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qwo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ptt-第一百零九章 拳的巔峯看書-gl6hi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这个女的……”
看台上,自从蒙面女子初阳上台之后,莫小飞心中就有一种古怪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好像是天生的一样,一股莫名的亲近感,让莫小飞忍不住多看了初阳几眼……其实这种古怪的感觉,莫小飞上次在宋王朝酒店第一次见初阳的时候,就已经存在。
他其实完全可以看透初阳脸上蒙面的面巾的……透视这种能力,对于现阶段的莫小飞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只是他并没有这样去做,他是一个心存正义信念的人,会从内心的深处去抵触这种恶念。
“大哥,你认识这个女人?”追风此时冷不丁问道。
“见过一面。”莫小飞想了想道:“她是道门的人吧……应该。我也不是很确定,也不是很熟,只是看着有些,有些像是认识的,我暂时说不清楚这种感觉。”
追风满脸的问号。
只是追风此时却选择了没有追问——因为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叫做初阳的女人,刚刚打出的那一拳,他见过!
或者说,见过类似的!
在泰山的时候,大哥曾今被鬼上身了,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那时候的大哥,就打出过类似的一拳。
并且,那时候的大哥还将这一拳也传授了给自己——如今,追风也会这一拳,他在高原圣殿內接受贪狼传承的时候,时不时也会将这一拳翻出来练练,但始终不得要领。
这一拳他也能打出很大的威力。
但问题是,威力大是大,然而总是没有办法打出当时的【莫小飞】所打出来的那种权倾天下,舍我其谁的感觉。
但追风在这个叫做初阳的神秘女人的身上,再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和上大哥身的那只鬼有什么关系?
不行……不能让大哥在鬼上身了!
追风一直都是想到就做的类型。
这些时间虽然长大了不少,但是少年心性依然还是重的,闹到一热便直接站起了身来。
“星君,您要做什么?”紫星见状,连忙出言问道。
追风道:“我们到现在一颗珠子都没有,火云邪神一开始给的珠子也没有我们的。我要下去拿一颗珠子回来。”
此时初阳还在台上,她是以道门协会的名义出战的……而此时,挂在道门协会名下的珠子,堪堪达到了三颗,初阳自动转为了被挑战的一方。
“难得星君有这般的进取心,实在是我族之幸!但是!”紫星此时严肃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道:“这是道门协会的珠子,我们这样直接出手从道门协会的手上抢夺,会加深神州內道妖双方的矛盾,实属不智……我们应该将目标放在神州以外的超凡团队。如今超凡大世到来,神州道妖应该一致对外才对。”
“这……”追风直接皱了皱眉头,“好吧,是我冲动了。”
虽然少年心性还是重了些,但也不是不知道大局的情况……紫星的话让他无言以对,只好悻悻作罢。
事实上,神州区的道妖双方,确实一直都有意地避免直接对战,即使是从兰斯洛特三战三胜之后直接进入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挑战局面,也一直默守着这个规则。
如今,妖族联盟除了一开始被了一颗珠子之外,四灵族也在后来的夺取战以及挑战赛上,获得了一到两颗不等的珠子。
如果将这些珠子当做是某个世界大运动会的金牌来看的话,此时神州区的【金牌】数量,俨然是已经遥遥领先。
“有人要去挑战她了……也是个女的。”莫小飞此时却忽然打断了追风与紫星的话。
演武台上,一名穿着休闲服的貌美女子,此时脸上正泛着妩媚的笑容,缓缓登台。
“在下还真道门人,宫繁星,请赐教。”上台的妩媚女子轻笑着说道。
……
……
“宫繁星?”龟千一听着这个名字,先是一怔,随后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看着身边的鬼婴道:“是五百年前祸害中原地区的那个女魔,宫繁星?”
“我没有交过手,不知道。”鬼婴摇了摇头。
龟千一则是皱眉不语……如果真的是五百年前的那个女魔头的话,那就有牵涉到轩辕宫的一件秘闻。
其实,轩辕宫【乾】部落的公孙氏,不只有一个不出世的天才公孙时雨……在公孙时雨的那个时代,同样还有这另外一个天赋丝毫不差的公孙氏子弟。
那人叫作公孙无我。
公孙无我不差公孙时雨多少,但一直以来都无法得到公孙氏的承认……一来是公孙无我修炼的几乎都是魔功一类。
二来是,轩辕皇帝的返祖血脉,只在公孙时雨的身上出现。
宫内,除了作为正统的公主之外,公孙时雨是唯一能够动容一丝【九州·轩辕】剑气的人,自然被公孙氏当作是全族的宝贝。
也不能说公孙氏就不看重公孙无我,只不过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公孙无我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面对着同样出色……比自己更出色的公孙时雨,总有一种落差感。
后来,公孙无我突然有一天叛出了轩辕宫,不久之后便传出了公孙无我与一女魔头结伴的消息。
轩辕宫曾派出了多名的【金剑】战将想要将公孙无我抓捕归来,但一段时间之后,公孙无我与女魔宫繁星双双消失不见。
听闻在他们消失不见之前,曾经传出了与一名剑仙发生过什么事情……而那名剑仙,也在那之后,神秘失踪。
这数百年间,轩辕宫也没有放弃追寻,只是至今也没有消息。
“神州太白,青莲剑仙……老夫也好久没有见过此人的风采了。”龟千一忽然唏嘘着说道,“如此天赋才情皆绝顶的豪杰,消失了当真可惜啊。”
演武台上,神秘女子初阳,正与上台的宫繁星对视着。
双方之间,并没有马上动手……她们互瞪着已经有一分多钟的时间了。
……
……
火云邪神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所以并不认识宫繁星……他只是偶尔间和那些老家伙聊天的时候,听过神州古代的一些强者的传说。
事实上,火云邪神出身在明末的动乱时代,经历了整整一个大清的朝代,然后是如今的新国,算算时间,火云邪神如今也不过三百来岁。
在修行界之中,三百来岁,严格来说,只能算是中青的一代……而且还是偏年轻的那种。因此轩辕宫才会觉得火云邪神是一个野生的,而且还是野蛮疯长的家伙,完全不合常理。
“宫繁星,这名字我在什么地方听过。”
尽管一时三刻想不起来,然而宫繁星那一身超绝的修为,在同为武者的火云邪神的眼中,显然就像是夜里的白炽灯一样,而且还是那种破万瓦的大灯泡一样。
“好!”火云邪神冷不丁地一拍大腿,“没想到,除了轩辕宫外,神州之内竟然还有两个如此出色的武者!而且还是女武者!神州武者这一脉,终于要抬头!”
“别闹。”神州的真龙此时却冷不丁道:“先不说这个初阳是挂在道门协会的名下,这个宫繁星你没听到她说什么吗?还真道!那是太白的道统,一样还是挂的道门协会的招牌。”
火云邪神这会儿正陷入了神州武者自强不息,薪火相传,有望崛起的激情之中,哪里听得进去,直接就哼哼道:“太白的道统那又如何!相传青莲剑仙当初也是以武入道,严格来说,他先是剑客,才是剑仙!他的后代门人,自然也算是武者一脉!”
“我四舍五入,还是你老祖宗?”龙夕若不屑冷笑。
“严格来说,你确实是我们所有人的老祖宗。”火云邪神煞有介事道。
“你他妈的……”神州的真龙直接骂粗话了。
至于上台的宫繁星,龙夕若则是打量了几眼之后,没太多的关注——这名字她其实也听过,数百年前曾经祸害过神州武林的女魔。
只是当初宫繁星与公孙无我一起作恶,轩辕宫已经派出【金剑战将】了,她也就懒得出手。
古代的神州破事比这会儿现代多得很……妖魔鬼怪,不规矩得实在太多,她忙着四处扑火。
“不过,真的是这个女魔头?”神州的真龙不由得嘀咕了声。
……
演武台上,已经对视良久,但宫繁星也没有找到蒙面女子初阳的破绽,不禁暗自惊叹一声对方的高明之处。
初阳此时却已经发声,仿佛带着一丝的欣慰,“总算神州大地的武道之路没有中断,后辈武者当中,你很不错。”
“小娃娃,也不怕是闪到了舌头。”宫繁星只觉得有些好笑,她是什么年代的人她自己清楚……但就算是在她的那个时代,也没有人敢用这种口吻与她说话。
看来神州一代女魔的名字,实在是已经被人遗忘了太久。
宫繁星也不怪谁,谁让她当年与公孙无我一切被困在了【蓬莱宝库】当中。数百年间,神州大地已经世易时移。
“我本无意这么快就领教神州的道妖武三道。”初阳此时却道:“不过,既然你已经上台了,那就出招吧,让我看看神州的武者之道,发展如何。”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古武了。”宫繁星轻笑了声,身影瞬间一闪而来,直取初阳脸上的蒙面面纱。
她有说这话的资本。
神州的武者路相当没落,传承下来的都只剩下一些皮毛。
火云邪神这些年来虽然有心想要捡起来,但一人也救不了整个武林。
当代愿意刻苦练武的人已经不多,而愿意练武的,又因为种种的原因,不是错过了黄金时期,就是因为身体污染严重的问题而无法达到高明的境界。
比起现代的武学,数百年前的武功,自然能算是古武——更很快,宫繁星自身的功法武技,更是传承自更古老的时代。
霎时间,宫繁星的手掌在初阳的面前,幻化成了千百道的残影。
然而,这数之不尽的掌影,竟是未能有一道碰到初阳的衣角……宫繁星不禁暗自惊讶,她虽未全力以赴,但这一式【流云散手】的招数,在她的那个时代可以说是技艺的巅峰,要躲开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掌法不错。”轻松的闪躲之间,初阳以肯定的口吻缓缓说道,“基本功也不错,出招的时间,角度,统统不错,只可惜心态不对。”
“什么?”宫繁星一阵错愕。
错愕之间,初阳轻轻地推出了一掌……刹那之间,这只手掌,竟是给了宫繁星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
手掌无限的放大着,宛如一道巨大的高墙,她竟是生出了无法躲避之感。
本能的刺激之下,宫繁星瞬间收回了自己的【流云散手】,一连三步的后跃,最终跃到了演武台的边缘处,才堪堪停了下来。
初阳的这一掌,最终没有彻底的推出,也自然地停了下来,收发由心。
宫繁星不禁沉吟不语,眼中闪过了一丝凝重之色,皱眉道:“你说我心态不对……哪里不对?”
初阳淡然道:“不要轻看天下人,即使不知道对手是谁,也要以平等视之。我并非你所想的那般,只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丫头,不收回轻视之心,你会吃亏的。”
宫繁星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她目光悄然一扫身侧的看台,目光直接落到了尊上宋先生的身上,却见宋先生此时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宫繁星缓缓地吐了口气,调整了下气息之后,再次悍然出掌!
这一掌却是蕴含了四象二十八宿之势,浑然天成般,一掌拍出,便给人一种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之感。
看台之上,火云邪神直接就赞叹了声:好掌法!
此时,初阳一动不动。
当数之不尽的掌势快要轰到了她身体之上的时候,初阳身影一闪……但她身影再次出现在大众视线之内的时候,却是一个扎着马步,打出了拳头的简单姿势。
四象二十八宿的掌势消失不见了。
只有一股清风吹来,缓缓地掠过众人的脸庞……而宫繁星,此时却脸色苍白地捂住了自己的肩膀,随后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这是什么拳法……”她又呕了一口鲜血。
初阳此时缓缓收拳,“基础拳法。”
宫繁星张了张口,似欲说些什么,但最终无言以对。
——你刚还说不要轻看天下人?
——神特么的双标狗!
……
……
“……武功山是个好地方,那里的……咦,这一拳好厉害。”莫默这会儿故事停下,忍不住也赞了一句。
却见前辈此时好像没有听见似的。
只见洛老板这会儿正抬头看着斜前方的【离】字看台处……莫默下意识地顺着这位前辈的目光看去,却未能看到什么特别的事物,不禁心中暗自疑惑。
“前辈,有什么事情吗?”
不懂就问。
“没什么。”洛老板随意道:“只是多了一个观众而已。”
“观众?”莫默不禁怔了怔,再次看向那【离】字看台处,依然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大概就是看到了一个家伙此时正在缓缓地走向看台的高处。
好像是一个,看起来挺普通的,头发随意地束着,穿了一件白衬衣,圆眼镜……带着白色手套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