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楚家來客!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站起来。”
此刻的楚云,满脑子发懵。
耳畔却响起了楚中堂冷酷的嗓音。
这个答案。
对楚云是残忍的。
对楚中堂来说,也是二度伤害。
但楚中堂终究是经历过一次的强者。
他抗住了。
至少没像楚云这般骤然崩塌。
“你不是第一天知道你父亲已经死了。”楚中堂冷冷盯着楚云,薄唇微张道。“所有人都看着你。别给楚家丢脸。”
楚云闻言,艰难地站起身。
身躯却微微有些发颤。
他一直报以侥幸。
一直有所期待。
姑姑的所作所为。
外界对父亲生死的所有流言蜚语。
也都让楚云充满了想象力。
可他没想到,现实终究还是打败了幻想。
父亲的死,在薛神医的鉴定下,已然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
楚云的呼吸有些急促。
拿到鉴定报告的他,也充满了痛苦之情。
他深吸一口冷气。
吩咐工匠原封不动地将棺材抬回去。并深深地向墓碑鞠躬。
“父亲。打扰您了。”
坐在车上的楚云仿佛在这么一个上午,度过了漫长地一个世纪。
他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楚中堂的心情,也明显并不好受。
车厢内的气氛,压抑极了。
但谁也没有开口。
反倒是薛神医,在如此僵硬的气氛之下,开口说了两句话:“这本就是既定事实,我们现在只是在尝试着有可能发生的奇迹。如果没有,也并不需要觉得遗憾。”
薛神医的话,是在理的。
在楚云的人生中,父亲已经死了三十余载。
这个现实,他早就接受了。
现如今只不过是再一次确定答案。
这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又有什么可痛苦的呢?
对楚云来说,他甚至有绝对的理由去将姑姑叫回国。
并可以坦白地告诉姑姑,她所做的一切,都将是无用功。
至少能避免姑姑继续涉险。
起码,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也是他开棺验尸的一个好的结果。
不是么?
楚云只能如此宽慰自己。
也必须宽慰自己。
他已经彻底死心了。也彻底放弃了。
未来,他不会再因为父亲的事儿,去搅乱自己的生活。
他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儿去做。
包括为父亲复仇。包括变得强大,去战胜看起来不可战胜的李北牧。
还在回城的路上。楚云便打通了姑姑的电话。
“姑姑,半小时前,我打开了父亲的棺材。也确定了棺材中的尸体,就是我的父亲。”楚云的嗓音略有些紧绷。抿唇说道。“你可以回国了。不论你如何努力,我父亲也不会死而复生。”
“那具尸体,亲口告诉你,他是你的父亲?”楚红叶的嗓音很阴冷。也很森然。
她仍处于入魔状态。
尽管近期已经有所好转。
但那恐怖的戾气,哪怕是隔着无线电波,楚云依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而这种滋味,楚云品尝过。
也终身难忘。
“姑姑,你这又和何必呢?死人,怎么会开口说话?”楚云吐出一口浊气。“是薛神医帮我们鉴定的。棺材里的尸体,的确就是我的父亲。他已经死了。死了三十多年。你没必要为这件事继续冒险。这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电话那头。楚红叶口吻冰冷地说道。“DNA,可以作假。毛发,也可以作假。就算是尸体,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我不相信尸体,我只相信我的眼睛,相信我自己的判断。”楚红叶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罢。
她没有再给楚云任何开口的机会。径直挂断了电话。
楚云收起电话。
神情说不出的凝重。
“她还是不肯回来?”楚中堂随口问道。神色古怪地点了一支烟。
“嗯。”楚云点头。“她不信我说的。她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将修仙进行到底 两米零一
“很像她。”楚中堂吐出一口浓烟,淡淡点头说道。“你不用管她了。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去做吧。”
“她是我姑姑。”楚云说道。“一辈子都在为我考虑的姑姑。我不可能不管她。”
这番话,说是表态,却更像是宣誓。
姑姑是楚云从小到大的陪伴与靠山。
哪怕终将有一天,他不再需要这么一个靠山。姑姑也成不了他的靠山。
可对楚云来说,姑姑从某种程度上,是他的精神寄托。
他绝不会放弃姑姑。
并会一直惦记着姑姑。
绝世剑帝 九界散人
叹了口气。
楚云的心情沮丧极了。
但他必须强打精神头。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他将面临什么。
楚家,又会面临多大的舆论风波。
楚中堂已经做好准备了。
楚云,同样要做好思想准备。
刚回楚家。
两口子一台戏 林孝鹏
楚家便迎来了一名就连楚中堂,都格外重视的客人。
那是一名年过八旬的老者。
是一个满头鹤发,眼神却依旧锋锐的长者。
霸枪
他身穿中山装。腰板依旧笔直。
脚下的步子,走的既沉稳,又凌厉。
他约摸一米七二的个子。
不论是站在楚云的面前,还是站在楚中堂的面前。他都像是一个精干的小老头。至少在身高上,是非常劣势的。
来到楚家客厅后。
轩辕人生 axshowluode
楚中堂非常客气地邀请他坐在了沙发上。并吩咐仆人煮茶。
待得长者入座。
他甚至没有任何开场白。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楚中堂,质问道:“小楚。为什么你会干出这么愚蠢的事儿?”
“你知道。你的身份,是不可以这么做的吗?你知道。这是对楚老爷子的不尊重,也是不信任吗?”
“你知道。这会让多少老人生气。甚至愤怒?”
长者言辞凌厉。给人极强大的压迫感。
而楚云也知道。
一个能让二叔敬重的长者。又将是多么的恐怖而强大。
楚中堂微微沉凝了片刻,随即摇头说道:“不论如何,现在有了答案,也就不必再理会那些流言蜚语了。”
“这重要吗?”长者质问道。“你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三十多年了。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对你,对你们整个楚家,都将是不利的!尤其是眼下这个关键时刻!”长者沉声说道。
“我已经做了。”楚中堂抬眸,目光沉稳地说道。“我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