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大明王冠 ptt-第八百四十九章 收官分享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朱棣冷静下来之后,让康宁去尚宝司叫来尚宝司卿徐鹰绪,并去翰林院宣召一人来秉笔写圣旨,这是准备下一道正儿八经的圣旨了。
而不是口谕之类的。
确实,这个事情如果只是口谕,留下的后遗症不少,但要是圣旨就不一样了,表示咱们的天子还是很重视这个事情。
谋害王爷这种事情必须慎重处理,一招不慎则可能为天下带来负面影响,朝中臣子一看,原来谋害王爷在陛下心中竟然是如此云淡风轻的事情,那咱们对天家皇室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所以不能是口谕,必须是圣旨。
很快,圣旨内容传遍整个应天。
校草缠上身:丫头,你死定了
然后应天朝野沸腾,因为陛下这一道圣旨内容和以往截然不同,按照以往的惯例,这种案件一般都是交由北镇抚司差办。
但是这一次差办此事的却不是北镇抚司。
而是刑部、应天府衙和大理寺共同办理。
并且陛下在圣旨中明确提出,三元楼藩王下毒案件另有真相,嫌疑人并非黄昏,责令有司系统、细致侦查,勒令两位王爷以及北镇抚司、三元楼全力配合。
圣旨一出,朝野哗然。
这道圣旨的意味极其深长,稍微有一点仕途斗争直觉的人都能看出来,陛下这是对北镇抚司起了猜疑之心,纪纲也不再是那个陛下无比信任的指挥使。
靖难十年后来一直被北镇抚司压得喘不过气的臣子们看见了希望。
而锦衣卫北镇抚司则是一片惶然。
这里面隐藏的信息显而易见,一切都起源于纪纲和薛禄的冲突,纪纲骄横狂傲在皇宫之中开瓢薛禄,这个事情当时虽然并未处理,但如此看来,纪纲在陛下那里已经开始失去信任。
……
……
阳武侯府。
薛禄卧室里,这位大伤卧床的侯爷披着衣裳,斜塘在靠背上缓缓的喝着中药,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中药香味。
薛禄放下药碗,看着坐在对面的那个青年,若有所思的道:“你今天来找我,是想让我现在去找陛下哭诉,让陛下加快、加重对纪纲的处理吗?”
黄昏摇头。“不是,没这个必要。”
薛禄不懂,“为什么?现在陛下已经对纪纲失去信任,若是我再去哭诉一次,引起陛下的恻隐之心,那么极有可能在这一次彻底扳倒纪纲。”
黄昏笑了,“就算侯爷不去哭诉,纪纲这一次也必死无疑。”
薛禄还是有一点不懂,“为什么。”
黄昏想了想,决定对这位侯爷不再隐瞒,说道:“很简单的事情,因为这一次三元楼的下毒案中,陛下对我有绝对的信任,既然不是我下的毒,那么会是谁下的毒呢?”
薛禄舒然明白过来,“既然不是你下的毒,而太子已经入主东宫,更没有对两位藩王下毒的必要,那么就只能是参与此事极深的北镇抚司。”
黄昏笑道:“确实如此,但是陛下绝对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他应该已经猜到这件事是纪纲、汉王和赵王三个人狼狈为奸,是一次贼喊捉贼,其目的就是杀我,说不准也有杀太子的意思,再疯狂一点,没准也有对陛下动手的企图。这可是陛下最忌惮的事情,汉王和赵王在军中本就有巨大的势力,如果再有锦衣卫相助,那么受到威胁的不只是太子,也有陛下的皇位。”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陛下对纪纲已经起了杀意。因为锦衣卫的特殊性,那么一个不被陛下所完全掌控的锦衣卫指挥使,他的下场就只有等死了。”
薛禄略有担心,说道:“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担心陛下还是不愿意杀纪纲,他有没有可能新组建一个部门来掣肘锦衣卫,以达到平衡?”
黄昏摇头,“如果在以前确实有这种可能,但是现在局势完全不一样,别忘了交趾、鞑靼、八百大甸以及打下澜沧之后都需要大量的人手,所以现在陛下根本没有人手来新建一个部门以此掣肘锦衣卫。简而言之,现在没有让陛下玩制衡那一套的环境。”
薛禄还是有点担心,“就算你说的没错,但这一次真的能杀纪纲吗?就大理寺、刑部还有应天府衙,他们能查出纪纲的什么问题呢?”
黄昏眯缝起眼,说:“侯爷,你我都是臣子,可别忘了自古以来都有一句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大明天下,若陛下要人死,谁也活不了,包括纪纲,也包括你我。”
薛禄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可问题是陛下用什么罪状来杀纪纲?三元楼的下毒案件,汉王和赵王绝对不会乖乖的配合,大理寺、刑部和应天府衙那边必然是查不出什么的,如此以来根本抓不住纪纲的把柄。”
黄昏眨了眨眼睛,笑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等着看吧,最迟开春一个月内,纪纲必死无疑。”又咳嗽一声,继续说道:“今日来见侯爷,真正要说的并非是纪纲这个已经尘埃落定的问题,而是关系你的长子薛茂。”.
薛禄一阵愕然,“他又出什么事了?”
黄昏犹豫了一下,还是坦言:“薛茂并没有被你们说服,他依然在和锦衣卫联系,按照我的推测,纪纲死后,陛下清算锦衣卫时肯定会牵扯到薛茂,到时候你们薛府也会遭受池鱼之殃,就算有你这位侯爷能让薛府不被问罪,但侯爷您在陛下那边的印象将会大打折扣,以后薛府想再上辉煌,只怕难上加难,并非危言耸听,只怕薛勋以后的世袭也可能会多起波折。”
薛禄沉默了,许久才问:“你可有证据?”
黄昏点头说:“薛茂之前说要回你们老家去办理薛亮母亲贞洁牌坊的事情,但是根据我们的人传回来的信息,他并没有回你们老家,而是在京畿周围,我们送到薛府的那位郎中也已经身首异处。”
咳嗽一声继续说道:“侯爷,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薛禄长叹一口气,“逆子啊。”
看向黄昏,认真而尊敬的道:“黄昏,我有一事相求,虽然薛茂误入歧途,但他终究是我的亲生骨肉,我愿意用我所有的功劳来换他的一命苟存,从此以后,我会将他囚禁在薛府,做一个咸淡闲人。”
黄昏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既然侯爷这么说了,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这样吧,我尽力而为。薛亮那边我会去做他的工作,但是有一点我需要和你出来作证,以保证薛亮的母亲能够顺利的立下贞洁牌坊。”
薛禄点头,“待我痊愈,我自然会去求陛下重启此事。”
黄昏点头:“善。”
起身告辞。