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xb5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春》-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tsdlx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贾蔷,你果真要卖方子给宋家?”
田傅领了下一步和宋家讨价还价的任务走后,李暄压根就不信,问道:“你莫不是还想卖个有问题的方子?上回东盛赵家的事,忠顺王李祐可是知道的。”
贾蔷奇道:“知道了,知道了宋家还想要来强买?”
李暄道:“他这不是让田傅来作保……”
言至此,李暄忽然明白过来,脸色抽抽道:“贾蔷,你有些阴啊!宋家以为有田国舅做保,就能压住你不敢弄鬼。你反过来,倒是让田傅去坑他们?”
贾蔷冷笑一声,道:“一群记吃不记打的东西!他们小瞧了我,高估了田傅。另外就是,这次,我给他们的是真方子,他们就算把官司打到朝廷上去,我也不怕!”
李暄忙问道:“这话又怎么说?”
贾蔷笑道:“机事不密祸先行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还没发作,我怎能把老底给露出来?”
李暄倒吸一口凉气,叫道:“贾蔷,你小子可别过河拆桥!今儿没我在这帮衬着你,田傅果真洒起泼来,你以为你好应付?今儿本王在这当了个见证,你才能制住他。你转过脸儿还想把我丢一边?”
贾蔷笑道:“王爷,你这不是明白的很么?”
李暄面色不善道:“姥姥!敢情你拿本王当傻子?”
贾蔷哈哈一笑,忙摆手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回头你把那俩乳娘带回去,我就将此计告诉你,如何?”
李暄嫌弃道:“你真是无趣的紧,那两个奶娘多好……好好好,带走就带走!反正送不送,你喜欢大的名声也早就众所周知。你快说,快说。”
贾蔷呵呵一笑,压低声音,将计策大致说了遍,只听的李暄两眼放光,乐道:“果真这样灵?”
贾蔷嘿了声,道:“如何?”
李暄嘎嘎乐了好一阵,似乎已经看到宋家、忠顺王一伙吃个血亏。
忽地,他又眨了眨眼,干咳了声道:“贾蔷,你看,田傅那老货还是对头呢,跑个腿儿就能分十万两。那本王……出力也不小,这你不能不承认罢?”
贾蔷眉尖一挑,道:“王爷,我是小气的人么?不过得来的银子咱们别乱花,拿去办个车坊。一次花掉,就再没了。办成车坊,那可是一年一座金山!”
李暄乐的合不拢嘴,一拳打在贾蔷肩头,眉飞色舞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最能搞事!又好顽又能赚银子!果然,我母后看人,何曾看错过?走了走了,今儿可过足了瘾!贾蔷,这事你可得办漂亮,不能虎头蛇尾!”
贾蔷将喋喋不休的李暄送出宁府大门后,眼中目光也渐渐锋利。
到底还是底子太弱,虽有林如海庇佑,可林如海自己都在满朝景初旧臣的包围下,辛苦支撑,费尽心力。
各种弹劾攻击,如影随形,一日不曾中断过。
而贾蔷这边,同样未曾消停过。
丰台大营的军资、军械,还是趁着旧侍郎被罢免,新侍郎还未上任之际,让王子腾以兵部尚书之尊,强行拨付下来。
但可以想到的是,三个月后,又是一场难缠的官司……
军中且不说,便是朝中,贾蔷有林如海这个户部侍郎当靠山,人家就出动个吏部侍郎来下手。
贾蔷有个尹家当援手,人家就在背后,鼓动起田家来打擂。
今日贾蔷若非借着李暄在场,可当公证的份上,摆出鱼死网破的姿态,震慑住了这条贪婪的老狗,这一桩事还真未必好解决。
这一场接着一场,真是让人烦不胜烦……
不过,早在扬州之时就料到了今日。
景初旧臣,又怎会甘愿乖乖的被清洗?
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可若将新君的臣给打倒了,不就还得倚靠旧臣么?
其实若无林如海,贾蔷倒不介意做个和光同尘的勋贵,安享富贵。
新旧党争和他有甚么干系……
可既然他受了林如海如此多的大恩和护爱,连人家的爱女也得了去,自然就只有同舟共济,共度难关一条路可走。
就只当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罢!
安下心来,他正要回府,去寻香菱、晴雯安抚一下心情,却见林之孝又过来了。
“怎么又来了?”
贾蔷皱眉问道。
林之孝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却还是躬身赔笑道:“老太太请侯爷再去一趟……”又道:“今儿好多人家打发人送了礼来,还有书信,怕是有事相求。”
贾蔷冷笑一声,想了想,还是往西府去了。
……
荣庆堂上。
贾母、王夫人甚至连邢夫人都来了,一人手里抓着一大把信笺,脸上也不知该是甚么神情。
邢夫人笑道:“几辈子没来往过的远亲都送了信来,更别提往日那些世交,送了那么些礼来,只求上十匹绸缎绢纱,这闹的我也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咱们贾家,如今开布号了?”
下面赵氏笑道:“大太太还真说着了,贾家可不正是开了家布号,出了种极好的绸缎,如今神京城里各府上都抢疯了。连我们这边,都收了不少托请。”
邢夫人笑道:“竟有这样的好事?那可得都安排周全妥当了,不能让那么些世交老亲们说了嘴去。”
朱氏拍手附和道:“可不就是这样的话?咱们这样的人家,旁的都好说,独这份体面丢不得。要我说,连银子不银子的最好也别提,几辈子的世交了,家里出了这样的好东西,合该一家送一些去。没的收人家那么点银子,反倒连人情也落不下了。”
此言,倒让不少人跟着点头……
正这时,听到堂外小丫头子的通报声传来:“侯爷来啦!”
一堂人齐齐看向门口方向,就见贾蔷不疾不徐的进来,众人居然一起露出的笑脸……
贾蔷呵了声,看着高台上多出的邢夫人,道:“大太太今儿也得闲了?”
贾母担心邢夫人将事情说死,先一步笑道:“托你的福,今儿到处来人给家里送礼的。多少老亲世交,就为了见识见识你做出来的云锦。”
云锦,便是德林号新款绸缎的名号。
贾蔷沉吟稍许,道:“既然都送了礼来,那就一家送二匹去,算是还上一份礼罢。”
人情往来,又不是空手套白狼,他认了。
贾母还未开口,朱氏就笑道:“哥儿也忒小气了去,二匹好做甚么?这也拿得出手,没的失了贾家的身份。”
贾蔷生生气笑道:“那你觉得,送多少好?”
朱氏道:“果真是好的,不说三五十匹,那太多了,可怎么说一家也得送上十匹八匹的罢?哥儿没管过后宅事,怕是不知道,那一匹好绸缎,裁裁剪剪下来,也就只能做一二身好衣裳。一匹虽是四丈,可绸缎衣裳并不是单层的……”
贾蔷好笑道:“十匹八匹?我这绸缎一匹就要十八两银子,十匹就是一百八十两,你当这些都是纸做的?”
朱氏、赵氏闻言,眼睛都亮了,赵氏笑道:“哥儿和世交老亲,还算这个账?咱们这样的人家这样小气,没的让人笑话了去,快别说这样的话了。”
“沙比!”
贾蔷呵呵笑着,吐出两个字来。
满堂人都怔住了,似没听明白贾蔷说的是甚么。
赵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皱眉问道:“哥儿说的甚么?我怎么听着,你是在骂人?”
贾蔷看着她,笑着解释道:“你没听错啊,我是在骂你。”
赵氏闻言,面色陡然涨红,怒声道:“贾家还有没有规矩?再怎么说我也是做长辈的,你也敢骂我?”
赵氏身旁的年轻人跳起来,厉声道:“贾蔷,你敢骂我娘沙比,我和你拼了!”
说罢,居然冲过来要揪打贾蔷。
贾蔷冷笑一声,见其冲撞过来,微微侧过身,随即猛然一脚踹其腹部,倒比来时的速度更快,砰的一下倒飞了回去。
赵氏尖叫一声去抱,不想其子“噗”的一口,吐出满嘴胃容物,喷了赵氏一脸。
贾蔷却不看他们娘俩,而是目光森然的看着蠢蠢欲动的其他史家人,冷笑道:“再有冲动的,待我将亲兵喊来,一人打断一条腿!”
史鼐差点气疯,朝高台上贾母叫道:“姑母,岂有这样的道理?”
贾母早气的一张脸都白了,身子都发抖起来骂道:“你们一个二个的都好算计,我劝你们别自作聪明,你们偏不听,如今可得了意了?我既然连你们都管不了,如何去管他?”
话虽如此,对于贾蔷出手将史家人打成这样,她心里难免也有气。
王夫人劝道:“蔷哥儿,都是亲戚,有话且好好说就是。不止她家,便是贾家也收了许多书信,想要你那绸布。这个,不好讲银钱的。贾家总不能过成独门独户吧……”
贾蔷看着王夫人淡淡道:“该给的人家,我早就送去了金字对牌,她们自可去西斜街采买。十天开一集,金字对牌还能便宜不少,更有诸般别的好处。交情不到的,自己去办对牌,也能采买到一些。
贾家从没想过当独门独户,但更不会当冤大头,任谁都想上来咬一口肥肉。
一个个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配不配开这个口。
世交老亲?真正的世交老亲我早安排妥当了!
至于其他的……
我贾蔷落难的时候,怎么没见哪个世交老亲想着给口吃的?
我贾家被对头围攻陷害时,怎么不见一个世交老亲出面?
遭难的时候连个人影儿都不见,如今看到好处了,倒是一个个出来装腔作势端着架子来拿大,狗一样的扑上来。
别说一匹,一寸都没有。”
听他这般说,出来打圆场的居然是忠靖侯史鼎,他笑道:“算了算了,蔷哥儿说的也在理。再说,人家蔷哥儿又不是真的一毛不拔,不是说了,求上门来的,一家给二匹么?”
贾蔷眉尖一挑,道:“忠靖侯莫要弄错了,是送礼上门的,给他们的回礼。再者,即便是要回礼,也要等到半年之后,扬州那边的新货送到后才有。”
史鼎闻言脸色僵了僵,却还是咬牙道:“也成!老太太刚才也说了,这原是你的东西,你想给哪个就给哪个,不想给不给也成!”
贾蔷眉尖微挑,看了看满脸窝火的贾母,呵呵笑了笑,道:“没其他的事,我就回去了。”
贾母问道:“恪和郡王和田国舅寻你做甚么?”
贾蔷随口道:“恪和郡王寻我来顽,田国舅则是为了仙客来的事,都已经解决了。”
贾母看到下面史鼎拼命的使眼色,心里一叹,道:“还有一事,听说近来各部将军、各省提督连兵部都在换官儿,云儿她二叔好不容易捞了个江西提督,过些日子马上就要上任去了。可她三叔,还个没着落。原不该劳你,只是听说这个机会实在难得,你看看,是不是帮衬一把?”
贾蔷闻言哈哈笑道:“老太太,军机处掌兵部军机的,是赵国公姜铎,也是他提议,更换旧将换新人的。提督一级的将军调动,一定少不得他过目。我不开口倒也则罢了,谁都知道,史家这些年早和贾家走的远了,还有些机会。可若我开了这个口,落在姜家眼里,那就真的再没半点机会了。前儿我才将姜铎的大孙子姜泰打了个半死,鼻子断了,肋骨也断了不知多少条。这个时候我上书求官,原本还有点希望,也连半点希望都没了。再让那老糊涂想起史家和贾家的关系,怕连保龄侯已经得了的位置都要危险。
其实不是我不顾念亲戚情面,史家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来亲近贾家,我还是很感动的,真心话。
如今元平势大啊,和我贾家势同水火,史家亲近这边,势必被那边记恨,这是甚么,这是同仇敌忾!
我们金陵四家果然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所以,史家想托付子弟过来,我一口就应下了。
对了,还有吏部侍郎康家父子,他们前儿陷害我不成,反倒让我拾掇了通,这才请了田国舅来说项,康家必也深恨贾家。
吏部管着官帽子,康家权倾朝野,其子还是都察院的御史……
若是他们知道了史家和贾家这样亲近,啧,怕连史家也恨在心头了。
这里我要给保龄侯提个醒,果真能去江西,搜刮地方的事最好少干。
往日里或许没事,毕竟无官不贪嘛。
可如今史家和贾家走的这样近,那些记恨我和我先生的人拿我们没法子,一定会盯紧史家的。
到时候,可别银子没收几两,反倒丢官罢爵,锒铛入狱。
侯夫人,你也别生气,刚是我冲动了。
不就是想要些绸缎么?旁人家肯定没有,现在也没有,他们花银子买都难买上。
但史家就不同了,你放心,回头我就打发人,多给你家送去些。”
“送个屁啊!!”
史鼐的脸色都黑了下来,狠狠瞪了贾蔷一眼后,对贾母道:“姑母,出京前我就不来了,你老好好保重罢!”
又扭头对面色黑沉的史鼎道:“老三,还不走?”
贾蔷提醒道:“没关系的,左右史家还有四个弟子要在贾家,回头我让他们把绸缎带回去。”
史鼐怒声道:“多谢你的好意了,你也不必阴阳怪气的,既然你宁侯瞧不起我们,往后这门亲戚还是少来往的好!史家的子弟,我们史家自己会管!我史家和你宁府,从此恩断义绝!!”
说罢,史家一众人,如同躲避瘟疫一样,急急的离了贾家,唯恐让人产生误会和贾家亲厚……
等看到这一窝子狼狈离去后,贾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这家和国一样,每到了末期,蠢货总是层出不穷。
不过笑了没一阵,看到高台上贾母在那落泪,他又无奈道:“一样米养百样人,老太太若不是早就看穿了他们甚么样的人,又怎会一直不亲近?何苦这会儿又来掉泪?”
邢夫人和王夫人一起劝了遭后,让贾母挥手送走了。
贾政方才带着宝玉,跟在史家后面相送,也没回来,一时,荣庆堂上就贾母、鸳鸯和贾蔷。
贾蔷对贾母道:“我让人往库房里送一百匹云锦,你老看着回礼。”
贾母叹息一声,道:“罢了,你也不容易,回头我把银子补给你。”
贾蔷笑了笑,道:“都行。”
鸳鸯担心的看着这二人。
贾母滞了滞,又问道:“你怎么好端端的,又把姜家的孙子打成那样?”
贾蔷道:“是因为前面元平子弟下的手太狠,有因就有果罢了。”
贾母叹息道:“到底还是要少结些仇人……”犹豫了下,又问道:“我隐约听人说过,说你这样做,原都是为了帮玉儿她老子?”
贾蔷眉尖一挑,道:“这又是听谁造的谣?”
贾母没好气道:“你少诓我,当我不知道?你原是太上皇良臣,和朝里这些官儿按理说是一路的。玉儿她老子是皇上的心腹,若不是帮他,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按理说,外面的事我不该多嘴,只还是要提醒你,你到底是贾家的族长,这样一份家业都担在你身上,莫要只顾着心疼你老丈人,忘了自己的本分。”
贾蔷笑了笑,道:“外面的事,老太太不明白,还是少管。此事必又是二太太跟你说的罢?那才真正是个混不吝狗屁不通的。她也不想想,哪怕是看在宫里大姑姑的份上,贾家都要和皇上站一起,更何况还有许多旁的道理!”
贾母皱眉道:“还有甚么道理?”
贾蔷道:“譬如,早在先荣国时,贾家就和元平功臣势不两立了!难道现在我们要数典忘祖,给人家磕头去?”
贾母闻言,脸色一僵,心灰意冷的摆手道:“罢罢罢,我也闹不清你们爷们儿到底在斗个甚么,随你们折腾去罢。”
贾蔷正要告退,忽见林之孝家的来传话,道:“老太太、侯爷,东府打发人来传话,说是尹家派人来请侯爷,说是尹家太夫人想侯爷了,若是侯爷得闲去见见。”
贾蔷点点头应下,道:“知道了,这就过去。”
上头贾母居然有些吃味道:“我倒要看看,你去了尹家是不是也这样喊打喊杀!人家若是要东西,你是不是也连一寸一尺也不给!”
贾蔷淡淡道:“人家二太太孙氏先前就买过,连折扣都不让打。一个家族的兴旺昌盛,便是从这最起码的家风做起的。贾家……往后要见贤思齐,好好跟着学点。”
贾母大怒:“鸳鸯,给这位六亲不认见贤思齐的宁侯点银子!咱们也不沾他的光!”
贾蔷哈哈大笑,转身摆手道:“先留这罢,算是孝敬你老吃茶的钱。”
等贾蔷走后,贾母静静坐了许久后,忽然道:“难道这些年,果真做错了?那么些世交,果真只能同富贵?”
鸳鸯笑着劝道:“老太太又何必理会这么许多,往常是家里没个主心骨儿,事事都要你老操心。如今这个侯爷虽霸道的厉害,可我瞧着,又很有主意呢。老太太索性不管那么多了,好好高乐受用你的岂不正好?”
贾母苦笑道:“即便不想如此,又能怎样?罢罢,就想这份福罢。等以后见了老公爷,也好跟他说,不是我不管,是你们贾家人不让我费这个心!”
正说着,就见一众贾家姊妹进来,连宝玉也在。
只是大家脸色都不大好看,素来开朗活泼的湘云,居然还在抽泣着。
贾母虽不待见史家人,可对湘云还是疼爱的紧,见之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姊妹们都不好说,还是宝玉叹息了声,道:“再没见过这样的,二表叔家的史思听说云儿在西斜街那边有个门铺,就让他嬷嬷来问她,把云儿得了的银钱都给强要了过去。云儿这几天晚上,觉也只睡一半的忙活着,手指头都扎破多少回了,全白做了。”
贾母闻言,再看看被宝钗搂在怀里,呜呜大哭的湘云,气的发抖,大骂道:“史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起子没出息的混帐东西!丢人现眼的畜生!合该刚才让蔷哥儿打死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