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snr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不合理真相 txt-第279章 懷疑閲讀-u03ts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听了娄忠云的诉求,陶毅挣扎许久,终于点点头,对苏平说:“行吧,谈谈也好。”
于是苏平对娄忠云招了招手,娄忠云便与荀牧、祁渊一块走了过来。
“陶毅?”娄忠云问道:“娄修云她男友?”
对从小宠到大的妹妹直呼其名,可想而知,此时此刻,娄忠云对这个妹妹的意见很大了。
陶毅轻轻颔首,然后别过头去,不敢直视娄忠云。
娄忠云却一直盯着他,始终不说话。
苏平微微皱眉,眼神示意祁渊和荀牧看紧点,免得娄忠云忽然爆发,一拳怼在陶毅脸上。
但过了半晌,娄忠云终于开口,却也只说:“年轻人,别那么冲,克制点吧,干好事可以,但别真把自己当成正义卫士了。”
陶毅猛地回过头,张了张嘴,诧异的看着娄忠云。
片刻后,他合上嘴,咽了口唾沫,说道:“我懂了……谢谢。”
“不,你不懂。”娄忠云缓缓摇头:“在牢里,多想,多思考。”
陶毅轻轻点头。
娄忠云不再说话,转过身走到了一边,蹲在角落里重新点了根烟。
祁渊眨眨眼睛,有些诧异,娄忠云就想跟陶毅说这个?
不对,娄忠云盯着陶毅的时候,双目微红,双手攥拳,那分明是瞪,分明是在爆发边缘。
他是恨陶毅的。
但很明显,他最终克制住了恨,到嘴边的话,也变成了其他。
或许是他尚且年幼的女儿让他最终保持住了理智吧?毕竟若真的揍了陶毅一顿,或许一时解恨了,但也得为此承担代价。而他女儿,短时间内已经再经不起半点刺激了。
何况有祁渊等人在身边,显而易见的,他顶多只能打一拳,就会被制止。
……
几分钟后,凃仲鑫站起身,抬起勘察箱走了过来,说道:“差不多了,咱们先回去吧,我再做个细致的检验。”
苏平颔首,随后看向痕检科的刑警们,问道:“他们呢?”
“还要在现场勘察勘察,然后这几个垃圾桶说不定都得扛回去。”凃仲鑫说道:“我们先走吧。”
“行。”苏平点头说道:“你们先回去,我留一会儿,也方便等会和环卫派来的人交流。”
“嗯。”荀牧颔首,说:“那我们先回去。”
随后他又看向娄忠云,说道:“娄先生,走了。”
娄忠云踩灭烟头站起身,默默的走到凃仲鑫身边,伸出手。
凃仲鑫愣了两秒,也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随后娄忠云又说:“我想见见我老婆。”
“好。”凃仲鑫只吐出这么一个字。
一行人便又上了车,往支队方向开去——这儿距离支队已经很近了,不过两分钟左右,车辆便纷纷开入支队,挺好,荀牧又交代刑警将陶毅押送到看守所去,便带着众人走进支队办公大楼。
走到一半,娄忠云忽然问道:“对了……娄修云呢?没一块被押回来?”
“移交女子看守队了。”荀牧回道:“关于她的罪责……目前还在调查当中,以进一步精确确定。”
娄忠云竟笑了一声,尔后摇摇头:“还有什么不确定的?”
荀牧瞥了娄忠云一眼,没回话——他看过娄修云的供词,并对整个案情做了细致的分析,怀疑娄修云恐怕不仅仅只是犯了包庇罪那么简单。
很可能,还包括唆使犯罪。
是的,荀牧认为,陶毅并不仅仅是冲动犯罪,之所以会撞吴依妹,除“正义感爆棚”被愤怒冲昏了头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来自娄修云的唆使,至少也是暗示。
他仔细研究过娄修云和陶毅的供词,重点关注了二人对话的部分,发现娄修云初次打电话给陶毅时,以及向警方供述时,都有意无意的将“虐待动物”的责任推到了吴依妹的身上。
而且在讲述中,也有不少“虽然放心自己哥哥,但不放心嫂子”这一类的对话,也说过“哥哥原本很善良,热爱动物,怎么会变成这样”之类的言辞。
字里行间,似乎都在表明,要不是吴依妹,事情不会变成这样,以及如果没有吴依妹,她哥哥就如何如何……
但仅凭这些,还有些模棱两可,不足以证明娄修云是在唆使他人犯罪,甚至依据无罪推定原则,唆使犯罪这一罪名基本不成立。
可荀牧有这种直觉——或者说,对人性恶的判断倾向,让他忍不住往这种可能去想。
所以他派出了松哥和老海这两位精英前去提审娄修云——松哥亲和力十足,能最大程度解除娄修云的戒备心,而老海则是心理学专业出身,可相对有效且正确的去评判娄修云的心理。
当然,老海在这方面的业务能力并不算太强,荀牧这么做,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能验证最好,无法验证,再想办法。
对荀牧而言,既然起了疑心,总得想办法证明或者证否才是,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他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娄修云这样的人可比陶毅可怕多了。
不过……要实在没辙的话,他也没办法。毕竟这年头办案讲证据,同时人的精力也有限,他不可能长期咬着这桩案子不松口。
终于走到了地下室,来到尸柜前,凃仲鑫拉出个尸柜,露出了吴依妹的尸身。
只一眼,娄忠云浑身便僵住了,忍不住颤抖起来。
祁渊和荀牧别过头去——这具尸体,硬要论血腥程度、腐败程度,在他俩见过的尸身中其实排不上号,但那枚被煮烂了的头颅,最能引发人的共情心,让人不忍直视。
尔后颤抖着走到尸柜边上,抬起双手。
“娄先生。”凃仲鑫立刻说道:“请不要触碰尸身。”
娄忠云深吸口气,咬着牙强迫着收回手,豆大的泪珠便开始一滴滴往下砸落。
开始时他还很克制,只是无声落泪,但很快便啜泣起来,进而有些哽咽,再变得嚎啕大哭。
三个大男人在一旁看着,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哭了半晌,他才抽噎着问道:“我什么时候能接阿妹回家?”
“一般而言,结案后。”凃仲鑫回答:“或者是经我鉴定,确认尸检结果不存疑点,无可辩驳,没有缺漏,无需再次检验鉴定,你就能够带她回去火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