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一百二十五章 謊言所賜予你的一切便利熱推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风雪意外地停了下来,在车站广场事件的第二天……天还是阴沉的,其实温度也没有比有风雪的时候暖多少。
不过视野好了许多。
一行人匆匆收拾了一番之后,便又继续开始搜寻物资——昨日好不容易在列车上找到的一些能用的物品,都在车长广场的时候丢失了。
魔物白天一般不会行动,它们喜欢在阴暗的角落沉睡,所有白天的时候,可以较为大胆地行动——只要,不进去那些看不见光的地方。
这些话是卡兹先生告诉蕾米娅的。
大概是因为车长广场事件的关系,蕾米娅感觉到卡兹与太郎丸对自己明显要比以往热情一些。
“怎么样?看见什么了,【Z】?”
一处高塔上,【Z】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远方。
闻言,【Z】放下了望远镜,看了下来,只见太郎丸此时正驮着蕾米娅,一路轻松地跳了上来。
“城市外边还有风雪。”【Z】摇了摇头:“四周都是,唯独只有这里停下了,有点奇怪。”
蕾米娅想了想道:“我听人说,台风会出现一个叫做【风眼】的位置,在风眼里面,甚至会风平浪静……会不会是一样的道理?”
【Z】还是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否定,还是他自己也不清楚。
“我可以,看一下吗?”蕾米娅此时看着【Z】手上的望远镜,露出了一抹期待之色。
【Z】并没有拒绝。
她马上就用上了,看着眼前灰茫茫的一片,好像是努力地寻找着什么一样——好一会儿,她都望远镜固定在了某个方向。
“想要,去看一看吗。”【Z】忽然说道。
蕾米娅下意识地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失神似的看着了【Z】那双…那双如今看起来,似乎并不是真正灵动的眼睛。
——【Z】不是人类,他…它只是一副……
“那个地方。”【Z】微微一笑道:“发现你,还有你同伴的地方……那里。”
他伸手一指,手指所指的方向,赫然与蕾米娅拿着望远镜时候的位置相同。
蕾米娅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做这种事情?”
“你觉得我能够搬开这些石头?”
车站广场废墟里,临时的无良雇主【晴天】先生正在为难着不知疲倦的铁甲人卡兹,让其做着无薪的黑工。
“你到底想要找什么东西?”卡兹举起了一块大石,随手就扔到了一旁——【晴天】要求它尽可能地挖出一条通道来。
“有件事情,比较在意的。”【晴天】先生此时沉吟着说道:“我们旅行了这么久,第一次看见植物类型的魔物吧?”
“好像是…是这样?”卡兹怔了怔,“然后呢?”
“我看见了。”【晴天】先生此时正色道:“和那棵圣诞树魔物对抗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些东西,只是当时情况很糟糕,来不及仔细看……所以,想要研究一下。好了,继续干活吧!”
EXO女配要复仇 Purple曼陀罗
“好好。”铁甲人先生有气无力地应道。
……
这里没有变成废墟之前,应该是类似银行……蕾米娅就是与自己的同学,在这里度过了初来废墟城市的半个月时间。
路上,蕾米娅的话渐渐地变少了许多,直到门前,太郎丸将她给放了下来。
“这大门堵住了,缺口太小了。太郎丸,麻烦你在外边看着,我和蕾米娅进去吧。”【Z】此时说道。
“放心,有什么事情,我会大声招呼的。”
蕾米娅却在门前入口处,似有些犹豫…她下意识地看了眼【Z】,便默默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其实不小。
“你们躲在这里的时候,有没有打开过银行的金库。”【Z】的声音忽然传来。
蕾米娅似有被吓到了似的,“你刚说…什么?”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金库。”【Z】颇为随意地说道:“我们以前发现过一些,里面的东西会保存得很好。”
蕾米娅摇摇头道:“世界都这样了,就算有很多的财富,也没有的吧。”
【Z】却道:“不是财富,但也是财富的东西。”
蕾米娅疑惑地看来。
【Z】解释道:“好像是叫做保险箱的东西,从前的人会将自己认为最贵重的东西放到里面保存。所以除了钞票黄金和宝石之类的东西,偶尔也会找到一些别的……尽管,很少。”
“我没打开过。”蕾米娅摇了摇头,似想到了什么,旋即又别过了脸去,低声道:“我一普通人,怎么可能打开。”
“到了,前面就是了。”【Z】此时伸手指着前方:“发现你们的地方。”
蕾米娅轻嗯了一声……她走得更慢了一些。
这里的环境她熟悉,毕竟是曾经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她甚至对这里了如指掌,为了方便能够从魔物的袭击之中顺利逃脱,她早就已经记下了四周环境的布局。
蕾米娅最终来到了一处银行职员的办公室内……这里还留存了一些她之前临时生活在这里的痕迹。
少女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双手呵了一口暖气,低声问道:“【Z】,我同学的尸体,是你帮忙搬走的吗?”
“没有。”【Z】却摇了摇头:“不过我将她搬到了桌子上,但是……好像不见了。”
极速特工 知不言
蕾米娅失神地看着房间内唯一的一张桌子,下意识道:“不见了是…是什么意思?”
【Z】想了想道:“温度这么低,不可能腐化的。我也却仍过,你的同伴确实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也就是说,最大的可能是,被魔物带走了吧。当然,还有极少的另外一种概率。”
“什么?”
“除了你之外,这里还有你其它的同伴。”【Z】想了想道:“如果他们发现了尸体,而恰好又认识的话,大概是会带走的。不过……或许是某种我们还不清楚的状况。”
蕾米娅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Z】简单地表示,这附近都没有魔物行动过的痕迹,最多只是存在他与蕾米娅的脚印……尸体,可能是自己消失的。
尸体怎么会自己消失不见?
蕾米娅摇了摇头,她多希望【Z】所说的那另外一种极少的概率,是真的。
“我…我想在这里呆一下。”蕾米娅忽然低声说道:“自己一个,可以吗。”
“我去里面看一下。”【Z】点点头:“或许能够打开金库,找到点什么。”
……
【Z】的脚步声开始远离——她才发现,原来【Z】的脚步声挺重的,大概,大概因为【Z】的身体,本来就比人要沉很多的关系吧。
难怪…听不见心跳的声音。
蕾米娅蜷缩在了一角,这还是之前躲藏在这里时候,临时搭出来的,用来晚上保暖的地方。
她抱着双腿,渐渐地脸埋了进去。
一开始,就是在这里的。
这样一个狭小的,冰冷的,昏暗的小房间之中。
……
……
……
……
这是村子里面,用来关押犯了事的村民用的地牢……地牢阴暗,潮水,入夜的时候,更是寒意十足。
“达修,达修……达修,你能听见吗?”
呼唤的声音。
地牢中,抱膝坐在了角落处的小男孩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来,看着头顶上那唯一的天窗,“蕾米娅……”
小男孩一瞬间就爬了起来,冲到了天窗的底下,仰起头,“蕾米娅!真的是你!”
“嘘……不要那么大声。”小女孩此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从衣服的各个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些烤熟了的土豆,从天窗的格子处塞入了地牢之中。
男孩应该是饿了很久了,接住了一个,便急匆匆地啃了起来。
她看见了……看见小男孩背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这是亵渎了圣殿的惩罚,而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还有三次。
要不是达修还只是个孩子,惩罚不会那么轻……相对于火刑来说。
无声之中,蕾米娅大滴大滴的泪水滴落了下来,“达修,对不起,我……”
只见狼吞虎咽的男孩一下子停了下来…他鼻子一酸,跪倒在地上吃着东西的他,连忙用衣服胡乱地擦了擦脸庞。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露出了笑容来:“嘘!别那么大声,大祭司已经和我说过了!”
小女孩张了张口,脸色刷一下变得无比的苍白,声音轻颤道:“大祭司他…他和你,说什么了?”
达修道:“大祭司说,只有这样子,才能对你和对我都好……如果我不承认是我冒犯了圣人的话,蕾米娅你很有可能会被取消圣少女候补资格的。反正我又不可能成为圣少女对不对?可蕾米娅你不同,那是你的梦想。再说,这点伤,没事的啦!你们都说我不像是个男子汉,这些好了,多了这些伤疤,我看谁还说我不像是个男人!”
“不,不会有伤痕的!我会祈祷,祈祷让你的伤疤消失为止的!”小女孩惶恐般的飞快说道,旋即一顿,迟疑着道:“那…那大祭司,还,还有和你说什么吗。”
“没有了。”达修摇了摇头:“大祭司让我好好呆在这里,时间到了就会放我出去的。”
——他不知道。
——达修他…不知道,其实是我……
“其实,其实是我……”小女孩的嘴唇哆嗦着。
然而,一道沉厚的声音,却忽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有那一袭白袍的圣殿大祭司。
“你不应该来这里的。”只听见圣殿的大祭司,此时淡然说道:“蕾米娅,你今天的功课,做完了吗。”
小女孩根本不敢去看大祭司的眼睛,低着头只看得见地牢下的达修——达修此时却朝着她吐了吐舌头,连忙地挥手,示意她赶快离开。
大祭司此时转身而去,小女孩咬了咬牙,只能默默地跟上……圣殿被烧毁了,她现在只能暂时在大祭司家中学习。
一路几乎无话。
直到快要看到住所的时候,大祭司才忽然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星空,淡然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说的。”
蕾米娅张了张口,“为…为什么,没有和达修说,是…是我。”
“这样做,有意义吗。”大祭司道:“你会失去候补的资格,你们兄妹会因为触犯了圣殿,或许最终会被流放。而现在,你继续是圣少女的候补,而你的哥哥,只要承受一些苦难也就可以了。你放心,过段时间,我会将达修放出来的,你们还能够像以前一样的生活。”
“这不是……在说谎吗?”她惊恐地看着。
“说谎?”大祭司却转过了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小小少女:“真相会导致你们一无所有,可谎言却能够保住你们微小的幸福……这样,真相与谎言,还有必要在意吗。”
她似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那…那大祭司你说,你说……圣人启示,难道也?”
眼前的大祭司却给予了小女孩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很快,你就会体会到,谎言所赐予你的一切便利。但当你试图要拆穿谎言的话,别的东西先不说……不知道,那么爱护你的兄长,知道原来自己是被你首先背叛的,会是?”
……
……
摇动。
蕾米娅徐徐地抬起了头来,【Z】的脸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
“你哭过了。”
“嗯……”蕾米娅轻嗯了一声,幽幽地道:“我想起之前,和我的同伴一起生活时候的片段了。那时候我们刚刚入学,分到了同一个宿舍,我们还一起聊天聊到天亮。我们还约好了,要一起毕业,一起……”
她眼中擒住泪水,声音也就停在了这里——猛然,她一下子就抱紧了【Z】,崩溃式似的大哭了起来,“我真得很害怕…真的,真的很害怕!”
【Z】拍了拍她的肩,“在车站广场的时候,我看你挺勇敢的。”
“装的。”蕾米娅轻声地道:“那时候我只知道,不拼命的话,我们都有危险……我说过了,再一次的话,我一定做不到的……我,我没你们想象中的勇敢。”
【Z】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情绪激动的少女——他听到的,反而是少女相当平稳的心跳声。
“我在里面发现了些东西,你要去看看吗。”
少女疑惑地抬起了头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
……
……
……
哇——!!!
花 月 佳期
哇哦哦哦啊——!!
有什么东西,自空中开始坠落,随后直接坠入了灰色的雪堆之中——随后,土拨鼠似的伸出了头来。
废材三少 爱的丿
“好了!又是这种白板开局……这个鬼地方,咱又使不出力量了。”
“【尤利娅】酱?”
“怎么了,十一前辈?对不起,我压到你了!”
“不是这个啦!”少年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我是想要问你,你跑路快吗?”
“还行!”女人二话不说就扬起了鼻子。
“这就好了。”少年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开始跑路吧!”
“欸?”
顿时,【尤利娅】学姐环顾四周,只见四周黑影压压,似有什么正在连群结队地靠近着。
赫然是一群,像是雪狼,却有着远比雪狼尖锐牙齿与利爪,而且还脑壳上还长着一根独角的生物!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