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cx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第二零五章 正面進攻(三)-38zhg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小說推薦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不过达里诺尔湖地区距离赤峰也有200多公里,因此蒙古大军将战线推到这一地区,还是可以实施俄国军官所制定的相应战术。
于是蒙古大军才在达里诺尔湖地区驻扎,并且按照俄国军官提供的图纸说明布置好了营地,在人民军出兵之后,蒙古军队确实沿路袭击人民军,并且还发动了夜袭,但出乎蒙古军队预料的是,人民军的守备严密,蒙古军队不仅没有占到什么便易,而且还伤亡了400余人,损失不小,因此后来蒙古军队也不敢再袭击人民军了。
而现在人民军也在达里诺尔湖地区驻扎,并且开始大兴土木,因此蒙古大军的主将达木丁**招集其他4人,协商对策。
玛克萨尔扎布道:“照我说,管他什么袭击也好,偷袭也好,干脆就出动大军,和人民军决一死战,我们现在有两万多大军,而且大部份都是骑军,人民军最多也就只有15000人,骑兵还不到3000,一但直打起来,还是我们的赢面大。”
陶克陶胡摇了摇头,道:“打仗可不是比那一方的人多就一定嬴的,还要看武器的精良,前两天我们袭击人民军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根本就没有用,人民军的武器要比我们精良得多啊!我以前曾经说过人民军有一种怪战车,不用马拉牛拖,行走如飞,刀枪不如,十分厉害,当时我看大家都还不信,但现在大家应该信了,而且和我与人民军交战时相比,这次人民军出动的战车更多,只要有这些战车在,正面交战,我们根本不可能是人民军的对手。”
巴布扎布道:“不错,这种战车确实厉害啊!”
玛克萨尔扎布道:“照你这么说,我们还打个什么,反正也是打不过,不如趁早就撤退算了。”
海山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不能力敌,但可以智取啊,再说就算是我们打不过人民军,也可以守在这里,不让人民军通过。”
巴布扎布道:“智取,怎么个智取法?”
海山道:“我看袭击不成,不如改用攻击人民军的运输队战术,我看这次人民军所带的车仗并不多,想必是后勤运输队伍就在后面跟着,如果我们能够拦截住人民军的后勤运输队伍,这次人民军就不可能在达里诺尔湖地区驻守长的时间,就必然会退军,然后我们随后追杀,就算人民军的战车再厉害,也挽救不了他们的败局了。”
陶克陶胡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俄国军官己经为我们制定了很好的战术,我们只用照着做就行了。”
玛克萨尔扎布道:“我总觉不能全信俄国人的话,我们蒙古要成立国家,不能完全依靠俄国。而且我们不是也照俄国军官的计划,袭击人民军吗!结果不也没有成功啊,攻击人民军的后勤队伍,又能行吗?人民军不会笨到不派兵保护自己的后勤队伍吗!”
海山道:“不管行不行,但也总要试一试啊。我们确时不能全信俄国人的话,但现在我们蒙古要成立国家,也确实是不能少了俄国人的帮助,不说别的,就是我们现在用的步枪、子弹,可不全都是俄国卖给我们的吗?除了俄国还有谁卖给我们,所以至少在目前,我们还是应该相信俄国。”
巴布扎布道:“我到不是不相信俄国人,但俄国人自己还不是被人民军打得大败,他们为我们制定的战术,能管用吗?我看到不如还是坚守营地,反正只要是我们在这里挡着,人民军就没办法过去。”
海山道:“就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不可能耗得过人民军,虽然俄国确实是被人民军打败了,但胜败仍兵家常事,不能因为这一次失败就小看了俄国,而且正因为俄国被人民军击败,因此他们也一定认真研究过人民军的战术,并思考应对的办法,另外袭击敌军的后勤队伍,也是符合用兵之道的,故此我认为俄国军官制定的这个战术还是可靠的。”顿了一顿,又道:“这样吧!统领,这次攻击人民军的后勤队伍,就由我去。”
海山出身于内蒙古卓索图盟喀喇沁右旗的一个蒙古贵族之家,年轻时曾任喀喇沁右旗衙门梅勒章京。他加入库伦的时间并不长,但很受哲布尊丹巴八世的重用,因为他是蒙古高层中少的有世界眼光的人,并且在俄国有一定的人脉基础。
在前几年海山曾因逃罪而被迫逃离家乡漫游各国,当然基本是在东欧地区的国家,不过这几年的经历不仅令海山开阔了眼界,并且能够通晓数国文语,由其精晓汉文。并在游历过程中,结识了芬兰语言学家古斯塔夫约翰兰司铁、沙俄军人希德罗夫大校等外国人,并且受兰司铁的影响,接触到了西方的民族主义理论,形成了强烈的民族独立思想,主张蒙古建国,1907年海山回到库伦,因为他和俄国的关系,加上对国际事务也有一定的了解,于是立刻就受到了哲布尊丹巴八世的重用。
见海山主动请缨出战,主将达木丁**点了点头,道:“好吧。”
而这时玛克萨尔扎布有些坐不住了,为他是蒙古军队的五位统领中唯一一个正统军人出身的,曾在蒙古八旗军中担任指挥职务。因此见海山请战,玛克萨尔扎布道:“统领,上次是巴布扎布和陶克陶胡,这次怎么好就让海山一个人出战呢?我和他一起去了。”
达木丁**也颇为欣慰,道:“好,希望两位将军马到成功。”
于是第二天凌晨天还不见全亮的时候,两人各带1500名骑军,离开大营,向赤峰方向进发,一直行走到中午时分,差不多走出了近100公里,人马这才都停下来休息,那知还没休息到半个小时,只见远处尘土飞扬,前方的探子己飞马回报,发现了人民军的车队。
海山和玛克萨尔扎布也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人民军的车队,不过即然是遇到了,当然不能放过,而且休息了近半个小时,虽然没能完全恢复疲劳,但也缓过一口气来,因此两人下令各自己的士兵上马,准备攻击人民军的车队。
虽然蒙古军队训练的时间不长,但毕竞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因此动作也都十分干净利落,只用了10分钟一不到的时间,人人均己上马,并整理好了武器装备,然后随着两名主将,向车队的方向奔驰过去。
跑了十几分钟之后,前面的景像渐渐清晰起来,两人也不禁都大吃了一惊,原来对面只见有十几辆样子怪异的车辆横向排开,向自己这边奔驰而来,速度快如奔马,车后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两人都没有和人民军交过手,但这时也都知道,这就是陶克陶胡所说的那种怪车。
其实蒙古军队一出动,就被潜伏在驻地附近的人民军侦察人员发现,立刻回报到人民军的营地。欧阳隆兴收到报告以后,立刻就明白了,这支蒙古军队不是去攻击赤峰,就是去拦截人民军的运输车队,因为在昨天欧阳隆兴就收到了赤峰传来的消息,运输车队会在今天清晨6点出发,预计在晚上6、7点的时候到达。这次车队共有80辆运输卡车,由一个坦克连和一个摩机连以及一个骑兵营护送,当然指挥官还是坦克连。于是欧阳隆兴立刻像赤峰发电,通告发现有蒙古军队向赤峰方向进发,要求赤峰的驻军,以及运输车队都做好准备。
欧阳隆兴的电报发到赤峰时,己是早晨8点左右了,这时运输车队早己经从赤峰出发,而骑军营在昨天就己经从赤峰出发,赶到前沿哨所卓索驻扎,并且在凌晨5点30分时,就从卓索出发。
这是因为考虑到战马的耐力跟不上车队的速度,虽然人民军的骑兵配备的战马都是蒙古马、三河马、河顿马这样耐力较强的战马,但和机械化车辆相比,还是相差甚远,尽管运输车队的时速只在20公里左右,但也不是马力所能比的,在前100公里时,马力还能免强跟得上,但100公里以后,是绝对跟不上车队的,因此才让骑兵部队提前出发,在与运输车队汇合之前,可以先休息一段时间,恢复体力,这样可以确保能跟得车队更长一些时间。
坦克连的连长叫魏力,原来也是两梄装甲部队的一名排长。他是在早晨8点30左右,在通迅指挥车上收到欧阳隆兴的电报。按照编制,一个坦克连共有12辆坦克,其中3辆属于连部,分别由1连长、副连长、连指导员各指挥一辆,但在非战时期,只留一个人在坦克上坐镇,其他两人都在通迅指挥车,以便随时和上级单位联络。
不过魏力收到消息之后,并没有担心,反到是十分兴奋,最好是能在半路上和这支蒙古军队遇上,和他们大战一场才付。上午9点的时候,运输车队和先期出发的骑军营汇合,这时己经走出了大约70多公里的距离。骑军部队己经走了3个半小时。于是魏力下令全军,休息半小时再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