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l0s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宋煦 txt-第兩百七十三章 醒來(求訂閱~)熱推-k1zdi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杨畏听着蔡京的话,顿时惊喜的说道:“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做!”
杨畏与蔡京一样,都是惯常见风使舵,对这种反复的事情是手到擒来,毫无心里负担。最重要的是,这件事风险不大,可以进退有据。
蔡攸却迟疑了,没有说话。
蔡京拿过笔墨,率先写了起来。
蔡攸见着,连忙说道:“爹,我回皇城司做些布置,等父亲的好消息。”
蔡京头也不抬的说道:“你没有资格入宫,但要小心,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们,不要乱来。”
蔡攸道:“好。”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蔡京与杨畏相继写好,仔细看了又看,将奏本揣入怀里,两人对视一眼,又低声交谈几句,便急匆匆地赶入皇宫。
蔡攸出了刑部,走向皇城司,脸上难掩紧张,心里暗自的道:将太皇太后请出来这不是疯了吗?
蔡攸心里十分清楚,即便他写奏本支持太皇太后再次垂帘听政,‘旧党’那帮人也不会放过他!
蔡攸苦思冥想,想着从这个大漩涡里解套,脑海里全是皇宫。
‘怎么办怎么办……’
蔡攸心里焦急,知道事态紧张,没有多少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他心头猛的一震,立即转身,不去皇城司了,脚步奇快的奔向着皇宫去。
这个时候,政事堂里,六部尚书以及有资格入宫质问的来了七八个人。他们被阻拦在政事堂,没有办法去青瓦房。
林希与许将并肩站在一起,两人抱着手,静静等着。
许将神色暗凝,低声说道:“翰林院有人在串联,要请太皇太后再次垂帘听政。”
林希一脸漠然,眼神里十分冷静说道:“跳梁小丑。等待会儿去看过官家再说。”
今天怪事迭起,林希等人基本上相信了宫外的那个传言。
许将轻轻点头,自然知晓事情的严重性,不再继续说话。
梁焘,李清臣等人也聚集在一起,悄声的议论着,心里焦急的等待。
蔡京,杨畏来的有些晚,同样站在一边。
不大的政事堂,七八个人,形成了四五个圈子。
青瓦房内。
孟皇后依旧在静静地看书,神情恬静,异常的平和。
苏颂写完手里的公文,抬头看了眼孟皇后,转向章惇说道:“六部尚书等差不多都来了。”
章惇在审阅着一道奏本,说道:“只要官家醒过来,一切都不重要。”
‘要是醒不过来呢?’
韩宗道心里这样想,没敢说出口。
在座的都知道赵煦得的是急病,十分的凶险,连太医都没有把握。
蔡卞沉吟着,道:“我现在去……怕是说服不了他们。不让他们见到官家,他们是不会走的。”
事关官家,谁能放心?
章惇放下手里的奏本,目光灼灼看着前面。
朝廷改制后,六部地位陡升,承接着绝大部分事情,六部尚书是朝廷重臣,不可能随意糊弄、打发。
青瓦房里,突然静了下来。
静悄悄的,让孟皇后突然不适,抬头疑惑的看向几位相公。
女官连忙在她耳边,低声将事情说了。
孟皇后稍一顿,知道苏颂等人的难处了,将书放下,站起来说道:“本宫去。”
苏颂看着孟皇后,暗自点头,这位皇后娘娘,以前还真是看走眼了。
孟皇后刚要走出去,忽然一个手持金牌的禁卫,径直冲了进来,在陈皮耳边以极低声音道:“官家醒了,宣你过去。”
陈皮一惊又喜,顾不得孟皇后以及一众相公了,大步跑出青瓦房。
孟皇后见着,陡然惊觉,连忙跟着陈皮。
苏颂,章惇等人对视一眼,所有人砰砰砰的站起来。
“走!”章惇率先走出青瓦房,直奔福宁殿。
此时的福宁殿,寝宫。
赵煦坐在床头,脸上依旧有冷汗,头发都是湿的,端着碗,闭着眼喝着苦药。
老太医站在赵煦身前,好似松口气。
赵煦放下碗,嘴里苦涩一场,艰难一笑,道:“太医说的是,朕这病,是上次落水留下的病根引起的?”
老太医道:“是。官家洪福齐天,这次之后,必健康长寿。”
老太医的意思很简单,赵煦熬过了这次,日后就无碍了。
赵煦轻轻点头,道:“劳烦太医了,来人,送太医去休息。”
太医应着,抬手离去。
床前,还站着一个人,南天友。在这之前,他已经将宫内外的大小事情给赵煦汇报了清楚。
赵煦轻吐一口气,拿过毛巾,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想着那些事情,不由得失笑,说道:“朕只是病了半天,这天下就要乱了。”
南天友躬着身,不敢置喙。
这时,有一个禁卫进来,在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蔡攸去了庆寿殿,现在陪十三殿下练习骑马。”
赵煦头还有些昏沉,思维缓慢,过了片刻,才呵笑了一声,道:“这家伙倒是聪明啊。叫他来。”
这蔡攸果真是聪明啊,他还没死,这就去巴结下一任皇帝了。
“是。”禁卫听着,转身出寝宫。
南天友没听清楚,却也听到了‘蔡攸’二字,越发的神色谨肃。
不多久,陈皮与孟皇后以及苏颂,章惇等人先后就来了,寝房里,一下子挤满了十多人。
陈皮见赵煦醒了,惊喜交加,行礼之后,一如往常,站到赵煦身侧。
孟皇后双眼微红,来到近前,看着赵煦苍白的脸,再想着有孕,越发想哭,强忍着,行礼道:“臣妾见过官家。”
赵煦看着她,笑容欣慰,伸手道:“过来。”
孟皇后抿着嘴,上前两步。
赵煦拉过她的手,道:“没事了,坐。”
孟皇后双眼含泪,见赵煦这么说,差点没忍住哭出来,心里充斥着难以言说高兴与满足,在赵煦边上轻轻坐下。
赵煦对于孟皇后的表现十分满意,不愧是那个孤人堵城退万军的孟皇后!
苏颂,章惇等人见着,心中惴惴的大石轰然落地,全部神色松缓,躬身而立。
赵煦看着几位相公,笑着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苏相公与章相公都是为了大局,日后还需坦诚交流,增加信任。这般刀兵相向,不是同僚情谊。”
苏颂与章惇的大局其实是不同的,但结果是一样的。
“臣等谨遵圣训。”苏颂与章惇齐齐抬手。至于听进去多少,能做到多少,就很难说了。
赵煦还有些虚弱与疲倦,看向蔡卞,道:“蔡卿家辛苦了。”
“臣不敢当。”蔡卞连忙说道。
赵煦又看向韩宗道,道:“韩卿家也辛苦、开封府现在想必事情很多,有些谣言得辟谣。”
韩宗道会意,道:“是。臣这就去。”
外面谣言纷飞,韩宗道身为开封府知府,自然是辟谣第一线。
赵煦安抚了这些朝臣,继而道:“朕病的突然,耽误了不少事情。诸位卿家都辛苦。让外面那些人进来看一眼,然后都去休息一下,有事,咱们明天再说。”
苏颂,章惇都知道,这短短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官家还得了解,料理以及休息。
苏颂等刚准备去招六部尚书等,蔡攸却抢先进来了。
他尽力保持平静,心里却慌的要裂开,头上止不住的冷汗。
蔡攸进了门,见着赵煦坐在床头,浑身冰冷,连忙低头躬身,单膝跪地的道:“微臣参见官家。”
他声音平静如常,身体微颤。
苏颂等人皱眉,他们不喜欢蔡攸。
赵煦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这时六部尚书林希,许将,梁焘,蔡京,杨畏,李清臣等人进来,见赵煦活生生的,林希,许将等人自然放松,振奋;蔡京,杨畏却眼神惧色一闪,而后又不动声色,脸上极力做出激动之色来。
赵煦没理蔡攸,看着新进来的十多人,微笑道:“朕只是偶感风寒,无需大惊小怪的,诸位卿家的心意朕领了,今天事情太多,回去好好休息,改日再说。”
苏颂、章惇当即领头抬手道:“臣等告退。”
蔡攸见赵煦没理他,听着群臣离开的脚步声,脸色渐渐发白。
别人没有注意到蔡攸的异样,蔡京却注意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浮起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