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frr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漢當興 線上看-第二十章 風雨許縣推薦-j7xmr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当曹操身死的消息刚刚传到许县来时,整个城中都满满是悲伤的气息,刘协自然也没有例外,甚至于在满朝文武面前还就要属他哭的最悲痛最真切。
可刘协这般作态顶多也就是给人演戏看看而已,真正的情况却是在散朝之后,刘协独自一个人在寝殿中自斟自饮的好不开心。
身旁没有别的人,连个侍奉的小黄门都没有,更别说那些个宫女嫔妃之流。
整个许县皇宫之中,刘协是真的感觉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自己信任的人存在,哪怕是所谓的收买他也同样不敢对其抱有什么真心。
既然能够为自己所收买,那为了更多的钱财进而转投到他人账下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这一类人心不定自然不忠,一时用到尚可长久之事却万万依托不得!
而那些个后宫的妃嫔宫女,刘协怎么看怎么都好像是他们姓曹的一家人安插进来的眼线,更别说自己的皇后还是曹贼的亲生女儿了。
似曹贼身死的消息,刘协一面要在人前表现出自己悲痛的样子,为国失一柱乃大丧而痛彻心扉悲不自胜。
纵使心中欢喜雀跃到恨不得当场摆酒设宴庆贺一番,刘协也不敢在人前表现出来一丝一毫这样的情绪,反而只能是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感觉一个人自斟自饮的聊表心境。
刘协心里明白,有的人肯定知道自己心中欢喜,但只要没有明面暴露出来不给那些人口舌把柄,这件事就不算落实,哪怕是大家伙儿都已经心知肚明了,可摆不到台面上的事情就终究算不得!
就算是猜到了又何妨,这四下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内侍跟宫女都被赶走了,如此这般还要说能够被曹氏一族探听到他现在在做些什么,那刘协觉得自己干脆早点请辞帝位的好,根本就有半分机会跟人家去斗的。
然而就在刘协沉浸在曹贼已死自己有可能会重新掌握天子大权的美梦中时,曹丕的消息就像是一捧凉水直直的从他头顶浇灌而下,那是真叫一个透心凉心飞扬啊!
什么欢呼雀跃,什么欣喜若狂,在曹丕自行接任魏王爵位,并且带着一种文武气势汹汹的朝着许都而来时,刘协心中剩下的也就是惊惧跟担忧了。
曹丕目无尊上藐视天子自行加冕王位乃是大不敬之最,但这话刘协也就是在心里嘀咕嘀咕,不可能跟别人诉苦胡说。
他很清楚曹家自曹贼起,就基本不可能存在尊敬他这个汉天子的人出现,更不用说是有资格承继曹操大业的继承人曹丕了。
然而在曹操时,哪怕是进爵魏公,魏王的时候,也一样是要向他这个汉天子请示,最起码在表面上那是一点都没与含糊,虽然刘协也做不到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但曹操有这份心实际上就已经是让刘协很满意了。
这无关乎他曹贼的身份,只不过是刘协的自我安慰而已,对汉庭对汉天子威严尚存一线的欣慰……
可曹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魏王是曹丕,是刘协眼中那个阴险狡诈笑面虎一般的曹子恒!
这家伙现在是连最起码的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了,直接大大方方的坐上了魏王的宝座,甚至都不需要他这个汉天子的同意更别说是征求什么意见了。
有此种表现,刘协要说再看不清楚曹丕的野心到底有多大,那他也不可能在曹操手中坚持这么久的时间还能够心有抵抗之意。
若是说曹操为文王,那曹丕就是货真价实的武王,换而言之自己这个汉天子就变成了帝辛!
父未竟之业子代之,刘协以前还奇怪为什么曹操不顺势直接把自己从天子的位置上推下去,转而将他的魏王变成大魏皇帝之名。
那时候刘协尚且还觉得可能是曹操心中犹存一分汉室,记挂一线汉臣体统所以才没有那样做。
可是当曹丕接任魏王之后,刘协就什么都明白了1
昔日初晨恋 晨希
文王武王父子二人好生算计,什么犹存一分汉室铭记汉庭的恩泽,这些统统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遊戲娛樂帝國 喝壹杯紅酒
崇禎聊天群 叫天
刘协对曹操最后的那点好感也在此刻烟消云散,彻彻底底的不复存在。
也许曹操本人的内心深处并没有效仿文王的意思,也许这些种种都只不过是曹丕自己的意愿,是为了达成他内心野望的踏板和基石。
可对于眼下的刘协而言,这些原因还重要吗?
根本没有任何的差别可言,曹丕本人距离许县也不过三五日的路程,刘协是真的不敢想象等到曹丕真的抵达许县后,自己即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困境!
无事献殷勤者非奸即盗,曹丕气势汹汹的带人前来,你说他是突然有了要来拜见天子的想法,只单纯的就这一点,那不跟糊弄小孩一样吗。
冥徒
刘协虽然自知能力差了点,手段弱了些,没有那种天子气度来讲曹操彻底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的的确确是个遗憾的事情。
但就算是这样也并不能代表他刘协就是没脑子的蠢货,什么都看不懂也完全就是在等着祸事临头的!
曹丕此次来势汹汹起意为恶,而留待给刘协的时间已经是不多了,三五日看起来可长可短,然而刘协很清楚自己能够知晓外界消息的途径,基本上都逃不开他们曹氏一族的掌控。
这三日也可五日也可,甚至就算是明天一早曹丕便出现在了许县出现在皇宫自己的床榻之前,刘协心中也不会有什么惊讶的……
如此紧急的时候,明知情况已经十分不妙自身的处境怕是到了最危险的境地,那要说还没有坚定的决心改变现状的话,刘协也就用不着如此焦虑担心了。
关键是刘协心中仍然坚信自己是大汉正统,他并不像放弃天子的身份,也不想丢了刘氏先辈们的脸面。
昔年高帝,武帝还有光武帝等等列祖列宗的丰功伟绩刘协都曾经拜读过也曾心驰神往,也想过自己能够效仿光武先祖一般,将大汉的危局扭转过来重现辉煌。
甚至有的时候刘协在自己幻想之时,都已经开始构思自己死后的谥号到底该用哪个字才能够形容自己在世之时的功绩了。
可现实就像是一把无情冰冷的链锤,狠狠地敲打在了刘协的脸上将他给砸醒。
所谓幻想终究会破灭,而迫在眉睫的威胁却已经要抵达眼前,曹丕可不是曹操,更加不可能跟自己讲什么君君臣臣的道理。
刘协都猜得出来曹丕此番来者不善,那跟遑论曹丕自身意欲何为,总不会真的是没事闲的到此一游散散心吧,也别说什么承继王位之后来耀武扬威,因为那根本就没必要。
这许县上上下下所有的戍卒尽在曹氏的掌控之中,就连戍卫宫城的天子禁军也都是曹操的亲兵。
乍一看好似他这个天子的待遇不错,毕竟曹操的亲兵可都是百战的精锐,用以护卫宫闱那简直是相当的安全可靠。
新家法
但问题在于,刘协根本指挥不动的禁军那算什么天子亲军,主将是曹氏亲族而这些禁军所听号令也只从曹氏之人,说是护卫宫廷保护他这个天子,但实际上跟圈禁又有什么分别?
重生之神棍痞少
这等层层包围的困局,好似四面八方都是曹氏一族的影子,刘协束手束脚不说更仿佛根本看不到什么生路。
然而他身为刘氏皇帝天下共主,自然不可能就此放弃任人宰割,更加不会大汉天下就这般拱手的让出去任他曹丕予取予求!
开心没多久的刘协,很快便是下定了决心,纵使是拼死一搏他也不可能就此放弃。
不是还有三五日呢吗,虽然时间仓促了一些可并非没有什么希望,哪怕只是一线也好,也足以让刘协什么都不在乎了……
堂堂天子竟然还要鬼鬼祟祟的在自己的皇宫之中谋划外臣,这说出去都丢了刘氏皇族的脸面。
可现实就是如此,刘协手中可用之人是少之又少,前后两次的举事失败,导致现在满朝文武中那些还算忠于汉室的臣子也早就掩面低首不敢吭声。
真正的硬骨头早就被曹操给杀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软皮囊自然不成气候,刘协心中也明白这些人好似茅草一遍风吹两边倒,可眼下他不靠着这些人又能指望谁呢!
曾几何时,刘协也将希望放在了外面的皇叔刘备刘玄德身上,可天下局势如何他也不是不清楚。
自己那位皇叔虽然说是手握益州荆州等地,可要说跟曹操相比那就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刘协是希望能够有忠臣志士来将自己救出脱离苦海,可他也没有彻底迷了神志。
壹丁目
而眼下既然益州的皇叔帮不上忙了,事情又到了避无可避的最后关头,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靠自己来应对,那除了硬着头皮顶上去,刘协也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是!
他可以弯下腰弯下膝盖,这样求着曹丕给自己留下最后的颜面,可以求得一生不死甚至后半辈子荣华富贵都不是什么难事。
可若真的那样,他刘协还有什么资格称作称为大汉帝胄,还有什么脸面自称刘氏子孙,怕是就连刘协二字中的刘姓也没有那个资格去承担了吧……
黄河畔颖水边,铁骑开路虎豹随行,魏王行驾闲人退避!
曹丕这魏王爵号虽然没有得到刘协的承认,可事实上刘协一人认不认的又有何妨。
天子玺印都不在刘协手里了,他那个汉天子早就是有名无实,而且怕是用不了多久之后,连名可能都保不住的!
作为大魏之王,这天下三分诸侯中实力最强大的一方,曹丕自然有资格藐视天下人,更别说一个连自己居住的皇宫都没有办法彻底掌握的废人刘协了。
至于九锡之礼行王辇驾什么的,他既然都已经从父王手中接过了魏王爵位,那这点规制礼仪上的东西还有什么是自己不能用的?
不仅要用,而且还是用的大大方方一点都不需要避讳什么,旁人有没有异议对于他曹丕而言有什么关系,更别说根本就不会有人敢站出来反对自己,哪怕是所谓的天子,到现在也不是一样没敢吭声!
坐在车辇上,曹丕翻阅着手中的竹简,其上是这些日许县发生的一些大大小小事情。
他这一路从邺城渡河至此,按照原本的速度他应该是在今日便抵达许县正式面见刘协,但因为半路转道去了鄢陵县将曹彰安置妥当,这才因此耽误了一些时日,却也是让曹丕多出了一些准备。
现在他距离许县还有两日的路程,不过看着手里这份今晨从许县送来的急信,曹丕倒还就不急着抵达许县了!
无他,只因为这竹简上的内容极大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恋上冰山王子
那个他以为胆小如鼠废人一个什么也做不到的傀儡皇帝,居然在得知自己率众赶赴许县的时候,秘密召集了一些所谓的汉室忠臣,想要在他入城之际进行伏杀!
这消息是真的让曹丕感觉到惊讶,甚至一度有种难以相信的感觉。
然而在惊讶之余,却又是好笑有趣的感觉更多一些。
曹丕是真的没想到哪个自己以为只会做傀儡的废物皇帝,竟然有胆子先下手为强!
没错,曹丕是一点都没有掩盖自己此行针对刘协的恶意,甚至于他走这一遭的目的,就是奔着刘协这个大汉天子来的!
没什么好遮遮掩掩忌讳的,如今大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天下大半在手,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更别说这份野望其实早就在他的心里扎根生长,乃至于到现在已经根本无法抑制的程度。
白晴 含鈺
若非如此,曹丕又何至于才刚刚接过魏王的爵位丞相的职权,在北地异族动乱隐现的时候马不停蹄便往许县而来!
此行他本就没有遮掩行踪的意思,气势汹汹乃外人眼中所见,曹丕也并无任何反对的意思。
有人看出来如何,看不出来又如何!
他曹子桓难道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跟父王走不同的道路,那就根本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
只是在比之前,来自许县的消息,关于刘协的动作,这位傀儡皇帝胆大如此的举动,的的确确是有些让他觉得意外非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