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最怕唱情歌-第八百零九章講授特效思路(求訂閱,求收藏,求票。)看書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小說推薦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我捧红了半个娱乐圈
米国的网友开始炸锅了,居然有人敢藐视塔迪特效制作团队,藐视里面的核心人物史密斯。
关键藐视的人还是亚洲的团队。
“灭了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大的下场。”
“这种蠢人都有?难怪是亚洲电影走不出亚洲呢。”
“恐怕你不知道特效是什么,这样的导演,就是白痴,难怪都是些垃圾电影。”
“八千万,赚得容易啊。”
“轰,给我轰!”
而申林这里,李安使用了钞能力,申林和团队在磨合,在创造性的拍摄。
李安把自己公司的那一套顶级的设备运了过来。
当然片场是没有地方放置这些高档的设备的,李安全把它们安装在多功能房车上了。
这就节省了申林一遍遍两边跑,把拍摄好的片段送到朱嘉信的公司,然后再制作观察有什么需要改正的地方。
光这一套设备,就得九千多万。但以后可能是特效电影的标配了。
史密斯的人不得不服李安的财力,这样的设备,自己公司也就三套,还是像祖宗一样供着。
李安这就用车拉来了一套。
那好,待会正好也制作一分钟的视频,打它们的脸。
朱嘉信的特效制作团队的后期人员也赶到了现场,他们在知道申林的用意后,也是惊叹了半天。
让这群米国佬做徒弟?怎么可能,申林也绝对没有这可能。
申林拍摄完成,就和特效组的人上了车。
申林很快发现,跟自己想的一样,没有这么简单。
捕捉技术还是用的不好,演员和摄影师,就没懂自己的意思。
金枝玉叶 阿琐
申林拿出分镜头剧本对后期人员说:“我要把舌头的蠕动制作出来,就是在这些海绵的基础上制作。位置不能改,你们先操作一下。”
后期人员脸都是绿的,这没做过啊?
要是全都用特效,那倒是简单点。
不过这些人没有把疑问和困难说出来,哪怕他们觉得申林会败,这件事有点意气用事,有些唐突了,他们还是选择支持申林。
这也是特效人必须有的素质,按照导演的要求做。导演让修改多少帧,那就修多少。
申林匆匆带人下了房车。
房元龙从申林的脸色上看出了不对,但他只是认为是自己没做好。又低头把手上的分镜头剧本看了一遍。
张家荣也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现在能帮助申林的,就是把戏演好。
王芝贤一遍一遍在心中想着自己的动作,争取每一个眼神都是有意义的。
张郎雄在远处看着申林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在协调整个剧组。
人群中的申林,看似热热闹闹,但张叔能感受到申林的孤单。
因为几乎没有人能理解申林的意思。
申林是靠一个人,支撑一个剧组。
张郎雄还想到。
这项特效,要是申林不能按照他的设想完成,显然制作成本就不会低,制作成本上去,票房的压力也会大。
虽然申林的电影是稳赚,但这可是意味着申林能不能真的在霍董那里直起腰。
能不能让双木公司顺利上市,能不能让上市就在利好的情况下大涨。
这些压力都是申林的。
张郎雄又想起那个坐在自己三轮车后面的申林。
坚持住!
张郎雄在心中想着。
史密斯他们抱着手机在看网上的评论,见上面舆论一面倒的支持自己,那心情别提多爽了。
更爽的是,还能顺道赚八千万。还不占公司资源,就自己团队几人分了。
罗喉 李北
“待会看我们完虐他们。”团队有人又发了条视频。
视频中申林站在众人之间,指挥一条很像是舌头的海绵,旁边还有大量的穿着绿衣服的工作人员。
“这和玩过家家一样啊!”
“就这想出特效?真的是什么也不懂啊。玩特效,还得是看我们的。”
“孩子捏泥巴,还是用尿和泥。”
下面一片“哈哈”的表情包。
不过米国人也不全是自大的人,有人忽然发现,那位站在众人中间的,说戏的,居然是申林。
是为数不多在欧洲电影节得大奖的中国人。
雪乱
而且还是相当年轻。
“这是不是申林?《饮食男女》的那位?”
“申林谁?不认识。”
“没听说,不看中国电影。”
“管他谁呢,这次是丢人丢到咱这了。”
“呵呵,请注意这位,可是已经有顶级团队栽在他的手上的。这孙子……厉害着呢。”一看这就是吃过亏的。
史密斯这才想到,这位导演为何眼熟了,原来是申林。
这小子才华不低啊。
但这可是特效,不是他的导演水平高就能弥补的。还得看朱嘉信的能力才行。
我是棺材女
可他就是太自大,完全不理朱嘉信,什么都自己做。看样子,少年早成,也为以后的失败埋下伏笔了。
史密斯很确信这一点。
第二遍开始拍摄,一分多钟的情节,拍了半个小时。
第一条片子还在后期制作中,但丝毫没有任何进展,或者说就没有头绪。就像是拿到一道从没有见过的奥数题,愣在那里了。
再一次拍摄好的样片拷了上来,这一次申林对于这种拍摄手法的运用是又精进了一步。演员的表演,还有动作部分,也更是符合申林的要求。
就拍摄的各种要素来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特效动作机位的设定,申林也完全掌握了。
那就只剩下后期制作的部分了。
朱嘉信还有后期团队依然是满脑袋的黑线。
朱嘉信觉得完蛋了。下面一步都做不出来了。
史密斯根本就不在意朱嘉信他们有多么先进的设备,就他们的思路,已经是完全错了。
要不是李安没开口,史密斯他们早就离开片场去兰桂坊喝酒了。八千万,得喝多少啊。
很多人都挤在房车的外面,他们都想知道申林怎么解决制作问题。
就连张家荣和王芝贤,都没回休息室休息。
朱嘉信觉得这个时候,只有自己硬着头皮上了,按照自己的理解完成制作了。
可这时申林坐到了工作台上,不断的和负责后期制作的几位工程师沟通。
像是在讲数学题,又像是在讲美术作业。
开始还着急,但朱嘉信发现,自己好像是慢慢理解申林的意思。起码申林说的制作方向,自己是懂了。
只是还不是太清楚制作效果如何。
“结合白色光标,让海绵像是舌头一样动起来,要逼真,还要带着恐怖感。”
申林太不会专业术语,但工程师能听懂,就是用动作捕捉器,抓图。
“用MAYA软件再结合建模。”有位工程师眼睛一亮说道。
“然后再抠图,让海绵变得无限的像是舌头?”
“然后再渲染?”
申林其实也听不是太懂,但他很清楚,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还有,还要在海绵上制作出湿哒哒的效果,粘液效果。让海绵,不,让特效画面更有舌头的触感。”
申林连细节都给这些后期制作人员想到了。
将近半个小时的沟通和讲解,让所有人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这样的制作方式,这样的渲染,的确要比靠着想象制作出来的画面,更是真实吧?
起码申林的想法就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