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jr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神聖羅馬帝國 線上看-第兩百一十八章、內亂爆發-rf1t3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政府军的大肆出动,自然保不了密。事实上,法国政府的一举一动一直都被财团盯得死死的,只不过大家没有想到拿破仑四世居然会掀翻桌子。
人心是复杂的。“宽以带己,严以律人”是社会常态。尽管自己都在策划政变了,大家还是对皇帝掀翻桌子的行为万分恼怒。
没得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随着政府军的行动,原本躲在后方遥控的资本家,现在被迫走上了前台。
“同胞们,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推翻腐朽的波拿巴王朝,结束这场错误的战争,建立一个……”
侥幸逃过一劫的马克西姆·西多洛夫,此刻正硬着头皮向工人宣讲革命理论,鼓动大家参与造反。
看得出来,这是一位伪革命党,宣传的只是推翻波拿巴王朝,缺少了打倒资产阶级的理论。
没有办法,总不能指望资本家自己起来革自己的命吧?就算是信口开河随便说说,那也容易穿帮啊!
马克西姆·西多洛夫深切的感受到了一把,什么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无论他在台上讲得多么天花烂坠,下面众人的情绪就是不高。
“革命”思想深入人心,那仅限于知识分子。普通民众都在为一日三餐而努力,根本就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
关键是波拿巴王朝还没有到天怒人怨的地步,尽管前线噩耗不断,可是战争大都在国外打,巴黎民众的感受不深。
国内物价暴涨,确实引发了大家的不满。可是为了稳定民心,巴黎政府还多次发放救济粮。虽然还是吃不饱,但至少饿不死啊!
很多人都在怀念拿破仑三世时代的美好生活,“革命”留给巴黎民众印象并不好。最典型的就是上一次大革命过后,大家的生活水平明显下降。
见精神鼓励法对这支挟裹的起义军效果不佳,马克西姆·西多洛夫无奈的宣布:“攻克了对面的警察局,每人奖励五千法郎,第一个冲进去的奖励五万法郎……”
大道理永远没有真金白银管用,尽管法郎已经大幅度贬值,可对普通人来说,五千法郎仍然是一笔天文数字。
望着满血复活的起义军,马克西姆·西多洛夫对这次革命的前景已经不抱有信心。本质上来说,他都没有想要革命,只是想通过政变换上一个听话的政府。
怎奈计划没有变化快,拿破仑四世的突然行动,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原本潜伏在政府中旗子,现在都沦为了阶下囚,就连他们也仓皇跑路。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马克西姆·西多洛夫绝对不会亲自上阵,带着一帮乌合之众起来闹革命。
乱了,整个巴黎都乱套了。面对政府举起的屠刀,资本家、革命党奋起反击,拉开了革命的序幕。
枪炮声、呐喊声、哭声夹在一起,响彻了巴黎城。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夜幕降临,战斗依然在继续。
午夜时分,或许是大家都打累了,又或许是天太黑了看不见,战斗渐渐缓和了起来。
“马克西姆先生,车已经准备了,随时可以出发。”
马克西姆·西多洛夫点了点头:“嗯!我离开两个小时后,通知革命党过来接管部队。完成任务过后,你们可以自由决定是否继续参加后续的战斗。”
领导革命是不可能的,马克西姆·西多洛夫没有那么崇高伟大,今天暴起发难也是不得不为之。
政府已经动手了,不搅乱巴黎,他根本就跑不出去。一旦落入了政府手中,其他人的结局不知道,反正马克西姆·西多洛夫是死定了。
至于推翻波拿巴王朝的伟业,自然要留给革命党了。现在身份没穿帮还好,要是让大家知道他是资本吸血鬼的老大,还不被人给活撕了。
要知道,从资产阶级诞生开始,就和“无良”挂上了钩。尤其是搞金融的,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世界不会围绕个人转,少了一个马克西姆·西多洛夫,巴黎内战仍然在继续。
不是革命军有多么厉害,实在是政府军顾虑重重。很多时候看似在打仗,实际上只是在朝天放枪。
没办法,法兰西士兵一惯都同情革命。让他们抓捕无良资本家还行,要他们对普通民众开枪,实在是太为难人了。
尽管大部分士兵出工不出力,还是有部分忠于皇室的士兵卖命,所以总体上仍然是政府军压着叛军打。
……
凡尔赛宫,眼瞅着政府军在节节胜利,拿破仑四世却高兴不起来。
深夜,拿破仑四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花园内,望着满天繁星,他仿佛在纷飞的战火中,听到了巴黎这座古老城市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
计划没有变化快,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拿破仑四世的清洗计划显然是失败了。
尽管他已经逮捕了财团中的很多重要人物,查抄了大量的财货物资,从肉体上重创了资产阶级,可惜一场内战让这些收益变得索然无味。
巴黎内战只是一个开始,可以想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财团的残余势力肯定会发动反扑。
如果是平常时期,些许反弹拿破仑四世也不放在心上,他有足够的信心摆平这些麻烦。
然而现在不一样,法兰西正面临反法同盟的进攻。内忧外患同时爆发,将会让本就在战场上处于劣势的法兰西变得更加难以为继。
“不够狠啊!”
“早这么干就好了!”
拿破仑四世喃喃自语道。他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靠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别看财团的力量现在被打压了下去,实际上要不了多久又会死灰复燃。
从本质上来说,财团就是一个利益结合体,只要有利益存在这个团体就会存在。除非政府足够强势,从源头上断绝他们勾搭。
这是拿破仑四世最羡慕弗朗茨的地方,奥地利资产阶级起步晚,还没来得及发展壮大就遇到了一个强势皇帝,直接掐灭了大财团诞生的可能。
能源和交通不是在政府手中,就是在皇室手中,敢闹腾的资本家都被教做人了。
金融界和实体产业从一开始就是两条平行线,但凡是玩儿跨界、或者是报团的,马上就会遭遇降维打击。
最严格的检查就不说了,那是肯定会有的。隔三差五的停水停电,只是常规操作;运输货物的时候,一准没有火车皮;购买……
事实上,不光是奥地利,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都在限制财团的力量,只不过奥地利干得最有力度,法兰西干得最失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