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修羅戰婿 愛下-第四百一十六章 再見榮先生看書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随后。
三个人,也跟随着张春琴,走上前去,迎接所谓的客人。
张春琴并不是傻子,虽然考察有些匆忙和盲目,但是能够引起她的足够重视,三个人还是觉得,这所谓的客人,兴许真有点儿本事,总不能当成骗子一样的糊弄吧?
该讲的礼数还是要讲的。
所以,大家都是秉持着尊敬的态度,打算过去打招呼和寒暄,确保不会引起任何的矛盾冲突。
最好是能和平解决。
毕竟,叶天纵心中已经有了主意,要和荣先生包括是宋玲玲,一起合作开发。
自己不需要出钱,资源也都是他们来支撑,其实,张春琴这边,也就图一个参与而已,想起来,应该问题不大。
“荣先生,您终于来了。”
“我们一家人,可是翘首以待,等待好久了呢。”
“来来来,您快这边请,这边请哈。”
见到所谓的客人之后,那张春琴喜不自胜,笑颜如花的将对方给邀请出来,就连站在旁边的福伯,都是被挤到了旁边的位置,最后,也只好悻悻然的离去,毕竟,他人微言轻,在家里的地位也不高,说是个管家,其实就是一个听差的奴才而已。
“张总您太客气了。”
“今晚来您家里做客,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哈。”
随后。
那客人,说着客气的话,还顺便给提过来了两个礼品,递给旁边的下人,恭敬的走进来。
“您好,我是张总的女儿,我叫任雨柔,希望多多指教。”
“额,我是张总的老公,我叫任东国,欢迎,来,里边儿请。”
任雨柔和任东国二人,也很客气,先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便是主动的让开道路,邀请对方进屋。
可是,自始至终,叶天纵都站在中间,停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荣先生,并没有任何要让开的意思。
荣先生?
居然是这个家伙?
叶天纵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怎么会在这里再次碰见了对方?
白天才刚刚在宋玲玲的办公室敲定了所有的细节,而转眼,晚上就成为了张春琴的客人,来到这里再洽谈所谓的美妆开发的合作?
这是前脚答应自己,后脚又反悔的意思?
看起来,他这是要挑战自己的底线,非要出格才善罢甘休。
“额,你……”
显然。
再次见到叶天纵之后,那荣先生,更是感觉匪夷所思。
其实,和宋玲玲洽谈合作,只是他的计划之一。他想的是,多联合几个公司,然后再为我所用。见完宋玲玲,再来见张春琴,结果就因为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有叶天纵的出现,导致他当场就拍板,就和叶天纵合作的,不过,既然答应了要见张春琴,总不能失约,今晚他来,并不是合作,而只是单纯的想要推脱而已,毕竟,自己已经找到了合作对象。
但是,让他千算万算,怎么都没有预料到,这在他眼中的高人,叶天纵,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哦,这位是我老公,叶天纵。”
见到荣先生呆愣的模样,任雨柔也担心会因此惹怒妈妈,所以,就赶紧凑过来,甚至是为了表达彼此的关系,还特地的挽住了叶天纵的胳膊,笑着介绍道。
“天纵,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你挡着道路了……”任东国也跟着在旁边说道。
“叶天纵。”
“让开!”
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这是我的客人,你挡在那里,是几个意思?”
虽然之前就已经敲定好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而这叶天纵本身就是个脑子有病的傻子,谁知道他稀里糊涂的会作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来,所以,她立刻黑着脸,低声的提醒道。
叶天纵微微愣神。
反应过来。
只是短暂的眼光交流,他能感受得到,这荣先生,是畏惧的。
而且,在极力的挤眉弄眼,仿佛是想要解释。
尽管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他看得出来,对方应该是畏惧自己,自己的震惊,完全就不亚于他。便是点了下头,站在旁边,恭敬的喊道:“荣先生,您里边请。”
“言重了,言重了哈。”
荣先生很尴尬,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他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往里走,等回头,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去跟对方解释。
他知道,这叶天纵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得罪他,自己将会有很大的麻烦,所以,现在没有办法面对面,就只有见机行事,确保跟随着对方的意愿走,这样,或许会降低一点误会所造成的后果。
所以。
听到对方这么说,他更加忐忑不安,接连点头,一副卑躬屈膝,讨好的模样,跟着走进去。
张春琴走来,路过三个人旁边的时候,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冷冷的说道:“看见没有,人家这个素质还有气质,是你们能够比得了的吗?人家可是省城来的大老板,黄记美妆,那是全省都出名的,最近更是要扩散到全国,他们本身就有美妆品牌生产基地,这次咱们能够搭上这趟快车,可是我努力争取了好久才弄来的,我警告你们,可千万别给我搞砸了,知道吗?”
“是,妈。”
叶天纵笑着点头。
没想到,居然是荣先生。
而对方,明显是畏惧自己,恐怕这就是一个巧合。
但是,既然是机缘巧合,那倒不如,利用这个机会,直接收网。
而任东国和任雨柔二人,则是对荣先生心中有质疑,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就只能够暂时性的听之任之,看稍后,叶天纵会如此来处理吧。
来到客厅坐下。
张春琴很注重细节。
虽然是客人,但是却被邀请坐在主座的位置。
那荣先生,如坐针毡,几次都想要起身,但是都被张春琴安抚下来。
而叶天纵也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只是对对方点了下头,示意让你坐下,你就坐下。
结果,这荣先生倒是没有再推脱,一个劲儿的点头感谢。
而他这样的表现,就更加验证了叶天纵的猜测。
既然他是自己的人,那么,现在处理这件事情,就必然有门道。
得好好利用。
接着。
张春琴坐在面对面。
身旁,则是任雨柔和任东国。
至于叶天纵,则是连坐的资格都没有,规矩的站在旁边。
一番寒暄之后,这才切入正题。
张春琴迫不及待,说道:“荣先生的公司,是省城的黄记美妆,这在网络上,经过多次报道,影响力很大,消费群体也不少,并且,他们在美妆项目的开发上,可是非常有心得。今天,能够请到您来洽谈合作,我们非常荣幸,再一次,我代表我们全家,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说完,她起身致谢。
见到几个人还没有动静,她立刻吹胡子瞪眼,最后没办法,只能够陪着她一起瞎闹。
而趁此机会,叶天纵则是开口说道:“荣先生一看就气宇轩昂,气质不凡。这黄记美妆,我早就有所耳闻,如雷贯耳,我们能够和他们合作,倒是个荣幸。我曾经在网络上见到过,而且还看过荣先生的杂志报道,绝对的青年才俊,妈,您这次的眼光,看得真准。”
这话说得,张春琴心里美滋滋的。
而任东国父女俩,则是完全搞不懂了,说是要来帮忙解决问题,但是怎么感觉他被同化了似的,说他是张春琴的铁杆也不为过。也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可是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就只能够寄希望在他的身上。
“没有没有,叶先生太客气了。”
“我这黄记美妆,其实就是个小本生意,没有那么厉害哈。”
荣先生很谦虚。
而叶天纵需要抽时间和对方先做个交易,便是高声说道:“妈,我觉得人既然来了,是不是得端茶递水,弄点水果点心什么的?”
“啊?”
“不用不用……”
荣先生还没有说完,叶天纵则是瞪了他一眼,他立刻就吓得不敢再有任何言语,然后叶天纵这才继续说道:“妈,您说呢?反正,漫漫长夜,咱们有的是时间。”
“嗯,有道理。”
“福伯……”
张春琴就要喊人。
叶天纵却是打断道:“妈,这件事情,我觉得得咱们亲自来,人家来家里做客,我们得显示出足够多的诚意哈。这样吧,我看不如,您去端茶,雨柔去切水果,而爸则是去给弄点小吃甜点……”
“那你呢?”
“你干什么?”
“你倒是挺会选的……”
难得。
他们三个人,同一阵线,同时发问。
而叶天纵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旁的荣先生则是笑着说道:“真是太麻烦你们了,那就多谢了。我看叶先生好像挺健谈的,这样,不如让我和他聊聊天,解解闷儿,你们看怎么样?”
荣先生开口,立刻就化解了尴尬。
任东国和任雨柔二人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张春琴是从来不会服务人的。
可是,在她眼里看来,这荣先生,就是一座金山银山,为他服务,就是为自己服务。
反正,这叶天纵,别的本事没有,吹牛逼倒是可以,那既然人家荣先生都这么要求了,她也只能够认同,点头的说道:“行,那就这么办,走吧雨柔,老公,我们去给荣先生准备吃的去。”
她起身走人。
而叶天纵也是不断给两个人使眼色,最后,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