我很多了,多谢!”
顿了顿,他又道:“前辈放心,生命之泉一年之内,我定为前辈寻到。”
“希望你遵守承诺,如果能拿到,我欠你一条命。”神魔猿深深看了眼何邪。“我走了,你最好等战局结束后再过去,辰南,天阶强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不是因为玄武甲,而是因为我们之前都没把你当回事。但现在……没人会轻视你了。”
何邪肃然道:“多谢前辈教诲。”
“你好自为之吧!”神魔猿一步迈出了十七层地狱。
何邪对神魔猿的话深以为然,天阶强者,修为相当于洪荒世界中的圣人,也许修行方向和侧重有所不同,但境界却是实打实的。
他能打败孔宣这个大罗金仙,但面对圣人,就连逃生也只有一成把握。
他之前之所以没死,固然玄武甲有很大功劳,但那些天阶强者当他是蝼蚁,轻视他,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就好像一只蚂蚁会被人一指头碾死,但绝不会被人用大炮轰死,因为没必要。
天阶强者之前当何邪是蚂蚁,自然用指头碾,但现在,何邪一手导演了这么一出好戏,他要是再敢蹦跶,那人家就要用大炮轰他这只蝼蚁了。
好在何邪该做的都做了,如今倒是不需要再参与进去。
不过天阶强者的大战可是难得一见,若是能观战对何邪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而且何邪还有个不得不回去的理由,他必须把握事态的发展,才能做进一步的决定。
数息后,何邪出现在战场的数百里外,收敛自身一切气息,遥遥关注远方战局。
此时辰家四祖、五祖正在围攻辰战魔躯,交锋很是激烈。
而守墓老人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他依然冷冷的对视着空中的巨大双眸,和它对峙。
辰战魔躯虽以一敌二,却丝毫不落下风,反而压着四祖和五祖在打。
某一刻,辰战魔躯狂吼着高举着五祖的身体,竟然生生将其撕裂成了两半!
残躯在不断扭动,血水如瀑布洒向大地!
这场面极其震撼,就连守墓老人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