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3ai熱門都市异能 非洲酋長 起點-第四百七十章 考察(二)推薦-9z7l0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董新剑就是忌讳点烟的事,他也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被曹沫这么落脸,但也只能压住内心的不满。
等曹沫他们进入包厢后,他才语带讥讽的跟陆建东说道:“崇海的小朋友可是真有个性!”
陆建东心里更是恼火,也不知道杨建国这个老滑头身边这些小青年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本想借机敲打一下,没想到最后害自己落得里外不是人。
想到人家压根就不搭理他,眼神里还流露出不加掩饰的轻蔑,真是叫他恨得牙龈根子里都在发痒。
曹沫他们也没有在包厢里歇多久,很快就买账离开双逸人家,乘车走马观光的参观起园区来。
陆建东、董新剑站在舫船甲板上,看到曹沫、杨建国等人乘坐的车,最高端的不过一辆奔驰E系,雪弗兰、蒙迪欧根本就不放在董新剑眼前,更不要说那辆平时就城管会开来收缴路边摊的皮卡了。
这情形真叫他们倍感受辱,看到奔驰、雪弗兰以及皮卡悬挂的车牌,陆建东都忍不住骂起来:“原来都是新海来的小赤佬,难道没有家教!”
曹沫也没有将午后的小插曲放在心里。
目前新海实现产业腾退计划,不是说就不允许棕榈油精炼、可可脂粉加工产业的投资建设,但除了更高昂的工业用地价格、更高昂的雇佣成本之外,税收上的优惠也在逐步撤消。
两家的棕榈油、可可脂粉加工等业务,都要整合到天悦实业之中,后续还要进一步扩大规模,就需要在新海之外择址建设新厂。
天悦工业目前在支云湖畔租借的研发测试中心,已经用满,承接华宸的皮卡生产线,年产能设计规模仅有五万辆,就算再挖掘潜力,就算暂时不去考虑新研车型的投产,随着“灰鸟”皮卡、“领御”越野车往几内亚湾两翼地区市场扩张,也必需要尽快考虑新工厂的建设启动。
无论从哪个方面,崇海都是非常好的选择。
不过,就算最终确定将新的研发测试中心、生产基地落在崇海,崇海下辖三区五县(市),国家级、省级高新产业园区有二十多个,这里面还要进行选择。
我为亡灵做直播
崇新联合产业园虽然刚刚启动建设,但各方面的条件非常优越。
毗邻的长江沿岸座落从数千吨到二十万吨级别不等的各类散装、集装箱码头。
国道、省道及沿海、沿江高速公路从崇新园附近穿过,从出口下来都能很快进入产业园区。
正兴建中的高速铁路,崇海南站距离崇新产业园仅五分种车程,也极大拉近新海跟崇新产业园的距离。
造化歸壹 梓龍
毗邻的紫英湖新城是崇海在东南部正倾注全力打造的新城区,环城高架能极方便的打通崇新产业区跟崇海新旧城区的沟通。
而崇海国民生产总值零八年底就突破三千亿,制造业根底深厚,教育及研究资源也要远远强过一般的地级市。
说实话,就算没有杨建国这层因素,沈济、徐滨他们早已将崇新联合产业园列入第一考察对象了,税费优惠、地理区位以及人力、研发资源等等方面,他们都会有一套评判的标准,曹沫过来也是要更直观的去感受一下这些印在书面的标准跟条件。
崇新产业园还没有兴起大规模的建设,管委会大楼及商务配套区也是零九年由崇海市属的城投集团投资建设,最快也要到一零年底才能启用——能看到的地方不多,但杨建国对地方人事风物非常的熟悉,整个下午走马观花的走了一圈,却也不无聊。
晚上约好跟成希这边的亲戚一起吃顿饭算是见面,杨建国将晚宴安排一家叫梅晓的餐厅里——餐厅位于江边山上,从停车场出来拾阶而上,进入餐厅的包厢里,看窗下就是浩荡的江水,从地理位置看就知道这家餐厅非常的逼格。
此时天色已暮,江水暗沉,但江面星星点点有不少灯火,不计其数的货轮正马不停蹄的从眼前的江面上通过,彰显出国内生机蓬勃的经济活力。
成希跟她大舅家关系最亲近,跟二舅杨建革、大姨杨建琴家关系就一般了,平时也很少走动。
他们到停车场时,也就成希她大姨拉着大女儿杨春在停车场等候,其他人都在包厢里坐等。
成希他二舅也是副处级政府官员,虽说是在闲职部门,但曹沫看得出他对老大杨建国是不大服气的,见面就带着不耐烦的责问老大杨建国怎么带着人在外面溜达到这么晚才到酒店里来。
异世之逆天剑道 龙尘逸
曹沫心想以成希她妈的脾气,成希家跟她二舅家关系能亲近才奇怪了。
成希她大姨在卫生局工作,到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科员,曹沫也很清楚成希她大姨并不知道他的情况,看到他开一辆皮卡进停车场,心里就落了疙瘩,只是出乎礼貌没有表示什么,但到包厢后,曹沫看到她拉住成希她二舅到一旁说话,脸上的表情说明她一定是议论他开的“破车”。
曹沫心想成希她妈都没有将他的情况,提前跟自己的亲姐姐说一下,关系也是够疏远的。
成希她大姨夫是儿科医生,曹沫他们走进去时,就听到她大姨夫口无遮拦的拉着成希他二舅吹嘘病患家属送礼的事情,上前来也只是语气寡淡的夸了一句“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啊”!
成希的几个表哥表姐,也基本都成家立业,两个在政府部门工作,一个是重点高中的教师,一个刚刚硕士毕业进入崇海最知名的三甲医院。
杨家在崇海算不上大富大贵,也绝对算得上中上层的殷实人家了。
当然,成希家要比她舅姨家更优越罢了。
曹沫作为成希的男友登场,二舅家、大姨家虽然第一印象不看好,但出乎礼貌,坐下来还是凑过来打听他现在做什么。
傻妻撩人 左手天涯
“自己创业,做些投资……”曹沫如实说道。
祭祀村
“嗨,你们年轻人就是不踏实,没有什么社会经验搞什么创业啊——你们以为现在还是八九年代啊,只要敢闯,就一定能出头?你看看杨旭,毕业出来就开公司,都有十年了吧,现在做出什么来了?要是当初直接进机关,关系疏通好,现在早就正科了。”二舅杨建革毫不留情的将杨旭拉出来当负面案例说教起来。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曹沫为了照顾奶奶的病情,都被迫捏着鼻子忍受他小叔,还从容不迫陪着成希应对二舅、两个舅妈、大姨的各种“关心”,却是杨旭被反复拉出来说教,心情还是有些不耐烦的。
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还是很有道理的。
梅晓餐厅位于江畔的半山,建筑面积其实不大,视野最好的几个包厢都比较狭小,共用一个能眺望江面的观景露台,曹沫他们坐在包厢里说话,隔着窗台就看到陆建新、董新剑与一名中年人从隔壁走到观景露台眺望江景。
涅槃御道 慢热球鞋
曹沫、杨建国肯定想装不见,却是成希他二舅杨建革大惊小怪的叫道:“老大,这不是你们园区的周滨书记跟陆建东副主任,他们今晚也在梅晓吃饭啊!”
还不等杨建国阻拦,杨建革已经打开通往露台的小门招呼道:“周书记、陆主任,你们晚上也在这里吃饭啊?”
“嗬,杨部长、杨主任,是你们啊,我还说谁在隔壁高谈阔论呢!”崇新联合产业园工委书记周滨探头往里看了一眼,笑着问道,“你们家有什么喜事啊?”
“外甥女带着男朋友来崇海来认个门!”杨建革说道,“我二姐家的儿子,对,她爸是新海市青山区公安局副局长,我二姐是上市公司华逸商业的副总裁……成希、曹沫……”
杨建国不得不走过去跟园区一把手打招呼。
杨建革虽然跟二姐家关系不亲近,但在场面,还是习惯将他二姐、二姐夫抬出来撑场面。
这会儿他便要招呼曹沫、成希也都出去,但曹沫就在包厢站起来朝外面挥挥手,算是打过招呼。
陆建东、董新剑这会儿也看清楚曹沫的脸,中午时就闹了一个老大不痛快,这会儿听杨建革说这个小青年竟然是他跟杨建国的外甥女婿,忍不住讥讽道:“你们家真是找了个好外甥女婿啊!”
“……”小青年腼腆、不爱交际,周滨却也见怪不怪,却不知道陆建东的怨气从哪里而来,疑惑的看过去。
“我跟董总,都不被杨主任的外甥女婿放在眼里呢。”陆建东还是没有压制住心里的怨念,吐槽道。
杨建革也有些尴尬了,回头看了一眼,虽然他对这个“外甥女婿”也不满意,但也没有刚见面就轮得他教训的资格。
杨建国平时不跟陆建东争什么,这时候也不会无原则的退让,说道:“人家也是到崇海来考察投资,中午的时候,其实是陆主任有些不合适了。”
陆建东就冷笑了两下,一副“你说啥就是啥”的样子,跟周滨说道:“外面风大,周书记,我们陪董总进包厢坐吧——董总中午被气得够呛,不要再被冻着了……”
“哈哈,小事!”董新剑一副宽容大度的说道。
杨建国被陆建东噎了这一下,也是难受得很。
周滨主持新园区工作,正野心勃勃的想干一番事,极重视招商工作。
他要是跟陆建东不对付,周滨也许会假装看不见,但陆建东说曹沫同时还惹恼了董新剑,关键董新剑这时候还跟着陆建东一唱一和,这就犯了周滨的忌讳。
而他就算是将曹沫的身份晾出来,也未必能找回过场。
所谓“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曹沫还没有明确说要在崇新产业园投资,天悦的规模再大,曹沫个人身家再高,但在地方没有大的投资,地方官员为何要看他的脸色,而不去讨好一期就将在崇新产业园投二三个亿的董新剑?
在今天的崇海,两三个亿不能算什么大项目,但崇新产业园特别需要几个看得过去的启动项目,就突显出东岭数控的重要性了。
要不然,管委会的官员也不会被周滨整天赶着去招商引资。
周滨果然当即就阴下脸来,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跟陆建东、董新剑回包厢里去了。
“你们中午到底怎么得罪陆建东了,搞得他在周滨面前告状?”杨建革心里也老大不痛快,不便直接质问曹沫,坐下来却压低声音找老大杨建国究根问底。
“陆建东眼瞎呗!”杨建国多少有些哭笑不得,没好气的说道。
曹沫也颇感无趣,等服务员将冷碟摆好,也就借口他们夜里要开车回新海不去喝酒——杨建国都安排好住宿,但杨建革、杨建琴实在对这个准外甥女婿难谈满意,都想着赶紧吃过饭了事,也没有劝酒,更不提留成希、曹沫他们在新海过夜的事。
才过七点钟,曹沫他们这边就吃得差不多了。
杨建国就让儿子杨旭出去买单,他就想着这边赶紧草草了事,哪怕等会儿让杨旭带着曹沫、成希他们找家酒吧,也要比这里干耗要好。
杨旭刚走出去,却听到外面的大厅却传来一声喧哗,听到周滨、陆建东在外面喊:“单书记……”
杨旭买过单回来时,还站在包厢门口往外张望,在包厢里的杨建国、杨建革兄弟探头看出去,却见市委书记单泽鸣在数人的簇拥下,陪同一名中年人刚走到外面的大厅里——周滨、陆建东他们则从包厢里走出来,跟单泽鸣寒暄。
杨建国、杨建革平时都凑不到单泽鸣的跟前,甚至都不知道单泽鸣记不记得他们这一号人,犹豫着要走出去打招呼,却是单泽鸣身边的中年人眼尖,看到曹沫,招手喊道:“曹沫,来来来,单书记专程赶过来找你的……”
曹沫都不知道丁肇强今天在崇海,嫌麻烦的拍了拍额头,走出去跟单泽鸣握手:“单书记你好,老丁没有提前打电话说一声,我都不知道他也在崇海!”
“是我不让丁总打电话的,打这个突击战,就是怕你找借口不见我们,”单泽鸣握住曹沫的手,哈哈笑道,“要见你难啊,我零八年就想让丁总约你见面,有几次你到崇海也错过机会没能见上面……”
“缓北兴南”,推动城区往东南扩张以及紫英湖新城是单泽鸣赴任崇海之后一手推动起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与丁肇强也建立非常密切的私交。
东盛地产零七、零八年所遭遇到的债务危机,意味着紫英湖新城有可能烂尾,单泽鸣所面对的又何尝不是一次巨大的危机?
掩抹不盡 劃水蝦餃
单泽鸣早初也是帮东盛积极奔走,想要说服金融机构解决东盛的债务问题,但单泽鸣的影响力也主要局限在崇海,而当时崇海有不少人想看他的好戏。
他几次想见曹沫,主要也是希望说服曹沫相信崇海的发展潜力,出手帮忙解决东盛地产当时所面临的债务危机。
当然,曹沫跟丁肇强的关系要更复杂,等到两家和解化解掉东盛地产的债务危机,他一直都没有跟单泽鸣见面。
“单书记您这么忙碌,我这不是怕打忧您工作嘛?”曹沫笑着说道。
“周滨,天悦的项目你们要克服一切困难留在崇海!”单泽鸣从丁肇强了解到更多车匠找地方新建第二研发测试中心的情况,误以为周滨跟杨建国他们都在梅晓接待曹沫,甚至还误以为他们聊得很愉快,当即也是直接给周滨下指示道,“有些政策,园区有限制,需要市里配合的,你直接跟我汇报……”
“一定的,一定的!”周滨一头雾水,训练有素的的交际能力,叫他能勉强压制住内心的震惊,去接单泽鸣的话,心里却想将陆建东一脚踹到江里去。
刚才席间陆建东已经给杨建国上了眼药水,将中午所发生的不愉快说了出来,在他面前狠狠数落了一番杨建国的准外甥女婿是那样的桀骜不驯,那样的不上道。
星空倒影
周滨场面上还安慰了董新剑几句,但丫的,谁知道人家就是有资格不搭理你们这两孙子的狗屁、破规矩啊!
董新剑的投资项目包装得比较高大上,但实际上早期能投资一个亿就顶天了,也是崇新产业园现在需要有看上去光鲜亮丽的项目填充,市里都不甚重视。
要知道杨建国的外甥女婿能惊动单书记,不知道什么来头,他也不至于不理不睬啊!
他都怀疑杨建国是不是故意挖坑给他踩,但细想不至于啊,杨建国都快退二线了,跟他没有什么厉害冲突啊,他平时还是颇为尊重杨建国的。
天悦是什么公司来着,怎么听着那么熟悉?
“不介意我跟丁总来蹭你们的饭吧?”单泽鸣还是没有看出异常,就想与丁肇强插进来用餐,问道。
丁肇强是从沈济那里知道曹沫夜里在崇海,还是曹沫席间百无聊赖跟沈济发短信吹嘘梅晓的夜景不错,他们下次到崇海可以专程过来吃江鲜,却不想暴露行踪。
即便丁肇强同意东盛集团的业务、资源跟天悦实业进行整合,以便将更多的资源、精力投入东盛地产的发展,但不意味着东盛就不再涉及到其他领域的投资。
丁肇强对天悦工业及车匠的计划跟构想也是很感兴趣,找沈济了解很多,但前一次见面要聊的事情太多,还没有机会谈到天悦工业及车匠的发展上来。
而单泽鸣从丁肇强那里了解到曹沫对天悦工业及车匠的构想,当然就更感兴趣了。
崇海轻工建筑以及重化工业、制造业等门类都比较齐全,唯独在整车制造领域是个空白,更不要说什么引以为傲的地方汽车品牌。
要不是从丁肇强那里了解到崇新联合产业园副主任杨建国是曹沫未婚妻的舅舅,单泽鸣都想直接由市里接手相应的招商工作。
也是怕提前打电话,曹沫会找借口推脱,单泽鸣才决定拉着丁肇强突袭过来,以便能见上一面,这会儿也是直接提出要上饭桌,希望能直接将项目引进的事敲定下来。
然而相邻两间包厢,一边正喝得气氛热烈,一边已经杯盘狼籍,都买过单准备撤人。
单泽鸣与丁肇强要往曹沫他们的包厢里走,周滨就有些慌。
单泽鸣走到门口看到包厢里怀盘狼籍的样子,也就明白过来,转回头问周滨:“你在这里不是陪曹总他们吃饭?”
“曹沫这次到崇海来游玩,是忙里偷闲,我就安排了家宴算是认门,也就没有惊动周书记——我还想着吃过饭,再找周书记汇报工作呢,没想到单书记您跟丁总赶过来了!”杨建国在仕途上又没有什么野心,不可能为刚才的小事就给周滨上什么眼药水,还主动替他掩饰道。
“周滨,你的功课做得不扎实啊——东盛地产遭遇债务危机,是天悦投资联合新鸿投资对东盛地产注资三十亿,紫英湖新城的建设才没有耽搁下来,曹总作为天悦投资的董事长,是对崇海建设有功的人啊。天悦进入汽车研发、制造也有两年了,积累一定的技术及生产经验,销售在非洲取得很好的成就,在经过准备期后,计划跟东盛控股、新鸿投资联合起来,找一个地方做大汽车制造,曹总这次到崇海来,是为这个项目考察合适的投资地——我还以为你早知道这事,亲自接待呢。”
东盛地产的债务危机,当时在崇海也搞得人心惶惶,说起天悦投资,周滨也不陌生,但他怎么可能将天悦投资曹沫跟杨建国的外甥女婿联系起来?
虽然他刚才听杨建革喊“曹沫”这个名字,是挺熟悉的。
陆建东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谁都不再注意到他。
董新剑也是尴尬得想掐死自己。
惡魔弟弟他吃肉
他即便不知道天悦投资是何物,但丁肇强在商界是什么人物,而能联手新鸿投资出手挽救东盛危机的人物,怎么也不是他能相提并论的。
要不然,崇海的一把手怎么可能亲自赶过来见面?
好在不要说周滨了,杨建国在这时候也是尽力帮周滨打圆场,不搞那些无意义的打脸:“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跟周书记汇报的!单书记、丁总还没有吃饭,我让酒店重新安排一桌——曹沫今天原本准备着回新海的,刚才都没有喝酒,正好留着量陪单书记、丁总你们喝两杯……”
曹沫无所谓,杨建国帮着掩饰,周滨当然不会自揭其短,领着单泽鸣、丁肇强先走去露台欣赏江景时,也只是暗中吩咐秘书,赶紧将陆建东跟董新剑安排到其他地方去,不要留在这里碍手碍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