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mln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起點-606. 毫無品味推薦-38wr7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照实前辈离开曰本几年,二月份才刚回来,一时半会儿不方便接洽工作。”
岩桥慎一在胖胖青年的家庭聚会上认识的东芝EMI的制作人南川,这天突然打电话来,请他帮忙。
“突然说这个有点冒昧,不过,岩桥君,你那边如果有需要制作人手的,能请你考虑照实前辈看看吗?”
南川还替宇多田照实背书,“我作为后辈,对照实前辈的才能非常信服。”
宇多田照实身为制作人的能力怎么样岩桥慎一不知道,但南川肯为了他特意打电话过来,那两人的交情显然不错。
不过,岩桥慎一跟南川没什么交情,这点关系都能让他特意打电话,宇多田照实要么接不到工作四处尝试,要么是很缺钱什么也愿意接。
以制作人的身份来说,宇多田照实既无作品更无名气,收入方面可想而知。
藤圭子虽然是曾经的怨歌女王,但实际上,她的巅峰期来得快去得也快,八十年代,女儿出生以后,她也陆续尝试复出,发过几张唱片,但已经毫无水花。
她成名早,过气又早又彻底,巅峰期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早就没什么后续收入。
不仅如此,进了八十年代,藤圭子罹患精神疾病,状态不稳,几年来跟宇多田照实数次离婚,离婚后再复婚,复婚没多久又离婚,维持着颇为奇妙的夫妻关系。
宇多田照实没有跟任何一家唱片公司有长期合约。不签常约的制作人,要么是名气大到工作排着队上门,要么就是乐界一块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砖。
这位显然是后者。
上次去见酒井政利时,正撞上他给村势真奈美想新艺名。在一堆大牌演歌歌手们的名字当中拼来凑去,还参考了藤圭子的名字。
过后,岩桥慎一又和酒井政利联系时,听他提了一句,说是村势真奈美的新艺名定了“藤彩子”,和“藤圭子”一字之差。
当时在电话里,酒井政利还开玩笑,说藤圭子是怨歌女王,这位新鲜出炉的藤彩子,干脆也去唱怨歌算了。
酒井政利嘴上说说而已,岩桥慎一也不会把其他公司歌手制作的事放在心上。
但没想到,前脚刚说完藤圭子,后脚就被藤圭子的丈夫给找上门来——求职。
“我知道了。”
岩桥慎一客气地答应了南川,有机会一定和宇多田照实合作。放下电话,看向坐在起居室的地毯上,从刚才开始就一心二用,一边整理纸箱,一边看过来的中森明菜。
真像是只好奇心旺盛的小猫。
“工作上的电话。”
岩桥慎一走过去,随口解释了一句,看了看还是一片狼藉的起居室,“不知道六点之前能不能收拾完。”
她过来帮忙,他提前预订了餐厅,收拾完东西,正好一块儿去吃饭。
中森明菜倒是挺有信心的,“绝对没问题。”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一点。
……
要搬新家的新家具提前几天就陆续置办好送来了,中森明菜说好了要送给他的音箱设备也在那期间送货上门。
小富婆中森明菜出手大方,桃浦斯达的饭又软又香。
设备安装完成后岩桥慎一一试,声音果真不同凡响。
岩桥慎一今天有空,事先预约好搬家公司,今天一早从旧公寓那边,把要带过来的东西都送来,顺便自己留在家里收拾房子。
居家小能手中森明菜事先知道了,自告奋勇这天要过来帮忙。
“行程不要紧吗?”岩桥慎一在电话里问她。
中森明菜大包大揽,“没问题。”不过,要到午后才能得空。
于是,岩桥慎一从上午开始,先自己一点点收拾归置。总而言之,趁她没来,先把那些一旦被她发现了就会让她气势汹汹的东西给放到它该去的地方——床底。
过了三点钟,公寓里先有电话打过来。岩桥慎一接起,是中森明菜打过来的,确认他在不在家。
岩桥慎一告诉她“在家”,中森明菜和她说,已经到了他新家附近。
又确认了一次具体的住址,中森明菜挂了电话,过了十来分钟,对讲机的铃响了。岩桥慎一摁了开门按钮,到玄关那边去接她,找出专门给她准备的拖鞋。
三月的尾巴,只要是晴天,白天的温度就颇为舒适。中森明菜一迈进来,就笑眯眯的指了指自己的上衣,炫耀道:“我今天也穿了‘蓝衬衫’哦。”
中森明菜在邮箱里拿到岩桥慎一寄过去的《Eyes to me》唱片,听了歌以后,心里这段时间以来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别扭忽而散去。
心中原先所想的“吉田桑看着他穿蓝衬衫写了歌……”,一下变成了“那件蓝衬衫竟然带给了吉田桑那么棒的灵感!”,听着这首歌,心情愉快的给岩桥慎一写了回信。
岩桥慎一给她寄的是要送去唱片店上架的唱片版本,里面附带着乐队马戏团巡演的曲目投票券。
乐队出道以来发行过的唱片,岩桥慎一都给她寄过,中森明菜也都听过,可以说是在不自觉的时候,比乐队的粉丝还要了解乐队的音乐——
而从认真写过试吃感想这点来说,她比粉丝还要粉丝。
因而,拿到附带的投票券,她兴致上来,也填了一份。在给岩桥慎一寄回信的时候,顺便也寄了出去——当然,并没有让岩桥慎一知道。
“东京的樱花开得正当时。我昨天去代代木,那边的樱花很美。”岩桥慎一看她手里提着个袋子,顺手伸过去,想替她接过来。
结果,中森明菜手往后一背,躲开了。
“我自己拿。”她神秘兮兮。
岩桥慎一瞄了一眼那个袋子,故意道:“不是点心吗?”
“不是哦。”
激将法这一招,这回没派上用场,中森明菜笑眯眯的回了一句,点到为止,把鞋子换下来,脚伸进拖鞋。
“哦。”岩桥慎一只能随便她。
中森明菜若无其事,换好了鞋,劲头儿十足,“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想请你停止迫害猫的行为。
岩桥慎一心里随便想想,嘴上认真说说,“里面正一团糟呢,要做的事不少。”
中森明菜进了起居室,就知道他所言不虚,果真乱成一团。说好了要来帮忙,倒是一点不含糊,袖子一挽,加入战局。
……
“总算做完了。”
乱成一团的起居室恢复整洁,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双双往后躺倒,松了口气。没拉窗帘,窗外,夜色已然降临。
早就过了晚上七点钟了。
打扫房间、整理东西这种事,做起来要用的时间和精力都很多,但成果相比起用掉的时间和经历,却显得普通平常。
自我估计六点之前能打扫完的岩桥慎一、夸下海口说一定没问题的中森明菜,两个对形势完全判断失误的人,此刻相视一笑。
“辛苦了~”中森明菜说。
“多亏你来帮忙。”岩桥慎一夸她夸得真心实意。
被夸了,中森明菜高高兴兴。不过,忽然想到件什么事,往他那边拱了拱,有点坏心眼的在他耳边问,“慎一君把那些东西都放到哪儿了?”
“嗯?”
中森明菜拿脑袋抵住他的手臂,又开始晃来晃去。晃了一会儿,自己先头晕投降,叹息一声,嘀咕道:“……肯定又放到床底了。”
“哈哈!”岩桥慎一让她逗得大笑。
一边笑,一边伸胳膊,把她给搂在怀里,反问道:“你是不是也想看?”
“……”
中森明菜懒得回答他,被他搂着,还不安分的在他怀里动来动去,抱怨:“肚子好饿。”
快到六点的时候,还没整理完,岩桥慎一提议先去吃饭,吃完了回来再继续收拾,被进了状态、铆着一股劲儿要一鼓作气的中森明菜给拒绝。
要等整理完了再吃饭,岩桥慎一打算先给餐厅打电话,推迟一下预约的时间,不过,中森明菜改了主意,不想出去吃了。
岩桥慎一想想也是,整理打扫完房间,累都累坏了,还要再特意收拾打扮、瞒街过巷的出去吃饭,没什么意思,就给餐厅打电话,取消了预订。
这会儿大功告成,肚子却还没着落。
中森明菜不说还好,一说,岩桥慎一也开始觉得胃里空的难受。怀里的女朋友还不老实,往下一滑,耳朵贴到他的肚子上,装模作样听了听,“咕咕叫。”
“……”
好冷的段子。
不过,肚子饿也是真的。岩桥慎一坐起来,“叫外卖行吗?”拥有丰富独居经验的他,通讯簿上记了不少餐饮店的外送电话。
“慎一君的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吗?”中森明菜还懒洋洋躺着。
岩桥慎一摇头,“瓶装乌龙茶还是有的。”
“我想吃鸡肉烩饭。”她彻底打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念头,对着他的脸点菜。这副表情,跟菜单写在岩桥慎一脸上似的——完全没有考虑他有没有烩饭店的外送电话。
“知道了。”
岩桥慎一去打电话。点完了外卖,看了看手表,“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岩桥慎一目光从手表移到她脸上,“给你买过夜要用的东西。”
中森明菜拒绝,“不用了。”
“你不留下吗?”他学乖了,直截了当的问。
中森明菜盯着他的脸,在那儿笑得起劲,怎么看都像是藏着点什么。岩桥慎一琢磨了一会儿,灵光一闪。
“我都带过来了。”
中森明菜慢一拍,在他想明白了以后,才揭晓答案。刚才进门的时候,那个不让他接的袋子里,装的就是睡衣之类的过夜要用的东西。
“真周到。”
岩桥慎一半开玩笑,“我之前还在为难,要是买过夜的睡衣,应该选什么样式的。”
“说不定会买到很奇怪的。”中森明菜说。
岩桥慎一表情微妙。她话说出口时没多想,看到他的表情,反应过来,“我说的是慎一君的品味……”
“……”好的,他没有品位。
岩桥慎一去放洗澡水,让中森明菜先进浴室。
“慎一君先去就好。”她在传统的大家庭里长大,习惯了按照顺序进浴室。
岩桥慎一对这种事无所谓,“我又不介意洗澡的顺序。明菜桑先去,我在这儿等着鸡肉烩饭。”
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才先进去了。
鸡肉烩饭放在保温箱里被送过来,还热乎乎的。
“好吃!”中森明菜尝了一口,心满意足的眯起眼睛来。
这副神情,不去拍个食品广告真是可惜。
岩桥慎一把饭送进嘴里嚼嚼,咽下去,“这家店的烩饭可好吃了。除了鸡肉烩饭,还有其他的……”
“下次到店里去吃吃看怎么样?”中森明菜提议。
她已经洗完了澡,换上自己带来的睡衣。式样是在意料之中的朴素。如此朴素的睡衣,岩桥慎一心想,同“品味”这样的词关系也不怎么大。
“不过,是家很小的店,大家都紧挨着吃东西。”岩桥慎一的意思,是她过去了或许会被认出来。
中森明菜的重点却完全不在那上面,“我最喜欢那样的小店。”告诉他,“母亲还没有生病之前,就经营着那样的小店。”
“是嘛。”岩桥慎一说。
她连连点头,对着他说起关于母亲经营过的小店的事。一说起母亲来,中森明菜就有一种奇妙的劲头儿。
吃完烩饭,岩桥慎一把碗盘收进水池,在哗啦啦的水声里洗碗。
中森明菜坐在餐桌前,看他忙来忙去,一边跟他说话。岩桥慎一待在厨房里,一边回应,一边开始琢磨,她马上也搬新家,厨房里用得到的东西应该送什么。
除此之外,还顺便考虑,下次去她那儿,也要把该带的都带上。不仅准备睡衣,最好再准备好替换的上班套装。
穿女装这种事,可一不可再。
“慎一君是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
中森明菜住了口,盯着他看看,忽然发问。
岩桥慎一正走着神,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明菜桑还要干货吗?”
大坂的寺田光男还有他的乐队成员们,最近这几天要到东京这边来。东京这边,岩桥慎一和美和酱与中村兄合开的LIVEHOUSE试营业了一个多月。
这次,这几个家伙还要过来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