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o8a优美小說 超品農民-第2154章 大妖相助熱推-6j1op

超品農民
小說推薦超品農民
“这要求太苛刻……”
黑狐大妖还想劝说,好和金雕大妖达成协议,但才说出口几个字,金雕大妖的攻击就过来了。
“多费口舌而已,没用的。”
金雕大妖猛攻。尽管它渴望得到炎魔角,但黑狐大妖拿不出炎魔角,它完全没必要和对方再多说了。
黑狐大妖没办法让金雕大妖停下来,只得继续朝前飞逃。这最后一个方法也失败了后,它变得更加失落,意志开始消沉。
虽然一路上它飞逃的大方向都是妖兽沼泽的北方,也就是往人族世界的南端飞行,可现在连五分之一的路程都没飞过去,在飞过去之前肯定已经被拦截住。
另一边,金雕大妖一面留下特殊气味给旋龙大妖,一面以最快速度追击,不再考虑什么炎魔角的它,注意力再次完全集中。
照这种情形,黑狐大妖运气爆棚也没办法了。
王伦在云霄中观察,通过断断续续的片段画面,倒也确认了一件事:黑狐王的运气爆炸,也不可能脱身,而金雕大妖的运气差到极致,一己之力也最多在半天内拦下黑狐王,逼着后者应对它的攻击。
“运气再差,也不会差到一路上都没有其他元婴大妖循着动静过来的地步。”
何况,金雕大妖有方式可以联系其他元婴大妖,不是要全靠旋龙大妖一路制造动静引来帮手。搞不好现在就有多头元婴大妖在活动了。
王伦当然也知道,如果多头元婴大妖围攻黑狐王,自己偷鸡得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现在回古蛮沼泽也不能直接进去寻找开天神剑,还得等几天看看局势,不如花一两天时间在跟踪黑狐王它们身上。
继续跟踪了快三个小时,王伦看到黑狐王一直被金雕大妖追击不放,黑狐王压根就逃不掉,结果快天黑时,附近终于有元婴大妖出现了。
是一头飞禽类的元婴大妖,样子有些像火烈鸟,鸟腿很长,追击速度比不上金雕大妖,但比旋龙大妖要强了一筹,它立即和金雕大妖沟通好,它在旁边辅助,牵制黑狐大妖,等于是专门放冷枪,一下就让黑狐王很难受,黑狐王的逃遁受了影响,需要花更多时间应对攻击,飞逃速度再次下降。
哪怕照这种情形持续下去,金雕大妖加上这火烈鸟大妖,也能有八成几率杀死黑狐王。
但黑狐王的糟糕处境还没达到极限。半夜时分,终于又有一头元婴大妖过来了,修为还和金雕大妖差不多!
黑狐王拼了命,也没法改变,被三头元婴大妖合围,陷入了苦战。
黑夜中,黑狐王在山林中苦苦支撑,形势岌岌可危。
金雕大妖它们根本没有花时间慢慢耗的意思,不怕黑狐王鱼死网破,它们使出了全力,攻击异常凶猛。
王伦借助黑夜的天然掩护,下降了高度,落到了打斗区域附近的一棵树上,双脚踩在这棵树最高的一个枝丫上面观战。
三头元婴大妖围攻黑狐王,黑狐王很被动,但没到立即会被杀死的地步,现在不是他偷鸡的时候,恐怕需要在黑狐王身死的瞬间,才是他突然出击的时机。
他的目的
很简单,就是夺走黑狐王的储物戒。储物戒里面有真正的炎魔角。
观看了一分钟,王伦看到黑狐王终于挨上了一记狠的,被金雕王的一面翅膀划过了尾巴,狐尾被削掉了一截,伤口血淋淋的。
已经开始受伤了。王伦心想黑狐王再没可能保住性命。
受伤,哪怕是最轻的伤,就是溃败的开始。毕竟不能指望金雕大妖等三头战斗经验丰富的元婴大妖会在这时候犯错误。
所以黑狐王没有空子可钻,在实力被绝对压制的情况下,黑狐王狡猾到极致也无计可施。
这一分钟,双方厮杀不断,移动的距离有些远,为了能够看的更清楚,王伦先是从树上落到地上,再借着黑夜和树影的遮掩,趁四头大妖的注意力都不在他的身上,贴地飞行。
法力的作用下,王伦有意改变了自己的样子,全身被黑雾包裹,黑色光翼则具体变化为了一种大鹰的翅膀。
王伦以一种鹰类大妖的样子飞行,伺机动手。
他不能在金雕大妖等面前暴露身份,需要隐藏好身份去古蛮沼泽寻宝,那样离开了妖兽世界回灵宗,才会少一些麻烦。
悄然跟着四头大妖穿梭,没过去多久,王伦又看到黑狐王受伤了,这一次是被金雕大妖释放的一根羽毛穿透了左耳。
金雕大妖的羽毛不仅坚硬,激射出来时速度还十分恐怖,黑狐王左耳被洞穿,伤口占据了左耳的三分之一,形成了一个很大的血洞。
这次受伤,比上一次可能还重一些。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儿么?”
黑狐王看着三头元婴大妖出手狠辣,完全是要置自己于死地,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打算,突然喊道:“炎魔角就在我身上!”
金雕大妖和同伴愣住,但攻击并没有停下来,不给机会让黑狐王溜走脱身。
黑狐王只得将炎魔角从储物戒中取出。
炎魔角连同外面的盒子,出现在身前。黑狐王心知金雕大妖对炎魔角很有想法,此刻不顾飞射过来的攻击,就用盒子抵挡。
果然,所有的攻击临时转了方向,从身边飞过去,没有直接攻向它。
但金雕大妖和同伴将它包围了,跟随着它一起朝前飞行。
黑狐王干脆落地,停了下来,出声道:“盒子里面就是炎魔角。”
对方不敢动手抢夺,毕竟在对方眼里,它控制了炎魔角,只需要心意一动,就能毁掉这件曾经的神器法宝。
“当真?”金雕大妖只是冷冷问道。
之前说没有炎魔角,想让它跟随着回沼泽,去向炎魔宗的另外两名修炼者索要,它相信了炎魔角不在黑狐大妖手上,现在对方喊着说在,它当然不怎么相信。
但现在已经彻底控制住了黑狐大妖,倒是不怕对方闹出什么事。就算对方自爆晶核,自毁炎魔角,也伤不到它。
它有时间,可以听一听对方的说法。
王伦也听见了黑狐王的喊叫声,才知道原来炎魔宗埋在古蛮沼泽中的东西,会是炎魔角。
炎魔角的名气很大,应该是炎魔宗的镇宗宝物之一,但既然要偷偷摸摸放沼泽中,大概率是为了修复,就跟他殚精竭虑想要复原万灵宝瓶一样,所以这炎魔角应该是曾经的神器法宝,现在神奇不再,估摸着比万灵宝瓶还要弱许多。
因为如果炎魔角还能和现在的万灵宝瓶一样,那黑狐王应该早已经拿着炎魔角反击拼命。
王伦对炎魔角没有多强烈的染指的想法。
这法宝放他手上,他也复原不了。
不过炎魔角对他还是有作用的,曾经的神器法宝,没有彻底报废,内部如果还有器灵的话,可以让万灵宝瓶吞食。
要知道神器法宝每一件都有器灵,器灵其实就是一种高等级的能量,就算器灵死了,能量还有残存的话,这种级别的能量也是万灵宝瓶所需要的。
“原来是炎魔角,如果能得到,倒是不错。”
王伦想着,如果机会合适,可以拼一把。
他不看好黑狐王靠出示炎魔角能保住性命。其实黑狐王肯定也知道,这才迟迟没有拿出炎魔角,现在拿出来炎魔角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原因也简单,只金雕大妖单独和黑狐王交易,或许金雕大妖会同意拿走炎魔角,留黑狐王一条命。现在多了另外两头大妖,顾忌就多了,毕竟放人族世界的修炼者活命是大忌,单独去做可能没事,多出一个就等于是多了一个目击者,别说三头大妖来自三个不同族群,就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都有后患,万一事后消息曝出来,都得玩完。而谁能保证它们三个在事后永远不闹矛盾?只要有了矛盾,就存在消息被曝的可能。
更何况,金雕大妖单独面对黑狐王,都只有极小概率放黑狐王活命。
王伦就等着看黑狐王要怎么处置炎魔角了,反正他是想不出利用炎魔角来脱身的办法。
“这盒子里面的,就是炎魔角。”黑狐王展示着盒子,“我将炎魔角给你们,你们放我离开,如何?”
“你先打开让我等看一看。”金雕大妖提了要求。
它不怕黑狐王耍花招。对方如果能操控炎魔角,早就拿着炎魔角反击了,所以用不着担心炎魔角的威能会威胁到它。
当然,另一方面考虑,对方是从储物戒中取出炎魔角的,应该对炎魔角有着毁掉的能力,所以它们暂时还不能强夺,夺到手的几率很小。
黑狐王将白色盒子弄开,丢到了地上,里面的炎魔角终于露出了真实样子。
金雕大妖等,都能感知到这法宝上面释放出的气息,先就已经相信了七八成。
“就当它是真的炎魔角了,但还是那句话,你怎么证明?总要让炎魔角显露一点什么才行。”
金雕大妖说完,暗中示意了另外两头元婴大妖,跟随它行动。
它不会跟黑狐王谈什么条件,现在只想趁着黑狐王展示炎魔角威力的时候,突然出手抢夺。
抢得到,自然最好。事后宝物到手,再杀死黑狐王,完美。
抢不到,那就算了,宝物不要了,坚决杀死黑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