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ptt-第八百三十章 蒼茫大雪中問道(上)熱推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秋风萧瑟,冷风习习,秋日越来越深。夏萧和阿烛将竹前两地坐出两个坑,草皆压扁,但依旧未醒。
阿烛还好,时不时一睁眼,舒展个腰肢。可夏萧已两月未醒,不知感悟的如何。他们当前已忘我,也不去想大荒如何,只是待在原地,希望登上山峰,站到更高处。
阿烛醒来时,扭了扭脖子,当即有股淡淡的血味在喉间飘荡。她看向夏萧,不禁觉得恐怖,坐这么久,屁股不疼吗?反正她是挺疼的。
起身,阿烛敲了敲自己的小翘臀,无聊的四处闲逛,又跑到学院去了,从山麓的青瓦房一直到山腰小镇,走个不停。
阿烛和以往不同,她以前总是急匆匆的,没个女孩子的样,毛毛躁躁的。可现在动作优雅,不慌不忙,甚至刻意放慢速度,走在山路上,看光秃秃的桃林,有些没趣,但总比一直坐着要好。
大荒之外的护罩一直没有动静,阿烛则闲的开始修行。但拥有那股力量后,对元气的掌握像过家家一样轻松,想来就觉得烦。当前冬日已近,平时这等阴天,她总会等夏萧醒来,然后拉着他陪自己吃火锅。当身子暖和起来的感觉,回味起来便觉得美妙无比,但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学院里逛。
平时学院里总会有人在忙,所以她在路上可以碰到很多熟人,但现在的小镇空空如也,只有暗处一盆花。可阿烛无论如何叫他,他都不现身,真是烦透了。
生气的撅着小嘴,阿烛突然想起什么,跑向山腰中的小白楼。她动作很快,突然也有些后悔,因为她忘记豆豆还在学院了,她应该早点回来的。果真,在小白楼前,一只黄狗窝在原地,神情失落,只与自己的尾巴为伴。
反套路快穿
系统之只因为你 菊愁殇
每日无人陪它,那盆花还嫌它笨,委屈死了。可不等阿烛唤它,豆豆已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它觉得是自己闻错了,可又觉得不对,当即抬头,真的见到阿烛,汪汪叫了起来。听到它的声音,阿烛浑身都起满鸡皮疙瘩,满是歉意的喊道:
“豆豆,快来!”
豆豆眼里冒起泪花,在地上绊了个跟头,才扑进阿烛怀中。阿烛身上的味道变了,多了点血味,但豆豆不会认错。它在阿烛怀里不停的扭动,激动的样令后者也哭了出来,她不知豆豆等了多久,满是歉意的抚摸它,温柔的说: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狗狗的寿命不比人类,但它已用自己寿命的十数分之一,用以等待自己的主人归来。
结印,当小独角鲸出现在小白楼旁时,阿烛带着豆豆坐了上去。因为阿烛当前的元气修为已至巅峰,甚至可以操控大荒,只是她并未尝试。之前一直被束缚的小独角鲸,也因为她自身变化成一庞然大物,比五层小白楼还要高。
弑仙
大鲸发出空灵之声,背若璀璨星空,极为绚烂。在那阵凄凉而暖的矛盾气温中,阿烛终于不再孤寂。她一整个夏天和秋天都孤单一人,在最为寒冷的冬日,终于能安心的和同伴在一起,不像夏萧,像块石头一样在在哪一坐就是几个月。
阿烛气坏了,抱着豆豆生闷气,可有的气并不适合对夏萧生,她也只是抱怨,等他回来,就一切都好了。
“什么时候和我去虚空兽的世界看看吧!”
小独角鲸发出清澈的小男孩声,甚是空灵可人,阿烛连忙点头,高兴的问:
“那里很好玩吗?”
“有很多大荒没有的东西,而且所在世界比大荒大很多倍。”
阿烛畅想起来,不禁觉得好奇,又问:
“那你们吃什么啊?”
“以星空万物为食。”
“好奇妙的感觉,就是听起来不太好吃。不过等夏萧突破大荒桎梏后,我们就一起去你的家乡看看。”
小独角鲸说好,而后于某一天清晨,在阿烛抱着豆豆于房间睡觉时,天空开始飘雪。
小独角鲸喜欢桃林花海,也喜欢雪,因为雪是冬日的花,以云层为枝桠,落遍地皆是。可就在苍茫大雪中,夏萧突然睁开了眼。
这一动作极为显然,可阿烛并没发现。夏萧起身时,四周也不见阿烛踪影。他孤独的矗立于天地间,久久盯着半亮的苍穹,见无数雪花飘散,少许落在自己肩头,没有寂寥气息,也没有寻找阿烛或呼唤她,而是若有所思的望着苍穹,下一刻如凝视整个乾坤,一瞬肃然。
有天地嗡然声在夏萧脑中响起,也有一股话语,似问他一些需深思才能得出的问题。
夏萧淡然以对,似信心十足。过去这几个月,他再一次完成吸收元气的工作,令元气之树没有半点需求。而后,元气之树与乾坤产生联系,他得以和乾坤对话,宛如可与大荒意识交谈。至于结局,谁也不知,可并不影响他完成当前的事。
不知不觉中,雪下大了些,将满是枯叶朽草的地面铺满。
雪花成冰,有严寒之相,可修竹依旧绿叶,不为所动。夏萧与其亦然,只是默默注视,无论乾坤皆相近。夏萧似被乾坤看穿,也似经受考验,可所有的对话都是极为模糊的,就像在梦里,他根本不知自己说了怎样的话,只知故事依旧在进行,情节始终惊心动魄。
关键在此一举,即便夏萧都有些激动,可脸上又毫无涟漪,因为不知下个问题是什么,他像能轻松应对,又因为没有足够的准备而有些心慌。但夏萧依旧在等,等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问出。
夏萧有一种隐约的感觉,那就是只要他回答完所有问题,便算求得自己的道。有道之后,便可到达至高境界,也是夏萧一直追求的山顶之巅。虽说山顶之上还有云巅,还有另一世界,可皆不着急,步要一步一步走,心躁不得。
这番想后,大雪忽得大了起来,令乾坤上下皆白茫茫一片,配上其中大风,恰是风雪好时候,就是夏萧在其中显得太过渺小,也太过单薄。大荒似用这样的方式考验着他,夏萧却没感觉,只是一直在等,等模糊意识中,一道空灵之声响彻脑海。
夏萧精神一振,因为感觉到它来了!
那道声音很快出现在夏萧脑中,徘徊许久,分明十分清晰,但他又无法记住那是一道怎样的声音,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是粗是细,总之像数千万声音的融合,出现时像极了整个大荒在一同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