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第950章 大患之妖熱推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在洞府直接炸开的那一刻,还在其中的人也看到了在外头的海底,正有一条条巨大的蛟龙同此前的宾客相斗,这些积年老蛟中甚至不乏千年蛟龙,道行之高堪称恐怖,纵然蛟龙只有十几条,却居然占据上风,当然也是因为不少宾客根本不顾别人死活,自信遁走的原因。
但当魔焰滔天燃起,外头战场上的蛟龙、妖魔和仙修纷纷下意识往边上逃离,而魔焰也不断在往外扩散。
“轰隆隆……轰隆隆……”
海面上此刻已经是狂风暴雨惊涛骇浪,到处都是电闪雷鸣,雷光照耀下,充满泡沫的漆黑海面不断显现,就连玄心府飞舟也停止了引动星辉,应该感受到躁动的灵气而提前远去。
“砰……”“砰……”“砰……”“砰……”“砰……”
海面不断炸开,一道道带着呼啸声的流光从漆黑的海面中升起。
“昂——”“休想跑——”
龙吟声和咆哮声从海底传来。
“轰……”“轰……”“轰……”
闪电再次照亮海面,从海底追上来的是一条条在雷霆照耀下狰狞的蛟龙。
“轰隆隆隆……”“咔嚓……轰……”
无穷雷霆相应龙族号召,从天空劈向飞向各处的流光,又在其中之人的抵抗之下消散。
隆隆隆隆……
海面还在不断翻滚不断爆炸,一片片黑焰从海底燃烧上来,海底的斗法也终于彻底蔓延到了海面。
“应若璃,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
黑色魔焰蔓延得到处都是,而北木却好似已经根本没有令形体,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更有黑焰时不时化为人形突然出现在应若璃身后发动各种攻击。
龙女踩着海浪不断移动,或挥动扇子抵挡攻击,或赤足在海上跳跃,看似不敢直面魔焰锋芒,实则对于周围的魔焰攻击显得游刃有余。
“你以为,你是应龙君,亦或是你以为因为一场切磋,你就能直追计缘吗?更不用说你还要不惜拖累自己的修行,为了龙族万千水族的私欲,被逼宫而辟荒,哈哈哈哈哈……”
天空中,正在追逐对手和正在与人斗法的蛟龙都下意识缓慢下来,低头看向下方的应若璃,就连龙吟声都停了下来,除了北魔的那迷惑人形的叫喊声,就只有雷霆声不断响起。
阿泽靠在身旁母蛟的怀里,随着她不断在海面一动,躲开魔焰的余波,虽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却能感受到身旁的女子似乎情绪也不太对,只是他艰难地调转视线看向海中,那名使用折扇的女子却一言不发。
哗啦啦啦……
海底忽然涌现大量黑焰,覆盖了广阔的海面,如同莲花闭合,将避无可避的应若璃罩在其中。
“昂——”
螭龙的龙吟声从黑焰覆盖出传来。
“娘娘——”
阿泽听到身边的女子发出一阵惊慌的尖叫,而天空中十几条蛟龙也纷纷发出龙吟,全都第一时间飞向下方。
“本宫要你们过来了吗?”
龙女清冷的声音从滔天魔焰中响起,喝止了一众蛟龙,虽然依旧被魔焰在其中,却让一众蛟龙知道她无事。
“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去,不要本宫说第二次。”
“遵命——昂——”
一众蛟龙再次冲向天空,虽然已经有许多人逃了,但剩下的还是值得追上去的。
不过北木对此毫不在意,在他眼中,应若璃已经是困兽之斗,他能察觉出这螭龙本身的力量就不是很充沛,应该辟荒的消耗所致,一年一次,根本不可能恢复得太充裕,更何况今年的辟荒已经开始。
“哈哈哈哈哈……应若璃,你还不化形吗?化形尚有一线生机!”
只要能在这里诛杀一条真龙,还是和计缘关系极为亲密的应若璃,那么根深蒂固在北木一颗魔心之中的恐怖心魔或许就能破除,自身的道行将迎来暴涨,绝对能超越父辈,或许能真正同计缘抗衡。
为此,北木甚至无视了龙族辟荒这件事背后的意义,因为那意义对他来说其实并不如何重要,自己的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北魔,万不可杀了应若璃——’
练平儿急促的传音忽然到了北木的心中,但只是微微诧异于被真龙扇了一耳光的练平儿居然没死,却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打算,干脆装作没听到,依旧我行我素。
围困住应若璃的魔焰在不断变化形态,化为一条条魔虫,一条条黑蛇,纷纷钻入应若璃御水形成的一颗防护周身的圆球之中,然后再次化为火焰直接灼烧她的身躯。
“你以为你的是三昧真火吗?对付你,本宫用不着化形!”
霜华剑
当初在书中世界和天倾剑势一拼高下的感觉在心中闪过,更想起那逆转的一扇,应若璃鼓荡身中法力,微微咬牙狠狠往天空一扇。
“轰隆……”
海面瞬间炸开,无穷海水卷起北木的魔焰冲天而起。
逆法一扇之下,滔天魔焰仿佛融入海浪之中,被直接送上了天。
“灭了你的火!”
龙女话音才落,海浪已经开始不断结晶化,超乎想象的速度不断冻结,形成旷阔的冰雕海面,冰面上到处都是白霜,而冰层之中却连黑色魔火都被冻结。
“北木兄,看来你还需要我等来帮你一手。”“哈哈哈哈,我老牛正好手痒,能同真龙交手,死亦快哉!”
陆山君冷漠的声音和牛霸天震天的笑声从冰层之下传来,下一刻,整个冰面开始快速龟裂。
龙女眼神闪动,直接脚尖在冰层上一点,身形急速上升,就在她离开冰层的一刹那。
“轰轰轰……”
冰层直接炸开,后生多尾的一只人面巨虎,和一个肌肉狰狞长着牛面牛角的妖怪从海中立起。
“哞——”“嗷吼——”
陆吾之身和老牛的妖躯法体一起现身,并且在下一刻直接攻向应若璃。
“应娘娘,然陆某领教一下您的神通。”
“也不要忘了我老牛,哈哈哈哈……”
恐怖利爪和擎天之拳一起落下,应若璃抬扇遮挡头顶,整片海面好似在这中心炸开,向四面八方掀起一片海啸。
闪电不停的从天空落下,打在两妖身上就好似在挠痒痒,而因为冰层消融而得以脱困的魔焰则并未直接攻向应若璃,而是升上天空重新化为北木。
北木有些惊疑不定地盯着下方的战斗,刚刚他居然被应若璃困住了,虽然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却把他吓了一大跳,若非老牛和陆吾突然解围,也不知道在他挣脱之前这母龙会使出什么手段。
“陆兄,牛兄,这应若璃于我等还有大用,北某方才亦不敢用全力对付她,今日之会已然作废,我等也该速速脱身,不可恋战!”
北木传音给陆山君和老牛,二者也不知道听没听见,一个冷若冰山,一个疯狂如火,一左一右对着应若璃狂攻,甚至有一条蛟龙被虎尾击中,立刻被击飞到远海打入了海底。
像是周围蛟龙提醒了老牛,妖躯居然再次急速扩大,猛然伸手向天,抓住了一条蛟龙的龙尾。
“昂——找死——”
尾巴上夸张的力量让这条蛟龙直接张开龙口,其中有华光绽放。
“龙珠?给我咽下去!”
老牛另一只手挥拳向上,狠狠打在蛟龙下颚,将他的龙口闭上,然后顺势将头晕目眩的蛟龙之首抓住。
“应娘娘,看老牛我的龙鞭哈哈哈哈哈——你敢攻我就得先亲手杀了你的部下——”
此刻的陆吾之身正被龙女一击打得口喷鲜血打入海中,而老牛此刻甩动龙鞭攻至。
“轰……”
蛟龙甩动一击分海,应若璃持扇皱眉闪避而过,而老牛状若疯狂,不断甩动手中蛟龙狂攻。
“轰……”“轰……”“轰……”“轰……”
陆吾妖躯此刻也重新从海中浮现身躯,不再近攻,而是甩动虎尾狂攻。
北木惊骇地看着下方海面那毁天灭地的战斗,哪怕他知道应若璃气势丝毫未减,更没受什么伤,但陆吾和牛霸天的恐怖实力,竟然看似短暂压制了这一条螭龙。
“北兄,接应我等,准备遁走,这应娘娘不太好对付,应该胜不了她!”
陆山君的传音到了北木耳中,后者心中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们这两个凶妖竟然真的存了胜过真龙的可怕念头?
“陆兄,牛兄,速向北某靠拢!”
下方海域,应若璃似乎也有些火起,双目灵光闪动,清冷的声音自口中传出。
“闹够了吗?”
广大海域居然在这种狂风暴雨之下平静下来,却更呈现一种反差的恐怖。
田园小医妃
纠缠的命运
老牛猛然将手中的蛟龙掼向应若璃,然后毫无征兆地和陆山君一起化为人形流光飞向高空。
“够了够了!和真龙交手就是打得痛快,哈哈哈哈哈哈……”
全 方位 幻想
笑声还在回荡,天空中的一魔两妖却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应若璃折扇一扫,将那条头晕目眩的蛟龙扫到一边的海中,脸上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但向来不会太高兴,以至于一众蛟龙都不敢接近。
良久之后,龙女才看向一个方向。
“阿泽无事吧?”
“回娘娘,阿泽毫发无损!”
应若璃点点头,看着对方离去的方向轻声道。
“这么弱的真魔倒是少见,反倒是那两个妖物,恐成大患。”
“娘娘,那个冒充计先生道侣的女人似乎是跑了。”
“本宫知晓,本以为此人死于魔焰之中,想来当是有替命之物,却能闭息忍耐适时而遁,可恨是可恨的,却也有真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