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ptt-987.久違的上個頭條推薦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大概连达克莱伊都没想到,自己已经学会了人类社会的绝大部分规则,甚至已经能站在路德的角度思考问题的解决方法,而不再是只能以精灵的角度思考一切。
客轮到岸,岸边的人有些傻眼。
这才刚刚出行,怎么这么快就返航了?
难道百余只精灵连只尝试了一下就选择了放弃?
但是这也不符合船上那群没有自知之明的训练师的性格啊,再者说,有这么多记者在船,他们应该会怂恿衣蛾而啊。
“怎么,这么安静啊?”
“甲板上好像没有训练师在走动的样子。”
“大概是把人都喊到客轮大厅里去了吧。”
围观的人还想顺着接话说点什么,前方却突然爆发了一声惊叫。
手持望远镜的人指着甲板位置,一脸震惊。
“看到什么了,也给我看看。”
“快,让我看看!”
趁着那群人争先恐后用望远镜观察甲板,客轮已经稳稳地停进了港口,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船舷边上。
“达克莱伊!”
“哎,这难道是路德的那一只吗?”
“栖岛上除了路德也没有别人有达克莱伊了吧?”
“你还别说,自从路德优胜之后,就很少见到他出来活动了,连带着当初那批精灵都没露过面。”
“我还挺想那只黑鲁加的,当初大会最佳精灵啊,这些年都没能再见过,好可惜。”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路德前辈能出来打打比赛,当年他的比赛都挺有意思的,总能给我一些惊喜。”
“不太可能了吧,人家现在是栖岛的岛主,早先不是有传闻吗,说路德已经厌倦了对战,只打算好好经营栖岛,人家现在过着悠哉悠哉的生活,没准实力早不如从前了。”
“还是得看新一届铃兰大会啊,希望这一届大会能像上一届那么刺激。”
有人在感慨,有人却在思考,路德的达克莱伊为什么会出现在客轮上,为什么客轮上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么安静。
达克莱伊从船上飘落,在注视着他的众人面前晃了一圈,沉默着飘向海面,几个眨眼就失去了踪影。
带着困惑的训练师们派遣精灵飞上半空,随即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第二天神奥地区知名的媒体报道里,一张像是垒尸的照片登载在头条。
杠上腹黑大boss:大神约不约 宫子阙
点击量和讨论量不断地攀升,各大训练师论坛沸腾了。
始建于上一届铃兰大会期间的路德主题楼平时也就几个真爱粉还在怀念当初的铃兰大会,发一发路德和空木家合作,参与商业活动的照片。
然而,今天这个主题帖迎来了大量的网友进行激烈的讨论。
喜欢上路德这个训练师,对于很多人而言是痛苦的。
路德是这么久以来,最低调的一个大会优胜。
他似乎很讨厌聚光灯,不喜欢扬名,从大会结束到现在,露面次数屈指可数,偶尔有关于他的大事发生,想要深扒,却没有渠道和途径。
栖岛像是一座高筑城墙的城堡,隔绝了外界的喧嚣,同时也把路德锁在了里面。
盛行的说法是,路德厌倦了对战,悠哉地过着日子,实力已经停滞不前,甚至大不如前。
这样的说法在昨天被狠狠地打了脸。
想要硬闯栖岛的人,被达克莱伊一只精灵全部击败,每个人从中午昏睡到黄昏,做足了噩梦。
不是没有人帮助他们,想要让他们从噩梦中挣脱,可是效果甚微。
最终只能唤醒巴掌狠狠地抽下去…
听说那三十来个训练师现在的脸还是肿的。
“这下我是懂了,如果是单人闯雾墙,栖岛不会反对,如果你想以人数碾压过去,那边就不客气了。”
“这么说来,雾墙是考验?”有人立刻敏锐地发现了问题所在。
“那么就不只一道考验了,只有过了雾墙的人才能领教其他的考验。”
“铃兰大会道馆赛正式开始之前,去栖岛外尝试一下,感觉也不错?”
“伽勒尔的锦标赛也快开始了,我还要努力训练精灵,一鸣惊人,这样的挑战感觉不出哪来能提高自己,还是算了吧。”
“别提锦标赛了,不然又要争起来了,我听说不少原有的讨论组为了争个对错高下,都发展成线下对战了,谁赢谁有理。”
因为神奥与伽勒尔联盟的矛盾,其他地区联盟现在都在努力调和两方的关系,因此第一届锦标赛的联合举办似乎要成为泡影了。
大概伽勒尔联盟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出有些用力过猛,起到了反作用。
时间迫近举办日期,如果再拿不出具体的规章,那么伽勒尔联盟就将成为地区的笑柄。
因此伽勒尔联盟宣布了第一届锦标赛将在伽勒尔地区试行,他们将会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训练师,锦标赛赛制的优越性。
并用充足的福利,极其友好的政策,招待全世界赶赴伽勒尔的训练师。
嘉德丽雅看着关于达克莱伊和栖岛的报道,发现外面的人对于栖岛的确是知之甚少。
不仅只知道希罗娜,菊野,嘉德丽雅在岛上,而且认知还停留在栖岛基建烂,没有特产,没有娱乐设施的时代。
在大力兴建了两年半基建之后,栖岛四个区都铺设好了道路,并在一些关键要道附近让毽子棉和风妖精不断叮嘱当地的精灵,小心照看,防止破坏。
菊野开着车能在南区快乐飙车,就得益于路修得好。
至于特产,嘉德丽雅觉得,把地下的蜂女王请出来,给她翻译一下这篇报道,她一定会轻蔑地笑出声。
娱乐设施…他们说没有就没有吧。
大竞技场的存在,对外面而言很超规格,他们估计无法想象,一群天王和冠军在这里悄咪咪交流技巧,互相磨砺技术,然后回去自家联盟暴打其他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当然,伽勒尔地区应该也想不到,路德的达克莱伊已经泡在大竞技场里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次出去团灭客轮上的人只是让达克莱伊解解压罢了。
嘉德丽雅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总觉得,路德让达克莱伊突破瓶颈的原因不是为了伽勒尔,只是遵从达克莱伊的愿望,让他得以超越自我。
如果达克莱伊的突破与否都不重要,那么伽勒尔之行,路德的打算到底是什么呢?
他到底想通过什么手段达到自己火中取栗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